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被两根凶猛挺进:成 人 小 说爽文裸

虽然太阳偏西,但还是毒辣的,就像头顶斜挂着的火炉一样,给人们施加了淫威。

在牛的前人后,经常弯腰,撑着犁杖汗流浃背,脚下的土地闷热,拉着犁牛发出的声音都充满了干燥的味道,周先生叫了一声,叫牛停下脚,自己也擦额头上的汗。

他扭转了身体的水壶,开始仰着喝几口。喉咙里咕噜咕噜地响着,很快就融化在热浪里了。周先生回头看了看后面的垄沟,用犁排起了长队。

小周的性格很好,在树林里很老实很有名。妻子总是说他抑制不住放屁。长着黑色的脸。妻子和孩子铺上炕,这是山里人的故事。

周先生几年前也做了些让夫人瞠目结舌的事。那是他和小刘被吓得目瞪口呆,在这三面被山包围的山中小屋里开辟了两万多里土地。

每年的春天,小周和大缘两家都在赶着牛车一起种田。夏天一起割草,秋天一起来割田地。

离林场有二十多里,两家在各自的地缘上建了小屋,晚上也在照顾两家。

请不要小看这二百万块土地。春天种玉米、大豆、土豆、南瓜等作物。不仅是自己的食物,秋天还可以把黄豆和玉米运到山下的城镇,可以买到很多票。周太太见了人,就说:“我们周先生不是熊的包。可以再说一遍吗?他抑制不住放屁,所以要大口喝。”

旁边的赵老三看了她一眼。我不知道他在哪里小便”

周太太挺直腰板说:“哼”。我来告诉你吧。我家现在粮食满仓。里面有很多猪。所有农作物都不加化肥。我们的小宝在上课时放屁比其他孩子臭,不敢相信去问老师。

在场的人几乎都笑着生气了。

“该死的天气。二十天也不下雨”。

周先生,请快点看。西山山顶上有乌云。真是好事啊。

「放屁很好啊。”周先生戴着。

“你不明白吗?云先生来接我的,是阴还是下?”

“你知道你的屁股吧。有云的话会下雨吧。那个很漂亮呢。流鼻涕。今晚下雨的话,请多关照。

他知道妻子做了晚饭。我不知道小宝有没有把牛草切得很充分。用这垄来喂牛的。

他喜欢来这里,父母总是来这里。大人在田里工作。他在山上割草玩。

今天他在山根的泡沫边缘竟然捡了两个鸭蛋,一共有11个,知道鸭蛋不是比鸡蛋小,67个被炒盘。

小周从很远的

地方,从小屋里闻到鸡蛋的香味。从家里来的时候,也没看到夫人在牛车里装鸡蛋。

其实周先生对食物没有挑剔。每次喝两口酒,吃什么都可以。饱腹

周先生看到地面上摆满了大盘子炒蛋,天真地问了妻子。“宝贝他妈妈,今天怎么炒这些鸡蛋?”

小周的妻子在做她的工作。“鸡蛋什么的,太美了。我们的鸡蛋还在换。这是我的宝贝儿子一边放热水一边捡来的鸭蛋。”

周先生很快就忘记了疲劳。“可以。我的小宝也会做什么。鸭蛋更好吃。不管怎么说都有野生的味道

日头虽已偏西,但还是毒辣辣的,像斜挂在头顶上的火炉子,向人们施加着淫威。

牛前人后,老周躬着腰、汗津津地扶着犁杖,脚下的土地蒸腾着热浪,拉犁老牛发出的吭哧声中都充满了干燥的味道,老周吆喝一声,让牛停下歇歇脚,自己也擦一下额头上的汗。

他拧开身上的水壶,仰起头喝了几口,喉咙里咕咚咕咚的声音顷刻就融化在热浪里。

老周回头望了望身后的垄沟,犁杖划出一行长长的惆怅。

老周性格笃实,在林场老实得出了名,老婆总是说他一杠子都压不出个响屁来,黑黝黝的脸庞,一眼就让人看出他是个没有多少故事的人,能有啥故事呢,就这么个几十户人家的林场能弄出多少故事来?老婆孩子一铺炕,这就是山里人所有的故事。

