王叔我涨奶了能帮我 总裁修长的手指在花缝中滑动

望着这道楚楚动人的身姿,老王怜香惜玉的同时也动起心思,他趁机殷勤的说,“冷吗?看你衣服都淋成这样了,要不就先去我家避避寒吧。”

柳如燕在回家途中淋了雨,如今又蹲在楼道近半个小时,这会儿早就冻得不行了,见老王热心快肠,当下感激的点点头,跟着老王走上楼去。

进屋后,老王连忙打开热水,并找出一套干净的衣服,对柳如燕说道,“快去洗个澡吧,别一会儿着凉了。”

热心的老王如此体贴入微,让柳如燕心头一暖,她从小就缺乏父爱,此时感觉老王就像父亲一样,正在关心呵护着她。

因此也没多想,直接走进了浴室。

而当听到浴室里传来滴答滴答的沐浴声时,客厅里的老王一下子心潮奔涌。

要知道,自从他老婆病逝后,家里就从未有过女人,更何况这女人正在洗澡!

此刻,望着浴室的磨砂玻璃门上,那道凹凸有致、朦胧梦幻的光影,老王瞬间来了感觉,这么多年都快把他给憋坏了。

于是,他悄然来到浴室门前,面对那道来回搓洗的光影,迫不及待的将手伸进裤子……

这时,浴室里突然响起一声尖叫,吓得老王浑身一抖,顺手推开了门。

水雾氤氲中,一具完美无瑕的身体浮现而出,当下把老王惊呆了!

只见那胸前一对儿雪白亮的直晃眼,比隔着衣服看还要大许多,那双美腿更是又长又嫩。

一时间,老王不觉口干舌燥,心脏狂跳不已,身体也起了反应!

老王已经好多年没有碰过女人,如今突然看到这副模样的柳如燕,积压在体内的那股渴望,就如火山爆发一样,瞬间吞噬了他的身心。

他恨不得立刻扑上去,抱住柳如燕,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

而此时的柳如燕,更是杏眼圆瞪,她根本没料到老王会猛地冲进来,并且裤子那里还挺得高高的。

见老王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看,柳如燕不禁俏脸羞红,连忙用浴巾遮住身体,指着头顶上的花洒叫道,“王叔叔,这热水忽然变凉了……”

老王一听,这才回过神来,舔着干裂的嘴,支支吾吾的说,“我,我去看看。”

说完,老王就掉头跑进厨房,把热水器的温度调了下,又折身回来,却发现浴室的门已经关上了。

无奈,老王只好隔着玻璃门喊了声,“燕子,水温我调好了,你试试看。”

“已经可以啦,王叔叔。”浴室里响起淋浴声,夹杂着柳如燕娇媚的回应。

闻言,老王心头直痒痒,忍不住暗自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

而浴室里的柳如燕,搓洗着自己柔嫩的娇躯,脑子里却不断浮现出刚刚的那一幕。

她心想,王叔叔都这把岁数了,看上去居然那么强壮,那鼓囊囊的家伙一定非常厉害吧。

这时,在热水的冲刷下,胡思乱想的柳如燕禁不住有些动情,纤纤玉手也情不自禁的抚摸着腿间,越来越深入了……

也难怪,柳如燕正处于如狼似虎的年龄,老公张小军又经常不在身边,床笫之欢可谓屈指可数,而且每次张小军都力不从心,这让人十分苦恼。

想想自己似乎从来都没有满足过,柳如燕就不觉心中怅惘,意犹未尽的缩回手,快速擦干身体走出浴室。

由于自己的套裙已被雨水淋湿,柳如燕就换上了老王给她的一件男士长袖,此刻穿在身上,刚好遮住大腿根部,看上去颇具一番风味。

她迈着两条修长细腿来到客厅,发现老王正在用保健按摩棒舒缓颈椎,便问道,“王叔叔,你是不是颈椎病犯啦?”

