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老公头上让他吃:领导用舌头叫我高潮

我今天是怎么了?怎么总是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呢?

慕容雨心念一转,说道:“那,那就拜托张叔帮我治好。”

“嗯,我再给你看看。”

老张很激动。

他没想到机会来得这么突然,看到慕容雨俏丽模样,他整个人仿佛都要酥化掉了,没来由地,心里突然生出了一丝丝的邪念。

“快!拿这个湿毛巾先敷住。”

见慕容雨愣在原地,老张强压心头的邪念,轻轻推了把她的香肩。

慕容雨反应过来,接过湿毛巾,按在了她胸前。

老张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接下来该怎么办?”

慕容雨不经意一抬头,四目正好撞在了一块,也让她发现了老张火辣辣的打量,仿佛随时要把她吞进肚子里。

她感觉有点羞恼。

咳。

老张看到慕容雨的神情,干咳了一声,掩饰内心的尴尬,说道:“拿那眼光看叔干啥?叔得给你找到蜂针蛰的地方,才好对症下药,快捂住,我现在就给你把蜂针挑出来。”

“哦,那张叔你快点,我感觉里面又痒又疼。”

老张的表演显然很成功,让慕容雨原本产生的警惕心,又彻底放下了,内心深处反而多了一丝愧疚和羞涩。

想想也对,张叔都跟她爸一个辈分的,咋会对她有非分之想。

老张见小丫头没继续往深处细想,暗松了口气。

他感觉内心有个小虫子在蠕动着,心里又刺激又矛盾,一面觉得不该这样偷看慕容雨这样的小姑娘,一面紧盯又舍不得挪开眼。

他的手,触碰到的那一刹那,喉咙不自觉的咽下了口唾沫,感觉整个心脏都要受不了了。

慕容雨的娇躯一颤,俏脸变得更加绯红,轻咬薄唇,细声道:“张叔,你,你快点。”

老张点了点头,强忍心中的狂跳开始为她挑刺。

这个过程说长不短,那持续不断异样,让老张险些大声地哼叫出来。

“小丫头,你忍一忍。”

老张瞅着她,她脸更红了,咬着牙轻轻点了点头,眼眶居然泪水开始打起了滚。

老张扎下银针,开始认真地挑刺。

“嗯!”

随着老张的手劲,慕容雨疼得轻哼了起来。

她咬牙坚持着,似乎不想泪水流下,索性闭上了那双迷人的大眼睛。

这诱人的俏模样,让老张心里更加兴奋。

蜂针却慢慢浮了出来,他拿镊子将蜂针取出后,那里的反而肿得更加厉害,浮现出一大片乌紫,其中还有两个不大的肿块。

“张叔,我这里,不会坏掉吧?”

不知什么时候,慕容雨悄悄地睁开了眼,低头看了一下,脸色都吓得发白了。

“主要是蜂毒有点扩散了,我先给你消肿。”

随着老张的动作,慕容雨的口中发出闷哼之声,听得他心头狂跳。

看着慕容雨一脸享受的样儿。

老张内心还是有点小得意,说起这个手法,他曾经花过很大的力气专门地钻研过。

“嗯——”

这种刺激的过程并没有持续很久,就在慕容雨想得到更多的时候,老张的手离开了。

“好了,幸亏你来得及时,否则这个肿很难消掉。”

老张装作用很平常的语气说道,其实内心早就有了别的想法。

“啊?谢谢张叔。”

慕容雨也感觉好多了,抬眼一看,自己那里虽然消了肿,可还有一大片乌紫的样子。

她红着脸,又问道:“张叔,这里怎么还有印子?”

其实蜂刺取了出来,消了肿,问题就不大了,只要敷点消炎药,很快就能好。

老张刚想解释,可再瞅了她胸前,身体里那股子冲动再也压制不住,他立马改口道:“其实,那是马蜂毒,如果你想好的快一点,最好的办法是吸出来。”

“吸?吸出来?”

慕容雨咬了咬薄唇,一脸娇羞地看着老张,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雨,你……你别误会,这是现在最简单有效的方法。”

看到慕容雨一愣,老张连忙解释,都到了这一步,可不能让她又产生别的想法了。

“张叔,我没有误会你,只是我……”

听到老张的解释,慕容雨脸变得更红了,说道:“真的,只有这个办法了吗?”

“嗯,只有这个办法。”

老张觉得老脸格外滚烫,内心说不出地紧张。这种事,其实他也没抱什么希望,毕竟太私密了。

可接下来,慕容雨的回答却让他彻底兴奋起来。

“那,张叔,麻烦你帮下我。”

慕容雨声音微微有些颤抖,俏脸红到了耳根,微微闭上她那双迷人的大眼睛,她似乎下定了决心,竟然就这样答应了老张有点过份的要求。

“好!”

