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把奶尖放进侍卫嘴边,宝贝儿下面吃饱了没

江雪丈夫今年出车祸去世了,老李在这当门卫的一年时间,从来没有看过江雪有跟哪个男人很亲密。

也就是因为一直没有接触男性,老李一直都在暗地里猜测,江雪一定非常饥渴,保不准背地里经常偷偷用东西满足自己的空虚。

江雪焦急的走了进来,樱桃小嘴轻启道:“李叔,我家里水管坏了,物业一时半会过不来,你能帮我去看下吗?”

老李轻轻拉着江雪的小手,让她坐到门卫室的床上,又转身过去把门反锁上。

把窗帘拉上,这才开口道:“看看没问题,不过你这衣服湿了,就这么走出去没问题吗?”

江雪闻言,一张脸霎时间变得通红,轻咬嘴唇:“没事,李叔,下雨天没什么人,我们走快点就好!”

“这不太好吧,到时候让邻里邻居看见了,该说闲话了!而且一直淋湿着也容易感冒,先用吹风机把衣服吹干把!”

江雪犹豫的片刻,老李已经将吹风机拿了过来。

吹风机的风一吹,江雪的T恤便随风鼓荡起来,衣摆不停的上下摇动,这一幕简直要把老赵的魂都勾走了。

很快江雪就吹好头发了,拿着吹风机弯腰放在了桌子上。

她这一弯腰可把老李给高兴坏了,T恤本来就宽松领口非常大,随着她这一弯腰领口立刻就敞开了。

老李顿时呼吸急促起来,目光炙热的盯着江雪。

“呀!”放下吹风机后,江雪正要起身时脚下一滑,惊叫一声向后倒去。

老赵眼疾手快,连忙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搂住了江雪。

左手拖着柔嫩的后背,右手按着圆滑的丰臀,感受着怀里的娇躯,老赵的身下不由的升起了一个惊人的弧度。

“啊……李叔!”

感受着老李那物,直挺挺的顶在自己的两腿之间,江雪浑身一软,忍不住低吟了一声。

老李左手情不自禁的按上了江雪胸前的柔软,那物也直接提起来,隔着小裤裤,顶在了江雪两腿之间的…..

“不……不可以!”

感受着那里滚烫的东西,江雪终于挣扎的站了起来,推开了老李,急忙打开了门外室大门跑了出去。

“老李啊,你这个挫货,怎么能就这么冲动呢?”

老李不由懊恼的骂了自己两句,连忙带上工具追了出去。

赶到江雪家门口时,江雪正准备开门进去。

“江小姐,刚才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怕你摔跤而已!”

看着一脸憨厚老实的老李,江雪的怒气也消失了大半,想起刚才老李那强健有力的身躯,江雪的脸不由的升起一抹异样的红。

“没关系,李叔,以后注意点就好了!”

江雪说完,打开了家门,老李见状也连忙跟了进来,刚进客厅,一股独特的香味儿便扑面而来。

这是老李第一次来到江雪家里,他贪婪的吸着只有年轻少妇才会散发出的特殊体香味道。

“李叔,待会修水管,就麻烦你了。”江雪走进卧室将衬衫脱下后,拿着新的衣服走了出来。

因为江雪刚才一直穿着衬衫,现在湿透的黑色吊带里衣贴在肌肤上,胸前一对硕大的柔软被勾勒的极为突出,老李的注意力一下就被吸引住了。

做过护士的少妇就是不一样,那对雪白的两团,加上纤细的腰肢,浑然天成为一体,让老李的目光都变得邪恶起来。

“没啥,我就是随手的事儿。”老李摆手,随意朝客厅看了一眼。

雪白的墙壁上挂着的都是江雪性感写真集,这些照片都是没有穿衣服的,只是用双手遮挡住比较私密的位置,看着如此大胆的照片,老李的两股鼻血都差点喷出来。

江雪很不习惯和陌生男人相处一室,特别是这个门卫老李,每次自己路过门口都能感受到他赤裸裸的目光,恨不得把自己吃了。

自己今天却没办法把他带进了卧室里,可是看着老李贪婪的看着自己的性感照片时,潜意识里又十分的享受,再加上刚才淋了雨,以至于,都感觉浑身滚烫,甚至底裤上都多了丝丝滑腻。