老王讪笑的点点头,“是啊,这都老毛病了,每天下班回来必须按一按才行。”

见此,柳如燕不假思索的说,“光靠器材可不行,我来帮你按摩下。”

柳如燕的职业正是一名医院护士,面对这种症状非常有经验,况且能在老王家洗个热水澡,心存感激的她也想找机会来报答老王呢。

一听对方要给自己按摩,老王不禁心跳加速,望着柳如燕鼓鼓的胸前,以及一双裸露的雪白大腿,老王不由得吞了吞口水,使劲儿的点点头。

柳如燕温尔一笑,来到老王的身后,将其脑袋扶正,如葱的手指开始按揉老王的肩膀。

一阵酥爽袭来,老王不觉浑身舒坦,身体由于紧张而绷紧的肌肉,也逐渐放松了下来。

慢慢的,老王的脑袋也随着柳如燕的动作,来回左右摇晃,不经意的往后一仰,居然嵌入了两团柔软之中……

“好大,好软!”

老王毕竟是过来人,不用看也知道,脑袋后面的两团柔软意味着什么。

更何况,刚洗完澡的柳如燕,里面还是真空的,这种美妙的滋味,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此刻,他紧紧贴靠住那对儿饱满圆润,只觉整个人都徜徉在无边无际的云朵之上。

情不自禁的,老王的脑袋开始在两团柔软之间,一左一右的滚动起来……

然而,柳如燕对此并没在意,随着按摩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她见老王的脑袋也摇晃得十分厉害,就下意识的用胸脯去抵住老王。

这无形中就给老王提供了可乘之机,以至于那只不安分的脑袋,能够在这对儿高耸挺拔的胸前,肆意的扭动着、挤压着。

不多时,沉迷其中的老王,呼吸逐渐急促,腿间的裤子也撑了起来。

见老王似乎十分享受,柳如燕也是心满意足,可当她发现老王身下异常的变化后,顿时脸颊泛起红晕,耳根滚烫,整个人像是发烧似的,害羞的收回目光。

就在这时,老王的脑袋忽然用力,虽然还隔着一层衣服,但那些坚硬的寸发,摩挲在她的胸前。

一时间,柳如燕不觉娇躯一颤,双腿紧紧夹在一起,上半身也不由得贴住了老王。

这种潜意识的行为,带来的那种滋味,让柳如燕简直无法抗拒,禁不住心中荡漾起来。

察觉到柳如燕在身后微妙的迎合,老王当下暗自狂喜,开始蠢蠢欲动了。

他狠狠地吞着口水,喃喃道,“燕子,你站这么久,腿一定很酸吧,我也给你按按。”

不等柳如燕回答,老王打开按摩棒,反手伸过去顺着那双修长雪白的大腿,上下震动。

“嗯哼……”

随着按摩器“嗡嗡”的震动声,柳如燕只觉双腿阵阵酥麻,让她不由得夹的更紧了,小嘴也情不自禁的发出嘤咛。

而听见这道销魂的声音后,老王的心彻底醉了,他脑门一热,顺势将按摩棒探进了柳如燕的大腿根部。

要知道,柳如燕原本就被老王撩拨的有些动情,这会儿又被老王震动着敏感部位,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袭满全身,顿时让她无法自拔了。

眨眼间,柳如燕整个人就像过了电似的,身子骨软绵绵的趴上老王的后背,娇艳红唇伏在老王的耳边,吐气如兰。

与此同时,她先前躲闪的目光,也不由自主的落在老王腿间。

不知怎的,柳如燕竟有种冲动。

如果可以,她真想尝一尝老王的厉害……

而面对这般亲密撩人的姿势,相信每个男人都无法抗拒,就更别提多年没碰过女人的老王了!

此时此刻,老王觉得自己再不释放出来,就要彻底爆炸。

“燕子,你没事吧?”老王顺势扭身将瘫软的柳如燕揽入怀中。

四目相对,柳如燕的一双美目泛着秋水,俏脸红的都快要滴血。

“王叔叔,我……”

感受到老王孔武有力的胸膛,和粗重的喘息,柳如燕娇躯微颤,饱满的胸脯起伏不定,紧张的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怀抱如此极品尤物,老王已是双眼猩红,额前青筋暴露,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伸手朝那对儿饱满圆润抓去……

