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时突然要解内衣,学长太大了含不下腐文

弟妹果然是个尤物,这才第一次见面就挑起了我的兴致,我觉得这种感觉大概就是一见钟情,我暗暗想着,要是弟妹能和我做点什么,那感觉该有多么美妙啊!

这个时候,弟妹应该也是有些动情了,嘴里哼嘤的声音似乎有些压抑不住了,潮红的身体也开始蠕动起来。

按说他们的关系做这种事是天经地义的,但说不出为什么,我却莫名有些吃醋,心里酸酸涩涩的很不舒服,可能是弟妹让我找到了初恋般的感觉,可能是我真的爱上了弟妹!

他们两个人都有些忘我,甚至弟妹都已经忘了我还在沙发上,弟妹的叫声越来越大,我能听到她粗重的喘息声,这让我的身体格外冲动,趁他俩不注意,我夹紧了双腿才让自己不至于被看出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表弟的耸动居然戛然而止!

这么快就结束了?

时间持续了还不到一分钟啊!

弟妹也停止了轻嘤,转过脸来,脸上的潮红还没有完全褪去,眉眼间透出一丝疲惫之色,还有一丝失望之色。

“你又完事了?”弟妹道。

听到“又”字,还有弟妹失望的语气,我顿时就明白表弟这不是第一次了,弟妹根本就没有得到满足。

可表弟却丝毫不觉得惭愧,一边用纸擦拭自己,一边恬着脸说道:“男人这方面的能力需要锻炼,等我练好了,一定满足你!”

弟妹却是撇了撇嘴,难掩脸上的伤感与惆怅,她没有把小裤和丝袜穿上,反而把丝袜和小裤全都脱掉了。

我忽然就震惊了,她脱衣服干什么?

很快,弟妹就全脱光了,全身不着一缕,这样一来,我全都看到了,而且她似乎还有下一步的动作……

弟妹把衣服脱掉后,就穿着拖鞋朝卫生间走去,说道:“我先去洗澡了,今天出了一身汗。”

原来她脱衣服是准备去洗澡。

表弟猥琐的笑着说道:“宝贝,我跟你一起洗,鸳鸯浴!”

弟妹点了点头,“好,那就一起洗吧。”

“嘿嘿。”表弟猥琐的笑着,跟在弟妹身后进了卫生间。

很快,卫生间里便传出来“哗啦啦”的水声,我不禁有些懊恼,早知道弟妹这么漂亮,我就应该提前在卫生间装几个摄像头。

这个时候,我听到卫生间里传出来弟妹小声嘀咕的声音。

然后是表弟大声嚷嚷道:“我也想再来第二次啊,可是你也看到了,它现在一点反应都没有,我能有什么办法?”

“你小声点,小心被表哥听到。”弟妹压低声音说道。

“放心吧,他睡的跟死猪似的,听不到。”

妈卖批的,这小子真不讲究,今天这是第二次说我像死猪了,让我很是窝火。

从他们的对话内容,我能听的出来,弟妹想和表弟要第二次,但表弟不行了。

而且,从刚才装睡偷看他俩办事的过程中,我能看的出来,弟妹那方面的需求还是很强烈的,但表弟那方面的能力实在太弱,根本不能让弟妹满足。

我心里忽然有些莫名的激动,既然弟妹在表弟身上得不到满足,那他俩要在我家里住一段时间,说不定我真的有机会一亲芳泽。

晚上,我躺在床上用微信搜索附近的人,希望能搜索到弟妹,那样的话我就可以用另一个小号加她好友,跟她建立私底下的联系。

然而,我把附近每一个女人的头像和资料都点开看了一遍,没有一个是弟妹,这不禁让我有些失望。

正要关掉微信的时候,我忽然发现有一个熟悉的头像,就算是经过了美图的修改,我也能认出来,正是我表弟吕冬伟。

我非常了解表弟的人品,虽然长的不怎么样,那方面的能力也很弱,但是热衷于网上约妹子,之前他还跟我吹牛说他睡了多少女网友。

想到表弟的人品,再想到弟妹那完美的身体,还有她得不到满足时的失落,我心中更加激动难耐。

我真想代替表弟,让弟妹真正的体验到做女人的快乐!

