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强奷到舒服的全过程:边吃胸边膜下娇喘视频

我叫孟梦,孟子的孟,梦想的梦,今年二十八岁。我有一个小梦想,我就想戴上那个护士长标志的小胸针。可惜……这个梦想再也实现不了了。

1.

杭州第一附属医院。

“孟梦?武汉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啊,怎么想的学护理专业的呢?”李科长看着孟梦的资料,推了推眼镜。

“科长,

我16岁的时候出了一场车祸,当时汽油爆炸,我后颈处和右脸烧伤了,我家里又不富裕,当时就有轻生的念头,要不是贵院的护士长赵欣雅阿姨对我的鼓励和安慰,有帮助我

垫了部分医药费,我可能就真的挺不过去了。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想当一名护士!”

李科长看着这小姑娘笑起来的两个小梨涡,越看越喜欢。“好,那你就去一栋护理科3组找赵欣雅护士长报道吧。”

“谢谢李科长,我一定不会辜负科长期望!”孟梦笑的可甜了,两颗小虎牙显得格外可爱。

孟梦迈着欢快的步伐走在医院的长廊中,微笑着和来往的医护人员打个招呼,齐肩短发,随风飘扬。

“呐,这白色大褂也没我这蓝色大褂好看嘛。”

2.

孟梦拉开1

-303的房门,整了整衣领,迈进了那扇向往已久的门槛。

“赵护士长,我是新护士孟梦,前来报道。”

赵欣雅从一堆病历单中抬起头,看了看这个小姑娘。“嗯,我知道了,小周,你带着孟梦去熟悉一下工作环境。”

“赵阿姨,你还记得我吗?我就是六年前那个被烧伤的小梦梦。”

赵欣雅推了推眼镜,笑了笑“啊,是小孟梦啊,都长这么大了。”

“赵姐,106-3床的病人头疼,你去看看?”李毅推开了急诊室的门。

“好,我马上过去,梦梦,你先跟着小周去熟悉一下工作环境吧!”

“好的,赵阿姨,您先忙。”

孟梦跟着顾晔恺走在医院的长廊里,微风和阳光都是那样的温柔。

孟梦扭头看着身旁侃侃而谈的顾晔恺。阳光照在他褐色

的短发上,显得格外阳光、温柔。

“长的还是蛮帅的嘛。”

3.

三年后……

“梦梦嫁给我!”

“嫁给他,嫁给他!”1-301的办公室,今天格外热闹。

孟梦低头注视着单膝跪地的顾晔恺,他手中捧着一大捧玫瑰花,花上面摆着他用彩纸折的蓝色蝴蝶,眼中泛满泪光。

“好,我愿意。”孟梦伸出手,带上了心仪已久的戒指,两人紧紧相拥。

“小周,孟梦交给你了,你要

是敢欺负她,我可第一个不答应。”赵欣雅倚在椅子上笑得格外开心。

“赵姐,1-117床病人突发心肌梗塞!”

“别慌,心机脉搏器准备,推肾上腺素50焦耳,第一次急救。孟梦,小周,你两个跟我一起,快!”

4.

两天后……

“浦上路发生持刀杀人事件,一栋所有医护人员二级准备!”

“梦梦,你去抢救室找唐医生,小周,你一起跟着孟梦,李毅和我一组,雨儿叫上小青和飞儿来接收病人。”赵雅芝指挥到。

“是。”

“护士,您一定要救活她,她推开了三个小孩才被砍伤的!”

; “医生你们一定要救救她,她救了我孩子!”

&n

bsp; “家属,你们先冷静一下,我们肯定会尽力的。”

孟梦拉上隔离帘子“心脏起搏,第一次充电100焦耳。让开!”周晔恺不断地做着心脏复苏。

“心脏起搏,第二次充电100焦,让开!”

他们在和死神做着斗争。

“滴……”检测仪逐渐平缓的曲线做着死亡的宣告。

终究是死神获胜了。

“宣布死亡时间……”孟梦叹了一口气,“英雄走好。”

“没事的,梦梦,人生无常,她已经活出了最漂亮的自己。”周晔恺安慰着孟梦。

“孟护士!快来看看这个这个病人快不行了!”

