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乖乖让我疼,茅屋外忽然响起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有罪。

我看上了我表弟的媳妇儿田馨。

而此时,我正趴在浴室的墙根,偷偷往做好手脚的小洞里看。

田馨白嫩的身子已经一丝不挂了。

那双玉手拿着肥皂,在她诱人的娇躯上不断地游走。

红珠圆润的上身,高翘的丰臀,修长的玉腿,S型的腰身,以及那片神秘之地,都毫无遮拦的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我忍不住用力咽了咽口水,只觉得一股邪火烧的我浑身发烫。

这一刻,我突然特别羡慕表弟二牛的好运,竟然能抱着这么美的女人睡。

弟妹那么好的身材,哪里像生过孩子的,根本就是一个黄花大闺女!

如果换做是我,就是死在她的肚皮上都甘心!

想必浴室里洗澡的田馨根本想不到,往日里最敬重的大伯哥竟然会来偷看她吧!?

而我,还是个瞎子!

十岁那年,我不慎滚下山坡撞到脑袋,就这么瞎了。

但就在前几天,我摸索着去田里给家人送饭,被村里的小孩一石头砸在脑袋上,我突然就能看见了!

就在我迫不及待要把这个喜讯告诉大家的时候,看到弟妹正当着我的面毫不避讳的解开衣服给孩子喂奶,我就不想说了。

没想到,弟妹竟然这么美!

二牛有时会当着我的面和弟妹亲热,露出一些诱人的美妙风景。

我看到以后就像是得了魔怔一般,满脑子都是弟妹的模样。

有时还会把二牛想成自己,也想和二牛一样享受弟妹的滋味。

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怎么能对自己的弟妹产生那样龌龊的想法呢?

但我瞎了十几年,根本没有碰过女人,现在有田馨这样年轻漂亮的女人在身边,还整天做出这么诱人的姿态,我实在没有办法控制。

此刻,田馨拿着肥皂,如玉般的双手已经攀上了那两块高耸,在上面来回的揉搓,一波接着一波。

我看的实在心痒难耐,真想跑进去,狠狠的抓两把!

田馨用水冲完身上的肥皂沫后,并没有立刻穿起衣服。

她靠在墙壁上,一手搭在了她那高耸的柔软,另一只手竟向下而去……

随后,田馨红着脸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发出一声声撩人的轻哼。

“嗯……啊……”

我顿时瞪大了眼,鼻血快喷了出来。

虽然我还没有经历过女人,但我都那么大的人了,又怎么会不清楚田馨在干什么!

这一瞬间,我感觉自己要爆炸了,根本无法满足在外面看着。

我真想凑到眼前,好好看看那喷血的美妙景色。

“馨馨,我可以进来和你一起洗吗?你帮我擦下背!”

就在这时,茅屋外忽然响起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顿时吓得心惊肉跳,竟然是住在隔壁的梅姨!

我慌忙扭头就离开,虽然我还想继续看,但梅姨都进去洗澡了,哪里还能看啊!

为了不让她们发现异常,我在外面拖延了好一会儿才回到屋里。

梅姨才四十岁出头,是我爹后来娶进门的老婆,也是我妈的亲妹妹,可惜没过几年好日子,我爹就去了。

她不但不嫌弃我们哥俩,细心照顾我们,还给二牛娶了媳妇。

为了不影响到小俩口过日子,她自己在隔壁起了一间屋子住。

我进屋的时候,田馨和梅姨都已经洗完澡,并且吃完了饭。

因为二牛在外打工,每次回来都要间隔好几天,所以家里就只有我们四个人。

我刚一进去,就看见田馨正坐在沙发上给小侄女喂奶。

我愣愣盯着那一大片雪白,心中又想起田馨洗澡时她玉手攀上雪白的场面。

好想和小侄女一样尝尝那个的味道啊……

不一会儿,田馨把孩子放在婴儿床上,蹙着眉头问梅姨:“姨,我最近奶水越来越少了,还特别疼,这可咋办啊?”

梅姨赶忙的来到田馨身边,掀开田馨衣服,当着我的面按了两把之后,皱着眉头说:“怪不得不下奶,原来是有肿块呀!”

“啊?有肿块!这咋办呀!”田馨急了,满脸的担忧。

“这有点严重呀!”梅姨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见田馨挺难受的,梅姨忽然把目光转向了正在吃饭的我:“要不,让壮子给你按一按?他是专门按摩的,效果应该不错。”

“什……什么?帮弟妹按……”

我顿时一个激灵!

刚才看梅姨用手去按田馨的胸部,我心里也很想去摸摸看,只是没想到,现在梅姨竟然提起了我!

田馨脸瞬间就红了,偷偷看了我一眼,赶忙摇头拒绝:“不行,不行,姨,您这想的啥办法啊!”

这种地方,哪能除丈夫以外的人碰啊!?她没办法接受!

梅姨瞄了我一眼,接着说:“没事的,壮子就是干按摩这一行的,他还啥都看不见,你担心什么?给你按按好歹也能缓解一下呀!”

对啊!我是个“瞎子”嘛!

我突然无比庆幸自己没有告诉大家,自己已经能看见了。

但是随即又提起心来。

我原本以为田馨拒绝了,梅姨就不会再强求,可没想到身为长辈的她,居然开始劝弟妹同意…

我听着都热血沸腾啊!

虽然这样对不起二牛,但有机会能碰弟妹那里,我自然求之不得啊!

田馨又看了我一眼,脸都红到了脖子。

我好想大声告诉她,梅姨说的没错,我本身就是按摩师,在这一行没有男女之分的!

但是她还是很纠结的样子,好一会才开口:“姨,这怎么好意思……还是算了吧!我自己想办法,不一定就要大哥帮我的。”

梅姨见弟妹还不同意,就叹了口气说:“馨馨…那你自己咋整啊?总不能一直疼下去啊,肿块可不是闹着玩的。”

“姨,我回去再想办法吧,就不麻烦大哥了!”

说完,田馨就站起身,抱着孩子就要走了。

看到她都快走人了,我心里那叫一个急啊!

现在这么有机会碰到我朝思暮想的地方,难道就这么泡汤?

我真的越想就越不甘心!

不过梅姨却依旧坚持,她拉住田馨,接着劝:“哎呀,没事的,就让壮子帮你按按吧,我是过来人,知道这女人要是有肿块严重了可不得了。”

“还有你现在都不怎么下奶了?到以后可能就更少了,那小花饿了,吃啥?二牛为了咱们这个家都去城里打工了,如果咱们连小花都养不好,等他回来,还怎么给他交代啊!”

她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让弟妹少遭些罪,让孙女小花能吃饱。

孩子还小,如果田馨没有奶水了,总不能给孩子顿顿喝奶粉吧?

听到梅姨的话,田馨立马顿住了。

虽然她不太清楚肿块严重了到底会怎样,但真的非常难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