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得你流水文章片段:开始不停深入浅出地动 宝贝乖乖让疼

还想说什么,却再说不出来。

换上衣服出门,我比任何人都知道这个家缺钱,安慰自己应该不会有事,大不了就回来。

“婉冰,你穿着这身,真好看。”姜明文给我开了车门,走过来接我手上的药,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胸前的“事业线”。

他离我很近,我半遮半掩的酥胸就快贴上他胸前,被看得更是浑身一烫。

“赶紧的,去机场。”我躲开眼神,进了车内。

他接着也跟着进来,坐在我旁边,对面前司机吩咐,“张师傅,去机场。”

“我还是去前面坐。”我挪了挪,起身准备去副驾驶。

一起身,我整个人往前一倾,丰盈的胸前空了出来,就在姜明文的正前方。他吞咽了一下,一把将我扯到了他怀里,“婉冰,我好喜欢你,怎么办?”

他说着手从v字领口伸进一侧,猛地一捏,又狠狠揉了一把。

“给我收起你流氓那一套!”我浑身一阵酥麻,看着司机的方向,小声警告。

他笑着,把我的手捏在手心,来回摸索,“婉冰,辉子配不上你,真的……”

“你给我起开!”我没说完,被他强行按在怀里,挣了挣,裙子就退到了大腿处。这裙子是杨建辉为了让我去见王总,特意托人在内部拿的高档货。质量没得说,就是码子偏小。

我夹紧了双腿,里面的小裤还是好像一低头就能看见。姜明文身子一烫,下面有了反应,那里抵在我的臀上,手突然伸到了我的小裤上。

“松开!”我耳根都烧红了,拽他的手。他死死扣着我的小裤边沿,不肯撒手。

我越是用力,他拽得越紧,小裤一路划到大腿上。一抬头,前面的后视镜里,就可以看见我双腿间。

我一急,拽着另一边往上提,姜明文扣住我的后腰一个用力,撕拉一声撕裂开了,小裤挂在我的一条腿上。

“到了,少爷。”前排的司机说完,一个刹车,车子停在了机场门口,他就下车了。

我冷汗一冒,双手严严实实地遮在腿间,忍着一声不吭。

姜明文乘机扯下我的小裤,一手按在了我的大腿上,“婉冰,辉子到底是不行了,这里衣都没舍得给你买新的。你身上这身是我之前泡妹子的存货,我就知道你穿着……”

我看着他手里褪色的小裤,前所未有的羞辱。也难怪这衣服小了,原来根本不是什么内部货。如果这是在结婚前,我大概会把这衣服脱下来砸在他脸上。但现在也是穷怕了,哪怕是再羞辱,我都要忍,为了钱,我要拿到这笔单子。有了这笔钱,辉子一定可以东山再起。

我只当没有看见,下了车,快步往前走。

这秦老板大概是专机,偌大的机场没什么人。我拿起之前准备好的牌子,找了个显眼的位置举着。突然,腰上被紧紧扣住,一只手附上了我的臀部。我当即回身。

“婉冰,只要你一句话,我给你钱,不用见什么秦老板。”姜明文托着我的臀部,把他身上的西服系在我腰上。机场的灯光下,他浑身名牌,显得格外光鲜亮丽。

我扭了扭身子,姜明文看着我,眼神发痴。没等我反应,他的手从西服下直接探进了我的甬道,猛地往里伸了伸。我当即夹紧了双腿间,屈膝挪动。

身子刚一弯,腰上的西服解开掉在地上。我面红耳赤地低头捡西服,蹲下就看见有一双腿在我的屁股后面。而我还没穿!

我猛地起身,回头时。苏俊山将眼睛从我的臀部的位置,收了回来,脸上满是讽刺,“是来接机的?”

姜明文脸都绿了。我好久才缓过神,迎了上来,“苏总,你好。之前跟您的秘书联系过,专门来送您回家。”

苏俊山没看姜明文一眼,意味深长地扫向我,“你留下,他回去吧。”

“什么?”姜明文呆住了。

“怎么,不走?”苏俊山看向我。

我不敢迟疑拿了药,就跟着他上车。后排只有我和他,我提着药,侧着身子就准备跟他讲,“苏总,我是……”

我没说完,顺着他的视线发现我裙子退了起来,双腿间正对着他,一片春光。

苏俊山接过我手里的药,笔直盯着我问:“你一直都习惯不穿?还是这样方便?”

“不是……”我抠着车垫,夹紧了腿。

苏俊山像发现了什么新鲜玩意,玩味地往我这边挪了挪,追问,“那是为什么?”

他说完,一手撑在了我的另一侧,勾起了我的下巴,漆黑的眼睛看着我。

我的脸涨得发烫,他轮廓分明的脸上,鬓角干净整洁。身上的衬衣都是一丝不苟,衬出健硕的身材,浑身散发着一种有钱,成功的男人味。

我身边最有钱的人就是姜明文,我认识他五年了。一直以为所有的有钱人都是他那样的,也会间接性目光发直,没什么不一样。

但是苏俊山第一次在我跟前的时候,我双手一层冷汗不知道往哪里放。

他上上下下地扫过我的身体,突然勾起我的腰,把我的双腿揽到了他身上。

我被强制跨坐在他身上,往后躲,“苏总,我是来介绍药的。”

“药?”他讽刺地笑了笑,极冷。

“我们的药是国外进口,这次只要富康收,我们一定会……”

我没说完,他扣住了我的手腕,另一只手滑进我的裙底,“国外进口,物美价廉,哪家说的不是这一套?我凭什么要?”

我一时被噎得说不出话来,使劲挣脱被扣住的手。但他浑身散发着一股力量,纹丝不动,大掌继续往我的腿上摸索,把玩。

“苏总,我们还是下车了找个地方,谈进药的事情。”我费力抽回我的腿,他干脆两手发别抚住了我的两条腿。我咬牙扭了扭,裙子被退到腿上,下体一丝不挂的摆在他跟前。

“这就是你最后的筹码?”他挑眉,好心成全一般,抚上我的酥胸,奋力一柔。

“啊……”我细滑的皮肤泛上一层红晕,毫无防备地呻吟出声。

前排的司机倒吸了一口冷气,不敢回头。

我羞愤地蹬腿,想要站起来,双腿不免在他的身上摩擦。一个扭身,碰上了他那里。

我当即怔住了,兜里的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苏俊山托着我的臀部,附上我的耳边,低沉的开口,“这可是你自己撩起来的火。”

他说完探进我的兜里,拿出了手机。电话是杨建辉打来的,显示着老公。苏俊山冷笑着接通了电话,还开了免提。

“婉冰,明文说你见到人了,现在怎么样了?你跟他说了我们的药了吗?”电话里传来辉子焦急的声音。

我没来得及回答,苏俊山提着我的双腿一拽,私密处正对着他下身的凸起。我触电般,身子一颤。电话里辉子见没有声音,继续追问,“婉冰,你还在听吗?无论怎么样一定要把药弄出去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