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家公走进了我的房,坐在腿上写作业h

“这么晚了会是谁?”

老王满腹狐疑跑去开门,却见柳如燕站在门外,手里拿着他的那件长袖。

老王刚想开口说话,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住了。

柳如燕居然只穿着一件薄如蝉翼的吊带裙,隐约间还可以看到里面雪白的娇躯!

见老王发愣,柳如燕妩媚一笑,“王叔叔,衣服还给你,那个,你现在有时间不?”

老王接过衣服,上面还残留着女人的体香味,他咽了咽唾沫,“怎么了,燕子?”

柳如燕指着隔壁家门,一脸忧郁,“我家卧室灯坏了,你能来帮我修修吗?”

老王一听,有些蒙圈,刚才他在阳台看见明明还是好的,怎么突然就坏了?

走进柳如燕的家,老王发现卧室灯果真不亮,也没多想,搬了张凳子搭脚就开始修灯。

由于凳子放在床上,柳如燕只好跪在床边扶住凳子,并给老王递工具。

借着客厅的余光,老王低头一看,柳如燕凹凸有致的身型竟是一览无遗。

那盈盈一握的蜂腰下,即将冲出超短裙摆的臀,饱满挺翘让人心醉。

老王瞬间想起柳如燕趴在床头的模样,简直和现在的姿势如出一辙,要是就这样从后面来,绝对是终身难忘啊!

同样,由于角度的原因,柳如燕仰头一看,只见老王的裤裆倏忽支起,比之前看到的还要高挺许多,而且通过宽松的裤管,甚至都能一眼直视三分之二的内幕!

居然会有那么大……

一时间,柳如燕神思恍惚,双手一松,凳子歪了,老王跌下来将她牢牢压个满怀!

“哎哟喂!”

被老王猛地压住后,柳如燕惊吓出声。

与此同时,惊慌失措的老王,双手胡乱的一抓,刚巧握住那对儿饱满圆润,熟悉又陌生的手感,顿时让他忍不住偷偷揉捏了几下。

“嗯哼!”

老王这么一弄,柳如燕不禁又发出一声销魂的嘤咛。

这时,柳如燕才反应过来,刚准备说什么,突然察觉到一根坚硬的东西,正好抵在她的大腿间。

那种跃跃欲试的感觉就像即将冲过关卡似的,一下子让她如鲠在喉。

而此刻的老王,犹如跌入一堆软绵绵的棉花中,压着柳如燕柔若无骨的娇躯,嗅着女人身上特有的芬芳,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感觉自己置身梦中,可以纵情天伦之乐。

因此,在揉捏那对儿饱满圆润的同时,老王的身下也跟着动了动,一种久违的快感似春风拂面,让他不觉打了个激灵。

“王,王叔叔……”

就在这时,柳如燕终于从喉咙里挤出一声呢喃。

闻罢,老王清醒了不少,尴尬一笑,“对不起啊,燕子,我不小心失足了。”

说着,老王就准备爬起身来。

“哎呀!”

不想老王刚一挪动,柳如燕就蹙眉痛呼。

“怎么了燕子?”老王吓得一动不动,凝望着近在眼前的那张绝美脸蛋,喘着粗气问道,“你,你没事吧?”

此刻,与老王近距离对视,柳如燕羞得俏脸通红,她连忙别过头去,娇喘吁吁,“没……就是……腰有点痛……”

老王一听,下意识伸手探入柳如燕的后腰,轻轻揉摸着,“这里吗?不会是扭伤了吧?”

“嗯……嗯哼!”

感受着老王粗糙的大手,柳如燕咬着红唇,害臊的点了点头。

常言道,男人头女人腰。老王都这样明目张胆的摸腰了,那点小心思自然也愈演愈烈。

于是,他趁机紧紧抱住柳如燕的蜂腰,佯装低头去查看,顺便用侧脸磨蹭那对儿饱满圆润,同时身下也轻轻的耸动起来。

“嗯嗯……”

老王看似不经意的动作,却撩拨得柳如燕完全憋不住了,情不自禁的低吟起来。

见此,得手的老王顿时气血上涌,在蜂腰上肆无忌惮的胡乱揉摸,其中一只手还顺势滑下,狠狠地抓弄她的臀部。

不抓不知道,一抓吓一跳,滑溜溜的手感让老王惊奇发现,柳如燕的下面居然是真空的!

而被老王上下其手,柳如燕也是意乱情迷,她玉手不由得抓紧老王的后背,一双美目渐渐焕发出迷离般的色彩。

眼下,老王探进隐私,柳如燕体内的火焰瞬间就被点燃了,长久积压的空虚让她像投入火堆里的干柴,噼里啪啦的疯狂燃烧。

“嗯哼,王叔叔,人家……好想要……”

此刻,柳如燕口吐香兰,热气吹在老王的耳边,像是要给这把火焰吹得更旺。

老王顿觉小腹一热,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燕子……叔叔这就给你!”