虽然这种想法很不耻,但我已经深深的迷恋上弟妹,根本无法抵御弟妹的诱惑,而且这种身份关系更加让我感觉刺激,一想起来就血脉汹涌。

鉴于我表弟的人品,最终我决定给他下一个套。

我登录了微信小号,从网上盗了几张美少妇的生活照,发到了自己的朋友圈,还挑了一张性感诱惑的照片做头像,最后还取了一个诱惑的网名:“寂寞的夜”。

然后,我就用这个号跟我表弟打了个招呼。

很快,就收到了表弟的回复,他看到我朋友圈里的照片后,非常的殷勤,一口一个美女的叫个不停。

我告诉他我是个离了婚的少妇,缺少男人的关爱,本能的需求让我每天晚上都失眠,我快忍耐不住了,问他怎么办。

听我这样说,表弟猥琐的本性立刻就暴露出来,引诱我和他见面开房,还吹嘘自己那方面的能力多么强。

最终,我用这个小号和表弟约定好,明天晚上见面开房。

第二天,我带着他俩去市区的游乐场玩,在他俩坐过山车的时候,我悄悄的给朋友打了个电话,托朋友去宠物市场买几只仓鼠,并嘱咐我那个朋友,把仓鼠藏在我家门口的破箱子里。

我心想晚上的计划能不能成功,就全靠这几只仓鼠了!

晚上回到家,弟妹在沙发上看电视,表弟心怀鬼胎的自己回卧室去了,我也回了卧室。

登录了微信小号,发现好几条未读信息,都是表弟发来的,反复问我在不在,晚上几点约?

我心中一乐,给他回复道:“看把你猴急的,天才刚黑你就忍不住了,那过来找我吧,我在深海咖啡厅等你。”

深海咖啡厅距离我家非常远,坐地铁要一个半小时才能到,等他赶到那里发现上当再回来,至少也得三个小时。

表弟立刻就回复道:“你等我!我这就出门!”

为了显得真实,我提醒他:“别忘了带防护用品过来,我已经把环摘掉了。”

发完这条消息,我便听到表弟走出客厅,然后对弟妹说他要出去见个朋友。

弟妹有些担心的说道:“都这么晚了,要不等明天再去?”

表弟顿时语气就变了,没好气的说道:“我们男人之间的事,你一个女人管那么多干什么?真麻烦!”

然后,便是“哐当”的关门声,我知道表弟已经甩门出去了。

这下家里便只剩下我和弟妹两个人,我轻轻推开门,假装毫不知情的问弟妹:“冬伟这么晚了去哪里?”

刚问完,我就发现弟妹有些慌乱的擦了擦眼角,同时也吸了吸鼻子。

仔细一看我才发现弟妹的眼睛红红的,眼眶里还残留着泪痕,一定是刚才表弟的语气太重,把弟妹给说哭了。

弟妹这么温柔的女人,可表弟却从来都不懂怜香惜玉。

不过,我却激动了,女人在伤心难过的时候,最需要男人的安慰,现在正是好机会!

于是,我直接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然后……

我在弟妹身边坐下,装作若无其事的嗅着她身上的香味,这种香味极度的刺激着我的神经,让我蠢蠢欲动。

正好电视里播放到男女亲热的画面,男女演员抱在一起亲吻着。

我从侧面可以看到,弟妹的脸顿时就羞红了,气氛有些尴尬,弟妹忽然就站了起来,眼睛都不敢看我,说道:“哥,我有点累了,先去洗澡睡觉了。”

说完,她就落荒而逃似的回了卧室,换上了一件丝绸吊带睡裙就进了卫生间。

很快,卫生间里就传出来哗啦啦的水声。

听着里边的声音,我的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弟妹洗澡的景象,沐浴露泡泡附着在白皙皮肤上的景象……

趁弟妹洗澡的时候,我赶紧去门口把仓鼠拿了进来,笼子里一共有三只,我把三只全部放了出来,放进表弟和弟妹的卧室里,然后悄悄的关上门,不让仓鼠跑出来。

弟妹洗澡很慢,足足洗了四十多分钟还没有出来,我在外边却是心急难耐,生怕她耽误的时间太长,一会表弟该回来了。

又过了十几分钟,弟妹终于洗完出来了。

美人出浴,此刻的弟妹更加诱人,一头乌黑的长发湿漉漉的,脸庞色泽红润更平添几分妩媚。

宽松的吊带睡裙套在身上,精美的锁骨,白皙的香肩,以及胸前大片的雪白全都暴露在外,更重要的是洗完澡后她没有穿里衣,透过薄薄的丝绸,我隐约能看到她那片雪白的轮廓。

来到客厅,弟妹腼腆的一笑,说道:“哥,家里有没有吹风机?我想吹吹头发。”

