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你,我坚持不住了 宝贝今天晚上你是我的

陈晴晴今年十八岁,刚高中毕业,寄住在萍姨的闺蜜陈阿萍家中。

一米七的高挑身材,亭亭玉立就和电影里女明星一样。

她的声音很嗲,细声细语,又软绵绵的,每次一听到这个声音,老刘就抑制不住下身的冲动。

居高临下的这么一看,老刘的鼻血都要呲出来了。

那蕾丝边的泳衣根本遮不住她硕大的胸脯,那雪白的两团,沾上晶莹的水珠,显得十分嫩滑。

“教练?”

见他没有回应,陈晴晴又叫了一声。

老刘这才回过神来,他“噗通”一声跳进水里,站在陈晴晴的身边。

“你试试放轻松啊,脖子以上不要用力,让半张脸融入水面,保持正常呼吸!”

陈晴晴对老刘完全没有任何警惕心和防备。

然而,察觉到她的目光往他身下被水漫过的地方扫去,老刘猛然一惊。

糟了,要被发现了!

老刘心里一揪,慌张的解释起来:“晴晴啊,你这打腿的姿势不标准啊!”

“有吗?”

陈晴晴依然天真地仰头看着老刘,没发现老刘身下的变化,甚至还没反应过来老刘是在转移话题。

“你放轻松,躺在水里,大腿伸直,用腿根发力,整条腿伸直,用小腿肚子拍打水面。”

说着,老刘向上移了几分,托住了她的肋部,两条胳膊有意无意的碰触着她的胸部。

果然很大!

不仅白,而且又软又极富弹性,那种触感就像是刚筛出来的豆腐,那么娇嫩,即便是隔着胸衣,老刘依然很满足。

才十八岁的小姑娘,真的好美,好青春,好有活力。

老刘心跳如鼓,细细看着陈晴晴白皙修长的小腿,正快速发力,两条纤细的长腿拍打着水面。

那娇嫩的小脚真的很美,如果被这只小脚顶在自己的那个上,那岂不是舒服的要上天了?

“对,就这样,有没有感觉你的身体正在后移,这就是仰泳!”

陈晴晴学的很认真,还暗赞老刘授课能力真强,教自己教的这么耐心。

“哎呦!”

这时,陈晴晴突然停止动作,满脸痛苦地叫一声。

“怎么了?晴晴?”

老刘急忙扶正了她娇嫩的身子,疼了陈晴晴,那就是伤了他的小心肝啊!

“刘叔,我小腿抽筋了,嘶……疼死了……”

陈晴晴的声音本身就绵糯又发嗲,现在这么一呻吟,那声音简直比叫床声都好听,叫得老刘浑身都酥麻了。

“我给你揉揉!”

说着,老刘犹如一只锦鲤,迅速钻入水底。

果然,进入水底之后,再看陈晴晴,那简直是另一番风景。

两条纤长的白腿,粉色的三角蕾丝泳裤,从下至上看,那两团柔嫩的臀部显得十分硕大,看起来十分养眼。

他见陈晴晴勾起右脚,站都站不稳了,索性也顾不上欣赏风景了。

当他的手接触到陈晴晴的小腿之时,触感又是让他心里一震,真软,真嫩。

果不其然,她的小腿处,筋盘在一起了,怪不得会这么疼。

揉了一会儿,又借机把她的小玉脚掰了掰,舒展下筋脉,终于好多了。

但是,这泳怕是学不成了,想在泳池里继续暧昧下去,恐怕很难了。

“还疼吗?”

老刘钻出水面,关心地望着陈晴晴。

“不疼了,但是刘叔,我……我今天好像练不了了。”

陈晴晴终于还是提出要离开,这可把老刘给急坏了!

他特意让陈阿萍把她女儿送他这儿来学游泳,就是想和陈晴晴多待几分钟。

可现在她要离开了,他怎么舍得啊!

