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是不是想要了 想你了 想要你乖一点 握着它把它吃下去

这就是男人的味道吗……

苏小洁心跳加剧,一颗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而王风已经开始撕扯苏小洁身上的衣物,苏小洁睡觉的时候,身上就只穿了小衣和小裤。她的小衣已经被王风扯了下去,王风现在撕扯的,当然就是苏小洁身上最后一片布料!

苏小洁连忙夹紧双腿,想要阻止王风将她的小裤从身上脱下,可是她又怎么可能阻止的了王风呢!

只听见一阵撕拉声响起,苏小洁的小裤竟然直接被王风撕破,并从她的身上撕扯下来。

苏小洁的动人的身体,此刻便全然袒露在空气中,浑身上下没有一点保留……138

苏小洁被王风重重压在下面,而她身上的小衣和小裤,又全都被王风扯了下来,并远远的丢在一边。王风脱起自己的衣服来,自然也是无比利索,三下五除二就将全身剥光。

于是,两人的身体之间再无隔阂,直接接触在了一起。

肌肤的摩擦,令苏小洁感到身体上开始蔓延起一阵强烈无比的刺激。而王风也是一样,他本来就因为喝醉了酒,大脑在酒精的催动下情意高涨,这般摩擦,顿时就让他的身体产生了感觉。

王风下面,此刻已经蓄势待发,就在苏小洁的身体上磨蹭着。

苏小洁能够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她的肚皮上面来来回回的磨动,即便她从没有和男人做过那档子事,却也能猜得出来,那到底是男人的哪个部位。

“姐夫你不要这样啊……你怎么已经……不行啊……我是你小姨子……”

苏小洁两腿不停的踢腾,将被子都踢到了床下,原本平整的床单,此刻也被她弄的一团糟。

床上这凌乱的光景,使得两具紧贴在一起的身体,显得更加诱人。周遭的空气,此刻都变得灼热起来,温度仿佛提升了好几度一般!

苏小洁心头凌乱无比,从小就被妈妈教育过,不能轻易把身体给男人看,可现在她却直接与王风肌肤相触,这让她一个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的黄花大闺女,怎么可能接受的了!

而且王风还是她姐姐的男朋友呢,这更让苏小洁有了一种背着姐姐与姐夫偷腥的异样之感,尽管她现在是被迫的,可那种感觉仍旧无比强烈。

苏小洁心想,要是明天睡在隔壁的姐姐发现了她和王风上了床,是否会大发雷霆,将她与王风臭骂一顿,而后与这个男人果断分手?还是将所有的错误都归咎在她的身上,然后和她断绝关系?

这么一想,苏小洁更加不愿意被王风得逞,因为如果她真的和王风做了那种事,不论哪个结果都将糟糕至极!

于是,苏小洁咬着牙,用尽全身的力气推搡王风,终于把王风从她柔软的身体上推了下去。

可苏小洁还没从床上爬起来,甚至都没来得及喘口气,王风就已经再度抓住她纤柔的小手,将她再度拉了过去并揽到怀里!

王风因为醉酒而散乱的眼神,在苏小洁光洁的身体上到处游走,其中尤以苏小洁的胸脯,以及下面那处诱人的所在,更加吸引他的目光。

“小美……你今晚到底怎么了……你昨晚不是还让我……怎么今晚连碰都不让我碰了?”

王峰断断续续的说道,明显是喝醉了,话都说不清楚。

可苏小洁,还是清清楚楚的听到王风说了些什么。

听到王风说,他玩她姐姐的后面那个部位,苏小洁顿时就感到心头大臊,而且还有种难以置信的感觉!

苏小美竟然和王风玩的那么疯,这也太乱来了。而且后面那么脏,怎么可以用那种地方呢!138

太肮脏了!太不干净了!