他一咬牙,褪掉短裤,撩起柳如燕的裙摆……

其实,不只是老王急不可耐,柳如燕也是迫不及待,自从看见老王裤管里的内幕,她就已经无法忍受了,就连之前独自在家偷偷自我安慰时,脑海里也是幻想着老王的模样。

如今,老王就要真枪实弹的干起来了,柳如燕简直亢奋到极致。

眨眼间,两条修长美腿就夹住了老王的腰躯,一双玉手也勾搭住老王的脖颈,美目秋水涟漪,火辣辣的热吻禁不住凑向老王那张胡茬嘴。

有那么一瞬间,老王仿佛忽然明白,对方早就有所预谋,挖好坑等他来跳呢。

既然是主动送上门来的,那老王自然不会客气,只不过都这种时候了,老王哪里还有心思去接吻调情,身下那杆大炮都特么快爆炸了。

于是,他使出浑身的力气,狠狠地朝柳如燕的腿间就是一挺!

“嗯啊!”

随着耳边响起的一声痛呼。

“嘶……”

略微的痛楚,让老王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这原本准备来个长驱直入,却不想太着急一下子歪了。

如此尴尬的结果,让两人心里都是异常失落,犹如刚刚上升到半空中,蓄足马力预备冲向云霄,却中途猛地跌落下来。

老王很难为情的瞥了一眼柳如燕,讪笑一声,“燕子,那个,别急啊,咱慢慢来。”

柳如燕眯着双眼,贝齿咬着红唇,连连点头,琼鼻发出急促的呼吸,像热浪一样拍打在老王的脸上,撩拨的老王瞬间精神抖擞。

他缓缓褪去柳如燕的双肩带,原本就裸露的吊带裙此刻滑落到腰际,雪白的上半身一下子照亮了老王的老脸。

“咕噜!”

老王双眼发直,直吞口水,望着眼前美妙的景象,突然感觉自己白活了五十年。

也难怪,柳如燕虽然刚结婚不久,但因还没生过小孩,加上先天性自身条件好,又深谙节食养生之道,所以她极度爱护自己的身体,肌肤保养得就如十八岁一般。

不仅如此,主要部位也都发育的十分成熟,就好比花苞绽放后孕育而出的硕果,娇艳欲滴,诱人垂涎。

乍一眼看上去,平坦而光滑的小腹上,那对儿饱满圆润似乎显得异常挺拔,哪怕此时柳如燕依然躺在床上,也丝毫不影响两座高耸。

老王在耄耋之年,能够欣赏到如此曼妙的胴体,感觉就像是前世修来的福气,何况眼下还可以尽情享用,那简直可以说是三生有幸了。

此刻,凝望着身下这位如女儿一般年龄的柳如燕,老王在爱慕的同时,内心还隐隐有种莫名的刺激感。

难怪有钱的老头都爱找年轻的姑娘,就算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光每天看几眼,也是一种精神满足啊。

或许这便是所谓的老来乐吧!

当下,老王也不墨迹,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颤抖的双手就抓向了那对儿饱满圆润。

滑腻柔嫩的触感,可谓爱不释手,只可惜,两只手却根本无法掌握,还有大半的雪白露在外边,挤压的一颤一颤,看得让人猴急!

这时,柳如燕已然进入状态,那双经常在工地上干粗活的手,摩擦的她剧痒难忍,被老王拨弄的扭来扭去,恨不得立刻死在老王的蹂躏之下。

她狠命抓着老王的后背,尖锐的指甲都快要抓破老王的皮肤,红唇翕张,娇喘吁吁道,“王叔叔……你别……折磨我……快快……要人家呀……”

见柳如燕如饥似渴,老王也是急得上火,可他毕竟是过来人,又怎么会像年轻人那样急躁的匆匆完事?这不是暴殄天物吗?

何况,现在两人之间已经完全放开,老王还怕柳如燕飞了不成?

面对胯下如此性感尤物,他决定要慢慢品,细细品。

因此,对于柳如燕的苦苦哀求,老王却嘿嘿一笑,低下头去。

“哦哦……王叔叔……好舒服…”

就这么一下,柳如燕就彻底迷失自我,骚浪得直嚷嚷。

闻言,老王小腹火热,这丫头一口一句“叔叔想要”的,简直让人受不住啊。

这种放肆的感觉,老王已经很久没有过了,依稀记得数十年前,那时的老王还没结婚,跟着姨父在歌舞厅做管理,认识了好多坐台小姐,也就是在那样的环境下,老王丢掉了童子身,正式成为了一个男人。

所以说,年轻时候的老王也算是万花丛中过,只是现在回想起来,都不及眼前的柳如燕。

因此,老王突然很爱惜手上这个美丽的小少妇,动作从最初的粗鲁逐渐变成温柔,。

老王忽然缓和下来,却苦了饥渴难耐的柳如燕,此时,她是多么希望空虚已久的身体被迅速填满,哪怕老王像疯魔一样将她撕碎,她也心甘情愿。

眼下,见老王津津有味地玩弄自己,柳如燕无暇享受,她抽出一只玉手,倏忽探下去,猛地一把握住老王胯下的坚挺。

这么粗……那么大!