老张开心极了,可脸上却故作凝重。

两眼火辣地来回扫视着,喉咙咕隆不断地咽着唾沫。

他慢慢靠了过去……

老张感觉浑身的毛孔都在颤栗着。

虽然说的一本正经,甚至故作为难,可她既然答应了,老张也没理由拒绝。

慕容雨心很慌,长这么大,她还从来没被异性碰过,何况还是这么老的男人。

按理说,她内心应该抗拒,但奇怪的是,老张的嘴就像施了魔法,整颗心都荡漾了起来。

“张叔,好,好了吗?唔,好……好难受。”

慕容雨终于忍不住开口催促了。

这小丫头该不会是情动了吧?

老张虽然是个光棍,但年轻的时候可有过不少的女人,一眼就看了出来。

年纪大了,总会担心不行,但老张此刻却完全放下了心,他不由自主地加大了力度,开始刻意起来。

“呜,不要。”

慕容雨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睁开了双眼,一把将老张推开。

“张,张叔,谢谢你,我,我先回去了。”

话刚说完,慕容雨深深地看了老张一眼,脸都红到了耳根,低着头穿上了衣服,也顾不上自己蓬头垢面,就匆匆地跑出了门诊。

老张看着她的背影,回味刚才美妙的瞬间,兴奋的同时,又暗暗觉得可惜,就只差那么一步,就能把小丫头拿下。

唉,来日方长吧。

他并不缺耐心,相信过不了多久,这小丫头迟早逃不出手掌心。

老张叹了口气,准备关门上楼,可就在他锁门的那一瞬,却看到一个女人走了进来,他原本以为是慕容雨去而复返,可抬眼看向来人的时候,他的脸色顿时起了变化。

老张开诊所,平日里因为好心,收的诊费并不高,在现在房价膨胀的年代,他哪里买的起房,只能租房了。

老张的房东是一个三四十岁的单身寡妇,姓李,大家伙都叫她李姐,她其实长得并不赖,但总喜欢整天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有事没事就来骚扰老张。

虽说老张年近五十,但人好,又实在。

李姐一眼就看上了老张,来来回回勾搭了他好几年,却一直没有勾搭上,干脆就跟老张耗上了。

“李姐,你咋来了?”

老张警惕地看了着房东,问道。

他对这李姐很是头疼,在他面前,穿着一天比一天暴露不说,今天竟然只穿了一件吊带睡裙,里面完全是真空状态。

李姐丝毫不在意老张那厌恶的目光,反而跃跃欲试地抛了个媚眼,用自以为娇滴滴的语气说道:“老张,人家最近茶饭不思的,是不是生病了?”

“下班了,老妹儿,有啥病明天再来看。”

老张皱了皱眉,本能想要拒绝。

“啊!不要嘛,人家心里有一团火,你再不给人家治治,被烧死了可咋办呢?”

李姐扭动着身躯,一股儿呛鼻的香水味,涌入鼻腔,这让老张情不自禁地拿她跟慕容雨比较了起来。

如果说慕容雨是那种极品的白天鹅,李姐就连丑小鸭都排不上号。

“唉哟,快给人家治嘛。”

李姐把诊所的卷闸门落下,然后直接一把将老张抱住,道:“老张,求求你,帮我治治吧。”

老张吓得浑身一哆嗦,说道:“老妹儿,治病归治病,你不要这样。”

“能给年轻漂亮的姑娘治病,不愿意给我这种老女人治治病?”李姐见老张的样子,撇了撇嘴,满是不屑地说道。

老张立马争辩道:“老妹儿,你是不是看错了。”

“这男人,果然是嫌老爱幼,尤其像你这种老男人,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样了,也就我把你当回事儿,那漂亮小姑娘看看就好了,你张嘴还能吃到?”

老张反被激起了火气,“咋的,瞧不起我?”

李姐是过来人,知道这男人不

能激,脸色一缓,又道:“我李莹花看上的

男人,当然厉害。不过,那小姑娘性子傲,眼高于顶的,哪会有我懂事儿心疼人啊。”

她一边说着,一双手却不老实。

今天,原本她只是例行公事的来勾搭老张,但没想到二楼新搬来的那小姑娘满脸红通通的从诊所里跑了出来,这让她本来的感受到了危险。

不管如此,她今天必须吃掉老张,不能让他投进年轻小姑娘的怀中……

李姐把老张逼上了二楼

老张租的房子,属于自建房,一共两层楼,一楼是用来开诊所,二楼则是居住用的。

二楼隔壁虽是慕容雨租的,但因为不是一个房东老板,所以两边并不互通。

这会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老张暗想,可就在李姐准备开吃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她接了个电话,居然放过了老张,急匆匆地走了。

老张松了口气,赶紧下楼把门关紧了,生怕李姐再来。

自个搞了饭菜,用过后,已经是八九点了,老张又洗个澡躺在床上准备睡觉,可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慕容雨的影子,原本就躁动的心更加难以平静下来。

“砰,砰!”

