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朋友做过最羞耻的事,在闺蜜家和他老公做a

那时,我们来上海快半年的时间,恰逢刘媛的生日,为了感谢彼此之间的照顾,关心,妻子林倩提议给刘媛办个小小的生日庆祝。

刚提议,便得到我们赞同。

这天下班,我们四人一起在菜市场碰头,买了很多菜品,张建还去超市买了两捆啤酒,我也去超市买了两瓶红酒。

回到家,刘媛跟妻子林倩去厨房下厨,我们两个男人就坐着聊天。

饭菜很快准备好,我们拉开中间的帘子,将几个凳子放在两床中间,拼凑出一方桌子。

我们彼此祝福着,希望对方能在北京闯出一番天地。

随后打开了啤酒与红酒,天有点闷,室内又没有空调,两个电扇哗哗吹着,没多久,我们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

不过喝着啤酒,也并没感觉特别难受。

因为出汗太多,倒是觉得很畅爽。

刘媛与妻子也出了不少汗,小衣里的花纹,透着浸润的衬衣,清晰的贴着皮肤,划出一道完美的形状。

我跟张建的眼睛都看傻了,两女人很快意识到,低头瞥了一眼,俏脸一片绯红,赶紧从座位起身,打开柜子,从里面拿出宽松的T恤,进了卫生间,脱了小衣,换上T恤。

又是一阵推杯论盏,我跟张建都有点喝高了,不知啥时候将上衣给脱了,光着膀子。

我惊讶的发现张建这位老同学的肌肉竟然如此发达。

大头肌孔武有力,很有阳刚之气。

从晚上八点一直喝到十一点,酒都喝见底了,大家都喝醉了。

刘媛与妻子林倩晕乎乎的跑去浴室,冲洗了一个凉水澡,擦了身子,换了睡衣,从浴室出来,各自回到自己的床上睡觉了。

因为啤酒跟红酒掺杂着喝,后劲特别大,到下半夜的时候,我们意识都有点模糊了。

晚上频频起床去小解,头一直晕沉沉的。

啤酒涨得难受,我起来去浴室,直接开门就进去了,让我没想到的是刘媛竟在里面。

开门一眼,我就看光了。

刘媛吓得神色慌张,赶紧伸出手捂着。我许久才反应过来,退了出去,站在门边,心跳加速的很快。

不一会儿,刘媛摇摇晃晃的从里面出来,俏脸一片绯红,扶着墙,模模糊糊的上了床,一看床上有人,急忙跑到了另一个被子里。

我上完小便后,也迷迷糊糊上了床。

当时搂着熟睡的女人,发现与妻子的味儿不对劲,但后劲太对了,也没太在意。

次日上午九点。

我们醒来,脑袋还很匀称,迷迷糊糊,睁开眼,发现四周环境有点生疏。看了看怀里的女人,一下子清醒了。

与此同时,旁边传来妻子林倩的尖叫声,紧接着,我怀里的刘媛也醒了,也跟着失声尖叫起来!

原来,昨晚上两个女人上错床来了!

刘媛吓得赶紧跑回了自己床上,老婆林倩也回到我这边。

林倩抱着我,眼睛都红了,哭了起来,我回过神,心底一时间也接受不了,但很快我也平静下来,拍了拍妻子的肩膀,安慰:“没事儿,没事儿,昨晚大家酒都喝多了嘛,起床啦。”

张建听了我的安慰后,也同样安慰了正哭泣的刘媛。

男人们的安慰,让两个女人都冷静下来,抹了抹眼泪,起床,收拾了昨晚醉酒后的一片狼藉

睡错床这件事后,我们四人关系变得更加微妙了。

刘媛思想比较开放,目光总火热与我碰撞,而妻子呢,比较矜持,一直逃避张建色眯眯的目光。

其实男女之事就如同一层纸,一旦捅破旧没了禁忌,更何况我们都是已婚男女,大家都心知肚明。

进入炎热三伏,酷暑难耐,下班后,进了合租房如同下地狱,电扇吹得都是热风。

我和妻子睡在靠窗一边,晚上开着窗户还有点凉风吹拂,张建与刘媛睡在里面,加上有布帘遮挡,密不透风,天天半夜起床都受不了,跑浴室去冲冷水澡。

大家想法子,想安装空调,但身上也没积蓄,还有一点,电费太贵了!

一周五晚上,我们都睡不着,就关灯聊天,开始聊工作的事情。

后面聊到居住条件,无奈下一阵感慨。

突然张建提议:“要不这样,晚上睡觉的时候,把布帘给放下吧,这样通风会比较好一点。”

一阵沉默后,我也表示同意。

张建询问:“那两位女士的意见呢?”

林倩跟刘媛都表示听男人的,意见通过后,我们就开灯忙活,将隔在两床中间的布帘给撤了。

刚开始关灯时,屋子内一片漆黑,过了一阵,眼睛适应了,隐约能看见对面床上的影子,但他们比我们看的清楚,因为他们是在暗处,我们这边沿着马路,但也没想太多。

次日天一亮,尴尬了!

彼此看的特别清楚,两女人穿着长裙睡衣,我跟张建只穿着短裤,早上还有点反应。

吃完早饭,因为周末在家里休息了一阵,屋子里实在热得受不住,我们两夫妻就商量去海泳,急忙准备泳装,然后出门了。

我们乘车去了海边,正午时分,终于到了一处偏僻,尚未开发的海滩。

骄阳如火,空旷的海滩上,只有寥寥几人,看那样子都是来游泳的,四处都没一个换衣的遮拦处。

没办法,我跟张建只好挡在前面望风,两女人在后面换了泳装。

各自换好泳装后,迫不及待的冲进了海里。

妻子林倩和张建老家是内陆,不像我跟刘媛都是海边长大,她两不会游泳,只在浅滩上扑腾。

我和刘媛争先恐后往深海游,比赛谁能游到距离海岸一千米处的礁石。

终于我我跟刘媛先后到了那块礁石,礁石一侧很陡,一道很大的裂缝,可以攀爬上去,上面有一块空地。

我率先爬上去,一屁股坐下,在拉刘媛上来的时候,突然脚底一滑,刘媛整个身子扑倒在我的怀里。

刘媛的屁股感觉到一种硬邦邦的东西,不禁俏脸滚烫。

我盯着怀里的刘媛,露背的泳装,胸膛贴着,心跳加速的很快。

尴尬的场面,我们谁都没说话。

“刘媛是张建的老婆,我怎么能有这样龌龊的想法?”

“可她实在是太美了,太性感了,上次在浴室里面还叫我的名字呢。”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不都很开放吗?”

思想一番挣扎后,我环顾四周,一片汪洋大海,如此偏僻的场所,这不正是绝佳的机会吗?

我吞了扣口水,突然手开始上移,摸到了她的胸口。

“嗯……趁人之危呀?就不怕我告诉我老公啊?”刘媛身子微微一怔,扭了扭滚烫的娇躯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