虽然柳如燕穿着老王的长袖并不合身,但胸前两座高耸却显得异常挺拔。

此时,由于太过紧张,柳如燕急促的呼吸着,胸前那对儿鼓鼓的玩意儿,也就隐隐颤动起来。

老王看得是眼睛都不眨,伸手就抓了上去,饱满手感瞬间让他身下一紧。

毕竟好多年都没有碰过女人,强烈的快感冲击心头,老王差点舒服得叫出了声。

而被老王这么一抓,柳如燕更是如遭电击,娇躯颤抖不停,身体也开始起反应了。

要知道,胸脯可是她最为敏感的部位,虽然还隔着一层衣服,但老王满是粗茧的大手抓在上面,感觉却分外明显刺激,似乎让人沉醉。

当下,柳如燕就有些意乱情迷了,她微眯眼睑,红唇翕张,柔软的香舌游离唇齿间,俏脸妩媚妖娆,模样性感风骚。

老王哪里受得住这般诱惑,抓住那对儿饱满圆润就想要狠狠蹂躏。

突然,一道手机铃声响起,惊得老王浑身一哆嗦,连忙松开了柳如燕。

原来是开锁师傅来了,正等在柳如燕的家门口,望着柳如燕离去的倩影,老王真后悔主动帮她联系了开锁公司。

“唉,我这是在做什么呢!”老王忍不住拍了下脑袋。

吃罢晚饭洗完澡,老王便上床睡觉了,他每天去工地干活,已经养成早睡早起的习惯。

可是今晚,老王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只要一闭上眼,脑海里就浮现出柳如燕躺在怀里那副娇嫩的模样。

不知不觉,身下已是春风吹战鼓擂了。

这可咋办呢?老王烦躁的不行,若是平时的话,自我解决一下还能得过且过,但今晚却觉得索然无味。

无奈,老王下床来到阳台抽烟,望着远处夜色里的零星灯火,心底突然涌起一股莫名的孤寂。

这么多年过去了,老王似乎已经习惯了独自生活,每天重复着工作,也算过得踏踏实实。

然而,自从柳如燕来过这个家,老王就有些不对劲了,感觉生活节奏转眼被打断,甚至还有种身体被掏空的滋味。

就在老王陷入沉思时,耳边隐约传来女人的哼叫声。

这是栋老式的单元楼,敞开式的阳台并排相连,两家之间隔着一层水泥墙板,此刻,老王洗耳聆听,声音好像是从隔壁柳如燕家里传来的。

他好奇的走过去,扒着墙角边缘伸出脑袋,去看隔壁阳台,因卧室和阳台仅一窗之隔,老王一眼就看见柳如燕的卧室亮着灯,只是拉上了窗帘,并不知晓里面的情况。

但,近距离的偷听,让老王确定这隐晦的叫声,正是柳如燕的声音!

当下,老王鬼迷心窍,直接爬上阳台翻入柳如燕的家。

这种做贼的感觉,让老王倍感刺激,他蹑手蹑脚的来到窗户边,透过窗帘的间隙,终于看清屋里的情形。

“咕噜!”

老王狠狠地吞着口水。

他万万没想到,柳如燕居然躺在床上,做着那种动作!

其实柳如燕经常这样,毕竟长期得不到老公张小军的满足,更何况刚才在老王家里,她已然被撩拨的浴火攻心了。

此刻,她平躺在床上,浑身如雪的肌肤像婴儿一般滑嫩,修长的手指轻轻在胸前摩挲。

不仅如此,两条纤细笔直的双腿,也是反复交叠相互磨蹭,一只玉手塞入腿间抚弄,丰腴的娇躯随之绷紧又松弛,一来二回,白皙的额头挂满了香汗。

不行,受不了了!

柳如燕伸手从枕头底下掏出一个玩具…..

“嗯哼……”

充实的感觉让柳如燕的俏脸上,绽放出一抹痛并快乐的神采。

窗外的老王看得正上火,干涩的喉咙简直都快要冒出白烟,他急不可耐的脱掉短裤,握住身下,幻想着自己此刻就在柳如燕的背后驰骋……

然而不等他发泄出来,柳如燕却突然停止动作,拿起一件衣服翻身下床。

老王心头一惊,连忙爬上阳台回到自己家中。

“好险!要是被发现,那以后还怎么做人啊!”

进入卧室,老王心有余悸,刚准备抽支烟压压惊,却听一阵敲门声徒然响起。

“这么晚了会是谁?”

老王满腹狐疑跑去开门,却见柳如燕站在门外,手里拿着他的那件长袖。

老王刚想开口说话,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住了。

柳如燕居然只穿着一件薄如蝉翼的吊带裙,隐约间还可以看到里面雪白的娇躯!

见老王发愣,柳如燕妩媚一笑,“王叔叔,衣服还给你,那个,你现在有时间不?”

