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辱强奷系列小说,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

两眼火辣地来回扫视着,喉咙咕隆不断地咽着唾沫,慢慢向她靠了过去……

我感觉浑身的毛孔都在颤栗着。

虽然说的一本正经,甚至故作为难,可她既然答应了,我也没理由拒绝。

李倩影心很慌,长这么大,她还从来没被异性碰过,何况还是年纪这么大的男人。

按理说,她内心应该抗拒,但奇怪的是,我的嘴就像施了魔法,整颗心都荡漾了起来。

“李叔,好,好了吗?唔,好……好难受。”

李倩影终于忍不住开口催促了。

这小丫头该不会是情动了吧?

我虽然单身多年,但年轻还没结婚的时候可玩过不少的女人,一眼就看了出来。

年纪大了,总会担心不行,但我此刻却完全放下了心,我不由自主地加大了力度,开始刻意起来。

“呜,不要。”

李倩影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睁开了双眼,一把将我推开。

“李,李叔,谢谢你,我,我先回去了。”

话刚说完,李倩影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脸都红到了耳根,低着头穿上了衣服,也顾不上自己蓬头垢面,就匆匆地跑出了门诊。

我看着她的背影,回味刚才美妙的瞬间,兴奋的同时,又暗暗觉得可惜,就只差那么一步,就能把小丫头拿下。

唉,来日方长吧。

我并不缺耐心,相信过不了多久,这小丫头迟早逃不出手掌心。

我叹了口气,准备关门离开了。

离开了诊所。

我家住在十三层,刚出电梯,就看见王雪儿穿戴整齐地站在电梯口,怀里还抱着孩子。

“你这是去哪呀?”我先问道。

王雪儿看见我后,显得很激动,或许是她想起昨晚的事情了吧,脸色红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李叔,我正准备去找您呢,没想到您回来了!”

“怎么了?”我的眼睛扫向了她的胸前。

“我有事要出去一趟,带着孩子不方便,想请您帮着照看一下。”王雪儿说道。

“行,正好我没什么事!”我急忙答应了下来,这不就是我要等待的机会吗,老天真是太眷顾我了,先是女校花,又是天赐良机啊。

王雪儿见我答应了下来,连忙谢着。

我从她的手里接过了孩子时,故意在她的身上碰了一下,她的脸瞬间通红,十分诱人。

王雪儿把孩子交给我,就准备上电梯,却被我叫住“你把你家打开,孩子一会要是闹了怎么办,我家里可没有小孩子的东西。”

她连忙答应,跑了回去,将门打开。

“行了,你放心吧,让我们爷孙俩个好好地在家玩,是不是呀,小家伙!”我扫了眼王雪儿,逗着怀里的孩子,没想到小家伴竟然咯咯地乐了。

“那我就先走了,李叔!”说完,她钻进了电梯。

电梯门合上后,我就像个孩子一样,兴奋地跳了起来,快速地跑进她家。

正犯愁怎么安装摄像头,机会就来了,我把孩子放在沙发上后,我拿出买来的摄像头,快速地安装起来。

这种摄像头非常小,不非常仔细观察你根本看不见。

我把安装在了客厅墙上的电源插座里,这样电源问题也得到了解决。

我看了眼孩子,他竟然睡着了,我快速地跑回家,打开电脑,将驱动安装上后,点开屏幕上图标。

画面清楚地呈现在我的眼前,我高兴地大叫了起来。

我把视频不断地拉大,清晰地都可以看小家伙的眼毛,这钱花的值、超值,怪不得卖货地小伙一个劲地夸夸奇谈。

我回到王雪儿家躺在沙发上竟然睡着了。

王雪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坐在一旁正要给孩子喂奶。

“不好意思,我竟然睡着了!”我盯着她的身子说着,当然,我掩饰的很好,不能让她发现。

“我也刚回来,我怕孩子吵到您,所以就抱起来喂他吃点。”王雪儿微笑地说着。

“既然你回来,那我就撤了。”我拿着手机晃动着。

“李叔,要不晚上就在这吃吧,挺麻烦你的!”王雪儿挽留着。

“不了,我一会还有事!”

我急忙拒绝,废话,我还得回去看看摄像头效果呢,再说,也不急这一时,虽然我现在就恨不得把她按倒在地。

说完,我大步地离开。

回到家,打开视频,看了一会王雪儿,没有发现她什么特别的举动,而且她什么时候换的衣服都没看到。

随便吃了口饭,我躺在床上迷糊地睡着了。

半夜,我被王雪儿那甜蜜优美的声音惊醒。

我翻身跃起跳到电脑前,快速地点监控系统,入眼的场景让我热血沸腾。

王雪儿的老公张博易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此时,他伏在王雪儿的身前,站在沙发旁前后运动着。

