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不行我做不下去了,半个手掌便触摸到了那挺翘的饱满

“蓉蓉,你真美!老师想要你!”

老徐偷窥着浴室里的景象,整个人魔症了似的,不停的小声念叨,他从未有过像此刻一样强烈想要推倒一个女人的冲动。

大约过去了十几分钟后,杨蓉蓉停下了浴霸的开关,看那样子是洗完了准备擦干身子穿衣服。

在门外全程目睹了她洗澡过程的老徐,则是深深呼出一口气,脸上带着意犹未尽的表情回到沙发上坐好。

结果,他刚落座还没两分钟,忽然便听到浴室里面传出一声惊呼,随后便是女人连串痛苦的旖旎。

老徐心里咯噔一下,顾不上太多,冲着浴室方向就喊了一嗓子。

“蓉蓉,你出啥事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快步往那边走。

“不小心滑到了,好……好痛。”杨蓉蓉的声音透过房门显得有些沉闷,但不难听出其中掺杂着痛苦。

老徐一听就急了,直接去拧门把手,没想到竟然没锁,一下子就打开了。

推门一看,就见杨蓉蓉衣衫不整的跌坐在地板上,她身上穿着的丝质睡衣被地上残留的水渍浸湿,紧贴在身上,两条修长美腿以一种走光的姿势岔开着,隐约可见最深处那抹……

虽然老徐很担心,但见到这一幕后,眼神还是第一时间流连在杨蓉蓉胸前和下身两个关键部位,不过一扫而过之后,他就清醒了过来。

现在可不是饱眼福的时候。

“蓉蓉,你怎么样,严重吗?”老徐关心的问。

杨蓉蓉一手扶着腰,秀眉紧皱,她尝试着想站起来,可刚一有所动作,整个人就像被电击了一样哆嗦了一下。

“腰……腰好像闪到了。”她吸了一口凉气,俏丽的脸蛋有些泛白。

这种情况具体伤的怎样是看不出来的,可能就是当时疼这么一下,没什么大事。也有可能把肌肉也给拉伤了,要修养一段日子才行。

不过眼下,杨蓉蓉还是最好自己不要乱动。

这么想着,老徐试探着开口:“蓉蓉,要不老师把你抱过去吧,免得你再扭着喽。”

之所以提出这个建议,一方面老徐是出于关心,还有就是老徐自己打着的小算盘,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他可不愿意错过,怎么着也得贴身占一番便宜才行。

想想能把这么一个极品尤物搂抱在怀里,他就一阵抑制不住的激动。

“这……”

杨蓉蓉脸色红了红,有点犹豫,不过她现在确实不适合行动,但是老师年纪这么大了,能抱得动自己吗?

带着迟疑,杨蓉蓉潜意识的看向老徐,这一刻,她忽然意识到老徐身材其实很是高大,两肩宽广,胳膊粗大,看上去甚至比自己老公林栋更健壮,一点都不像五十多岁的老年人。

莫名的,杨蓉蓉有些害羞,她赶紧把视线偏向一边,呐呐的说:“那……那辛苦老师了。”

老徐等的就是这句活,表面平静微笑,其实心里满是欢快,他明显带着急迫的弯腰俯下身去,一手穿过女人的腋下,一手搬起腿弯。

杨蓉蓉强忍羞涩,配合的把一双玉臂搭在老徐脖子上。

下一瞬,老徐发力,把女人整个从地上抱了起来,只不过在起身的同时,老徐那只放在杨蓉蓉腋下的手,不经意间往前挪了挪,顿时,半个手掌便触摸到了那挺翘的饱满……

这种奇妙的手感,老徐已经很多年没有体验过了,杨蓉蓉那个部位发育的过分完美,不但硕大,而且又软又弹,摸上去特别舒服。

本就心怀鬼胎的老徐,在这初次的亲手体验后,更是不能自已,情绪波澜起伏。

他在把杨蓉蓉抱起来后,像是怕没抱稳一样,又抬动双臂,连带着女人一起在自己怀里颠了颠,手指顺势在饱满上面再次大力揉按了几下。

而杨蓉蓉自然感觉的到,自己的敏感部位正在受袭,可是她认为老师是在好心帮忙,又不是故意的,所以只能默默羞涩忍受,一言不发。

而且,这是她第一次除了老公以外,被别的男人这么环抱着,如此亲密的姿态,让她心中难免有些不安。

尤其是她现在搂着老徐的脖子,脑袋依靠在对方雄厚的胸膛上,离得这么近,很轻易的就能感受到老徐身上传来的一波波成熟男人的雄性气息。

这种味道,她似乎并没有在自己老公身上感受过,让她莫名有些沉醉。

卫生间和浴室里的并不远,也就几步的距离,但老徐走的不紧不慢,怀里抱着温香软玉,偶尔胸膛还会被饱满的两团摩擦着,这种舒爽体验让老徐心潮澎湃,恨不能永远持续下去。

磨磨蹭蹭的走了十几秒,老徐也不好表现的太明显,只能稍显不甘心的进了夫妻俩的卧室,把杨蓉蓉平躺着放在那张大床上。

临放手时,又恋恋不舍的近距离看了几眼杨蓉蓉的胸脯,对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蓉蓉,怎么样?还疼么?”老徐晃动了一下肩头,视线一直不肯从女人身上离开。

“嗯……似乎好点了,没刚才那么疼。”杨蓉蓉目光有些飘忽,不太敢和老徐对视,她已经发现身边男人目光火辣辣的,像是要喷涌出什么。

不过她倒是没往别的方面想太多,只是觉得被自己曾经的老师这样抱到床上,有难言的羞涩和尴尬。

但此时的老徐却已经快要抑制不住内心的渴望,经过这么一接触,他对想要得到这个尤物的渴望更加强烈了。

根本不加考虑的,他就尝试着做出行动。

“蓉蓉,要不老师给你推拿一下吧?我有个老朋友是开中医馆的,跟他学过几手,能活血化瘀,对你这种情况的伤,效果特别好!”

老徐说的很真诚,他毕竟活了这么多年,为了达到目的,不动声色的功夫还是能伪装到位,从表情和语气看上去,像是真的老师在关心帮助学生一样。

“啊?”杨蓉蓉没想到会这样发展,眨了一下眼睛,带点犹疑的小声问:“这……有用吗?”

“当然。”老徐镇定的说:“你应该就是扭到了而已,并不严重,应该休息两天就没事了。”

说完,他又欲擒故纵的加了一句:“不过推拿一下会更好,你也不用受罪,弯腰都疼。”

老徐人情练达,精明的很,他并没有把自己渴求表现的多么强烈,只是在用语言来引导。

看似给了选择,但是杨蓉蓉这当学生的,怎么好意思拒绝老师的好心帮忙?

老徐胸有成竹。

果不其然,杨蓉蓉表情变幻了一下,停顿了几秒钟后,就轻轻点了点头。

“那,老师,麻烦您了!”

“没事,你翻过去吧,慢点……”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