老王接过衣服,上面还残留着女人的体香味,他咽了咽唾沫,“怎么了,燕子?”

柳如燕指着隔壁家门,一脸忧郁,“我家卧室灯坏了,你能来帮我修修吗?”

老王一听,有些蒙圈,刚才他在阳台看见明明还是好的,怎么突然就坏了?

走进柳如燕的家,老王发现卧室灯果真不亮,也没多想,搬了张凳子搭脚就开始修灯。

由于凳子放在床上,柳如燕只好跪在床边扶住凳子,并给老王递工具。

借着客厅的余光,老王低头一看,柳如燕凹凸有致的身型竟是一览无遗。

那盈盈一握的蜂腰下,即将冲出超短裙摆的臀,饱满挺翘让人心醉。

老王瞬间想起柳如燕趴在床头的模样,简直和现在的姿势如出一辙,要是就这样从后面来,绝对是终身难忘啊!

同样,由于角度的原因,柳如燕仰头一看,只见老王的裤裆倏忽支起,比之前看到的还要高挺许多,而且通过宽松的裤管,甚至都能一眼直视三分之二的内幕!

居然会有那么大……

一时间,柳如燕神思恍惚,双手一松,凳子歪了,老王跌下来将她牢牢压个满怀!

“李建国,你可是我表舅啊,你怎么能提出来这么龌龊的条件!”张晓雅听到我的条件,一脸的不可思议。

我现在老脸通红,但事情都到这一步了,我才不会因为她说两句话就什么也不干了,我厚着脸皮说:“晓雅,表舅也没有办法,谁让你长得那么漂亮呢!而且,看你和高平睡了,又和其他男人睡,表舅看着急的慌啊!你就答应表舅吧!”

话罢,我就站起身来,向着张晓雅靠了过去,她娇嫩的身子就在眼前,我真想立马扑过去。

“你可是我表舅啊,你不要总想那种肮脏的东西。何况,我根本就没有陪那个男人睡!”张晓雅赶紧和我拉开距离说道。

“晓雅,视频证据都有了,你还狡辩?”我据理力争。

“表舅,我实话告诉你吧,这个男人根本不是我的情夫,而是我前男友,他知道高平不在家,就来找我,对我动手动脚的,其实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你拍的视频上面也应该很清楚,就是他对我动手动脚的,我没有做什么。”张晓雅犹豫了片刻说道。

紧接着,她怕我不信,还拿出来了她和那个男人的聊天记录。

我低头一看,顿时就傻眼了,因为这个男人还真是她的前男友,聊天记里还有那个男的怎么纠缠她,想给她和好,而张晓雅对此一直都是拒绝的态度。

而我拍摄的那个视频,也确实是那个男人一直在主动。

“表舅,我根本就没有出轨,我刚才愿意让你出条件,也只不过是怕高平误会,其实这对我来说根本就无所谓,你上来就提出要睡我,这太过分了,我可是你表外甥的老婆啊!”张晓雅见我愣住,立马就言辞锋利对我说。

让我听着无地自容,但我都活那么大了,怎么可能被她一个小姑娘给吓住,接着,我缓了缓心神就说道。

“哦,既然你觉得无所谓,我就发给我外甥,我想就算你有聊天记录,但是他看到他出差不久,你就和前男友见面了,还有那么多肢体接触,他是不可能相信你是干净的。

不过你觉得无所谓,那我就发给他好了!”

“表舅,不要发,不要发!我求你了好不好?”我的话,让一直假装镇定的张晓雅一下就露陷了。

“连这样的条件都不满足我,我为什么不发呢?”我说道。

张晓雅一脸为难的说:“你可是我表舅啊,而且我们之间年龄差距这么大,你都可以当我爸了,咱们不能那样啊!”

我闻言,心里非常的不爽,卧槽,还嫌我老,紧接着,我态度变得十分强硬,拿着手机道:“小雅,既然你不愿意,那我现在就只能把这视频发给你老公了。”

说着,我就找到高平的微信号,打开对话框,把这视频通过微信发给她老公。

眼瞧着我就要发了,张小雅瞬间吓得脸色大变,连忙拉着我的手一脸渴求的对我说:“表舅,您别发,我答应您还不行吗?”