“有,在那个柜子里,你自己去拿。”我指了指客厅里的一个柜子。

我不敢站起来,因为坐着才能掩饰我身体的反应,我的计划还没有完全实施,现在还不能暴露出来我的渴望。

弟妹走到柜子那里,因为柜子很低,所以弟妹需要弯着腰在抽屉里翻找,屁股撅了起来,睡裙的裙摆随之上滑,里面部位若隐若现。

我目光呆滞,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真希望此刻能有一阵小风吹来,把弟妹的裙摆掀起来,好让我一睹为快。

弟妹找到吹风机以后,就拿着吹风机回了卧室。

我赶紧回了自己卧室,快速的把衣服脱光,然后就裹着一条浴巾去了卫生间。

浴室里的水汽还没有散去,充斥着淡淡的沐浴露香味。

这时我注意到晾衣架上放着一条紫色的蕾丝小裤。

我神使鬼差的把那条小裤抓在了手里,放到鼻子下边闻了闻,有一股奇异的味道,非常刺激我的神经,我立刻就坚挺到极致。

我下意识的就把小裤包在了自己那里,快速套弄了几下,强烈的刺激感让我恨不得就地解决一发,但想到一会儿还有更刺激的事情发生,我还是忍住了自己的冲动。

随后,我打开花洒冲湿了头发和身体,同时我一直竖着耳朵在听着,弟妹那边随时都可能有情况发生。

果然,三分钟后,弟妹的尖叫声忽然响了起来。

“啊……”

这一刻,我无比激动,计划成功了!

我赶紧把浴巾在腰上一裹,光着上半身就冲出了浴室,直接推开了弟妹卧室的门,一边推门一边佯装紧张的问道:“弟妹,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当我把门推开后,看到了这样的景象。

弟妹正站在墙角,后背紧贴着墙壁,脸上是无比惊恐的表情,目光在地面上扫来扫去。

不用说,一定是她看到了仓鼠,所以吓成了这样。

最让我血脉喷张的是,此时的弟妹竟然没穿衣服,完美的曲线与轮廓,毫无保留的暴露在我面前。

最让我震惊的是,在她的双腿间还夹着一根玩具,此刻还在“嗡嗡嗡”的震动……

我无比震惊,没想到弟妹自己正在屋里做那事儿……

见我忽然进来,弟妹脸色大变,发出一声惊呼,也顾不上害怕了,急忙跳到床上,然后用被子裹住了自己身体。

因为她的动作太大,在她跳上床之前,双腿间的那个玩具直接掉了下来,落到地板上以后还“嗡嗡”直响。

弟妹无比尴尬,脸色“唰”的一下就红透了,害羞的问道:“哥,你怎么突然进来了?”

我解释道:“我正洗澡呢,忽然听到你尖叫,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就赶紧冲进来了,你没事吧?”

弟妹的身体在被子里蜷缩成一团,脸色红的都快滴出血来,说道:“我没事,就是刚才看到了老鼠,吓了我一跳。”

“老鼠?家里有老鼠吗?”我故作惊讶的问道。

同时,我的眼睛也在地面上扫视,好像是在寻找老鼠一般,然后我的目光就停留在那个嗡嗡震动的玩具上。

“哎?这个是什么?”我假装懵懂的走过去,弯腰去捡。

“哥,你别捡……”弟妹吓的脸色都快变绿了。

她话还没说完,我已经把那东西捡到了手里,上边还残留着弟妹的体温。

于是我只好面露歉意的说道:“弟妹,真的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自己正在房间里做这事儿……”

弟妹羞涩的都不敢看我,用被子遮挡着下半边脸,说道:“哥,你也不是有意的,这事我不怪你……对了,老鼠在床底下,你能帮我把老鼠抓出去吗?我最害怕老鼠了……”

“老鼠从哪爬进去的?我现在就给你抓老鼠。”我说道。

说完,我就弯下腰往床底下瞅,正好腰间的浴巾有些松动,我一弯腰浴巾直接开了,从我身上脱落下去。

我的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又是正面对着弟妹,所以浴巾一掉下去,高挺直立的东西完全暴露在弟妹的眼中。

“啊……”弟妹惊讶的再次尖叫一声。

从弟妹看着我的目光中,我能看出来,她在看到我那里的时候,眼睛都睁大了,一脸震惊的表情,似乎是被我的尺寸给震慑了。

我赶紧装出一副窘迫的样子,匆忙把浴巾捡起来,挡住了那玩意。

我也装出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憨憨一笑说道:“对不起啊,苏柔,哥是个正常的男人,因为你真的太漂亮了,所以哥才没忍住……”

