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这么多水水 还说不想要 日出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那暗红的灯光下,王姨正靠在床头,双腿岔开,用那种玩具,在那贪婪的满足着自己。

青春期已成年的我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诱惑,顿然间,我全身的血液就沸腾了起来……

我叫李海,是个高三学生,王姨是我同班同学张子枫的妈妈,虽然王姨实际年龄已经快四十了,但她看上去实在是太年轻了,顶多也就二十七岁左右,长得也是特别的漂亮,而且王姨全身上下总是散发着一股诱人的女性味道。

其实,我对王姨早就已经有了非分之想,每回来找张子枫玩时,我都会忍不住去偷看王姨的上面和下面这两个位置,我知道这很不应该,但就是控制不了。

不知道王姨是发现了我偷看她,还是担心我耽误了她儿子的学业,从上个月开始,变得有些不待见我了。

本来我也该死心才是,可事实恰恰相反,王姨对我的冷漠态度反而进一步刺激了我的邪念,要是把王姨给睡了,看她以后还怎么给我脸色看……

更巧的是,王姨的儿子张子枫很喜欢跟我玩。

这不,今天傍晚又是他约我打篮球,之后我破了点财,请他去附近的网吧打了好几个小时的游戏,故意弄到很晚,见太晚了,张子枫就把我留在了他家过夜,我也才有机会看到眼前这一幕。

就在我感叹王姨那对东西好大,好白,真想上去摸一把时,王姨又换姿势了,她转过身,跪趴在了床上,高高翘起的后面正对门口的我……

我的一双眼就那样直挺挺地盯着王姨的那里,忍不住,连连咽着唾沫,心脏也跟着擂鼓般的剧烈跳动了起来,那种渴望简直是不言而喻……

下面本就因为憋尿起来了,这会儿更是胀得特别厉害。

接着,王姨左手继续在前面揉动,而右手则从胯下绕到后面,不停的拉扯着那玩具。在玩具的带动下,王姨发出“嗯哼”享受之声的同时,浑圆的翘臀也跟着有规律的扭动着……

真是没想到,平日里那个端庄的王姨竟然是个这样的女人!

其实这也没啥,王姨的老公,也就是我这同学的爸爸是个生意人,经常在外面出差,王姨渴望,也属正常。只是我没想到,王姨那个起来竟然是这么的疯狂,单单就自己安慰,也能摆出这么多叫人兴奋不已的姿势。

这要是真枪实弹起来,那岂不是要舒服到上天?想到这,我就更加难以自拔了起来……

要是王姨那里面的玩具是我的这个,那该多美好啊!下意识,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那个。

“呜……呼……”

王姨像个飘摇在海上的小帆船一样,在浪潮里此起彼伏,看样子已经快要到达顶点了,那要是这个时候我进去,那王姨应该不会拒绝吧?109

突然,我像得了失心疯一样,不管不顾,推门就闯进了王姨的房间……

王姨可能是保持那个跪趴的姿势太久了,整个身子都麻木了,尽管很惊慌,可一时半会却没办法逃离。

“小,小海,你,你进来干吗?”王姨非常的紧张,那张漂亮的脸蛋也涨得通红。

我估摸着,要是这会儿旁边有个洞,她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被自己儿子的同学看到自己这副样子,得多丢脸啊!

其实,我也很害怕,要是王姨大叫一声,惊动了正在睡觉的张子枫,张子枫要是看到我潜入他妈妈的房间,而且还看到他妈妈这一幕,那他还不把我给碎尸万段啊!

但,我赌定了王姨她绝不敢声张。

“出,出去……”王姨羞愧地低声吼道。

看得出,她很想改变趴着的姿态,很想用被子盖住自己一丝不挂的身子,她的一只手也已经抓住了被角。

然而,此刻,那个“吱吱”振动的玩具还在她身体里,她一边羞愧着,一边又还在情难自控地接受着那个玩具给她带来的快乐。

看着那个玩具深深的淹没在王姨那里面,而留在外面的那一部分又在疯狂的旋转,我哪里舍得就这样出去。

“王姨,对不起了,都怪你长得太漂亮了!更怪你做这种事被我给看到了!”

当然,这话我只能在心里说,嘴上却含含糊糊地说:“小月,放心,将来我肯定会对你负责,肯定会娶你的,你就从了我吧!”

说话的同时,我的手就一把伸过去抓住了那个玩具,并顺势往里推进去了一点。

“啊……”这触碰,使得王姨忍不住大叫了一声,把她自己都给吓到了。

我也后背直冒冷汗,可千万别惊醒了睡得正酣的张子枫啊!还好,王姨也怕吵醒了自己的儿子,及时捂住了自己的嘴。

连连抽动几下身子后,王姨放开了堵在嘴上的手,对我说:“小海,你怎么了?你是不是梦游了,小月是你女朋友吧?我,我不是你的女朋友小月,我是你王姨啊,小海。”

王姨真聪明,一眼就看出了我是在梦游,可是她并不知道,我是装的,我也压根就没有什么女朋友,小月这个名字是我瞎编的而已。都说梦游的人不能被叫醒,要是叫醒的话,那就没命了,王姨可不敢让我死在她家吧!

“小月,我爱你。”我全当听不见王姨的话,把梦游进行到底,抓在玩具上的手也跟着运动了起来。

被这么一运动,王姨的身子就颤抖的更厉害了,那涂着粉红色指甲油的脚指头都跟着弯曲了起来,她颤抖着声音说道:“小海,快,快住手啊,我不是什么小月,我不是你女朋友啊,我是你王姨,你同学的妈妈,王姨啊!”

听到王姨一再强调自己的身份,我挺内疚的,觉得很对不起张子枫,要知道张子枫算得上我的铁哥们了。

就在这时,从电话听筒里面传来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那男人问道:“怎么样,我送给你的东西舒服吧?”

原来王姨是正在一边跟男人通着电话,一边做这种事,而且这玩具还是电话那头的男人送给王姨的,并且还一边教王姨怎么用。

我很确定,这个男人一定不是王姨的老公张辉年。

王姨自己也做贼心虚,赶紧抓过枕头旁边的手机,掐断了通话。

好啊,王姨,你竟然背着张叔叔跟其他男人做这种事?那就怪不得我了……109

王姨可能是保持那个跪趴的姿势太久了,整个身子都麻木了,尽管很惊慌,可一时半会却没办法逃离。

“小,小海,你,你进来干吗?”王姨非常的紧张,那张漂亮的脸蛋也涨得通红。

我估摸着,要是这会儿旁边有个洞,她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被自己儿子的同学看到自己这副样子,得多丢脸啊!

其实,我也很害怕,要是王姨大叫一声,惊动了正在睡觉的张子枫,张子枫要是看到我潜入他妈妈的房间,而且还看到他妈妈这一幕,那他还不把我给碎尸万段啊!

但,我赌定了王姨她绝不敢声张。

“出,出去……”王姨羞愧地低声吼道。

看得出,她很想改变趴着的姿态,很想用被子盖住自己一丝不挂的身子,她的一只手也已经抓住了被角。

然而,此刻,那个“吱吱”振动的玩具还在她身体里,她一边羞愧着,一边又还在情难自控地接受着那个玩具给她带来的快乐。

看着那个玩具深深的淹没在王姨那里面,而留在外面的那一部分又在疯狂的旋转,我哪里舍得就这样出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