我闻言浑身都激动了起来,她答应了!这让我狂喜,盯着张晓雅诱人的身子,我下面立即就有了强烈的反应。

“晓雅,你确定你答应我?”我关掉了微信对话框,声音略微颤抖的问道。

“是呀!表舅!”见我关掉对话框,张晓雅松了口气,不过面对我她还是无比的紧张,随后她继续说道:“表舅,你想怎么弄?”

“我想怎么弄,你先把衣服给脱了吧!”我靠近了张晓雅,眼神冒着光看着她的身子,虽然我说的话,实在太龌龊,但我根本忍不住啊!

其实我现在想立马把张晓雅给扑倒,直接睡了就完事,但我看了那么多天她的身子,我更想好好享受一下。

“现在就脱吗?”张晓雅一脸的为难,看了看我,还有点嫌弃,似乎根本不想在我这个糟老头子面前脱,不想被我摸,更别说被我睡了。

我见她这副样子,心里极其的不悦,就继续威胁道:“不脱,咱们怎么弄啊?你要是不愿意也行,我这就把视频发给高平。”

“表舅,不要…咱们不是说好了,不发给高平嘛!你也得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呀,毕竟我们年龄差距那么大,我肯定一时间没法接受!”张晓雅吓坏了,赶忙的握住我的手,身子靠的也非常近。

“好吧,那我就原谅你,你快点脱吧!”感受着张晓雅小手的嫩滑和身子的柔软,我立马血脉喷张,这才碰一下就那么爽了,那等下她真的脱光让我玩,那得是啥感觉啊?

“谢谢你,表舅,你别急,我马上就脱….”

张晓雅点了点头,她似乎知道我这个糟老头子是铁了心的想和她那个,她不想让自己的丈夫知道,那就得陪我睡。

当然她那么害怕,也从侧面说明张晓雅没有她说的那么干净,就算是没有和她前男友发生什么事,但也肯定纠缠不清。

这样的女人,就是欠收拾!

我也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敢一直威胁她,此刻,我见她愿意脱,就说道:“好,小雅,你慢慢脱,表舅不急的!”

张小雅羞涩的瞧了我一眼,然后就开始了,一件件的衣服被她给扔在

了沙发上……

很快,她上身的衣服就脱光了,露出雪白的肌肤,以及那S型的身材。

看得我眼睛都红了,浑身烫得厉害。

虽说我已经见过很多次张晓雅的身子,但她此刻真正的脱光在我面前,我才感受到属于张晓雅这丫头的胸部到底有多大,多白,多好看。

这样的胸部简直完美,更要命的是,她的胸部那么大,她的腰部却细的像巴掌一样宽。

这绝对是我活了这么久见过的最美的躯体。

今天我老头子也可以和高平一样来享受这副娇躯了。

“你,你可一定要信守承诺!”看着我炙热的目光,张晓雅羞红了脸,好像要找个洞钻进去。

我信誓旦旦道:“放心吧小雅,我的人品你还不相信吗?”

张小雅脸蛋一红,:“嗯…那你开始吧!”

“晓雅,我来了!”佳人就在眼前,我哪里能忍受的了,大手直接就向着我渴望依旧的地方摸了过去。

我触上的那一刹,我顿时感觉自己这颗老心脏受不了了,

真大,真软啊,我一只手根本抓不过来,还弹性十足!

那手感简直快要了我老命,这绝对是我这辈子碰过手感最好的胸部。

“嗯….”张晓雅身子也跟着轻轻一颤,发出一道诱人的轻哼,虽然她立马就意识到自己不应该发出这种声音,就闭上了眼睛,似乎被我摸就像是罪孽一样。

但这却狠狠激发了我心中的渴望。

双手握着张晓雅的胸部,我就再也忍不住,肆意的摸了起来,加大了我力度,手感好到我舒服的不行。

心里也觉得刺激万分,前几天还羡慕高平每天都能摸,现在我也能摸了。

真他妈的舒服啊!

“嗯…嗯….”更我刺激的是,张晓雅虽然一脸的嫌弃被我这个糟老头子碰,但被我不停地摸以后,她再次忍不住的轻哼了起来。

那副样子看起来无比的销魂。

我根本受不了张晓雅这种举动,就边摸着,边邪恶的问道:“晓雅,我摸得舒服吧?你都开始叫了呢!”

