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说腿打开一点,宝贝放松我们玩点刺激的

柔软的唇瓣就像果冻一样,还带着丝丝甜味,老杨细细品尝一番之后,就伸出舌头,往里面侵略进去。

王娟本来牙关紧咬,但是一想到自己刚说会配合老杨,也只能放松身体,任凭老杨的舌头撬开她的牙关。

两条舌头顿时缠绕在一起,王娟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

老杨心里都快乐疯了,王娟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轻吟。

声音很小,是王娟无意识发出的,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但是却被老杨听在耳里。

就像是战场上的冲锋号,老杨一双手开始不老实了,从她纤细的腰肢一路往上,握住了她的饱满。

这是真的大,老杨一只手都不能完全握住,稍微用力一抓,手指都陷了进去些许。

察觉到老杨的动作之后,王娟不禁皱起眉头,不过一想到是在替她疏通筋脉,也就仍由老杨这么做了。

王娟只感觉身体越来越热,意识也渐渐开始变得迷糊。

“王伯,我热。”

趁着亲吻的间隙,王娟低声说着,声音婉转魅惑,十分勾人。

老杨更来劲了,解释到:“热就对了,这是把火气从身体里面散出来的正常现象。”

王娟这会意识有些模糊,不疑有他:“原来是这样。”

老杨正是在兴头上,自然不可能就这么停下来,深吸一口气,又埋头亲了下去。

慢慢的,老杨不再满足于此,从她的双唇慢慢亲吻到香颈,再慢慢亲吻到雪白的饱满上。

王娟身体微微发颤,像是被电到了一样。

她哪里禁得起这种挑逗,雪白的肌肤上不知道何时染上一层暧昧的红晕,仅剩的那条小裤,也被分泌出来的东西给染湿了。

王娟的声音越来越大,一开始的嘤咛变成了轻吟,带着几分痛苦,又极度的快乐。

老杨下面早就已经涨得不行,几乎快把裤子给捅破了,里面有着什么东西,迫切的想要索取,迫切的想要把什么东西释放出来。

渐渐的,老杨的手慢慢摸到王娟的腰腹,摸到了小裤边缘,并且仍然不停的往下摸去。

王娟察觉到有些不对,但是身体异样的快感太强烈了,她也懒得管其他的。

老杨隔着小裤,轻轻的摩挲着,手指已经能够清晰的感知到下面门户的形状。

老杨只觉得整个人都快燃烧起来。

手指,轻轻一戳,隔着粉色的小裤,戳进去了一点。

王娟顿时狠狠的打了一个颤……

她下面正是最敏感的时候,老杨这一戳,瞬间让王娟有了强烈的反应。

但是就是这么一刺激,王娟恢复了几分理智,立马察觉到老杨的手放在她那个地方,大惊失色,连忙挣脱出来。

就算她再什么都不懂,也知道那个地方是最重要的,绝不能轻易让人触碰。

“王伯,你干嘛?”

王娟有些惊慌的抓过一旁的衣服,将那里给遮挡起来。

老杨肠子都悔青了,一只告诉自己不要急不要急,没想到还是没忍住。

老杨勉强露出一个笑脸,解释到:“我这是在给你治病啊。”

王娟眼中还有几分挣扎,不过现在明显是不信任居多。

“杨伯,我还是先回去吧。”

说着,王娟都不等老杨回话,直接转身就要走。

老杨知道坏事了,这次肯定拦不住,最后也只能做点补救措施。拿过一瓶药膏,老杨递到王娟的手上。

“你把这个拿回去,抹一抹。”

王娟这孩子也乖,没有拒绝,拿上药膏就走了。

眼看着到嘴的鸭子飞了,老杨心里那个悔啊。

不过也没办法,谁让他这么着急。

但是吧,这事说不定还有机会。

低头看了看自己那里,王娟那诱人的身子再度浮现在老杨的脑海当中。

老杨越想越忍不住,最后只能自己用手发泄了。

一连半个月,王娟都没再来找过老杨。

就在老杨以为彻底没戏的时候,王娟再度找上门来了。

老杨喜出望外,看着王娟眼睛弯成月牙:“王娟,我还以为你以后都不来见我了呢。”

王娟脸色微微发红,低着头,小声说到:“之前是我过激了,这半个月以来,我发现杨伯你的治疗真的有用,胸口的小红点已经消了不少了。”

其实这些小红点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之前老杨给的那瓶药膏就是治那个的。

但是王娟不知道啊,就把这些功劳都归到老杨的治疗上。

现在药膏用完了,小红点还没好完,她自己又找上来了。

“杨伯,你帮我把这病彻底治好吧。”

老杨面上强作镇定,心里已经乐得不知云里雾里了。

之前两次都让她跑了,这次说什么,都要把你吃到嘴里。

“先进来吧。”老杨招呼着,等到王娟进来,关上了门。

进过这次过后,王娟已经完全信任老杨,也没怀疑什么。

关好了门,还没等老杨发话,王娟就红着脸问到:“杨伯,还是要像上次那样把衣服脱掉吧?”

老杨笑眯眯的点头:“对。”

既然如此,王娟也就没再多说,开始脱掉衣服。

很快,这一具诱人酮体再度暴露在老杨的眼前,浑身上下,也只剩那一条小裤,做着最后的坚守。

老杨面上没有什么异常,但是心里已经暗暗发誓,今晚上非得让你自己把小裤脱了不可。

王娟脸色微红,娇羞无比的看着老杨。

“杨伯,是先按摩还是先吸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