老李生怕自己的丑态毕露,急忙移开目光,却发现在茶几上放着一只手动吸奶器。

江雪的孩子出生才四五个月,还没有断奶,而江雪的这对柔软产奶量一定非常丰富,孩子吃不完,就只能用吸奶器把多余的东西吸取出来。

看着吸奶器还有小半瓶,老李舔着嘴唇,想象着江雪因为涨奶而用吸奶器吃力吸取时,他真想代替了这只吸奶器,品尝江雪那对波涛汹涌,帮助她缓解痛苦。

这个淫邪想法让老李胯下那条已经沉睡的东西再次苏醒了起来,而且这次比之前还要亢奋的多。

江雪发现老李一会盯着吸奶器,一会又盯着自己的胸前的雪白,顿时羞恼不已,水汪汪的大眼睛嗔了一眼老李,老李顿时感觉整个人都要上天了。

江雪脸红的说道:“那麻烦李叔先去洗手间看看,我去换套衣服,这湿衣服穿在身上怪不舒服的。”

江雪说完,脸都红了一片,出门的时候还是大太阳,她才穿着这么少,谁知道突然下雨了,白色衬衫紧紧的贴在身上,把硕大的柔软和挺翘的后面看的一清二楚。

老李这种老司机怎么能发现不了,恨不得现在放下水管,拔了她的包臀裙狠狠的将她压在地板上。

老李不舍得看着江雪走进了卧室里面,笑呵呵说:“没事,你去吧,交给我好了。”

片刻之后,江雪换了身深色睡裙出来,随手把换下来的脏衣服扔进了脏衣娄里面,把刚刚换下来的黑色镂空底裤却暴露在了老李眼前。

老李看着上面还沾有斑驳的痕迹,下身顿时又起了反应。

看着看着,老李心里打起了主意,便对身后的江雪道:“你过来,我带你看看,以后坏了你自己修一下就好了。”

听完,江雪不疑有他,便弯腰指着洗手台说:“李叔,就是那里,水管还在漏水呢。”

焦急的江雪向老李说着水管漏水的情况,可老李哪儿听得进去这些话,他此时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江雪睡衣衣领里面。

由于江雪衣服换的急急忙忙,理由都来不及穿,一低头睡裙领口顿时大开,胸前那一对又大又白的柔软,顿时便暴露在了老李面前!

江雪丝毫不知道自己的柔软被老李一览无余,在她焦急的询问下,老李依依不舍的收回目光,看着四溅的水,心里有了主意,道:“把这个水闸关了就行,你自己去关把,这样以后就不用麻烦别人了。”

江雪小心翼翼的靠前,可是水喷的实在太厉害了,要是上去肯定全身又会被喷湿透。

“要不算了吧,水太大了,要不李叔你帮我直接修好就行了。”

老李顺着衣领又瞄了眼江雪的胸口,硕大的柔软被看个正着,老李鼻子一热,故作正紧道:“这很简单的,这次学会了,下次就能自己修了,关个闸而已,怎么还怕李叔把你吃了?”

江雪红着脸,心里有些怪不好意思的,这门卫的年纪都跟自己爸一样大了,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坏心思,纠结了一番,江雪最终还是同意了下来。

江雪羞涩着脸,伸头趴了进去,臀部正好抵在老李跟前。

老李顿感呼吸急促了起来,小眼睛顺着江雪那双修长的美腿上慢慢上移,一直到大腿根部。

江雪换的是一条紫色的底裤,一层单薄的布片和江雪浑圆的美臀异常贴合,看着眼前诱人的场景,老李舔着舌头,恨不得现在就扒了江雪的底裤,按住她的后面,疯狂的进入。

江雪丝毫不知道老李正在后面窥视着自己睡裙内的风景,正在竭力找着水闸开关位置,随着身体的扭动,臀部也跟着一颤一颤,更加将完美的轮廓勾勒了出来。

“李叔,这水闸开关怎么转啊!”江雪娇媚的声音打断了老李的思绪。

可能是江雪觉得这个姿势太过于尴尬,后面尽量向下,不过这致命的诱惑还是让老李差点把持不住自己。

“嗯?你往左转转看!”