不一会,他跪在沙发上,抱起了王雪儿的大白腿。

我把耳机带上,声音开到了最大,同时,把视频向他们拉近。

屏幕现在正好照在她们交融之处,每个细节都清晰地映入我的眼中。

我看着现场直播,听着那甜美优雅动听的歌声,仿佛激起千层浪,开始自我陶醉着。

看着屏幕,我竟然产生了恨意,真想对张博易大吼一声,放开那个女人,让我来。

时间一分分地过去,张博易也到了最后关头,瘫软地爬在了王雪儿的娇躯上。

王雪儿双手环抱着张博易,竟然皱起了眉,我就知道她还没有满足,她老公根本满足不了她。

同时,我也处在不上不下之间,十分地煎熬。

“今天怎么回事,这么快?”王雪儿一脸娇嗔埋怨着。

“我这两天忙,太累了,而且明天还要去外地,这次要走三个月。”张博易懒懒地窝在女人的胸口,有些疲倦。

“滚滚滚,天天出差,你想过我们娘俩吗?”

王雪儿推开了男人,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好了,别生气了,我这不是为了给你们更好的生活吗?别闹了,我先睡了,明天还要起早赶飞机。”

说完,张博易不再理会王雪儿,站起身向着卧室走去。

王雪儿愤怒地抓起沙发上的靠枕丢了出去。

我有些懊恼,正打算重新回到被窝里,接着睡。

扫了一眼电脑屏幕,我又退了回来,王雪儿看见张博易进了卧室之后,她竟然自我安慰。

随着王雪儿的动作,我来回地拉伸着视频距离,寻找着最佳欣赏位置。

终于,王雪儿保持住了一个状态,再次拉近视频。

我感觉自己的眼睛已经不够用了,抓起旁边的眼镜戴了起来,顿时更清晰。

她压着声音,阵阵低沉的歌声从嗓子里挤出,可能是怕张博易听见。

在一声娇喘鸣叫后,她如懈气地皮球,无力地平躺在沙发上。

我也随着她优美的歌声终于解决。

过了一会,王雪儿无力地站了起来,走向了卫生间。

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的房间,感到有些累,便直接躺在床上就睡了。

熟睡中被一阵吵架声吵醒。

我拿起手机一看,已经上午十点多了,我揉着脑袋慢慢地坐了起来。

“出差,出差!你就不会推了吗,你不知道家里什么情况吗?”王雪儿哭着叫喊着。

我戴上耳机,把画面调整好后,听了起来。

王雪儿的意思是让他不要去,家里孩子小,自己照顾不过来,而张博易却不同意,说什么,这是一次机会,加薪升职就看这次了。

最后,王雪儿依然没能留下张博易。

我看见张博易提着行李箱走了之后,拍着手从床上跳了起来,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

我跑到卫生间,冲洗了一下身体,连里裤也没穿,上随便穿了身衣服,就奔着王雪儿家冲了过去。

她现在伤心,我怎么也得去安慰下不是吗?

“雪儿,我是李叔!”我敲着她家门,大声地叫着。

“李叔,快请进!”

王雪儿眼睛通红地打开门,脸上还挂着泪珠。

“怎么,吵架了。他人呢?”我明知故问。

“走了,又出差了!”

王雪儿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了我。

“这刚回来又走了?怎么想的,不行,我给张博易打个电话,问问他。”说着,我拿起电话就要拔出去。

“不用了,李叔,随他去吧,他也是为了这个家。”

我能听得出王雪儿的无奈。

“那行,你如果有任何需求跟李叔说一声,那我就先回了!”

我故意在任何需求上加重了语气,暗示着她,怕她听不明白,临走时,又说了一遍。

我想她应该是明白了我的意思,可能想起之前的事情,她的脸红了起来,轻轻地从嗓子里挤出一声嗯后,慌张地低下了头。

我的心里就有数了,不过温水煮青蛙的道理我还是懂得,不急。

于是我便回家自己自个搞了饭菜,用过后,已经是八九点了,我又洗个澡躺在床上准备睡觉,可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王雪儿的影子,原本就躁动的心更加难以平静下来。

“砰,砰!”

隐隐约约传来敲门声,难道王雪儿想通了,需要我了。

我立刻下楼,去把卷闸门拉开,一看,居然是李倩影,这可真是意外自喜啊,本来我还担心这小丫头生气会不理我呢。

“李,李叔。”

李倩影竟然穿了一件半透明的睡裙,衣摆很短,露出了一双修长美丽的腿儿,看得我差点移不开眼。

李倩影很不习惯跟陌生男人单独相处,尤其是我,每次看她都仿佛像饿狼一般泛着绿光,但潜意识里,她似乎又很享受这种感觉。

想到下午清理蜂毒的事,李倩影俏脸微红,那双水汪汪漂亮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似嗔似喜的样儿,我只感觉魂都飘到了天外,干咳了一声,问道:“这么晚了,你咋跑过来了?”

