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闺蜜夹得我真爽:太粗…太深了…用力点h

“我说老王,你最近是脑子烧坏了吧?我可把话放这儿了,你自己不把握机会,以后可别想求着爬上老娘的床!”

回到屋子里,把门关上,还能听到房东气急败坏地在屋外吼着,这让老王有些心烦意乱。

实际上房东的话算是真戳到他心窝子里去了,他现在年纪又大,又没钱,哪个姑娘能看上自己?他心里还真没底儿。

难道自己真要就这么单着过完一辈子吗?

想到这,老王不禁变得忧心忡忡起来,脑海里不断地回想起姚诗晴一颦一笑的样子,心里痒痒的。

他奶奶的,老子还就不信了,活了这么多年,难道连个小姑娘都拿不下么?

他骂了一句,心情有些郁闷,出门买了瓶酒,回到家才发现把钱包给弄丢了。

这会儿已经是半夜三更,老王暗骂了一句倒霉,走回去找钱包,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流浪汉。

“哥们,你丢钱包了?”流浪汉头发跟个鸟窝似的,抬头看了老王一眼。

“是,大兄弟你瞧见我钱包了?”老王激动,连忙点头,也不嫌他脏,凑过来问道。

“以后注意点,世道乱着呢,可不是谁都跟我这么好心。”流浪汉问了他几个问题,才把钱包还给他。

老王心里感激,掏出了两百块,可没想到流浪汉却不接。

“想报恩?”流浪汉不屑撇嘴,“阴历初七那天到马王山来找我。”

阴历初七,那可不就是三天之后嘛,老王心里想着,这流浪汉还真装上了,以为自己是啥世外高人不成?

他表面上答应,内心根本没想去找他。走回去的时候才猛然想起,马王山那里可

不就是出了名的乱葬岗嘛?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当场就把老王吓出了一身冷汗,他回过头望去,却发现刚才流浪汉呆的地方,哪还有半个人影?

“他娘的,该不会真撞鬼了吧?”

老王心里暗叫,快步回家。

第二天,老王一大早就来驾校上班了,当教练这么多年,他还真少这么积极过。

可让他感到郁闷的是,姚诗晴居然没来学车。看着班上两个男学员,老王心里那叫一个气。

老王就跟被迎头淋了一桶冷水似的,对着这两个小兔崽子,也提不起教车的劲儿,让他们自由练习去了。

到了下午的时候,情况倒是有点改观,来了个女学员,年纪倒是不大,长相那可不敢恭维,就跟一坨大肥肉似的。

又加上天气闷热,老王愈发提不起兴趣了,整天都是懒洋洋,没啥心思教他们。

他觉得自己这是得了魔怔了,一整天满脑子想的都是姚诗晴的画面,总把他搞得心里痒痒的,拿起手机给姚诗晴打个电话又觉得不好,想了想还是把手机放兜里了。

就这么郁闷地过了一天,好不容易等到下班时间,悻悻地回到家,又遇见房东那老娘们,还不忘挖苦他:“哎呀老王,咋又是一个人回家,你那年轻的小女朋友呢?不带回来让我瞧瞧?”

老王心里那叫一个气,嘴硬道:“去你的,你以为人家大学生跟你一样整天闲着没事干呢?”

房东一点也没生气,反而朝他抛媚眼,眨了眨眼睛道:“那可不,俺这不只是没事干,关键是没男人呢!”

看她那跟饿了好几年的老虎似的模样,老王顿时就打了个寒颤,赶紧开门把房门给关上了。

有时候他觉得房东这娘们太疯狂了,指不定哪天逼急了直接上门来把自己强上了,都不是没可能。

他心里顿时有些后悔,当初租房子的时候,看见房东那风骚的模样,心里还幻想着哪天能遇着点艳福,可他这会儿全没心思,净想着姚诗晴了。

说来也是够巧,正当此时,他电话就响了,是姚诗晴打过来的。

这时候都九点多了,这姑娘还给自己打电话?难不成想约自己去开个房啥的?

老王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赶紧按下了接听键,心里还有些按奈不住的激动。

“喂,教练,你现在有空吗?”姚诗晴娇滴滴的声音传了过来,让老王耳根子一阵酥麻。

难不成真想约自己?!

老王激动了,心里忍不住狂喜起来,眉飞色舞,却故作淡定,道:“有啊,咋了?”