老李随口应了一句,他故意要上去帮忙,手若有若无的摩擦着江雪的大腿根部,江雪立刻身体往里挤了挤。

见此,老李心里骂娘了一句,不过他也知道,心急不得,这种少妇还是慢慢调情才有味道。

随后他稍微调整了下位置,眼前这极其诱人的姿势,以及这若有若无的体香,都让他不由的压了压裤子,避免被发现尴尬。

果然,江雪还是不会关水闸,都鼓捣了六七分钟了,水却越来越大。

见江雪此时已经急红了眼,眼里沾满了水润。

老李也不着急,反正江雪没有让他帮忙,他就耐心的欣赏眼前这曼妙的酮体就好了。

可能是因为着急的原因,随着动作力度的变化,江雪的臀部高低起伏,水喷射到身体上,睡裙再度被打湿,粘在了娇嫩的肌肤上,让人恨不得上去抚摸一把。

“别着急”老李故作严肃的说:“慢慢来吧,你往左在用点力试试。”

江雪此时又羞又愧,也顾不上羞涩,涨红着脸,道:“李叔,你别光看啊,你帮帮我啊!”

“要我帮你?实在不行你出来,我直接帮你关了!”老李一看江雪也知道差不多是时候了,便说道。

“你还是进来帮我关一下把!”江雪何尝不想出去,可是刚因为换了睡衣,所以没有穿里衣,眼前水越喷越多,睡裙紧紧的贴在硕大的柔软上,这几乎就和没穿衣服一样,她都快急哭了。

老李被这突如其来的艳福冲昏了头脑,故作为难说道:“这不太好吧,到时候别人看到了容易误会!”

“没关系的李叔,你都跟我爸一样大的年纪,直接进来就好了!”江雪脸上都要渗出血来了。

在江雪的哀求下,老李颤颤巍巍的朝着自己朝思暮想的空姐女神挤了进去。

眼前的女神,早已被水打湿了身体,可以看得出来身体白嫩柔滑,浑身散发着粉嫩的光芒。

“快点啊,李叔,这水太大了。”江雪泪眼婆娑道。

老李不再犹豫,身体向前倾了过去,下身毅然的顶在了女神的那处!

瞬间,下身被一股温暖包围,他差点要缴械了。

他也算是花丛老手,可是哪里有遇到过江雪这级别的完美女神。

“你别急啊,我这就帮你。”说着,老李的双手就已经动作起来。

老李刻意放慢关水闸的速度,江雪见水慢慢变小,让她舒畅了很多,可是不知怎么的,下体感觉被一阵火热挡住,她是结了婚的少妇,哪里能不知道那是什么。

她想趁机抽身出去,可是这感觉酥酥麻麻的,又痒又带着一份羞耻的舒爽,让她一时间竟没有拒绝身后这个老汉。

“李叔?”江雪也看出来老李速度慢腾腾的,又羞耻又生气。

“别急,我这不是再教你怎么修水管吗!”

老李故作一本正经,一边慢悠悠的关着开关,一边下体慢慢摩擦,那感觉,就犹如泡在温泉里一般。

他这方面经验太丰富了,知道怎么才能勾起女人的渴望,不自觉的就用上了技巧。

就在老李弄的时候,江雪被弄的,下面竟然有了感觉,酥酥麻麻的感觉席卷全身,底裤上也沾满了晶莹。

江雪羞的几乎要渗出血来。

她只觉得门卫老李这一双手仿佛有魔法似的,摸的她好舒服,她不由得扭了扭臀部,呼吸也开始迷糊起来,带着些细碎的娇吟,夹紧了双腿……

这就受不了了?老李不由得耸动了一下鼻子。

他也算是老司机了,玩过的女人不少,鼻子比狗还灵敏。

一下子,他就闻出来江雪身上散发出来的、只有少妇才能分泌出的特殊体香。

身体这么敏感,关键是还长得这么妖娆!要是能跟她来上一次,自己可就是死在她身上也值得啊!

