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强壮小伙子爱了一晚上,你弄在里面吧这样更舒服

和强壮小伙子爱了一晚上,你弄在里面吧这样更舒服

邻居前段时间娶了个如花似玉的老婆,看的李四是牙痒痒,恨不得自己能够代替对面的甘宏宇和他媳妇办那事,每天日思夜想。

一天夜里,李四正钻在被窝里想这小媳妇的时候,突然手机上来了一条信息,居然是隔壁小媳妇崔丽文发来的,李四心里一喜,没想到这小媳妇居然来找自己了,看来自己要转运了啊!

李四激动的回信息:“这么晚了,啥事啊,妹子?”

这崔丽文,长的美艳动人,而且刚生了孩子使得她更加有韵味,想起她坐到门口给孩子喂奶的画面,自己心里就像火烧一样,恨不得自己代替那个孩子来吃两口。

这女人很漂亮,皮肤也很白,可能是因为才结婚一年多的关系,这二十五岁的崔丽文虽然初为人母,但模样却介于少妇与少女只见,比少妇稍微多了点稚嫩,比少女多了几分韵味,而且因为处于哺乳期内,身材比以前更棒了,配合这她那俏脸,使得李四更加激动。

崔丽文回消息道:“李哥,你先过来吧,手机上说不清楚!”

李四穿好衣服之后,就急急忙忙去往崔丽文的家中,而崔丽文也给李四留了门,使得他轻轻一推就进去了。

当崔丽文在给孩子用奶瓶喝温水的时候,李四走了进来,听到他的动静,崔丽文转头一看,二人四目相交,李四紧张的站着不动,见此崔丽文说话了。

“李哥,你来了。”

崔丽文身穿一件宽大的居家睡衣,而李四透过客厅的灯光,隐隐约约的看到上身那两团的形状。

李四急忙回应一句,然后着急的问道。

“怎么回事啊?这么大晚上的找我?”

崔丽文声音里带着害羞:“李,李哥,我这里面卡东西了……”

李四惊讶的停顿了一下,有些疑惑的说道:“你不是结婚了,你和甘宏宇生活的不是挺好的的吗?为什么还玩这种东西?”

“呜呜……那死鬼又去出差了,说是去甘肃了,还说是最少半年,我哪里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啊……”

可能是对自己丈夫的所作所为非常不满又没有地方倾述,崔丽文开口之后就停不下来了,看看哭泣的孩子,再看看自己,潸然泪下。

而且那个东西在自己身体里可有一段时间了,自己很害怕到时候拿不出来的,然后哭声更大了。

“哦哦,原来是这样啊。”李四表面平静,但内心却激动起来,原来甘宏宇不在啊,那我看你这么逃出我的手掌心。

崔丽文着急的哀求道:“李哥,您不是在医院工作吗,马上帮我看看吧!”

李四的确实在医院上班没错,但他做的不是医生,他就一个野鸡大学的大专生而已。而在医院勤勤恳恳的工作了几年还是只能在前台做做接待工作。

李四看到崔丽文那娇羞又急促的样子,自己的心跳突然加速起来,虽然特别想直接将崔丽文推到,可是一直以来的法制教育以及自己长久以来的医生素质还是将心中邪念压了下去。

“我现在送你去医院?我们医院倒是有不少专业的器械,可以帮你拿出来的。”李四说完见崔丽文准备起身,急忙改口说:“不过现在这么晚了,肯定没车啊,要是被人家知道了,那也不好啊。”

“那……”崔丽文可能是听到李四的话后,也可能是因为体内的东西,又踉跄一下,跌坐在地上。

但是就是因为她这样重重的往地上一坐,使得原来就在身体里的东西更进一步了。

“哦哦……”

那种剧烈的满足感,使得崔丽文下意识的发出一阵低吟,而这美妙的声音听得李四那里立刻有了反应,颤颤巍巍的走到床边。

崔丽文见状之后有些不好意思,身体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来,然后紧张的问道:“李,李哥,你有什么办法帮我取出来吗?”