弟妹害羞的都不敢看我,悄悄的从我手里把那玩具拿走,然后扔在了背后,用枕头盖住。

然后,弟妹支支吾吾的说道:“哥,你千万别觉得我是不正经的女人,我只是……”

“当然不会了!”我急忙摇头说道:“毕竟是人之常情嘛,哥理解你。”

弟妹羞的不好意思抬头,脸色通红的说道:“哥,今天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好吗?千万不要告诉冬伟。”

“你放心吧,苏柔,这事儿我绝对不会跟冬伟说的!”我义正言辞的说道,然后又疑惑的问她:“苏柔,你和冬伟都这么年轻,有身体需求是正常的,可是……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偷偷用这玩意?”

弟妹羞的都不敢抬头了,用极低的声音喃喃道:“冬伟虽然年轻,可他那里……那里却很小,而且每次连一分钟都坚持不住,根本满足不了我,所以我……我才用那个的……”

听着弟妹这么羞涩的解释,我更加激动了,故意装出一副感同身受的样子,叹着气感叹道:“唉,我还以为你和冬伟在一起很幸福呢,原来你和我一样,都是表面上很幸福,实际上心里的苦也只有自己知道了。”

听我这么一说,弟妹好奇的盯着我,美眸眨巴眨巴的问道:“哥,你心里有什么苦?”

我故意显的有些不好意思,愣了一两秒钟,然后叹了口气说道:“也罢,苏柔,你也不是外人,既然今天咱俩已经赤诚相见了,那哥就跟你倾诉一下心里的苦。”

听到赤诚相见,弟妹羞的捂住了脸,小声说道:“哥,你说吧,我听着呢。”

我叹着气说道:“其实咱俩也算是同病相怜了,你心里的苦是冬伟不行,我是因为你嫂子不愿意。”

“啊?”弟妹惊讶的看着我,问道:“嫂子怎么会不愿意?毕竟你的本钱那么雄厚……”

说完最后三个字,弟妹又是羞涩的低下了头。

我叹气道:“你嫂子的心思全在工作上,每次我想要的时候她就说她累,一年到头也要不了几次。”

我一边说话,一边用炙热的目光观察弟妹,发现她对我说的话产生了好奇心,我心中无比激动,看来可以继续用语言诱惑她。

弟妹惊讶的问道:“那……你是怎么解决需求的?”

我叹了口气,故意露出一脸忧伤的表情,说道:“所以说咱俩是同病相怜,我跟你一样也只能自己解决,你用那个东西,我用手……”

听我这样一说,弟妹惊讶不已,长大嘴巴老半天,才诧异的问道:“哥,你跟嫂子结婚这么多年,每次都是自己用手解决吗?”

我故意做出苦笑的样子,说道:“现在你知道我心里有多苦了吧?我这个人需求还是很旺盛的,几乎是每天都要来一次,有时候一次不过瘾得来两次,你嫂子不愿意,我只能自己偷偷用手解决。”

“天呐!这么多次……”弟妹惊呼一声,红着脸说道:“哥,那你真的是太苦了……”

我叹息道:“苏柔,你这么漂亮却用这种东西满足自己,哥也觉得你太苦了。”

弟妹对我的话产生了共鸣,表情也变的忧伤起来,轻叹道:“嗯,哥,听你这么一说,咱俩还真是同病相怜。”

我的话说到了弟妹的心坎里,她渐渐的也没有那么害羞了,被子裹的也没有那么严实了,白皙的脖子渐渐的露了出来,精美的锁骨若隐若现。

我见她放松了警惕,便在床上坐了下来,跟她拉近距离,轻声说道:“苏柔,你今年才刚21岁,往后的日子还长,我表弟又是这个样子,你就打算一辈子在他身边守活寡吗?”

“我也不知道……”弟妹一脸忧伤之色,感叹着说道:“说实话,我对冬伟没什么感情,之所以跟他订婚,是因为我爸爸得了疾病急需一笔昂贵的医药费,恰好冬伟的家里可以给……”

“啊?”我也是有些震惊,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如此尤物的弟妹,会跟我那个丑陋不堪的表弟订婚。

我忍不住问她:“虽然冬伟帮了你,可他现在这个样子根本不能给你幸福,你天天自己用这个解决,不觉得自己亏吗?”