“是这样的,我……”姚诗晴犹豫道,“我想找你练车,后天就考试了,我怕到时过不了。”

有了上次的经验,老王对半夜练车这种事儿特别积极,指不定又能吃点豆腐,偷偷揩油啥的,简直爽翻天了。

“呃,你咋不早说,我都回来了,而且还这么晚了……”心里早就迫不及待地想飞过去了,可老王却装作不情不愿的样子。

“抱歉啊,我今晚有点事,而且心情不是很好,你就当做帮我一次吧,好不好啦教练!”姚诗晴果然急了起来,语气里还带着点撒娇的味道。

“不是我不愿意,我一个大男人的倒是无所谓,可这么晚了,你们大学不还有门禁的嘛,你也练不了多久啊。”老王故意装作为难的样子。

姚诗晴似乎犹豫了一下,但很快就有了主意:“没事,教练你不用担心,我可以不回学校住的。”

“不回学校住那你住哪呀?”老王瞪大了眼睛,心里忍不住臆想起来,却还一本正经地说,“你一个女孩子,长得又这么好看,大晚上的不回寝室,万一出了点事咋办,不成不成。”

“不怕的,教练你怎么跟我妈一样罗嗦呢。”姚诗晴娇嗔了一句,居然提议道,“实在不行,教练你也可以陪我嘛,有你陪着就安全啦!”

她是在暗示自己去开房?老王差点激动地把手机摔地上,狠狠地掐了一把大腿上的肉。

居然有这种好事降在自己头上,他心里狂喜不已,差点乐出声了。

“教练你怎么了?行不行你倒是说句话嘛,明明还答应人家随时都能找你学车的,果然男人嘴里都是骗人的鬼话!”

可以想象得到,这时姚诗晴肯定在电话的另一头嘟着小嘴,一副撒娇的样子。

“哎,真是怕了你了,行吧,我现在去接你。”老王叹了口气,装作无奈的样子,心里却狂喜不停。

挂掉了电话,他二话不说就拿起钥匙,开车直奔姚诗晴的大学门口。

夜里渐凉,清爽的晚风最是让人舒适,姚诗晴已经早早地等在路口了。

她穿着一身单薄宽松的短T恤,搭配着一条牛仔超短裙,身材凹凸有致,一双雪白的大长腿,站在路灯下看起来美得像画里似的。

姚诗晴今天扎了个马尾,更显得青春靓丽,那红扑扑粉嫩嫩的小脸蛋,微微张起的性感红唇,五官精致完美得是那么不真实。

她甚至不需要任何动作,光是站在那里安静等候,就能引起路人频频回头。

甚至路边还有一对小情侣经过,女的揪着男的耳朵,醋意满满地骂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是吧?”

老王开车停了下来,摇下车窗,朝着姚诗晴摆了摆手,招呼道:“快上车吧,晚上凉可别着凉了。”

姚诗晴看到老王,那对漂亮的眼睛顿时就弯成了一对月牙儿,好看极了。

她来到副驾驶打开门,人还没坐进来了,身上那股芬芳就随风飘进了车里。

老王贪婪地嗅了嗅,说道:“这天气晚上开始凉了,你穿这么少,可别明天冻感冒了。”

“谢谢教练关心啦。”姚诗晴缩了缩脖子,确实有点小冷,不禁后悔刚才出门没多带件外套。

老王注意到她的样子,忙问道:“要不我把外套脱下来给你?”

“会不会太麻烦了?”姚诗晴有些意动,看得出她确实冷了,那玲珑小巧的鼻子都红了。

“这有啥麻烦的。”老王二话不说就脱下了外套给她。

“教练你人可真好!”姚诗晴俏皮地炸了眨眼睛,心里有些感动,这么好的教练上哪找去呀,她这真是运气好了。

她心里这样想着。

车里开着灯,趁着姚诗晴穿衣服的时候,老王这才注意到,原来她今天穿的T恤有些透明,可以看到里面穿着粉红色的小罩罩。

看到这里,他心里不禁觉得有些可惜,要是跟上次那样啥也没穿该多好啊!

“教练,我们今天练习什么?”姚诗晴看到老王一直盯着自己,脸色绯红,忍不住开口打破了尴尬。

老王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目光有些赤裸裸,干咳了一声,说道:“练练曲线吧,正好这会儿路上也没人,要不先让你热热身?”