抬眼看去,长相秀美的陈晴晴正对着他报以歉意的微笑。

紧致的泳衣包裹着她完美的身材,那上身那硕大的两团在泳衣的挤压下,显得那么丰满挺拔。

平坦小腹下面是一双纤细修长的双腿,两腿之间没有任何缝隙,丰润白皙的脚掌上,五根玲珑圆润的脚趾特别可爱。

他的心思完全放在了陈晴晴的身材上,以至于没注意到正在岸边穿拖鞋的陈晴晴,脚下一滑,直接撞向了老刘,那樱桃小嘴刚好碰触在老刘的两腿之间。

陈晴晴今年十八岁,刚高中毕业,寄住在萍姨的闺蜜陈阿萍家中。

一米七的高挑身材,亭亭玉立就和电影里女明星一样。

她的声音很嗲,细声细语,又软绵绵的,每次一听到这个声音,老刘就抑制不住下身的冲动。

居高临下的这么一看,老刘的鼻血都要呲出来了。

那蕾丝边的泳衣根本遮不住她硕大的胸脯,那雪白的两团,沾上晶莹的水珠,显得十分嫩滑。

“教练?”

见他没有回应,陈晴晴又叫了一声。

老刘这才回过神来,他“噗通”一声跳进水里,站在陈晴晴的身边。

“你试试放轻松啊,脖子以上不要用力,让半张脸融入水面,保持正常呼吸!”

陈晴晴对老刘完全没有任何警惕心和防备。

然而,察觉到她的目光往他身下被水漫过的地方扫去,老刘猛然一惊。

糟了,要被发现了!

老刘心里一揪,慌张的解释起来:“晴晴啊,你这打腿的姿势不标准啊!”

“有吗?”

陈晴晴依然天真地仰头看着老刘,没发现老刘身下的变化,甚至还没反应过来老刘是在转移话题。

“你放轻松,躺在水里,大腿伸直,用腿根发力,整条腿伸直,用小腿肚子拍打水面。”

说着,老刘向上移了几分,托住了她的肋部,两条胳膊有意无意的碰触着她的胸部。

果然很大!

不仅白,而且又软又极富弹性,那种触感就像是刚筛出来的豆腐,那么娇嫩,即便是隔着胸衣,老刘依然很满足。

才十八岁的小姑娘,真的好美,好青春,好有活力。

老刘心跳如鼓,细细看着陈晴晴白皙修长的小腿,正快速发力,两条纤细的长腿拍打着水面。

那娇嫩的小脚真的很美,如果被这只小脚顶在自己的那个上,那岂不是舒服的要上天了?

“对,就这样,有没有感觉你的身体正在后移,这就是仰泳!”

陈晴晴学的很认真,还暗赞老刘授课能力真强,教自己教的这么耐心。

“哎呦!”

这时,陈晴晴突然停止动作,满脸痛苦地叫一声。

“怎么了?晴晴?”

老刘急忙扶正了她娇嫩的身子,疼了陈晴晴,那就是伤了他的小心肝啊!

“刘叔,我小腿抽筋了,嘶……疼死了……”

陈晴晴的声音本身就绵糯又发嗲,现在这么一呻吟,那声音简直比叫床声都好听,叫得老刘浑身都酥麻了。

“我给你揉揉!”

说着,老刘犹如一只锦鲤,迅速钻入水底。

果然,进入水底之后,再看陈晴晴,那简直是另一番风景。

两条纤长的白腿,粉色的三角蕾丝泳裤,从下至上看,那两团柔嫩的臀部显得十分硕大,看起来十分养眼。

他见陈晴晴勾起右脚,站都站不稳了,索性也顾不上欣赏风景了。

当他的手接触到陈晴晴的小腿之时,触感又是让他心里一震,真软,真嫩。

果不其然,她的小腿处,筋盘在一起了,怪不得会这么疼。

揉了一会儿,又借机把她的小玉脚掰了掰,舒展下筋脉,终于好多了。

但是,这泳怕是学不成了,想在泳池里继续暧昧下去,恐怕很难了。

“还疼吗?”

老刘钻出水面,关心地望着陈晴晴。

“不疼了,但是刘叔,我……我今天好像练不了了。”

陈晴晴终于还是提出要离开,这可把老刘给急坏了!

他特意让陈阿萍把她女儿送他这儿来学游泳,就是想和陈晴晴多待几分钟。

可现在她要离开了,他怎么舍得啊!

