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腿打开我进不去 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再等一会,这女人马上就要走近了,我倒要看看,这浪荡的女人到底长得什么模样。

我嗓子有些发涩,喉咙骨紧张的滑动了几下,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一步步走近的女人。

何……何嫣然?我的英语老师!

那个天天都冷着一张脸,美得要死,却没人僚得动的冰山美人?

我脑子一片的浆糊,浑身却是一震!

实在是难以置信,天天站在讲台上的高冷女神老师,在私下里竟然浪成了这种德行……

所以,老子刚才是看了何嫣然的身子?

我心里一阵暗爽,这样的待遇恐怕我们全校的男老师都能羡慕疯!

何嫣然和他男友已经离开,我摸了摸有些滚烫的胸口,口干舌燥的等了十分钟,才偷偷的溜了出去。

擦!

我走到小区楼下,看着刚刚打完野战现在立马又腻乎在一起的情侣,最后竟…竟然走到了我隔壁的房间!

我慌忙的关上门,就跟中了彩票的几百万一样,激动的差点叫了出来。

我们这廉价的出租屋中间的隔断就是一张薄木板,旁边屋放个屁,我都差一点能闻到味的地方,这要是他们两个人在屋里……

我躺在床上却如何也睡不着,眼睛恨不得钻到一墙之隔的对面。

也不知道是不是鬼迷了心窍,我脑子里就想到凿壁借光的故事,手拿着工具直接忙活了起来。

一颗心怦怦直跳,看着那细小的光亮,我整个人激动的趴了过去。

我当时根本来不及去思考后果,不过我们这种廉价房墙壁上都贴着一层厚报纸,密密麻麻的小黑字,似乎也挺难发现的。

反正已经没办法多想了,凑近眼睛,我整个人瞬间呆住了。

何嫣然正在扒下自己光鲜亮丽的衣服,换上一件奇怪的东西!

艳红的小罩罩带着几抹薄纱,如同一个肚兜,却根本遮不住何嫣然半缕嫩肉,反而更加的妩媚诱人。

神密的三角洲更是仅有一块透光的红纱,半遮半掩的妩媚,加上那圆鼓鼓的丰盈,那弧线让人看了直冒火。

这竟然是我们那个凤眸冷瞪的英语老师!

我眼睛直直的瞪着,一颗心直在胸口打着鼓。

何嫣然在镜子面前妖娆的扭动了下丰乳肥臀,似乎很满意这套内衣。

轻巧的推开隔壁的浴室,就钻进了她男友淋浴的卫生间里。

“你个小妖精,刚刚不是喂饱你了嘛?又来发骚了!”

淅沥沥的花洒声,带着男人不清不楚的低语。

欠干!

我脑子里也冒出来这么一个词!也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嫉妒。

明明两个人钻进了浴室,我却还是不死心的趴在那个小眼死死的盯着。

尽管水流的声音很大,可是我还是能够听见何嫣然娇颤嘤啼,明明看不见任何的画面,可是我脑子里却极致的紧绷,就连一颗蠢蠢欲动的心也格外的雀跃!

可惜这美妙的声音不消片刻就停止了,何嫣然一脸不满的跌坐在床上,胸前的春光全部飘进了我的眼睛里。

她很美这是我一直都知道的,纤细雪白的大腿,幽深闭合的门户,还有上面娇嫩饱满又带着水珠的丰盈,那曲线让我看得喉咙发紧,粉嫩的蓓蕾更是让我恨不得上去咬上一口。

“你这个妖精今天都已经三次了,再来就真要把我榨干了!”

男人一双粗粝的大手在何嫣然的翘臀上大力的拧了一把,眉飞色舞的说道。

何嫣然根本不想搭理他,直接翻了个身子佯装睡觉。

何嫣然说的倒是一身正派,冰清玉洁的她哪里有昨天钻男人胯下的架势。

方蓝蓝瘪了瘪嘴,还不忘给我补几刀,说我上课总是往自己的裤裆中间摸摸索索,声音细细碎碎的影响她学习!

她奶奶的!

我恶狠狠的看了方蓝蓝一眼,就知道被这个女娃子坑了。

我猜她就是明摆着不想要让我当同桌,可是想到方蓝蓝挺硬的后台,我这个哑巴亏想吐出来都难,毕竟连教导主任那个灭绝师太对着她都和颜悦色的。

真他娘憋屈啊!

可恨何嫣然这个蠢女人还真的信了,一脸不耻的看了我一眼,仿佛我做了多肮脏的事情一般。

而且最后,竟然将我直接叫出了教室,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训斥!

说什么我这种人即便是毕业了,就这副德行也找不到女朋友,女孩子都喜欢那种书生气满满的优秀学生。

还给我说什么女孩子和男孩子都应该矜持,拥有纯洁的感情,她就是如此。

我差一点都气笑了,何嫣然这给自己脸上贴的金也不怕臊得慌。

何嫣然倒是一本正经,一点也不心虚,看到我并不诚心的态度更是气得上头,直接将我从在走廊罚站,给叫到了办公室。

“检讨书,不写完你就不用回家了!”

何嫣然冰冷冷的看着我,如果不是昨天见识过了,我倒真的以为她是一个严格的老师了。

“看什么看!还不动笔,是在等我教你怎么写吗?”

何嫣然清冷的瞥了我一眼,自顾自的玩着手机,把我安排在她身边的办公桌上。

我也搞不懂是哪里得罪了这个女人,反正她就是看我不顺眼,我自己也感觉出来了,那种鄙夷不屑的目光,让我身子里的反骨格外的敏感。

我就不信了,终有一天,我要把这个女人给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忍!

我乱七八糟的写了一通将一篇洋洋洒洒的检讨书递给了她。

虽然心里不服气,可是谁让我现在是她手底下的学生,如果哪天她半夜走错到了我的房间,看我不把她狠狠得收拾一顿!

“不合格,李贡你糊弄我没用,重新写。”

何嫣然简单的略了一遍,就从抽屉里又抽出来几张稿纸放到我的面前。

丫的,我就知道何嫣然绝对是耍我!别让我逮到机会,看我不弄的你叫爸爸。

她悠然的摆弄着手机,眼角还泛着笑意,轻描淡写的就决定了我的命运。

可恨的是我却是她的学生,随便一个叫家长就被她给拿的死死的!

何嫣然捂了一下肚子,眉头紧蹙,焦急的拿上了包就走了出去。

活该!

这女人肚子里全是坏水,闹上肚子才好呢!

我心里暗暗偷笑,眼睛却瞄向了亮着屏幕的手机。

“宝贝,晚上等我,我现在就去买套!”

靠!

这女人竟然又在发浪!

我心里对于何嫣然不耻到了极点,却有些贪婪她娇媚的身材,如果可以便宜别人,那我不是也有机会……

猛然间,我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更何况这女人总是看我不顺眼,那种想要降服她的想法,今天却是格外的强烈。

那饱满的丰盈,如果可以按在我的手里,随着我的挤压变换着形状,让那个清高的女人在我面前放浪,自惭形秽,我激动澎湃的心情越来越盛,甚至不敢再继续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