异于常人的手感袭来,让柳如燕心中噗噗直跳,她忍不住歪头看下去,顿时杏眼圆瞪。

难怪隔着裤子看上去勒痕会那么明显,这要是弄进去,估计不死也是半活了。

柳如燕虽然刚结婚不久,但男女之事却经验丰富,都说漂亮的女人惹人爱,所以婚前她就已经谈过好几次恋爱了,同样也感受过参差不齐的尺寸。

可像老王这样的,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使得她饥渴的同时,又不禁多了几分好奇。

所以在握住那玩意儿后,柳如燕就忍不住来回套弄起来,并不时地贴在自己丰腴白皙的大腿上摩擦。

炙热而硬朗的感觉传来,柳如燕娇声呢喃,“王叔叔,快给人家好不好嘛?”

被柳如燕这般抚弄着,老王一下子把持不住了,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是左手换右手,哪里享受过这种待遇?

当下他抬起头,双手抱住柳如燕的蜂腰,调整好姿势,喘息道,“燕子,来,叔叔给你!”

闻言,柳如燕欣喜若狂,握着那玩意儿熟稔地对准腿间,娇滴滴的说,“王叔叔,你要轻一点哦。”

眼看即将挺入,老王不由得浑身绷紧,大口大口呼吸着,“燕子放心……叔叔会疼你的……”

言语落下,老王腰身麻溜的一耸,两人不约而同的叫出了声。

“哦哦,好大……”

感受到老王的粗壮后,柳如燕紧拧秀眉,俏脸上挤出一抹痛苦之色。

她下意识的抬起玉手,撑住老王结实的胸膛,好像生怕老王会一不小心就把她给捅破了似的。

“王,王叔叔,好,好疼……”柳如燕呻吟道。

“那,那我先出来?”老王怜香惜玉,说着就准备抽身而出。

“不要!”一听老王临时打起退堂鼓,柳如燕急忙叫了声,双手一下子又勾住老王的脖颈,“你别动,让我缓缓。”

见此,老王心头一喜,没想到这小妮子还挺有经验的,这要是玩顺了手,那以后岂不是一响贪欢!

望着身下柳如燕绝美的脸蛋,以及丰满的娇躯,老王就忍不住撮了撮牙花子,心想这第一次可不能掉链子,争取一举征服对方,弄得她死去活来。

毕竟,你大爷还是你大爷,老王不仅贪图一时之乐,还妄想保持长期的鱼水之欢。

老王虽没读过什么书,也不具备高等文化,但他好歹也是过了大半辈子的人,对于男女之事自然也有自己的看法。

在他看来,男人想要走进女人的内心,通过阴道是最佳捷径。

所以说,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老王又怎会轻易放过?他有十足的信心,只要发挥出浑身解数,这小妮子就是他碗里的菜!

这么一想,老王也就没有拒绝,按照柳如燕的要求,就这样一动不动的搁在里面,给她适应。

与此同时,为了缓解对方紧张的情绪,老王的一双手也没闲着,放在柳如燕挺拔高耸的胸脯上,左右开弓,拨弄的那对儿饱满圆润不时变幻各种形状。

渐渐地,柳如燕拧紧的秀眉舒展开来,俏脸的红晕又多了几圈,那样子一看就知道,痛意消退,快感袭来。

“燕子,好了吗?”虽然柳如燕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但老王还是忍不住问了声,仿佛堂而皇之的谈论这种事,让人会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刺激感。

柳如燕眯着双眼,又长又卷的黑睫毛隐隐颤动,她娇哼一声,点了点头。

见此,老王不由万分激动,恨不得就是一梭子打到底。

可想想心里酝酿好的计划,老王只好压住长枪,开始手嘴并用挑逗柳如燕。

没两下,柳如燕就按奈不住了,一双修长美腿用力夹紧老王的腰躯,蜜臀接二连三的往上抬起,像是要主动吃掉老王一样。

老王自然不会让柳如燕轻松得逞,每一次都是很巧妙的闪退躲避,一时半会儿撩拨的柳如燕急得直哼哼。

“王叔叔,你,你干嘛呢?弄的人家都快痒死啦!”

柳如燕的脸蛋红扑扑的,玉手拍打着老王的后背娇嗔道。

老王嘿嘿一笑,“燕子,叔叔太久没练了,要不换你上来试试?”

闻言,柳如燕信以为真,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嗔怪道,“那你早点说嘛,真是的!”

说着,柳如燕就推开老王,准备翻身上马。

这俗话说的好啊,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

老王都一把年纪了,还能碰到如此风骚的小少妇,当下心里都乐开了花。

他乖乖的躺了下去,眼睁睁的看着柳如燕坐上自己的双腿,那挺拔的一对儿大胸,随着身体的动作而一晃一跳,简直诱惑至极。

并且像这种女上男下的姿势,最享受过程的无疑是男人了,甚至在做的时候,老王还可以轻易捧住那只浑圆翘臀,然后狠狠的拍打起来,嘿,想想都觉得无比过瘾!

此时,只见柳如燕双手支撑住老王的胸膛,两条修长美腿逐渐分开,对准老王竖起的那玩意儿,缓缓地沉下了身子……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