抬眼看去,长相秀美的陈晴晴正对着他报以歉意的微笑。

紧致的泳衣包裹着她完美的身材,那上身那硕大的两团在泳衣的挤压下,显得那么丰满挺拔。

平坦小腹下面是一双纤细修长的双腿,两腿之间没有任何缝隙,丰润白皙的脚掌上,五根玲珑圆润的脚趾特别可爱。

他的心思完全放在了陈晴晴的身材上,以至于没注意到正在岸边穿拖鞋的陈晴晴,脚下一滑,直接撞向了老刘,那樱桃小嘴刚好碰触在老刘的两腿之间。

老刘怎么也没想到,事情进行的竟然如此顺利,陈晴晴果然对自己一点防备都没有。

陈晴晴躺在床上,脸上写满了期待。

“晴晴,要是疼的话,就跟刘叔说啊!”

老刘善意的提醒,还故意作势用手抓向她的腿间,果然没反应。

看来,她的眼罩带的很牢靠,一点都看不见了,这么说,自己可以为所欲为了?

既然如此,自己就不客气了。

他的老手由于经常泡在水里,所以不是很粗糙,反而也很温润。

配合着润滑油,老刘开始在她的大腿上左右开动,双手套动着她的双腿,每一次划过她的双腿,陈晴晴的脸上都写满了舒服,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她已经低吟出声了。

“啊……”

老刘大惊,急忙试问:“晴晴,是不是刘叔弄疼你了?”

“没……没有……刘叔,你继续按吧!”

接到命令,老刘继续左右开弓。

“啊……”

可能是太舒服了,陈晴晴夹紧的双腿终于松懈了,她的腿竟然缓缓地张开,还抬起来了。

“唔……”

老刘的心已经在呐喊,他猛地发现,陈晴晴竟然没穿底裤!

那双腿间景色,完全呈现在老刘的面前!

那娇嫩的模样,以老刘几十年的经验,完全可以断定她是个雏。

而此时,陈晴晴竟然还没意识到老刘在偷看她,还看的那么仔细。

“晴晴,感觉怎么样?”

老刘卖力的揉捏着她身上嫩滑的肌肤,一边更她唠嗑。

“啊……刘叔,你这手法真好,真舒服……”

这软绵绵的声音,加上着如雪般的玉腿,简直令老刘神魂颠倒了。

“是不是不疼了?”

“恩……”

陈晴晴娇吟出声了,她已经遏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哪有少女不怀春,陈晴晴现在也浑身燥热难耐。

陈晴晴不经回想起自己摔倒后,红唇印在了老刘两腿之间的场景,嘴唇上那坚硬的触感,陈晴晴的身体就如同过电般,难以抑制的抖动。

一股暖流经小腹,向下奔腾,陈晴晴明显可以感觉的到,那里已经一片泥泞。

每次老刘的手在她大腿内侧经过,都会出现了一种别样的感觉。

几分痛痒之中,夹杂着说不出的舒服,让她不自觉的叫出了声。

“啊……”

老刘又不是傻子,他自然知道,陈晴晴这是有反应了,只要自己加把劲,她肯定抑制不住想破掉身子的冲动。

“怎么了?晴晴,疼吗?”

老刘明知故问,就是为了让她乖乖接受自己。

“不……不疼,刘叔……不要停。”

被老刘挑逗的心思紊乱,就连嘴也不听使唤了,那些本不想说的话,也半推半就的说了出来。

“那刘叔轻点,用个柔和点儿的方式!”

说着,老刘又把润滑油倒在了陈晴晴的腿上,那肌肤本来就滑嫩,现在有了润滑油的滋润,就显得更加娇嫩,简直吹弹可破,每次划过她的大腿,就会随之颤抖。

人本身就是贪心的,老刘也不例外,他觉得这么占便宜还不满足,竟然把裤子脱了下来。

那早已经蠢蠢欲动的东西终于现世,冲破了束缚,那昂首挺胸的模样,表现出了它的迫不及待。

只不过,房间里只有两人,陈晴晴又戴了眼罩,根本看不见。

“刘叔要轻点了啊!”

按了这么长时间,老刘也知道,陈晴晴的腿弯处是敏感点,每次划过,她脸上的表情就会一变,所以他打算从陈晴晴的腿弯处下手。

“晴晴,你弓腿,要不然刘叔按起来不方便!”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