自己的身体除了甘宏宇这个男人外,就再也没有被其它陌生男人看过了,而现在可能不但要给李四看,还会被他摸,瞬间感觉自己脸上发烫。

李四假装平静的说道:“好,妹子,你要是信得过哥的话,哥就帮你拿出来,但是这件事情只有我们俩知道,尽可能的不让其他人知道哦。”

李四看到崔丽文这幅模样,内心激动。

“但是……但是……”

崔丽文听到这里心里面顿时紧张起来了,她刚刚之所以把李四叫过来,然后还将所有的事情说给李四听,是因为她觉得李四是医生,肯定会以站在医生的角度来帮助自己。

可是看到李四那巨大的东西之后,她就知道自己错了,李哥不但是医生,还是一个男人,而且这个男人还是个老光棍,如果要让他给自己拿东西,就一定会接触到自己的身体,要是他控制不住把自己给那啥了,自己可挡不住他这个大男人。

李四看到了她的犹豫不决,直接开口道:“妹子,你要是介意的话,你就当哥没来过啊,哥也不会说出去的,就是那东西在你身体里啊,就凭你自己的努力啊,是很难拿出来的,而且要是一直不拿出来的话,很可能发炎啊。”

崔丽文立马紧张起来:“李,李哥,你可不能骗我啊!”

李四脸上一本正经的回道:“都这个份上了,我骗你还能有什么好处不成,而且啊,我估计会越来越严重啊。”

看到崔丽文又在做着激烈的心理斗争之后,李四苦笑一声:“妹子,哥就知道你信不过我,哥这不强求,不过以后要是有什么妇科疾病啊,可别怪哥之前没说过啊。”

李四说完不再啰嗦,转身就准备将卧室房门打开走了回去。

可就在李四手刚刚放在门把手上之后,崔丽文就更加慌张了。

李四虽然是男的,还是个老光棍,但怎么说也是医生,现在那东西在停留在身体里面,自己又无法拿出来,要是到时候去医院遇到熟人自己的脸往哪里放啊。

想了想这件事只有自己和李四知道,只要不告诉自己的老公甘宏宇,那这事就算过去了,立马决定道:“李哥,等一下,麻烦等一下,我同意了!”

心中正在读秒的李四听到崔丽文的呼唤,心中暗道果然有戏,但还是装作一脸严肃的转身问道:“妹子,你这是怎么了?”

崔丽文脸颊通红,不敢抬头看李四的目光,鬼使神差的向那个大东西看了一眼,小脸再次羞红,低声说道:“李哥,你别急啊,妹子又没说不相信你。”

“那好啊,既然你想通了,我们就赶紧开始吧,要是被甘宏宇知道我在你家待这么久,肯定会误会我们在做那种事情呢,哈哈哈。”

李四这话十分具有挑逗的味道,只要懂的女人听到这话都会忍不住遐想。

崔丽文也不例外,可能还有体内残留的那东西的影响吧,使得崔丽文全身下意识的颤抖起来,急忙问道:“李哥,别人能误会成什么啊?”

李四呵呵笑道:“我经历的事情多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都见过,前段时间里医院,有个医生和儿子儿媳住在一起,有次儿子去外地出差,没想到这个医生竟然跟儿媳睡在了一起,然后这个医生就被我们医院开除咯。”

“什么?”崔丽文吃惊的捂住了嘴巴,可能是因为她的激动,使得身体再次紧绷起来,将体内的东西紧紧夹住,瞬间感觉自己全身充满了酥麻的电流,让她再次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见李四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崔丽文害羞的说道:“李哥,真没想到啊,居然还有这种事情发生啊?”

“当然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你没见过并不代表没有发生过,所以为了不让别人发现,我们还是赶紧开始吧。”

李四说的如此刺激的话题使得崔丽文体内再次有感觉起来,她羞涩的点了点头,将双腿在被子内分开,对李四轻声说:“那,那李哥,你就在被子里面帮我拿一下吧,虽然你是医生,但我们孤男寡女的,我还是有些放不开。”

“咳咳,你放心,哥当然理解啦。”李四呵呵笑了笑,伸手慢慢探入被子内,瞬间便触碰到了崔丽文那滑嫩的肌肤……

崔丽文对那事的特别强,以前和甘宏宇在一起的时候,三天两头都要索取,现在她一个人在家里这么久了,其实心里早就已经饥渴难耐,不然也不会用这种东西来进行自我安慰了。

就在李四的手指触碰到自己身体的那一瞬间,崔丽文忍不住颤抖了一下,身体都觉得变得火热起来,就连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

可是不管如何,李四都是一个成年男人,还是一个打光棍这么久的人了,而自己没有穿衣服的躺在床上,虽然盖着被子,但双腿分开做出这种羞耻的动作,又被一个成年男人这样触碰,难免会有些寂寞的想法。

“李四的那里真的好大,里面的东西一定比甘宏宇的还要厉害很多,要是能尝尝,那滋味肯定不一般……”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