孟梦飞奔过去,看到病床上躺的那个人愣了一下。周晔恺则跑去了另外的一个急诊室。

&

nbsp;又是一次次的心脏复苏,一次次的抢救,一次次的药物注射,老天不负有心人,这次死神输了。终于这位病人生命体征慢慢平稳了下来。

周晔恺忙完,过来帮孟梦。

“这位女士是这次持刀杀人案的嫌疑人,这次的事件一共去世了两个人,其中一位便是那个救人的女士,很可惜没抢救过来。唉?这,这不是你小姨吗?周晔恺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孟艳雅。

;

;“我小姨有狂躁症,这次的持刀伤人是因为她狂躁症犯了。”孟梦垂着眸子,叹了口气。

“你们有没有良心了?救了人的英雄不救来就这个杀人的恶魔?”

“我都听见了,这恶魔是那个女的的小姨!”

“那个英雄还在躺着呢,你们怎么不去救人啊!什么医者父母心,我呸!”

“是这个女的,还有这个男的,他俩还是男女朋友呢,真没良心啊!”

“大家先不要吵,那位女士我们确实已经尽力的抢救了,确实是没有抢救过来。”周晔恺连忙解释道。

“放屁,我可没看见你救人,我只看见你是直接从外面跑进这里的。”

一时间,小小的急诊室里叫骂声,劝架声充斥在孟梦的耳畔,

突然她看见一个男人端起一把铁椅砸向周晔恺。

孟梦猛的向前一推,椅子砸在了她的额头上。

血,顺着脸颊滴嗒、滴嗒、滴嗒,染在了那洁白的病床之上。

“梦梦——”

“好累啊……”梦梦闭上了双眼。

“我自愿成为一名医护工作者,遵守医德、承担责任……”

“这是你们最最仁爱的誓言,你们一定要牢记于心。”余教授的话,轻响在孟梦耳畔。突然一把椅子向孟梦飞了过来,打碎了过往、消亡。

挣扎、负重、疼痛、现实残酷至此。

孟梦猛的睁开双眼,入目的是洁白的床单,白色的墙壁,还有一张苍白的脸。

“赵阿姨……”

“梦梦没事的,小周刚走,在院长那边说明情况,你先好好休息,养好身体。”

“赵姐!急诊室那边叫您。”

“嗯。”

“梦梦,别想太多,好好休息。”

孟梦呆呆的点点头。

“知道了……”

孟梦望着窗外的蝴蝶,在狂风中飞舞。

“要坚强呢……”

5.

“扣、扣、扣……”

“请进……”孟梦抬起头,拢了拢已经过肩了的头发。心想:等回到岗位之前得先剪剪头发,太麻烦了。

“小孟啊,恢复的怎么样了?”

“李科长,我没事,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工作呢?我这都快无聊的长虱子了。”孟梦问道。

李科长叹了口气,把一个果篮和一个档案袋放在了孟梦的桌子上。

“小孟啊,那个救人的女士的老公是个副市长,他不断地向咱们科室讨个说法,小周不是和你求婚了吗?上级决定先给你俩停职放个假,等这件事过去了再回来工作。”

“晔恺不是和上级已经说明情况了吗?”孟梦木讷的拿起档案袋。打开,是她申请升职为副护士长的申请书。

“小周去说了,但是监控确实没拍到那个死角,只拍到了小周出去后再回来直接就去救孟艳雅的过程。还有你的申请本来是通过了的,可是上面因为一些原因给驳下来了……小梦,你还很年轻……”

“李科长,我知道了,我有点累了……”

李科长点点头,转身走出了病房

孟梦摸着戒指木讷的望着窗外,忽的,她拿起手机打开微博。“孟梦”这两个词一出,

一条条相关的词条,刺痛着孟梦的双眸。

“孟梦,周晔恺医德之心何存?”