“我没有舒服,你摸完了吗?”张晓雅使劲摇着头,根本没有承认的意思,似乎还想让我把手拿开。

“当然没有!”我嘿嘿一笑,看着她硕大胸脯的顶端,我立马就抓了过去。

“停,不要碰这里….”张晓雅羞耻的大叫一声,想阻止我,可似乎是太舒服,她立马就哼唧不断了:“嗯啊…嗯啊…”

她这样子不就是被摸我舒服了吗?没准现在就是想要男人了。

这让我浑身的血液沸腾,看着她那两条修长玉腿,随后,我就忍不住的去脱她还没有脱下来的裤子。

“你干嘛?”见我脱她的裤子,正舒服的张晓雅惊叫了起来。

“我在脱你的裤子啊,不然我怎么舒服啊!”我理所当然的说道。

“真的要脱吗?”张晓雅羞红的俏脸上又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我就知道她会这么做,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哪里还由得她?我冷笑一声说道:“晓雅,你不脱可以,那我就只能把视频发给我外甥了。”

“不要,我脱就是!”张晓雅一脸的不情愿,但还是脱了,还是扭动着屁股脱下来的。

“太美了!“我惊呆了,我感觉不出这个世界上还能有谁的身材比张晓雅的好,硕大的胸脯,巴掌宽的细腰,浑圆翘挺的屁股,嫩白修长的美腿。

当然最终的还是张晓雅两腿之间的…….

这就是她每天都欲求不满,被我外甥碰的地方啊!

他妈的,我老刘今天也能碰到了。

我发现她已经完全动情了

晓雅果然被我摸得想要了,我看这情况,就算我不强行和她做羞羞的事情,

那把她给摸舒服了,她也会跟我这个糟老头子弄啊!

这把我给刺激到不行,那里滚烫滚烫的,根本忍受不了。

我坏坏一笑就问张晓雅:“晓雅,我看你挺舒服的。”

“不要说这种话好不好!”

此刻,她羞涩万分,呼吸急促,现在我说的话,让她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不过即便如此,她还是岔开腿,让我看着她的胸部,甚至在我眼角偷偷瞟到她羞红的脸颊时,发现她竟然一副享受的模样,还往我那个地方看。

可能是看到了我的规模比她老公的要大很多,她长大了嘴一脸的惊讶,紧接着,俏脸上竟然满是渴望。

看到她的举动,我的血液都要沸腾了。

张晓雅的样子,不就是被我那里给吸引到了么?她现在肯定是对我这个老头子有意思了!

我兴奋至极,再也忍不住,就用我的大手摸了过去。

这手感,太好了。

我发疯了想睡她。

“啊…”被我摸到敏感地方,张晓雅的神色舒服到长大了嘴巴,就像是久逢甘露一样,娇嫩的身躯都跟着震动。

她羞红的俏脸上再也没有之前的嫌弃,看我竟满脸的渴求,显然她被我彻底摸舒服了,她想要我这个糟老头子睡她。

我的大手继续探索,张晓雅更是动情了,紧接着,她就像是忍不住了一般,对我大喊:“啊!我想要,我想要!

这一刻,我哪里还受的了,大吼一声,脱掉我的裤子,就想将张晓雅给扑倒了。

“你这是要睡了我吗?“看着我火急火燎的把她给扑倒,张晓雅惊呼了起来。

“晓雅,表舅当然要睡了你,你自己不都说想要了吗?你看看我的这里”我展现出我的身材。

“表舅,你身材很好啊!”张晓雅往下一看,顿时又震惊的长大了嘴巴!

“这就是表舅的资本,既然你愿意跟我睡,那表舅就不会让你失望的!”

我得意一笑。

“表舅,你太有资本了!”张晓雅依旧震惊,再看我这会儿完全没有了像看一个糟老头子一样的感觉,反而像是看一顿大餐,一个可以满足她渴望的大餐。

“那你喜欢吗?”看着张晓雅如此震惊的模样,我心里更为得意,也刺激到了极点。

对着张晓雅这完美娇嫩的身子就一阵狂啃。

“你不要这样问我好不好!”张晓雅羞涩万分,但面对我的狂啃,她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反抗。

当我低头亲她诱惑的红唇时,她居然还在回应我。

她的小嘴,就像是抹了蜜一样甜,非常的柔软,我都恨不得马上把她给吃了。

接着,我更是忍不住用嘴去啃她的胸部,啃她身上所有的一切。

张晓雅面对我的举动,她虽然嘴上还是有些不情愿,但实际上却根本没有丝毫的反抗,任由我在她身上折腾,属于她的娇哼在家里响了起来。

以前她的叫声都是因为高平,现在终于因为我了。

让我的心也越发的想要征服张晓雅。

接着,我再也忍不住,开始进行进攻了起来。

“卧槽!”还没有最后一步,我就感觉舒服到了家了,里面像是有东西要爆发了一般。

这对张晓雅是久逢甘露,对我何尝不一样是久逢甘露啊,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碰过女人!