经过上次的特训之后,姚诗晴倒车入库已经差不多了,剩下的只能靠她自己。

而曲线也是科目二里面比较难的一个项目,有不少学员都在这一关出事了。

老王跟别的教练不一样,他好歹是干了十几年教练,有自己一套法子。

在他看来,曲线这一关最重要的就是把握好车感,熟悉了车子,绝对就没问题了。

正好这大晚上的路上也没人,他寻思着让姚诗晴也可以顺路练习一下。

“真的吗?我能上路啦?”姚诗晴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些兴奋,她还没真正开车上过路呢。

科目二的训练挺无聊的,全程就挂个一档跟倒裆,速度慢得跟乌龟爬似的,没啥开车的体验感。

“当然!”老王笑着点了点头,正准备开门,才发现外面下起了绵绵细雨。

他皱了皱眉,说道,“外面下雨了,要不就直接车里换座位吧,省得出去淋一身了。”

别看他嘴上说得挺正经,内心却憋着坏主意呢。

“啊?就这样换吗?”姚诗晴有些意外,看了看老王一本正经的样子,松了口气,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对,你过来吧。”

老王点了点头,看到姚诗晴起身,那浑圆的翘臀就出现在自己面前,有种想伸手狠狠摸一把的冲动。

车里空间小,两人换座位肯定少不了一顿摩擦,老王趁机挺着裤裆在姚诗晴的屁股上蹭来蹭去,那种快感让他兴奋得差点就开闸了。

可惜过程很顺利,没享受多久就结束了。坐在副驾驶上的老王,心里暗叫遗憾。

“安全带扣好就可以走了。”老王看她似乎有些紧张的样子,又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这才叫她开车。

没想到这姚诗晴悟性还挺高的,起步十分顺利,虽然一开始速度可能没控制好,但也有惊无险。

就这么大概走了差不多十来分钟,眼看着就要到驾校了,路边却突然冲出来一只黑猫,吓得姚诗晴连忙踩住刹车。

可她这一紧张就出错了,竟把油门当成刹车,车子瞬间就跟脱膛而出的炮弹似的,眼看着就要撞过去。

“松开脚!松开脚!”

老王大叫,连忙踩住副驾驶上的刹车,同时又帮姚诗晴把方向盘打了过来,车子险之又险地避了过去。

“啊!”

姚诗晴尖叫一声,看她的样子似乎有些痛苦,老王低头一看,才知道她的脚抽筋了。

原来,姚诗晴刚才太紧张,脚猛往油门踩,用力过猛导致抽筋了,大腿肌肉紧紧崩住。

“教练,我,我的脚抽筋了……”姚诗晴痛得眼泪都出来了,她没试过抽筋,根本不知道如何处理。

“你别着急,把腿伸直了,伸到我这边来,我帮你揉揉。”老王忙说道。

一开始他倒是没多想,直到看着姚诗晴艰难地把那条又长又白的美腿伸过来的时候,才忍不住有些心猿意马。

老王一边帮她按压,一边享受着那滑嫩白皙的手感,心里十分满足,他觉得光是这双腿就够他玩上一年了。

一开始他还按着小腿关节,看到姚诗晴似乎不是很抗拒的样子后,逐渐大胆起来,将手伸到了大腿,甚至来到了大腿内侧。

在他的按摩下,姚诗晴发现腿似乎好了不少,可不知为何,她竟然有些享受这种被抚摸的感觉。

老王那双手就仿佛跟有魔力似的,让她感到很舒服,甚至还有那种羞羞的反应……

“啊……”在老王摸到了她大腿内侧的时候,姚诗晴就跟浑身触电了一样,竟然发出了一声娇喘。

这让老王眼睛一亮,他年轻时可没少风流快活,经验丰富,当场就摸清了姚诗晴敏感的地方,不断地在她大腿内侧肆意抚摸。

“你这抽得挺厉害啊,大腿都抽上了,你放轻松。”老王故意皱着眉头,一副很严重的口吻。

“那,那不会影响我走路吧?”姚诗晴有些担心,忙求道,“教练,你可得,啊!你可得帮帮我……”

“恩,我尽量!”

老王心里暗喜,这下他就有正当理由摸大腿了,更加肆无忌惮,甚至差点就摸到了那个地方。

“嗯哼……恩,恩,啊教练你轻点……”姚诗晴一下子就沦陷了,她体质太敏感了,微眯着眼睛,发出

声声酥麻的娇喘。

她这声音,一下子就让老王有了强烈的感觉,老王再也忍不住了……

姚诗晴似乎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竟有些情迷意乱,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一下,顿时空气中瞬间弥漫着一副诱人的芬芳。

这样一来,姚诗晴也恢复了清醒,满脸通红,尴尬不已,这已经是她第二次在车里有这种羞羞的反应了,传出去那还咋见人呀!

