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下面支起小帐篷的包包,18厘米是女人理想尺寸么

“大哥,我好了!不过你要小心动静,不能让咱妈知道!”光着的身子暴露在大哥面前,柳媚媚娇羞万分,一想到自己老娘还在外面就不由得提醒。

“媚媚,你放心,你不让大哥说,大哥就不说,不过你也不要太担心,大哥这是在给你治疗呢!你把腿分开哈,不然大哥没有办法推到正确的穴位。”

李大牛目睹这一切,看着夹紧腿的弟妹,只感觉体内的火再也无法掩盖住,想着说个屁啊,老子才不说呢!

只要弟妹肯让碰她那里,那今天就有可能办了她!

柳媚媚早就觉得下面像大河一样了,她就慢慢地把双腿向着两边分开,把那片地儿给露了出来。

虽然在柳媚媚的眼里李大牛看不到,但这样把自己最私密的地方展现给自己大哥,她还是羞愧万分,但更多的还是期待,因为她的主要目的并不只是想看好病,还有想和大哥亲密接触,想让大哥把她搞舒服。

于是,她就眼神迷离看着李大牛,就媚声道:“大哥,我分开了,你来吧!”

李大牛看到这美妙的景色,全身的细胞都沸腾了一般,这就是弟妹的下面,哪里像是生过孩子的啊,根本就是一个黄花大闺女。

“媚媚,大哥要开始了。”

狠狠咽了口吐沫,李大牛就伸出了手指,向着柳媚媚那片无尽的诱惑之地,按了过去。

看着大哥的手伸了过来,柳媚媚羞耻到了难以形容的程度,但却很期待。

对于李大牛来说这就像是完成了梦想,虽说这对不自己的弟弟,更对不起老娘,但没办法,谁让弟妹那么吸引人呢!

“大牛,媚媚的问题解决了吗?怎么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呀?”

不过这时,外面竟然响起来老娘张玉红的敲门声,没有一会儿,门就开了。

李大牛和柳媚媚同时吓了一跳,柳媚媚更是满脸惨白,赶紧地把衣服给穿上了。

这时他们才想起来刚才竟然没有把门给锁上。

李大牛反应极快,当柳媚媚穿上衣服以后,他就一本正经的问道:“媚媚,现在还疼吗?”

“不疼了……谢谢大哥。”柳媚媚感觉都快要羞耻死了,如果被婆婆看到她不仅让大哥做这种事,还想要,那她该怎么活呀!

李大牛同样心惊胆战的,点了点头,就起身,给他妈说完一些情况后,便假装双手摸索着路走了。

回到自己屋子里,李大牛只感觉背后发凉真被他妈发现,可真完蛋了!

不过回想着往日里很矜持的弟妹,不仅当着他的面那个,还愿意让他碰,那岂不是真的有可能和弟妹那个啊!

如果真能和弟妹来一次,该多好啊!

这时李大牛别提有多羡慕弟弟小强,每天都可以享受如此美妙滋味的老婆!

他为什么就不能呢!

而且,事实上就算他和弟妹做了那种事情,也不算违背伦理!

因为他和小强并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两人都是张玉红在孤儿院收留的,在前些时间,弟弟小强还找到了自己亲生的父母,户口早就迁过去了,说到底他们都不算是一家人了。

之所以还住在这个家里,全都是因为小强孝顺!

所以,他和柳媚媚就算是做了那种事,除了对不起弟弟,并没有违背伦理!

况且,弟妹还主动想被自己按…

想着柳媚媚刚才在她房间里的表现,李大牛更是癫狂。

接下来的几天,李大牛几乎啥都没心思做了,就每天蹲点柳媚媚洗澡。

看着他心里的心思更浓了,只是上次为了让张玉红放心,他可是给老娘说给弟妹治好了,他不知道接下来还有没有机会接近弟妹啊!

不过两天后的下午,李大牛去厕所撒尿,刚掏出尺寸,就嘘嘘了起来。

可撒着尿,他就感觉背后有些不对劲了,转过身一看,他发现,弟妹居然在不远处盯着他那地方看得愣神了。

李大牛心中顿时又是激动又是兴奋,柳媚媚到底想要干啥呀!