不过老周几年前也做出一件让他老婆刮目相看的事来,那就是他与刘大愣搭伴,在这个三面环山的山窝窝里开垦出两垧多地来。

每年的春天,老周和大楞两家赶着牛车一起来种地,夏天一起来除草犁地,秋天一起来收割庄稼。

由于离林场二十多里路,所以两家各自在地边盖个草棚子,夜里两家也有个照应。

不要小觑这两垧地,春天种上些玉米、黄豆、土豆和倭瓜之类的作物,不但自家的粮食不成问题,秋天把黄豆和玉米拉到

山下的镇子里还可换回不少的票子来。老周的老婆逢人就说:“俺家老周可不是熊包,谁要再说他一杠子压不出个响屁,我就敢扇他嘴巴子。”

邻居赵老三瞟了她一眼:“他不是脓包是屎包?我可没看出他尿性到哪去。”

老周老婆挺起腰板“哼”了一声:“你不信咋地?告诉你吧,我家现在是粮满仓,猪满圈,所有庄稼都不加化肥,俺家小宝在课堂放的屁都比别的孩子臭,不信

你问老师去。”

在场的人都差点儿笑岔了气儿。

“这该死的天气,都二十多天滴雨未下了”,老周嘟囔着:“再有两天不下雨,黄豆苗就要干巴死了。”

&

ldquo;老周,你快看,西山顶上有黑云了,好事呀”刘大楞在地的另一头吆喝着。

“好个屁吧,旱天雨难下呀”老周应和着。

“你才屁事不懂呢,老云接驾,不是阴就是

下呀。”

“你懂屁事行吧,就恁点云彩就能下雨?那可真美出你的鼻涕泡了,今晚要是下雨,我就请你好了。”

说完,老周抬头看了一眼,他家的草棚子的已飘出了袅袅炊烟,他知道老婆已做好了晚饭,不知小宝割足了牛草没有,犁完这条垄,也该人添食牛喂料了。

小宝在草棚子的外边美滋滋地给老牛填着草料,他喜欢来这里,父母每次来这里时他都会死乞白赖地跟着,大人在地里干活,他就在山边割草、玩耍。

今天他在山根泡子边儿上竟捡到两窝野鸭蛋,共有十一个,要知道野鸭蛋不比鸡蛋小,六七个就能炒上一大盘子。

老周远远地就闻到了草棚子里飘出的蛋香,心想:从家来时也没看见老婆往牛车装鸡蛋呀,这老娘们还挺知疼知热的。

其实老周对吃的从不挑拣,只要每顿能喝上两口酒,吃些什么

都行,山里人,哪家不是粗茶淡饭的?填饱肚子就中。

老周看到地上摆着满满一大盘子炒“鸡

蛋”,憨憨地问老婆:“宝他妈,今天咋炒这些鸡蛋。”

老周媳妇干着她的活:“什么鸡蛋,美死你了,咱家的鸡蛋还留着换钱呢,这是你宝贝儿子从泡子边捡来的野鸭蛋。”

老周一听顿时就忘了劳累,高兴得手舞足蹈:“好样的,我的小宝也能做些事了,野鸭蛋更香,咋说也野味呢,”

老周拍了拍小宝:“快去,快把东头的你大愣叔他们喊过来,我要和你大愣叔喝上两盅。”

小宝听后撒腿就往东边儿跑去,老周还在后面喊到:“小宝,就说我请他们。”

天色慢慢地暗了下来,西边的山顶已笼罩下一片黛色,酣睡多日的雷公突然来了精神,远处的天边传来隐约的雷声。

大愣两口子过来时,老周夫妇已在破木板上摆好饭菜,大愣刚进门就说到:“咋样?听到雷声了吧,不然你是不会请我的。”