弟妹叹了口气,似乎眼眶中还有些苦涩的泪光,说道:“那也没办法,虽然冬伟不能给我幸福,但我也不可能出去找男人乱搞,我怕染上病……”

我听出弟妹已经对我敞开了心扉,对我说出了心里话,而且我也听出来她并不是不可能出轨,只是担心染上病。

“苏柔,听哥一句,就算冬伟不能让你满足,那你也不能一直用这个东西啊,这东西是化学材料做的,用多了伤身体。”我轻声的劝说道。

“道理是对的,可是……”弟妹又变的有些羞涩,小声的说道:“有时候需求来了,我……我也忍不住……”

我心中暗爽,她不想出去找男人,现在我说了这个化学材料伤身体,她也觉得有道理,那么我感觉是时候趁胜追击,进一步跟她拉近关系了。

“苏柔,其实我有一个好办法,既能让你得到满足,又不会被化学材料伤身体,还不会染上病。”我试探着说道。

弟妹一脸惊喜,看着我问道:“哥,你有什么办法?”

我认真的说道:“苏柔你看,刚才你也说了咱俩是同病相怜,都是自己解决心里也苦,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咱俩就一起抱团取暖,彼此安慰,你觉得怎么样?”

一边说着话,我一边轻轻的把手伸进了被子里,我摸到她此刻正盘腿坐在床上,我把手放到了她的大腿上,那种细腻而光滑的手感,让我更加血脉喷张。

弟妹没有反应过来,被我抚摸着,她的呼吸忽然加重,甚至脸上还微微露出一丝享受之色,我一看她动情了,便大胆的把手向大腿深处的温暖探去……

弟妹猛的惊醒,一脸惊慌的往后躲闪,怯生生的说道:“哥,不行,我们的关系……要是被冬伟知道了,他会打死我的……”

我安慰的一笑,说道:“放心吧,苏柔,这种事情怎么会让冬伟知道呢,只要咱俩都保守秘密,冬伟是不可能知道的,就像你自己用那个东西,冬伟不是也被你瞒的很好吗?”

弟妹似乎被我说动了,脸上的警惕渐渐的松懈下来,但还是有些不太放心,说道:“哥,可你是表哥,我是你弟妹,我们的关系……不应该这样的……”

我轻轻的笑了笑,说道:“你刚才不是也说了吗,你对我表弟根本没有什么感情,那你还在乎我们的关系吗?”

弟妹没说话,我知道她已经被我说动了,于是我赶紧趁热打铁,身体向她靠拢过去,同时把自己身上的浴巾拿掉。

弟妹脸色再次通红,正要用手捂脸,我直接抓住了她的手,然后把她的手放在了我的腿上,让她抓住了我那里,继续说道:“你难道不想试试用它是什么感觉吗?”

弟妹摸到我的之后,身体明显一颤,脸上的表情虽然还是那么羞涩,但明显少了几分抗拒。

我抓着她的手,不让她收回去,同时我也向她靠近,一看时机成熟,我直接把她拥入怀中,把嘴凑向她的耳垂,喷洒着热气说道:“苏柔,其实你昨天和冬伟在沙发上弄,我都看到了……”

“啊?”弟妹惊呼一声道:“哥,你不是睡着了吗?”

我用炙热的目光盯着她,说道:“我是睡着了,可是被你的声音弄醒了,你的声音真好听……”

弟妹羞的把头埋进被子里,喃喃的说道:“那你岂不是啥都看到了,哎呀,真是丢死人了……”

我双手把她拥入怀中,亲吻着她的脸颊,说道:“苏柔,今天你也看到了我的身体,而且也摸过了,我们之间已经没有秘密了,都已经到了这一步,我们又都有需求,那就不要再委屈自己了,给我吧,我会让你得到满足的……”

说着,我的两只手都探进了她的被子里,一只手在她胸前徘徊,另一只手滑向她腿间……

“啊……”

弟妹的嘴里发出一声轻柔的娇喘声,极其的诱惑,接着她轻轻咬着嘴唇看着我,最终红着脸点了点头。

“哥,这事儿千万千万不能让冬伟知道,好吗?”弟妹动情的说道。

我连忙点头道:“你放心吧,这件事绝对不会让第三个人知道!”

然后,弟妹娇羞的闭上了眼睛,被子从她的身上滑落,白皙的皮肤一寸一寸的露出来。

她慢慢躺下去,张开了双腿……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