接着,他发现柳媚媚竟然悄悄地向着他走了过来,当几乎来到他身边时,柳媚媚才停了下来。

随后,他看到柳媚媚竟然满脸渴望的看向了他正嘘嘘的家伙!

李大牛哪里不知道柳媚媚在做什么,她这是来偷看自己撒尿啊!

因为激动,尿顿时就分成了两股。

看到自己大哥的变化,尤其是李大牛的尺寸远超常人,柳媚媚一脸震惊和渴望。

李大牛心脏狂跳,接下来更让喷血的是,弟妹看着看着竟把她葱白的手伸进了她那最私密的地方…

李大牛无法淡定了,弟妹竟然以为他看不到,盯着自己撒尿,然后自己弄了!

这不就是对着自己yy吗?

这不说明,柳媚媚对自己有那种想法吗?

要不然,她干嘛趁着自己撒尿,主动跑来偷看自己?而且还一边偷看,一边自我安慰?

既然他弟妹都有这心思了,那他和她发生那种事情的几率,岂不是很大了?

他想,弟妹也想,两个人之间就像是隔了一层窗户纸,只要捅破不就完事了?

李大牛越想越是激动,真恨不得现在就扑到弟妹身上去帮帮她,但是眼下青天白日的,不是捅破这层窗户纸的机会,他也装作一副不知道的模样,继续嘘嘘。

过了好一会儿,李大牛才看见柳媚媚身子一颤,然后把手抽回,慌张的走了。

吃过晚饭后,李大牛就躺在床.上,他现在已经很确定,弟妹不仅想男人了,而且还是特别想和他那啥!

这让他又兴奋,迫切的想找个机会,捅破这层窗户纸!

那一夜,李大牛怎么都睡不着,想了许久都没有想到,不过这事,还得感谢他妈,在他久久想不出来办法时,他忽然听到,他妈说,明天要去地里干活,并且安排柳媚媚一个人,在家照顾女儿。

小侄女没有任何妨碍,到时候他有一天的时间能和柳媚媚独处!

干柴烈火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机会不就来了吗?

李大牛激动了起来。

不过按照弟妹那害羞的样子,哪怕她想和自己那个,也绝对不会表面上表露出来,李大牛想着,想要给弟妹搞,那还是得他要主动强势一些。

就这样,第二天早上,他妈出去之后,李大牛就迫不及待的开始展开行动!

一到厅堂,李大牛就看见柳媚媚正在给小侄女喂乃,看着那白花花的一片,他心中更想把柳媚媚拿下了。

柳媚媚见到李大牛走来,也丝毫不避讳,继续给小侄女喂乃,因为她已经习以为常了。

李大牛因为装瞎的缘故,也不敢直勾勾的盯着那里,只能偷偷的瞄两眼,暗自吞着口水,心中想着该怎么办呢?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院落里,已经晒干的四角裤,李大牛的心里就活跃了起来。

他弟妹,不是喜欢偷看他那里吗?

那他就主动给她看,让她心痒难耐。

一念至此,李大牛就装着瞎子,摸摸索索的走到了庭院里,找了一个四角裤,接着走回房间里,然后假装看不见柳媚媚的样子,开始拖裤子,换短裤了。

柳媚媚见自家大哥旁若无人一般的拖裤子,她先是一惊,忍不住想提醒一句自己还在边上呢,可一想到昨晚偷看大哥那里的场景,她就春心荡漾,直勾勾的盯着大哥换裤子,也不吱声。

李大牛计划得逞,忍不住心中偷笑,又故意把下面拖了个干净,露出来了下面。

柳媚媚没有想到大哥竟然拖的那么干净,不过却死死的盯着,当她那么近距离看到大哥那里的时候,就彻底被迷住了,好雄伟啊!

昨晚自己看的时候,就觉得很大了,没想到近距离看,这玩意儿竟然放大了一倍。

柳媚媚红着脸,情不自禁在想,这要是塞进去,该是什么感受啊?那不得舒服死了。

李大牛也不急,故意慢吞吞的换裤子,感受到弟妹那痴迷的目光,他心中更是激动,换裤子的速度也慢了很多。

直到他把裤子穿好,这时候的柳媚媚,早就火急火燎了,大哥的那里,一下就勾起了她空虚的内心,大哥一双手,都能让她舒服到无法形容,那如果那么大的家伙,那得多舒服呀!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