“叔,我,我那里还疼。”

李倩影羞涩地低着头,这才想起自己来敲门的目的。

“那应该是毒还没有清理干净。”

我思索了一会儿,故作沉吟地说道。

李倩影红着脸,“那叔,你再帮帮我吧,这里可难受了。”

听到她的话,我心里高兴坏了,故意装作有点为难的样子,想了好一会儿才点头道:“好,你进来吧!”

“嗯,好!”

李倩影声如蚊呐,红着脸点了点头。

我见她没有拒绝,再看她那婀娜的身姿,心头顿时一片火热,

我的房间很简单,卧室的灯光很暗,给人一种朦胧的感觉。

李倩影乖巧地坐在了床边边,身子微微有些颤抖。

“你先躺下吧,我去拿消毒液。”

我迈着激动地有点发颤的双腿,把桌上的消毒酒精拿了过来。

李倩影很忐忑,其实这么晚了,她不太想来找我的,可胸口这会确实很闷又难受,所以她才敲开了我的门。

脚步声渐渐近了,她的心也跟着砰砰跳得更加厉害。

“倩影啊,睡裙可以往下一点吗?不然操作起来可能不太方便。”

我老脸一红,说话都有点磕磕巴巴的,但看着乖巧诱人的李倩影就躺在床上,我的心更加迫切了几分。

“嗯……”

李倩影轻轻点了下头,然后把两只玉臂抬了起来。

看着她这幅样儿,我兴奋地想哭。

压下心头的激动,我伸手小心翼翼地将睡裙慢慢往下,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味,忍不住一阵心神恍惚。

我两眼火热地打量着,喉咙不直觉地咽了口唾沫。

虽然心中充满了渴望,但我并没有直接下手。

“倩影,那我开始治疗了。”

我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把倩影治疗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昏暗的灯光下,她娇嫩地肌肤,变得更加红润,尤其是她那清纯红润的脸蛋更加迷人。

我看得血脉贲张。

“倩影,你这里虽然好了,但最怕的就是毒性蔓延,我有一套穴位推拿法,可以引导和刺激身体的穴位,能够起到排毒消炎的作用,你要不要试试?”

我隐晦地说道。

“李叔,你是老中医,这些我虽然听不懂,但好像还不错,就按照你的方法来吧。”

李倩影还沉浸在刚才的治疗过程中,心想着,李叔虽然年纪大了,但医术还是很有口碑的,自然不会害了她。

我一听有戏,心中窃喜的同时,连忙解释道:“嗯,因为穴位有些偏,我怕你接受不了,所以先说一下,我是医生,你是病人,也是担心你有其我别的想法。”

“不会的。只要不留下后遗症就好了。”

李倩影心有余悸地说道。

“那我待会会按你身上的几个穴位。哦,对了,还有玉泉穴,你这情况毕竟特殊。”

我老脸一片火辣,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地看着她,生怕李倩影直接给拒绝了。

李倩影先是一呆,眉宇紧锁,迟迟没有说话,看得出来,此刻她的内心充满了矛盾。

“你要是不接受的话,那我可以先不按,就怕到时候身体会有其我的影响。到时候可就不太好办了。”

我故意夸张地说道。

“李叔,你,你别说,我接受。你,你开始吧。”

李倩影躺在那,俏脸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那样子看得我心头的邪火直接膨胀起来。

我深吸了口气,激动地颤着手说道:“倩影,那叔叔要开始了。”

话刚落音,我就迫不及待地把手……

李倩影抿着嘴,想要压制自己的声音。

这样也太羞羞了吧?

李倩影总觉得这样影响会很不好,有心想要停下来,但看到我那一脸认真的样子,又让她犹豫起来。

到底要不要继续?

她迟疑了一会后,她索性闭上了眼,继续接受我的治疗。

我这会激动坏了,拿出了压箱底的功夫

,双手不断地按压倩影的穴位。

李倩影的反应越来越大,但她似乎又害怕被我发现端倪,只能拼命地强忍着。

“倩影,现在感觉怎么样?”

“唔,好,好多了。”

李倩影兴奋地额上豆大的汗珠都渗了出来。

这一刻,她发现自己对李倩影有了一丝莫名地亲近感。

我慢慢地把她的底裤给脱掉,忍不住咕哝猛吞了口唾沫。

可没想到的是,李倩影很是紧张,一时间竟然让我找不到下手的地方。

看得出来,李倩影从未经历过这些,充满了紧张。

我又好气又好笑,只能耐住了心中地急切,轻声说道:“倩影,你这样,叔找不到穴位了。”

听到我的话,李倩影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她羞红着脸,用力地咬了咬嘴唇,微微点了点头。

我呆坐床沿,担心被李倩影发现了我内心真实的想法,不由地深吸了口气,一本正经地将手朝着穴道按了过去。

“啊!”

当我的手按上去的那一刹那,李倩影瞬间就爆发了。

她眼中透着一丝炙热,直勾勾地盯着我。

“麻烦你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