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 宝贝好想让你㖭我下面

果然很敏感,陈晴晴竟然娇喘起来。

“怎么样?感觉有没有好点?”

老刘兴奋极了,她竟然丝毫没有反抗,还沉迷于其中。

他知道自己的机会要来了!

“好……好……刘叔……你再多按按这儿……好舒服……我的腿弯超敏感……”

陈晴晴的呻吟已经彻底让老刘沸腾了,用又硬又烫的话儿在她的腿弯处进进出出,紧密的结合。

“晴晴,感觉怎么样?”

老刘已经忘我了,他已经想好了,今天不管怎么样,都要泄出这股邪火,哪怕是陈晴晴发现了,自己也要强了她。

下一刻,她的小腹剧烈的抖动起来。

“刘叔……对不起……我尿床了!”

陈晴晴有点尴尬,她的腿弯实在是太敏感了,这也让老刘越来越喜欢这个小妞了。

“没事!”

老刘又开始胡扯了,他笑呵呵的解释着:“晴晴啊,这是正常的生理现象,刘叔年轻的时候学过专业的按摩,那些按摩店的技师,都有这样的功力,你慢慢享受就行了!”

“啊……好……”

乖乖!

这小妞竟然又信了老刘的鬼话,这简直就是顺着老刘挖的坑就往里跳啊!

“那刘叔继续了啊!”

说着,老刘再也不客气了。加快了速度。

“啊……”

“刘叔……我又忍不住了……我……我想看看你用什么给我按的!”

这时,陈晴晴想要揭开眼罩,但老刘马上按住了她的手,还笑道:“晴晴啊,你再忍一会儿,刘叔给你看好不好?”

“好吧!”

陈晴晴回答的很勉强,这眼罩戴的她很不舒服,总是有一种神秘感。

老刘心里悬着的大石头也放下了,她要是把眼罩摘下来了,那自己做着一切不就前功尽弃了吗?

“啊……”

正当老刘继续着动作时,可能是太过于敏感,陈晴晴疯狂扭动着她水蛇般的小蛮腰,以至于本来围在身上的浴巾突然脱落,那莹白如玉的肌肤几乎让老刘流鼻血了。

那硕大的胸脯,全貌终于展现出来,一阵阵的颤抖。

“啊……刘叔……你的手法太好了……”

陈晴晴还在颤抖,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完全走光了,现在的她,就像个勾魂夺魄的小妖精。

“晴晴,忍住,马上就好了!”

受到这么大的刺激,老刘有点把持不住了。

下一刻,他猛地浑身绷紧,惊洪如决堤般飞溅到陈晴晴的毫无赘肉的白肚皮上。

谁能想到,一个接近五十的老家伙,竟然还有这么多的产量。

“啊……好烫啊……”

这时,陈晴晴终于忍受不住,她揭开了面罩,老刘所做的一切都被她尽收眼底,他竟然……

他可是自己萍姨的朋友,怎么能对自己这样,简直就是畜生!

“刘叔,你……你怎么能这样?”

陈晴晴已经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件事了,她才发现,自己竟然动情了,而且就连刘叔对自己做了这种事,自己都全然不知,刚才竟然还在配合他,简直太羞耻了。

他可是自己萍姨的朋友啊,怎么能对自己这样?

再看老刘,他的脸已经红到耳朵根了,这还怎么解释,已经被抓个现形了。

“晴晴啊!刘叔也是一时没忍住,不过,你放心,你还是处女,我绝对没碰过你,刘叔是鬼迷心窍了,你……你就原谅刘叔吧!”

尽管老刘巧舌如簧,每次都能骗过陈晴晴,但是这次,他真是失算了,他怎么都没想到陈晴晴会在这个紧要关头把眼罩摘下来。

陈晴晴急忙抓起浴巾,挡在自己已经被看光了的胸脯上。

“刘叔,你太令我失望了!”

说着,陈晴晴冲进了浴室,里面很快又传来了潺潺的水声。

她在洗澡!

可是,老刘去试图推门的时候,却发现卫生间的门被反锁了。

“晴晴啊,刘叔不是故意的,你原谅我吧!”

“我不想听,你走开啊!”

陈晴晴很生气,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竟然对自己做了这种事。

淋浴喷洒在她的身上,她拼命地洗着自己的肚皮,那里有男人留下的东西。

可是那来自男人的味道怎么洗都洗不掉,她心里也异常的烦躁。

一个女孩子,遭受了这种事,当然会忍不住生气和害怕。

陈晴晴也不例外,洗到一半,她突然蹲在地上,抱着膝盖哭了起来。

“刘叔,你太过分了!我那么尊敬你,你怎么能对我做这种龌龊的事,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知道她正在气头上,老刘也不敢接话,只能坐在门口,一脸的落寞。

该死,竟然又翻车了!

这个小美人儿以后应该再也不会理自己了吧?