&nb

sp; “亲情or道德”

“孟梦辞去护士职位”

“杭州第一附属医院”

孟梦点开热度最高的那条热搜,底下的评论污秽不堪,热度最高的评论是那条:真和她小姨一样,是个杀人恶魔。

孟梦慢慢的划着屏幕,手机屏幕幽幽的发出蓝光。孟梦看着自己的照片、家庭、亲人,一个个被血淋淋的受人指责,手指微微发凉。

6.

距离孟梦的生日还有三天,孟梦出院了。

刚踏出院门,一个个话筒冲向孟梦,闪光灯闪的她睁不开眼。

“孟女士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孟梦,你这么做良心不会痛吗?”

保安出来挡住了这些疯狂的人们。周晔恺护在孟梦身边。孟梦一言不发,走向车里。突然,一颗烂鸡蛋砸在了孟梦的衣服上,是妈妈给她买的T恤。

“败类,没家教的败类!”

孟梦回头盯着那个男人,目光清冷……

“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

……

很快,“孟梦回应”上了热搜,底下仍是一片骂声。

家中,孟梦挂掉第16个电话,关了机。有安慰的、有幸灾乐祸的、更多的是来询问事情经过的。

孟梦看着窗外双飞的蝴蝶,又看了看印着卡通蝴蝶又沾着着臭鸡蛋液的T恤。大滴大滴的眼泪掉了下来,砸在了熄黑屏的手机上。

7.

明天就是孟梦28岁的生日,中午家里打来了电话、

“阿梦啊,你妈妈中午看到你的消息了,然后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去世了……”

“嘭——”手机砸在了大理石地砖上,玻璃飞溅,屏幕四分五裂。

孟梦发疯似的夺门而出,来到了杭州第一附属医院院长办公室。啪——推开了院长办公室的大门。

“院长,我是孟梦,我是来和你说明……”

“孟梦,你的情况我也了解了,只是上面有人压着,毕竟咱们医院也抵不住市长和舆论的压力,你应该明白的……”

孟梦木讷的看着院长的嘴,一张一合,脑海中一片空白。

窗外,那两只蝴蝶落在了蜘蛛网上。

挣扎,不断地挣扎……

最终,挣断了双翅。

8.

周晔恺推开家门,急忙向门内看去。

没有,都没有……

突然,周晔恺看见床头柜上摆着一枚孤零零的戒指,戒指下压着一封信。周晔恺慢慢打开这封信,纸上是几行娟秀的字迹。

“晔恺,我走了,你要照顾好自己。”——孟梦

周晔恺打开手机定位,位置定位的是武汉一广播大楼。

“对不起,您

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冰冷冷的机械女声从屏幕边传来,砸在了周晔恺耳畔。

“喂,赵姐!梦梦出事了!”

9.

孟梦下了高铁,又来到了武汉大学。

樱花大道旁,今年的樱花依旧开的烂漫。

一些人认出了孟梦,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今年的樱花开的没有往年好看呢……”

一只蝴蝶飞落在孟梦印有卡通蝴蝶的T恤上,孟梦侧脸看着这只淡蓝色蝴蝶,淡淡一笑,微风拂过孟梦的长发,带起一阵微香。

孟梦来到护理部,在那片宣誓墙上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恪守医德是我选择,是我宣誓,可现实残酷至此,挣扎、负重至此,念往昔,繁华如往日,已耗尽我热血剩现实,能否相信,这个世界,配得我仁慈……将岁月献予这白衣,哪怕停止呼吸,把誓言背负,直到我身死,于碑上留字:仁医不死……”

10.

“梦梦,算赵阿姨求你,下来好吗?”赵欣雅望着那单薄的身影,什么时候梦梦变得这么瘦了,好像一阵风吹过,便能把她吹倒。

“小梦,别想不开……”赵欣雅往前迈了一步。

“赵阿姨,您别过来,要不然我现在就跳下去!”

孟梦站在天台边缘上,48米真的好高好高。孟梦低头看着下面吵吵闹闹的人群,鸣笛声和身后的哀求声不绝于耳。

“你跳啊,有本事你就跳啊,等什么?”

