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夹樱桃一颗一颗挤出来:不要了,宝贝乖女水真多

“师父,我觉得我好奇怪啊。”

吃过晚饭,王萌萌和师父坐在院子里吹夜风。

她好奇地盯着老王敞开衣襟的胸膛,又看了看自己被衬衣包裹着的上身。

为什么师父那里那么平,而我这里却那么大?

她越想就越觉得奇怪。

王萌萌今年十八岁,在很小的时候,就被拐卖到平安村里,被师父救下,送给邻居王大壮家把她养大。

为了供她读书,夫妻俩外出务工,常年不在家,就把她托付给老王照顾,跟着他学点医理,自己种菜养猪。

处于青春期的她,正是对异性的身体感到最好奇的时候。

听到这话,老王却是当场愣住了。

萌萌是他从人贩子手里救下来,因为当时还是孩子的她正发着高烧,人贩子嫌她掉价,就想把她扔到河里去。

一晃眼,娃娃都长成大姑娘了。

那丰满的胸脯,发育好的都有些夸张了,也不枉他天天羊奶供着。

想到这儿,老王又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因为你是女孩,师父是男人,当然长得不一样了。”

这种尴尬话题,老王也只能这样搪塞了。

只是王萌萌却不愿放过,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那为什么我们女孩儿的就能长那么大,男人的就不长呢?这是用来干嘛的呀?好麻烦,老是动来动去的,真想割掉算了!”

王萌萌越想越糟心,以前没长起来的时候倒没什么,就是这几年,这玩意儿越长越大,有时候还特别疼,好几次晚上睡觉挨着都能疼得她流泪。

干活儿的时候还老是碰到,可碍事儿了!

村里好多人看她的眼神都怪怪的,这让她很不开心。

“呸呸呸!别瞎说,这个怎么能割呢!”老王轻声呵斥,眼神却变得越发火热起来。

不得不说,萌萌这孩子发育的相当成熟,每次给她买衣服,都得买大一个号。

如今身上穿着的这件衬衣,还是隔壁张寡妇年轻时穿的,竟还是紧绷绷的,将那对浑圆的形状勾勒得淋漓尽致。

“好烦啊!我不想要这个!”

王萌萌没有注意到师父异样的目光,反而当着老王的面,直接把衣领的纽扣扯开。

看到这一幕,老王的眼睛瞬间就直了。

自从十年前老伴儿去世后,老王就没再碰过女人了,虽然他对萌萌并没有什么邪念,可面对这样的视觉冲击,他还是无耻的起了反应。

老王用力咽了咽口水,强迫自己移开视线,脑子里却闪过某些画面,反而越发激动起来。

他只觉得浑身燥热。

老王强忍住冲动,大声呵斥道:“萌萌……快扣上衣服!女孩子家家的,不能这样!”

王萌萌不满地撅起嘴,嗔道:“师父!这里又没外人!而且我这几天那里都好痒,我是不是得了什么怪病啊?”

生病?

老王一愣,顿时哭笑不得地抹了一把脸。

这孩子心思单纯,只读完初中就在家养猪种地,连自己是处于发育期才有的正常状况都不明白。

毕竟是农村人,又是偏远的村子,思想封建,就算学了生物,怕是老师也不会去教这些东西。

老伴儿又走得早,她爹妈又常年不着家,自己毕竟是个大男人,哪里好跟她讲这些?

可是现在萌萌已经对自己的身体产生了排斥心理,如果他还不想法子教导教导,怕是这孩子以后会吃亏啊!

想到这儿,老王在心里酝酿了一下,正准备开口,就看到王萌萌一脸惊慌的站起身来。

“师父师父!您快给我看看!好痛啊!我这是怎么了?”

王萌萌是真的怕极了,前些日子她就觉得自己胸口不舒服,一开始也没在意,猜想大概是去菜地的时候被虫子咬的。

可现在竟然加剧了!她哪能不怕!

她哪里知道,这不过是因为她处于发育期,总是忍不住去挠才导致的轻微疼痛。

“师父……”

看到师父灼热的目光,王萌萌俏脸一热,慌张地垂下头去。

虽然对这类事情很懵懂,但不知道为什么,王萌萌总觉得师父的目光像是要吃了她一般,有些扎人。

“萌萌乖,过来让师父看看。”老王的声音都有些沙哑了。

王萌萌愣了愣,还是乖巧地上前,双手依旧乖巧地抓着自己的衣领,两团柔软离老王的脸不过才半臂长。

鼻尖不断涌入的少女幽香,让老王顿时气血翻涌。

他本来只是想给王萌萌普及两性知识,可现在,他竟然改变了主意。

“萌萌,告诉师父,你是哪里痛?”老王紧盯着眼前的雪白,喉咙阵阵发紧。

滚烫的呼吸喷薄在两团柔软上,让王萌萌忍不住颤抖起来。

她羞红着脸说:“师父,就是这儿,有点痛。”

刚刚隔得稍远些还不觉得怎么样,这会儿看到师父离这么近,还总盯着自己这个地方,王萌萌忍不住忸怩起来。

“那……师父给你检查检查吧?”

老王又忍不住吞咽了一下,此时的他仿佛被鬼迷了心窍,满脑子都是少女饱满柔软的部位,真想上手摸摸看。

“嗯,谢谢师父。”王萌萌乖巧地点头。

师父是这十里八乡最有名的木匠,还懂点中医。

这里离镇上太远了,出行很不方便,唯一一家卫生所又在几十里外,大伙儿有个什么头疼脑热都是找师父看。

也就是这几年才通了公路,他才在家种地,偶尔给村里的老人们修修家具打打棺材什么的。

不过现在村子里的人还是喜欢来找他看病,因为他用药准,什么草药都认得。

得到萌萌的允许,老王不禁屏住呼吸,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慢慢伸出手,放在那饱满的两团上。

触摸到的那一瞬间,老王就浑身一怔,身子瞬间变得滚烫。

这种久违的感觉,让他几乎无法自控!

“啊……”王萌萌忍不住发出低吟,心跳也不由加快了。

当那双火热的大手接触到自己的时候,全身仿佛都过电了一般,稍稍缓解了疼痛感。

这还是她第一次被异性触碰到那里,虽然眼前这个人是抚养自己长大的师父,也让她忍不住羞红了脸。

听到这声如轻喃般的娇喘,老王立马就亢奋起来了。

可他不敢太放肆,怕吓着对方,毕竟眼前的娇俏少女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

仅仅只是将手放在上面,并没有动,都让他这么激动了,他实在难以保证自己能不能稳住自己。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煎熬了!

“师父,您怎么不动啊?不是说要给我检查吗?”

毕竟还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不过是这个程度的触摸,就让她的身体很难受了,浑身麻麻痒痒的,好像前几天梦中的感觉。

听到这话,老王内心狂跳,用力咽了咽口水,下意识地抓了一下,嫩滑的手感竟让他有些舍不得放开了。

“师父,你这一检查,好像更难受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王萌萌的声音娇娇软软的,忍不住收拢了双腿。

虽然她不懂这些,可也知道女孩子有些地方是不能随便让别人摸的。

可是师父不是别人啊!她觉得没什么关系啊,毕竟师父只是在给自己检查身体而已。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