隐隐约约楼下传来敲门声,该不会是房东去而复返吧?老

张正犹豫开不开门的时候,恍惚间他似乎听到是慕容雨的叫声。

老张立刻下楼,去把卷闸门拉开,一看,果然是慕容雨,这可把老张高兴坏了,本来他还担心这小丫头生气会不理他呢。

“张,张叔。”

慕容雨竟然穿了一件半透明的睡裙,衣摆很短,露出了一双修长美丽的腿儿,看得老张差点移不开眼。

慕容雨很不习惯跟陌生男人单独相处,尤其是老张,每次看她都仿佛像饿狼一般泛着绿光,但潜意识里,她似乎又很享受这种感觉。

想到下午清理蜂毒的事,慕容雨俏脸微红,那双水汪汪漂亮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狠狠地瞪了老张一眼。

似嗔似喜的样儿,老张只感觉魂都飘到了天外,干咳了一声,问道:“这么晚了,你咋跑过来了?”

“叔,我,我那里还疼。”

慕容雨羞涩地低着头,这才想起自己来敲门的目的。

“那应该是毒还没有清理干净。”

老张思索了一会儿,故作沉吟地说道。

慕容雨红着脸,“那叔,你再帮帮我吧,这里可难受了。”

听到她的话,老张心里高兴坏了,故意装作有点为难的样子,想了好一会儿才点头道:“好,你进来吧!”

看到慕容雨像小媳妇一样跟在身后,老张突然邪念再起,“楼下灯光太暗了,你跟我去楼上吧。”

“嗯,好!”

慕容雨声如蚊呐,红着脸点了点头。

老张见她没有拒绝,再看她那婀娜的身姿,心头顿时一片火热,

把卷闸门拉下,关好了门,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二楼。

老张的房间很简单,卧室的灯光很暗,给人一种朦胧的感觉。

慕容雨乖巧地坐在了床边,身子微微有些颤抖。

“你先躺下吧,我去拿消毒液。”

老张迈着激动地有点发颤的双腿,把桌上的消毒酒精拿了过来。

慕容雨很忐忑,其实这么晚了,她不太想来找老张的,可胸口这会确实很闷又难受,所以她才敲开了老张的门。

脚步声渐渐近了,她的心也跟着砰砰跳得更加厉害。

“小雨,睡裙可以直接往下一点吗?不然操作起来可能不太方便。”

老张老脸一红,说话都有点磕磕巴巴的,但看着乖巧诱人的慕容雨就躺在床上,他的心更加迫切了几分。

“嗯……”

慕容雨轻轻点了下头,然后把两只玉臂抬了起来。

看着她这幅样儿,老张兴奋地想哭。

压下心头的激动,老张伸手小心翼翼地将睡裙慢慢往下,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味,忍不住一阵心神恍惚。

老张两眼火热地打量着,喉咙不直觉地咽了口唾沫。

虽然心中充满了渴望,但老张并没有直接下手。

“小雨,那我开始治疗了。”

老张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把小雨治疗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昏暗的灯光下,她娇嫩地肌肤,变得更加红润,尤其是她那清纯红润的脸蛋更加迷人。

老张看得血脉贲张。

“小雨,你这里虽然好了,但最怕的就是毒性蔓延,我有一套穴位推拿法,可以引导和刺激身体的穴位,能够起到排毒消炎的作用,你要不要试试?”

老张隐晦地说道。

“张叔,你是老中医,这些我虽然听不懂,但好像还不错,就按照你的方法来吧。”

慕容雨还沉浸在刚才的治疗过程中,心想着,张叔虽然年纪大了,但医术还是很有口碑的,自然不会害了她。

老张一听有戏,心中窃喜的同时,连忙解释道:“嗯,因为穴位有些偏,我怕你接受不了,所以先说一下,我是医生,你是病人,也是担心你有其他别的想法。”

“不会的。你弄吧。只要不留下后遗症就好了。”

慕容雨心有余悸地说道。

“那我待会会按你身上的几个穴位。哦,对了,还有玉泉穴,你这情况毕竟特殊。”

老张老脸一片火辣,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地看着她,生怕慕容雨直接给拒绝了。

慕容雨先是一呆,眉宇紧锁,迟迟没有说话,看得出来,此刻她的内心充满了矛盾。

“你要是不接受的话,那我可以先不按,就怕到时候身体会有其他的影响。到时候可就不太好办了。”

老张故意夸张地说道。

“张叔,你,你别说,我接受。你,你开始吧。”

慕容雨躺在那,俏脸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那样子看得老张心头的邪火直接膨胀起来。

老张深吸了口气,激动地颤着手说道:“小雨,那叔叔要开始了。”

话刚落音,他就迫不及待地把手……

慕容雨抿着嘴,想要压制自己的声音。

这样也太羞羞了吧?

慕容雨总觉得这样影响会很不好,有心想要停下来,但看到老张那一脸认真的样子,又让她犹豫起来。

到底要不要继续?

她迟疑了一会后,她索性闭上了眼,继续接受老张的治疗。

老张这会激动坏了,拿出了压箱底的功夫,双手不断地按压小雨的穴位。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