“为了红不至于吧,真是有病。”

“你跳了也抵不了,那救人英雄的命!”

孟梦看着下面的一个个小黑点,打开了关机已久的手机,未接来电、短信一个个弹了出来,孟梦颇有耐心的一一关掉。打开了平时只有观看一些培训医护知识才用的直播软件。

孟梦顺了顺头发,打开直播,对着那片火红的夕阳。

“我叫孟梦,就是今年特别红的护士孟梦,今天是我的28岁生日,我呢,一直有个梦想,就是想和赵阿姨那样,当上一名光荣的护士长……”

“那女的开直播了,快去看看!”

“在哪儿?在哪儿?她还是真想火啊……”

半分钟后,“孟梦直播”登上了热搜榜第一名,又过了半分钟,直播间的人数达百万。

“这么多人啊,我这可真是火了。”夕阳映在她的发梢上染出一片红晕。

“以关爱百姓健康为天职,以消除病患为根本;用爱拥抱每一天,用心呵护每一位患者。人们说医院是一个晦气的地方,布满死亡气息的地方,绝望,悲伤,害怕,但是当它迎来一个新生命的时候,一切都那么让人感激。我导师和我说过,在医院的外面,所有的丑陋和肮脏,都只不过是给所有希望与美好点缀的花边而已,那一扇门始终没有关过,那一盏灯始终没有灭过。可现在,要灭了呢……”

孟梦看着远处的那片夕阳慢慢的暗淡了下来……

“孟艳雅确实是我的小姨,确实是我救的她,她有狂躁症,当时……”

孟梦用平缓的语调慢慢陈述着那个不愿去回忆的那天。

人群再次沸腾,周晔恺和赵欣雅在她身后泣不成声。

“不会真被冤枉的吧?”有人窃窃私语。

“怎么可能?有视频有真相,而且副市长都转发了。”

“就是,她这就是博人同情,趁火一把……”

孟梦站在天台上,依旧用那没有语调的声音说着。

“今天是我28岁生日,昨天家里来电话了,我的母亲去世了,我连她最后一面都没见到,下个月的18号是我和未婚夫的婚礼,这样看来,可能无法如期举行了呢……”

孟梦抬头,那一轮太阳红的是那样耀眼,一只蝴蝶在余晖的映照下,格外好看。

“原来……蝴蝶也可以飞的这么高……其实啊,我还有一个梦想,我想变成一只蝴蝶,不用去在意别人的想法,在这片天空里,可以随意的飞翔……”

孟梦笑了,笑的是那样的好看,只是笑容中带着几分不甘与凄凉。

孟梦身体前倾,想去抓住那只飞翔的蝴蝶,青丝在风中飞舞……

身后传来撕心裂肺的喊叫声。

可是……终究,还是没有捉到啊……

人群霎时间寂静,无声的沉默……只有警笛声乌拉乌拉的响着,是那样的突兀。

血,染红了孟梦

浅蓝色的大褂。

救护车鸣笛声响起。

夜幕降临……

孟梦应该是去另外一个世界捉她的梦了吧……

应该是吧……

10.

2021年4月5日,杭州第一附属医院护士孟梦跳楼自杀引发热议,政府极为重视,下令彻查。

2021年5月21日,杭州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孟梦一案,当时现场有两名孩子及其家长,正是被那位救人英雄推开的三个孩子其中的两位,为了去感谢英雄的救命之恩,正看到了孟梦救人的场景。却因为舆论压力,一直没敢站出来。

法院决定公开澄清当时事情过程以及真相

,追授孟梦“五一劳动奖章”。杭州副市长停职调查,时隔两月,孟梦一事落幕。

周晔恺和赵欣雅握着那小小的勋章红了眼眶。

这是孟梦最终的誓言。

12.

南山墓地。

“杭州第一附属医院护士长——孟梦”的墓前多了许多鲜花,一枚胸章在阳光的照耀下,泛起微光。

一只淡蓝色的蝴蝶在盘旋,飞翔……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