“啊,你那里太大了….”张晓雅再一次的惊呼。

“那想让我睡你吗?就和高平一样睡你,如果不回答,我就不继续了哦。”再次被张晓雅惊叹,我心里更为得意。

“你不要这样嘛..”张晓雅又是一脸的为难和羞涩。

“既然你不说,那就不来了。”我停止了动作。

“不要,不要走!”见我停止动作,已经彻底泛滥心神荡漾的张晓雅,哪里受的了,她怕我离开一样,对我说:“不要走,您快点来,就像高平一样睡我好吗?人家好想要啊!”

说着,她就用她的小手抓住我,紧紧的抱着。

她这副样子让我想到了她和高平办事时的疯狂,现在她也终于对老头子我这样了。

这实在是太刺激了,被她小手紧紧抱着,我舒服的不行。

我这个打了十年的老光棍,哪里能经受的了这样的撩拨,根本忍不住,猛地向里面冲了过去。

“啊,表舅要睡我了,要睡我了!”感受着我要进去,张晓雅再也没有以往的矜持,大叫了起来,好像把她的本性完全给显露出来一样。

这狠狠刺激到了我,感觉都快要爽飞了,更感觉今天我来威胁她实在是太明智了。

张晓雅那么搔,身材那么完美,还那么年轻,那真要玩起来得多舒服啊!

而且,这种事情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以后我们都可能会在高平不在家的时候和张晓雅一起,那种画面,想都不敢想啊!

“晓雅,表舅来了!”想着这些我我心里更为兴奋,大吼一声,就要进去。

“咚咚咚!”不过就在这时,忽然响起来特别急躁的敲门声。

“啊?谁来了!”我和张晓雅都吓了一跳,尤其是在这个关键时刻,吓得我直接从里面退了出来。

“不会是高平吧?”我有些紧张的说道,虽说我发疯的想睡张晓雅,但这事如果被高平知道,那我根本就没有办法做人了。

“不应该是高平,他没有说回来的事情,不会是我前男友吧,他一直都在缠着我呢!下午我没有给他和好,没准晚上又找回来了。”张晓雅眉头紧皱的说道。

“我靠,

还真可能是他,居然敢来我家里找老子的女人!”一想到那个流里流气的黄毛竟然是张晓雅前男友,没准还可能碰过张晓雅的身子,我就十分的愤怒。

我以前就喜欢清净,白天来了就罢了,晚上竟然还敢来!

“表舅,咱们不管他,让他敲吧,没人他肯定就走了,别耽误咱们做正事!”张晓雅也气不过,但看着我们马上就要开始,就扭动着身子想让我继续。

我看着张晓雅着渴望的模样,心里的欲望再次爆发,不过当我再次快要进去的时候,外面的敲门声音就更响了。

我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还敢打扰我的好事,我怒火就不打一处来,紧接着,我狠狠摇了摇头说:“晓雅,咱们先停一下,我把这个家伙给赶走,让他以后都不敢再来!”

张晓雅有些不舍,但看着我这是为她出头,点头答应。

于是,我们两个人赶紧穿好衣服,接着,我就让她藏在窝里,外面那个黄毛就交给我了。

随后我就拿着一根我平常锻炼用的臂力器,向着门前走了过去。

我想着这个家伙他妈的那么欠揍,老子非得给他一棒子。

“给老子滚!”想着这些,我就大吼一声,在刚打开门的刹那,就面色凶狠的挥舞起了我手中的臂力器,向着来人砸去!

不过当我臂力器刚要砸到那个人脑袋上的时候,那人发出一道惊恐的大叫,我愣住了。

因为来的人根本不是什么前男友,来的人竟然是一个穿着职业装,年纪大概二十七八的美女。

她的身材属于那种丰满型的,看着十分肉感,因为职业装的原因,还多了一份熟女的诱惑。

因为我现在火气很大,她这个样子,让我非常的不淡定。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