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羞羞的污小短文,宝贝乖换个姿势再来

“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

黄昏时分,我蹲在窗户底下念着小学古诗词,努力装成一个勤奋好学的孩子。

但其实,我今年已经十八岁了。

只因为十岁那年,我跟同学出去玩掉进池塘里,被捞出来后就变成了一个傻子,所以我的智力水平只够读小学。

十三年前,爸妈说去大城市打工赚钱,便把我丢给表叔照顾,结果再也没回来。

几年前表叔患病去世,我便跟着表叔家的表哥生活,前两年表哥也出去打工了,所以家里就剩下我和嫂子两个人。

说起嫂子,我总是心潮澎湃。

她叫林雪,是一个特别漂亮的女人,人也温柔善良,皮肤白嫩地像刚出锅的水豆腐,滑滑嫩嫩地,吹弹可破。

每到夏天,她就会露出两条白皙匀称的大长腿,胸前鼓鼓囊囊的也会出来露半个脸,馋的男人流口水。

邻居见她打招呼都会说,“楚妖精出来遛弯了。”

没错,她就是个妖精,迷死人不偿命的妖精。

“小川别念了,快来吃饭。”

嫂子在厨房招呼我,为了装傻,我先不能答应。

“小川——”

她又叫了我两声,见我没有反应便亲自走了过来。

“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我嘴里的声音还没停下,她干脆走到我面前蹲下身,抢过我手里的书本。

“吃完饭再念好吧?”

我痴傻地看她,因蹲下被膝盖挤压的雪白,让人想一个猛子扎进去,溺死在她的温软香嫩里。

“小川?”

见我愣住,她伸手在我面前晃了晃,顿时芳香扑鼻。

“好!”

我猛地站直身子,却立刻后悔起来,那里一时没控制住,瞬间有了反应,像要上阵杀敌一样。

背后一阵冷汗,要是被嫂子发现我装傻,会不会把我赶出门?

果然,她楞了一下,然后皱着眉头站起身。

完了!

“衣服上怎么蹭了那么多灰?不是说脏了就要脱下来吗?”

她指了指我胸前的污垢,不满地把我拉进浴室。

我刚松了一口气,她就强行把我的短袖扒了下来。

“好大的汗味,嫂子不是告诉过你吗,夏天要勤洗澡勤换衣服。”

嫂子皱了皱鼻子,但并没有嫌弃的意思。

她是看着我长大的,对我的关怀如同家长一般。

“我,我……”

我赶紧支支吾吾说不清话,让自己尽量看起来更像个傻子。

“傻孩子,我给你洗吧。”

她摇摇头,一脸宠溺地蹲下身子,雪白的丰满再次呼之欲出。我真想直接将她扑在身下。

她伸手要拽我的短裤,我一下子慌了,拉着裤边不让她动。

“小川什么时候还知道害羞啦?”

她笑着看了我一眼,还是将我的短裤使劲拽下,结果……

“啪嗒。”

我身体某个部位直接摔在肚皮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嫂子顿时看愣了,大概是没想到,我一个傻子能有这么强大的本钱吧。

“嫂子,我这肿的疼……”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