说着大楞便盘腿坐下:“我瞧瞧,都什么

好菜。”

老周边去墙角拿酒瓶子边说:“谁说请你了?今天是小宝请他婶儿吃野鸭蛋,你不过是就火烧屁吃而已。”两家人一阵欢笑。

小小的烛光被一股凉风吹得乱跳,老周不禁打个冷颤,远处的雷声越来越近,周遭的树枝被风吹得飒响。老周忙放下酒碗走出破草房,外面已是天地变色,星月无光。

“大愣,快来看,真的要下雨了,你真是活王八,看天气就是准。”

大愣一个高蹿出草棚子,追着老周:“你才是活王八呢!”两个人一下子好像又回到了童年。

等两人回到屋里,老周媳妇又向灶里填些干树枝,灶里立时又烧得劈啪乱响,向外伸着火舌,火光照耀着几个人的脸庞。

雨下大了,鸟儿都已躲到树下歇息去了,偶尔还能听到一两声啾鸣,像是从邃古而来,只有那欢快的雨点,像一串串的铃儿在草棚子顶上蹦跳嬉戏。

“这场雨下的好哇,看来咱的庄稼有救了。”大楞说到。

“那当然,这叫老天饿不死瞎家雀呀”,说着,老周举起酒碗,和大楞一饮而尽。

雨幕下,草棚子里的两个伙计边喝酒边美美地攀谈着,谈今年庄稼的收成,谈以后的发展方向。

两人端起酒碗互不推让,说起话来用不着拐弯抹角。是呀,山里人憨实,一张嘴都能看到屁股眼儿,他们也没什么隐藏的,他们关心的就是生活如何再丰盈一些。如今林场封山育林,人们都放下弯把子锯,拿起镐头育林种地了,风调雨顺就是他们

最大的奢望。

“老周,前几天张场长到山下的镇子里开会,说是要把咱林场作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示范基地呢。”

“可不是咋地,咱来之前张厂长已找过我了,他让咱俩在这儿好好弄,要弄出个名堂来,最好在这儿搞个像样的场子来。”

大楞一拍大腿:“太好了,我早就想在这儿建个养鹿场,我的小舅子在外边卖鹿茸发的窟嚓窟嚓地,他还想和我合办个养鹿场,那样货源就不愁了。”

老周有些

失落地说到。“难得你有个好小舅子,我就不行了,不过我也有个打算,我想在这儿搞个食用菌栽培基地,用林场的废锯末就可以换回大把的票子,咱把林场没活干的人都招这来,这不是两全齐美吗?到那时咱这儿才是新农村了呢。”

大愣兴奋得一下子站了起来:“好,就这样干,用不上几年,咱在这儿盖上座小二楼,不再住这破草棚子了”

老周也来了精气神儿:“你不站起来我还忘了,房梁上还有一块腊肉呢,你嫂子每次炖菜出锅都要把腊肉取出,挂到房梁上,舍不得让我们爷俩吃,今天你来了,咱把那块腊肉干掉,省得挂在房梁上勾出我的馋神儿。”

说着老周一窜高,取下房梁上那块腊肉,用菜刀切了几块儿先递给坐在一边听得入神的两个女人。

老周媳妇将大块儿的塞进早已睡熟的小宝嘴里,小宝迷迷糊糊中被腊肉香醒,一骨碌翻起身,香香地嚼着,烛光下映着他那甜蜜的小脸儿。

雨住了,东边已经放亮,一夜的雨丝扯直了房前屋后庄稼的腰身,水气蒸腾,大雾弥漫,信手一扬,满手都是湿漉漉的晨光。

大楞带着微醉,在老婆的搀扶下回自己的草棚子,大楞一路喊着笑着,山谷里回荡着他那大把大把的笑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