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 知道你下面有多湿吗—性过程写得详细的文字

“你好,请问……”

秦玉兰习惯性地开口,却在说到一半的时候顿住了,因为眼前这个女孩儿并不像是一个单纯的顾客。她望向自己的那双绿宝石般的眼睛里竟然包含了那么多情绪,有惊喜,又带着几分感动,仿佛是重逢的喜悦,如同一波碧绿的幽潭里荡起了一圈圈涟漪。

秦玉兰的心跳突然加快。她不禁仔细地打量起这个女孩儿:亚麻色的长发微微卷曲,10来岁左右的年纪,气质并不斯文,但是充满灵性,五官还没有完全长开,唯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仿佛有着摄人心魄的力量。

秦玉兰肯定,自己并不认识这个女孩,可是这莫名的熟悉感又是怎么回事?

潘西看着自己年轻版的母亲,望着那张还很鲜活,没有皱纹的脸,一瞬间竟然有一种落泪的冲动,不过她拼命地忍住了。她反复告诫自己,现在她就是一个陌生人。她来,只是想看看,在麻瓜世界里的一切有没有变化。

还好,母亲还在,唯一的变化就是时间倒回了1990年。秦玉兰还是在打理着那家中餐馆,经营着一家人的活计,维持着在英国的生活。

“我想吃麻辣凉拌鸡,紫菜蛋花汤,土豆烧排骨。”潘西回过神来,朝秦玉兰微微一笑。

秦玉兰连忙点头:“好的,请坐。”一边说着,一边又暗自惊奇,一般英国人来中餐馆,都会先咨询有哪些菜品。自己还没见过哪个外国人像这个小姑娘一样,直接就报出菜名,关键是这道菜是麻辣味的,一般外国人不会吃。而且,她就像知道这是自己的拿手菜一样。

潘西走进店里,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20多年前的店与20年后还是略有区别,装修还是比较怀旧,但是别有一番风味。

这种熟悉的家的感觉,真好。

潘西不禁翘起嘴角,发起呆来。突然,她看见了门口一抹小小的身影。

德拉科·马尔福!他竟然没有回去!潘西差点没叫出声来。

德拉科本来还想躲开,但是他正好与潘西对视了一眼。没办法,他只好站了出来,一脸无奈地耸了耸肩。他本来还想继续跟踪,看看这个疯女人跑到麻瓜世界来到底是想做什么的。不过既然被发现了,他也懒得再遮掩。

德拉科径直走了进来,坐到潘西对面,问道:“你来,就是为了吃顿饭?”又或者,潘西知道了自己在跟踪,所以装作来吃饭以掩盖真实目的?不过,他并没问出来后面的那个猜测。

潘西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怏怏不乐地开口:“我就是喜欢吃麻瓜的食物,有问题吗?”

德拉科挑了挑眉:“你很不耐烦?”

废话!本来想回来看一眼家人,结果被你插进来了,你说气不气?潘西心里的小人叫嚣着,不过想归想,跟德拉科交恶对自己并没好处。她一改之前的态度,温和地笑了起来:“原谅一个没吃午饭的女士,肚子空着,所以脾气不太好。”

“请慢用。”

秦玉兰的出现打断了德拉科的追问,这不禁令潘西松了一口气。一桌子菜色香味俱全,浓郁的气味盈满鼻尖,令人食指大动。潘西终于尝到了久违的味道,真是无比地心满意足。

“你也尝尝吧,很好吃。”潘西好心地提醒对面那个对着一桌子菜发愣的男孩。鉴于他不会用筷子,潘西还体贴地替他拿了勺子,还给他盛好了菜。

“谢谢。”让女士给男士布菜,他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真正要开始吃时,德拉科又突然紧张起来。他自己从来没见过,食物还可以做成这样,因此有些犹疑不决道:“你不会下了毒吧?专门跑到麻瓜世界,没有魔法势力的干预,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潘西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她冷冷地看了德拉科一眼:“你是不是得了臆想症,认为每个人都想绑了马尔福家的少爷然后撕票?”

德拉科正想点头,就看见潘西凶狠地夹了一筷子自己碗里的土豆,送到嘴里咀嚼起来。

“现在看清楚没有?”

“小心谨慎是身为一个马尔福的美德。”德拉科还是不忘维持着自己身为一个纯血贵族的高姿态,不过他心里已经对食物放下心了。

这个中二病!潘西真想搬开他的脑袋,看看里面都装了些什么。

德拉科又想起刚刚潘西夹过自己碗里的菜,现在自己又要吃这个碗里的食物,不禁有些脸红,但还是最终突破了心里的那道坎,认真地吃了起来。

平心而论,麻瓜的食物还真的不错。或许,麻瓜那本来就不突出的能力就放在了发明美食上吧,德拉科一边吃,一边这样想着。

秦玉兰的声音忽然传来:“不尝尝麻辣鸡?”