苏小美原本俏丽动人的姐姐大人的形象,顿时就在苏小洁的心目中轰然倒塌。

可与此同时,苏小洁又感到莫名的刺激荡漾在她的心头。

在苏小洁的记忆里,苏小美是个很爱干净,甚至有洁癖的女孩,平时总把自己收拾的漂亮动人,身上不会有一点污迹。可这样一个有洁癖的女孩,竟然会和男人用后面做那种事,难道……难道用后面,真的那么舒服?

心中冒出这个念头,顿时就让苏小洁感到心跳加速。

当苏小洁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时候,脸上的红晕就再度扩散,这下连雪白的脖颈都开始泛红了。

王风怎么可能知道苏小洁心里在想什么,他的手,此刻已经摸到了苏小洁的娇臀上,并用力揉了起来。

王风手上的动作,顿时就让苏小洁感到一阵刺激之感从下半身蔓延开来,快速袭遍了全身。这愉悦的感觉,宛如潮水一样一波波洗刷着她的内心,让苏小洁原本坚定不移的心慢慢开始动摇。

但终归到底,苏小洁脑中仍旧残存着一丝理智。

苏小洁忍着身体上的舒爽,将手伸了过去,攥住王风的手腕想要推开。

可王风的手,即便被苏小洁推开,也会很快就再度抓到她的美臀之上,并再度开始揉捏。

不一会儿时间,苏小洁就开始娇喘吁吁,而且身体也逐渐变得滚烫。至于王风那更不用说,王风的鼻息现在粗重无比,就像一架老旧的风车呼呼呼往外扇风。

王风的手越来越用力,甚至都把苏小洁弄疼了。可是,那痛楚之中,又夹杂着浓浓的舒服,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让苏小洁感到矛盾极了,使得她心乱如麻。

“小美,是不是有感觉了……你别挣扎了,等下我就让你舒服到天上……”

王风呼着气说道,脸上还带着猥琐的笑。

看着王风的脸,苏小洁感到无比紧张,难道自己今晚,真的要被王风当做姐姐的替身,在姐姐租的房子里,被姐姐的男人破了身子?

如果真是这样,那也太悲惨了。

苏小洁心头不由得涌出一阵伤心失落的感觉,她虽然并不要强,可也不想成为姐姐的影子,迷迷糊糊被夺走宝贵的第一次!

于是苏小洁就咬着牙,奋力在王风的脸上狠狠的抽了一巴掌!

“王风!我不是姐姐,我是苏小洁,你别认错人了!”

苏小洁虽然压低声音,可她咬牙切齿低吼出来的话,终于让王风的眼神清明了一点。

看着王风眼神变化,苏小洁仍旧没有放松警惕,但她知道自己的举动终于对王风产生了效果。于是,苏小洁便想再给王风来一巴掌,让这个家伙彻底清醒过来!

可苏小洁再度挥动起来的手,却被王风一把抓住!

“……我真的很无语,你以为我认不出来你是小洁吗?”

王风忽然说道,他的话顿时就让苏小洁心里一惊。

难道,王风其实已经认出她不是姐姐苏小美,而是妹妹苏小洁,可他却装作糊涂,想要将错就错的上了她?138

苏小洁正要开口,王风却抢先说道:“小洁,你别反抗了……你和你姐姐一模一样,都那么漂亮,我怎么可能不对你动心呢?你又没有男朋友,不如就让姐夫我教教你,怎么和男人做那种事吧,姐夫保证你一定会舒服死的!”

说着,王风就把手伸到了苏小洁的下面,捏着苏小洁柔软的身子。

王风的手,仿佛带有魔力,只弄了几下就让苏小洁感到身体酥麻,一阵阵的快乐源源不断的从下面涌来,并扩散至全身每一个角落。

这强烈的感觉,让苏小洁不由得发出几声轻哼,苏小洁的面颊,也在短短几秒的时间里流露出了迷醉的神态。

看到苏小洁这个样子,王风便知道这个还没有和男人上过床的小丫头,已经品尝到那种令人心驰神往的感觉了。

于是,王风就更加用力、更加快速,好让苏小洁的感觉更强烈一点,最好让她自己沉迷进去,不再反抗他接下来的举动。

“别……快住手……王风……你是我姐姐的男友啊……我们不能这样……”