“好…啊…好了吗?”江雪一出声,就忍不住娇吟了一声。。

她顿时为自己的娇啼而羞愧,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会希望老李摸自己的身体,甚至狠狠的进入!

这也太可怕了!自己怎么会希望一个中年大叔来摸!

一念至此,她立马清醒过来,语气也急促起来:“实在不行,今天不修了……”

老李知道自己不能太过火,于是立马关了开关,水瞬间就停住了。

“好了”老李松了口气道。“你没事吧?”

江雪红着脸,道:“没事,我收拾一下这柜子,你没事的话就回去吧。”

她说完,又想起刚刚的事情来,自己最私人的地方,居然被门卫摩擦了半天,更可怕的是自己还有了感觉,想起老李的硕大和自己老公的娇小。

她已经羞的抬不起头来。

老李当然知道江雪没穿内衣,看着江雪害羞又装冷漠赶人的样子,心里直觉得好笑:“好,那我回去了。”

等确认老李出门以后,她才从柜子里出来,浑身湿透在坐在地上,顿时感觉一阵空虚。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打开了一扇无法满足的门,想继续让男人来填满。

我这是怎么了?江雪一边诧异,一边不由得回想起老李。

其实老李也不丑,年轻时候的魅力还在,身体也健壮,倘若好好打扮一番,肯定也是个十分有魅力的中年男子。

此时老李回到宿舍站在马桶前,随着每一次的动作,他的脑中都是关于江雪的所有画面。

殷红的小嘴,曼妙的身姿,硕大的柔软,再加上那水汪汪的眼睛,幻想着江雪撅起臀部的一幕,老李不由的加快动作……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老李释放了心中的压抑,看着窗外的瓢泼大雨,脑中全都是江雪的画面。

天色渐黑,江雪家的窗户亮起了灯光。

老李坐在门房憧憬的望着江雪家的窗户,他看到江雪的身影在窗户时隐时现,表情看起来异常痛苦。

而另一个女人也在窗户前不停出现,两个人似乎在吵架,江雪的情绪非常激动,她指着窗户大声的喊叫,可惜他们距离太远,根本就听不见江雪再喊些什么。

最后不知怎么回事儿,那个女人从楼梯上走了下来,而江雪则跟着后面想要拦住她。

老李见状急忙从门房里冲了出来,当走到两人身边时,江雪已经哭成了泪人,她委屈至极的望着女人诉喊道:“你肯定是骗我的,小辉说过她只喜欢我,他绝对不可能喜欢你的。”

从二人的争吵中老李知道,江雪老公常年在外地出差,因为寂寞空虚,所以找到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小三。

所以这次这个女的回来就是为了向江雪索要财产,而江雪自然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小三没向江雪要到好处,早就不耐烦了,使劲的将江雪推开,便向小区外走去。

“哇!”

江雪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当着众多居民的面便坐在地上痛哭了起来。

这么多人围观,哭声,吵闹声此起彼伏,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去扶一把。

老李怜香惜玉连忙将江雪搀扶起来,带到了门房里,并关好门,拉好了窗帘,防止好事者观看。

江雪擦着眼泪,可伶巴巴的望着老李说:“李叔,你说为什么,小辉要这样对我?我明明已经那么爱她了!”

“你爱他,不代表他爱你啊!你在爱他的同时,他也在爱别人!”

老李作为一个花丛老手,哪能不知道那小犊子心里在想什么,要是自己有这么好的媳妇,还不得好好守着,让她夜夜高潮迭起,夜夜似新娘。

“李叔,你说的对!他根本就不值得我那么爱他,我凭什么要这么听他的话!”江雪赞同的点了点头。

“所以他越不让你干什么,你就越要干什么!要好好的报复一下他!”

江雪今天出门的急,穿着白色的薄睡裙,仔细看甚至能看见里面硕大的柔软,下身的小裤裤若隐若现,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张樱桃小嘴微微轻启。

老李看着江雪那曼妙的身姿,眼睛都不禁看直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