德拉科看看站在自己面前的黄种女人,摇了摇头。潘西瞬间明白了,这孩子不吃辣。她在碗里给他盛了麻辣鸡,但是他一块都没动。

秦玉兰不知为什么,看着这两个小客人就觉得亲切,尤其是那个小女孩儿。她笑着揉了揉潘西的脑袋:“还想吃什么就点,这顿饭阿姨请了。”

潘西和德拉科都惊呆了。潘西转眼看向正皱眉思索的德拉科,立刻明白此时他脑海里又在上演一出的阴谋论了。于是她立刻赶在德拉科之前抢白:“谢谢阿姨,不用了。”

秦玉兰没有立刻回答,因为这时又有客人来了。

“你好。”

“你好。”进来的人是一个身材修长而瘦削的男人,轮廓清晰,五官英俊,面色苍白,一头白金色的头发整整齐齐地贴着头皮,虽然他尽力保持者基本的礼貌,却无法掩饰那双灰蓝色的眼里的冷漠与高傲。

他并没有再搭理秦玉兰,而是径直朝窗边的座位走了过去。

“父亲。”德拉科看着来人,恭恭敬敬地开口。

感情是两个小孩儿的家长来了?秦玉兰颇为遗憾,她还想多和他们待一会儿呢!

潘西还没回过神来。卢修斯·马尔福怎么来得这么快?按照自己的计划,至少第二天早上他们才会找到自己……她看了眼对面的德拉科,突然明白过来。这小子,一定是在跟踪自己的路上暗中联系了家里人!

潘西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玩儿够了吗?玩儿够了就回去。”卢修斯冷冷地说道,“德拉科,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竟然还穿着麻瓜的衣服……”

“抱歉,我认为穿麻瓜的服装有利于在麻瓜世界里不被过分注意。”德拉科冷不丁地顶了一句。话一出口他就有些后悔了,自己竟然因为潘西的行为而顶撞了父亲!

卢修斯因德拉科的顶撞有些不快,本来就不好的脸色更加阴沉了几分。他又转向潘西这一侧:“帕金森小姐。你的父母找你找得很着急。”

“我知道了,谢谢您。不过,请稍等。”潘西朝着一旁的秦玉兰咧嘴一笑,“可以打包一包小笼包吗?”

“没问题。”秦玉兰有些不太懂他们说的麻瓜是什么,不过她还是按照小客人的吩咐,往厨房走去。就在她转身的一瞬,卢修斯突然抽出了藏在袖子里的魔杖。

“你要干什么?对她施遗忘咒?”潘西赶紧拉住卢修斯。

卢修斯不耐烦地甩开潘西:“帕金森小姐,请注意你的行为。”

“别,求您了。她什么也不知道,我们只是来吃了一顿饭,并没有引起任何异常。”潘西央求着,她不想清除掉秦玉兰脑海中有关自己的记忆。她以后还回来看她的,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就希望秦玉兰忘掉自己。

“父亲,餐馆里还有人,你这样会引起其他麻瓜的注意。”德拉科小声提醒。

卢修斯顿了顿,这才把魔杖放了回去。就在这片刻的时间,秦玉兰已经把事物打包好走了出来。潘西拿着包子,恋恋不舍地跟着卢修斯走出门去。

就这样,潘西和德拉科被卢修斯拎回了魔法世界。比起她自己还要用飞路粉,卢修斯直接一个瞬移就搞定了一切,让潘西那本来就不怎么强的小心脏再次被□□了一下。

罢了罢了,以后去了霍格沃茨也会学,到时候就可以随时去秦玉兰的中餐馆了,她这样安慰自己。

回到帕金森府后,潘西自然是免不了一顿教训。尼娜·帕金森得知她去了麻瓜世界后简直可以用失望透顶来形容。光是教训潘西还不够,她还不停地感慨:“啊,梅林,怎么会这样呢!”那样子活像吞了苍蝇一样,看得潘西头皮发麻。

“我以前教你的淑女仪态呢?!再跟麻瓜有接触,当心帕金森家不承认你这个女儿!”尼娜的指责丝毫不留情面。

潘西知道,此时纯血主义在很多巫师家庭中都极为盛行,尤其是曾经追随过黑魔王的家族。帕金森家族和马尔福家族就是个典范。她无力改变,也不想去争辩,越是辩解反而越会引起帕金森夫妇的恶感。要是引得他们足够警惕加强防范措施的话,她自己要去看秦玉兰就更不容易了。所以,潘西选择了左耳进右耳出,但是并不代表她认同了他们的看法。

要知道黑魔王本人也是一个混血呢!虽然他极力地想要证明自己的血统纯正。这里的纯血主义,与二战时期希特勒的雅利安人至上,歧视犹太人又有何区别?

只是,近期想去看秦玉兰是不行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