半个多小时后,陈晴晴已经穿戴整齐从卫生间出来了。

看到蹲在厕所门边的老刘,她满脸厌恶的说:“刘叔,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说完,陈晴晴摔门而出。

老刘也没勇气再追上去了,如果这事发生在二十年前,他一定会追上去强吻陈晴晴。

但是现在,他心里还是有点逼数,自己只不过是个糟老头子,人家没告自己强奸未遂就不错了。

从那之后,连续五天,老刘都没再见过陈晴晴。

几天没见,老刘瘦了半圈,心里难受的吃不下饭。

这不,一天晚上,老刘正在躺着,却见陈晴晴穿着一身粉色泳衣,走到了自己面前!

“刘叔,想我了吗?”

声音还是软绵绵的,听起来就会让人安耐不住。

“想,非常想,我无时无刻不想你!”

多少年了,老刘都没说过这种情话,今天,他一股脑的全说出来了。

“那你都想我什么了?”

说着,陈晴晴蹲在了她旁边,用手隔着他的裤子,揉搓着那的话儿,还是那么大,在她手里似乎把玩的爱不释手。

老刘抬起头,一把抱住这绝色美人,他有些急躁,很大声的喊道:“我受不了……啊!”

“刘叔……我好舒服……我也想让你得到我……”

听到这些痴言怨语,老刘也把持不住了。

他扑上去,朝着她的胸口扑了上去,那样子就像是几十天没吃过肉的狼,眼神都充满了凶戾。

“啊!”

老刘直感觉自己舌头一痛,睁开朦胧的眼睛,这才发现,这只不过是自己的一个梦。

想不到自己风流半世,也会被一个小丫头折磨成这个样子。

想着那天自己的话儿在陈晴晴的腿弯处摩擦,他又来了感觉,那只狼手不自觉的伸进裤子里开始活动起来……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此时,躺在闺床上的俏美人陈晴晴也耐不住寂寞了,哪有少女不怀春。

更何况,有过几次触摸后,陈晴晴觉得自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以前她很反对婚前男女之事,她认为那是不贞洁的行为。

可是自从那天之后,每天夜里,她都会回想起那连续高潮迭起时的爽感,一闭上眼睛就是老刘的话儿。

如果那么大的东西进入自己体内,一定很舒服吧?

也是自从那天开始,她每次把手放在自己的下面,都会忍不住动情。

每次脑海里想到的都是老刘,他那健壮的身躯,他那两扎多长的话儿,他耐心地给自己讲着游泳的姿势,还帮自己按摩。

她甚至完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去意Y一个和自己萍姨同龄的老男人。

第二天,老刘依然无精打采,脑海里还是陈晴晴那曼妙的身影。

仿佛下一刻,陈晴晴就会出现在眼前,正穿着她粉红色的比基尼在水里向自己打招呼。

“刘叔!”

老刘自嘲的笑了,想不到自己思念成疾,竟然都开始幻听了。

“刘叔,你怎么不理我啊!”

这时,老刘的眼前有一双白皙的小手,正在他眼前摇摆。

“刘叔?”

“晴晴,真是你啊?”

老刘傻眼了,日思夜想,终于把她给盼来了。

“是啊,我的仰泳还没学完,你不打算教我了啊?”

见老刘有点怪异,她还以为老刘对自己伤透心了。

“没……没……你能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快,热热身……”

老刘有点兴奋了,他站在陈晴晴的身前,俩眼直直的看着这个曲线诱人的姑娘,那白皙的脖颈,若隐若现的胸脯,每次一躬身都会看的清清楚楚,那么白,那么嫩。

真是太美了,如果能扛起她的双腿,挺进她的身体,那简直爽死了。

热身结束,陈晴晴跳入水中,很自觉地便躺在了老刘的怀里。

“刘叔,上回教到打腿了,你扶着我游一圈吧!”

面对陈晴晴如此主动的要求,老刘有些不知所措了。

这小妮子到底怎么了?

几天的功夫,她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那天临走的时候,明明对自己那么失望。

“好……好……”

老刘倒是没什么意见,只要能借机揩油,那就赚大发了。

不经意间,老刘多次碰触到陈晴晴的胸部,可她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还故意放松手臂,一点儿拦着他的意思都没有。

他哪里知道,陈晴晴也同样十分想念他,想念他给自己带来刺激的感觉。

这该死的老家伙,为什么就不能主动一点?

一瞥间,她猛地看到老刘的泳裤已经被支起来了,从上至下看,泳裤都已经被顶开了。

那根家伙就在自己嘴前,为什么?为什么有一种想吃它的冲动?

“啊!”

突然,陈晴晴走了神,身子突然下沉。

慌忙之间,她胡乱的抓,竟然顺手抓住了老刘的泳裤,那巨大的话儿顿时暴露在水中。

“唔……”

陈晴晴溺水了,老刘的泳裤也被她扒到了膝盖处。

等老刘把她扶起来的时候,那根家伙正顶在陈晴晴翘臀上。

“啊……”

陈晴晴竟然忍不住叫出了声。

“晴晴,你再慌也不能扒叔裤子啊!”

一瞬间,气氛陷入了冰点,陈晴晴的脸已经红到耳朵根了,她颤巍巍的说道:“刘叔,我……我刚才腿又抽筋了……慌忙之下,我才扒了你的……”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