“教练,教练,可以了,我感觉脚已经好了……”姚诗晴颤抖着声音说道。

老王闻言,有些遗憾,他也发现了姚诗晴湿了,脑子里还想着趁机霸王硬上弓了呢,没想到这么快就结束了。

“行吧,那你休息一下,我去上个厕所。”老王点点头,把车停在路边,走进考场里上厕所去了。

他走后,姚诗晴望了望四下没人,抽了几张纸巾,想偷偷处理一下,可脑海里却莫名其妙地冒出了刚才的场面。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打开了一个匣子似的,竟有些空虚,不由自主地摸了起来。

满脑子里想到的都是老王的样子。

姚诗晴觉得自己魔怔了,她居然满脑子都是刚才老王摸自己大腿的画面,甚至还想起了昨天被老王触碰的感觉。

她身体突然变得十分空虚,好像找什么东西填充一下,姚诗晴也不知道自己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怎么会联想到这种事情。

这一刻,她内心里又是害羞又是好奇。

真不知道男女之事是什么感觉,应该很舒服吧?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就跟火山爆发似的势不可挡。

姚诗晴忍不住好奇心,伸手摸了摸眼前那挂挡杆,上下动了起来。浑身就跟触电了似的,酥麻无比。

“反正教练去上厕所,应该没那么快回来,我在这上面坐一会应该没事吧?”

她再也忍不住了,探出小脑袋往四周望了望,确定没人后,这才放心来,提了提裤子,大胆地坐了上去。

“啊!”

那强有力的冲击,顿时让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了。

她今天穿的虽然是牛仔短裙,裙摆一撩上来,就只剩下小内内这一层若有若无的阻隔了。

女人的身体就像个锁头,一旦有了第一次,就再也势不可挡了。她完全沉沦在其中。

姚诗晴已经失去理智,控制不了自己内心本能的欲望,贪婪地坐了下去。

她甚至还调整姿势,为了获得更大的满足感,一边用手撩起裙摆,一边扭动着屁股,不停地在上面蹭来蹭去。

这一刻,她脑海里只想到了昨晚被教练老王触碰的模样,情迷意乱地发出声声低呼:

“啊,啊教练,人家好想要……”

姚诗晴根本不知道,老王已经上完厕所回来了,刚准备开车门,就看见了车窗里的香艳场景,顿时瞪大了眼睛。

他哪里想得到,看似清纯的姚诗晴,居然是也小浪蹄子,趁自己不在就玩起了自嗨!

老王瞪大了眼睛,不容错过任何一秒钟,车内的春光让他尽收眼底。

那小浪蹄子竟然大胆地撩起裙摆,露出了那粉色可爱的小内内,不断地在挂挡杆上来回摩擦。

“嗯哼,嗯哼,好舒服呀……”

姚诗晴情迷意乱,丝毫没察觉到车窗外老王正在注视着,她脸色潮红,诱人的红唇轻启,发出声声喘息,那圆润挺翘无比诱人。

他奶奶的,冷冰冰的挂挡杆哪有自己那里舒服,这小浪蹄子咋不找我?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老王脑袋一热,差点就想提枪上阵,可还是怂了,就怕姚诗晴反应过来,他可不想下半辈子在监狱里度过。

此时的姚诗晴,她极为享受,浑身发热,身体莫名地感到空虚,不禁暗暗幻想着,要是这档杆是王教练那东西该多好呀。

特么的,这破杆儿比老子还享受!

老王羡慕极了,恨不得化身变成档杆,好好地嗅嗅姚诗晴的芬芳滋味。

他忍不住了,将手伸进了裤裆里,想象着姚诗晴正坐在自己上面,开始……

要知道姚诗晴可是他做梦都想上的女神,无时无刻

不想着要把她给办了,看到这种香艳场景,哪里还受得了。

别看老王年纪大了,可他经常锻炼,前阵子还游过冬泳,身体素质一点也不比那些小年轻差。

他这些年又是单着一个人,养精蓄锐,那方面的渴望一旦燃烧起来,可就真是无法自拔了。

他一边运动,一边拼命瞪大眼睛观察着车内,他发现姚诗晴似乎玩腻了这种姿势,居然靠在座位上,张开大长腿摩擦,双手慢慢地摸上了自己那浑圆硕大的两团。

她似乎被勾起了浴火,竟然悄悄解开了小罩罩,把手伸了进去,不断地用手指把玩着。

姚诗晴感觉自己快达到了人生第一次高超了,就在她差点到的时候,旁边响起的咔嚓声,却吓得她一身冷汗。

“谁,谁在拍照?!”伴随着闪光灯亮起,姚诗晴瞬间花容失色,声音都颤抖了,脸上写满了恐惧。

与此同时,站在车外边的老王,也吓得赶紧缩回了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