苏小洁心慌意乱,忍着身体上的快意和刺激,艰难的说道。

“没关系的,你姐姐不会知道的。”王风立刻说道。

“可是……我良心过不去……而且我不想……和你做……”

苏小洁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突然轻吟一声,身体更是剧烈颤抖了一下。

原来,王风趁苏小洁不注意,已经悄悄的把手伸到了她的身体里。那里可是女人身体最宝贵的地方,王风一番抠摸,顿时就让苏小洁忍耐不住,发出了醉人的轻吟。

“你想,小洁,你现在一定想和男人做那种事,你下面都有反应了……别害羞了,小洁,现在都什么时代了,没人在乎女人是不是第一次的,你也别把第一次什么的看的那么重要……”

王风的话,又让苏小洁的心动摇了许多。

身体上的感觉那么强烈,苏小洁又不是石头做的,当然很想遵循本能和王风痛痛快快的。可是理智不允许她这么做,她还是很看重贞洁的,所以现在王风的劝诱,让她很是动摇。

更何况,主动权现在全都掌握在王风的手里,苏小洁根本就没办法反抗了。她手脚这会儿已经变得又酥又软,根本使不上劲,就算想反抗也没有力气。

而王风也知道这一点,他说那么多,只是不想表现的太过强硬。苏小洁可是苏小美的妹妹,强上了她,留下什么隐患,那他绝对会吃不了兜着走。所以,苏小洁如果愿意,那才是最好的。

看着苏小洁脸上的红晕越来越浓,王风便知道这个小美女已经动情了。

于是,王风便用双手托起苏小洁娇嫩的美臀,让她的身子抵在了自己那里。

“也许会很痛,忍着点……”

王风说完,苏小洁就身子一颤,连忙摇头:“别……快停下来……”

然而王风已经准备放开手,让苏小洁坐在他的怀里,用她柔嫩的身子将他那里……138

然而就当王风满心欢喜的想要夺走苏小洁的初贞时,苏小美的声音却从隔壁传了过来。

“小洁……你刚刚乱喊什么呢……”

苏小美终究还是被吵醒了,她话音落下之后似乎就打算过来,因为王风和苏小洁都听到了一阵下床的响动。

苏小洁涨红着脸,连忙喊道:“我没事……姐姐,你快睡吧!”

可是苏小美却依旧往这边而来,因为隔壁屋子里都响起了脚步声。

王风顿时急坏了,他连忙放开苏小洁,然后便手忙脚乱的整理衣服。而苏小洁根本就顾不上穿内衣,直接光着身子钻进了被窝里,用杯子将自己雪白的娇躯紧紧裹住。

等到苏小美揉着惺忪的睡眼推开房门,走进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自己的男友王风正醉醺醺的趴在地板上呼呼大睡,而苏小洁则红着脸,看看她然后又看看地板上的王风,似是很为难很困扰的样子。

“这个家伙又在外面喝酒了!”

苏小美生气的说道,然后便走过来,重重的在王风身上踢了一脚。

王风困倦的睁开眼,咂咂嘴然后迷迷糊糊的说:“再……再给我拿一瓶……我还能喝……”

“喝死你吧!”

苏小美抓着王风的领口,将他从地上拽起来,然后又狠狠的拧他的耳朵。这时,王风的神色终于清醒了些许。

“诶……小美,你怎么来饭店了……”王风神情疑惑,他看看床上的小洁,傻笑了一下又说:“小洁你也来了啊……真是难得……”

“这里不是饭店,是咱们家!”

苏小美生气极了,抓着王风的衣服把他托在地板上往门口托。

“真是不好意思啊,小洁,你姐夫实在太没用了。”苏小美歉意的对小洁说道,然后就把王风拖出去,然后砰地一声关上门。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