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多肉多文章推荐:紧致得让他疯狂,用力挺进她的花苞

“女娃,你找我又有什么事?”

看着她嫩滑紧俏的身材,老张的心里不由得浮起了涟漪,莫非她发现了自己的好处,想跟他发生点什么关系?

老张咽了咽口水,脑中这样想着,身体竟也情不自禁的动了起来,两三步走到了黄梅梅的面前抬手想要抓住她小巧的手掌。

“干什么!你疯了吗?”黄梅梅凌厉的声音传来,让老张如梦初醒,即使这样他还是碰到了这个女大学生嫩滑的肌肤。

那触感,简直比他吃过最嫩的豆腐还要嫩上好几倍!

黄梅梅像是被什么肮脏的东西碰到了手一样,厌恶的忘了一眼老张,道:“你赶紧再给我500块钱,快点。”

老张一愣:“上次我不是给过你1000了吗?”

“上次是上次的,反正你快点给我,不然我就去教务处告你偷我丝袜!”黄梅梅烦躁的催促,明显将老张当成了一个提款机。

“可我……可我没钱了啊!”

“那我不管,你要是现在不给我,我马上就去告你!”说着黄梅梅就做出了一副要离开的样子。

就算是再懦弱,老张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当即就被黄梅梅的举动给刺激得红了眼。

反正被黄梅梅告上去是被辞退,还不如现在先好好的爽一爽!

他一把拉住了黄梅梅的小手,生生的将她扯进了自己的怀中,那股清香扑鼻的气味让他发红的双眼变得更加通红,身体紧紧的贴在黄梅梅那紧俏肥美的臀部上。

“你……你干什么!还不快点放开我,我会告你的!”黄梅梅感受到了老张的那活,害怕得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她也不是没做过那种事,只是她男朋友的那玩意跟老张现在的触感比起来完全就跟小孩似的。

“你想告就告吧,反正老子今天豁出去了。”

老张话音刚落,就直接吻上了黄梅梅香艳的嘴唇。

这女大学生就是好,就连口水都是甜的,老张在心中感慨着,身体冒出的邪火变得更旺了起来。

“求求你了好人,放过我吧。”黄梅梅现在知道害怕了,眼泪顺着她漂亮的脸蛋落下,只是已经晚了,她娇柔青春的身体让老张已经彻底丧失了理性。

老张将黄梅梅抱了起来,丢到了他脏乱的休息床上,压着身体就覆了上去,双手顺着黄梅梅的修长的大腿慢慢的抚摸着,眼看着就要脱下了她最后一层防护,就在这时保安室的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张哥,你在吗?”

老张心里“咯噔”一下,停下了自己手上的动作,猛的站了起来。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别人知道他刚才对黄梅梅做的那些事,于是拿起桌上的小刀威胁黄梅梅,让她老实配合。

“张哥?”门外的敲门声又响了响。

老张想了半天才想起这声音是英语系教英语的老师刘丽的声音,于是赶紧回答道:“在呢,刘老师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办公室的灯泡坏了,想请你过去帮我修一修。”

“好,你先去吧,我马上就过来。”

说完老张就趴在门上,直到确定刘丽远去之后才松了口气。

他走回了床前,发现黄梅梅仍在抽噎,这才意识她是个吃硬不吃软的人,灵机一动用小刀比划着她道:“你也听见了,我现在要出去办点事,你老实在这里呆着,不然有你的好果子吃!”

黄梅梅哭着点了点头,老张这才收起了自己的小刀。

出门前老张还是有些不放心黄梅梅会跑出去,特意将保安室的门反锁了才拿着新灯泡去到了刘丽的办公室。

如果说黄梅梅是青春高傲的小女孩,那么刘丽则是那种完全熟透了的女人。

她烫着一头性感金黄的大波浪,职业装下穿着性感的黑丝,黑色细跟的高跟鞋将她的双腿衬得又细又长,特别是她衣服底下藏不住的波涛,只要她轻轻一动就会变得汹涌起来。

老张进去之后,拿着灯泡左找右找都没有找到梯子,一时有些犯难,又看了一眼刘丽肥美的臀部,咽了咽口水说:“刘老师不行啊,这里没有梯子,不如这样吧,我站在桌子上抱着你,你去换一下灯泡。”

“这……”刘丽有些犹豫,虽说她并不歧视老张,但是孤男寡女的,这样总归不好。

“那不然就只有等明天,我找到梯子再来帮你换。”

“那可不行,我这还有教案等着做呢。”刘丽急了,低下头仔细的想了想,然后咬了咬唇道,“那行吧,你抱着我上去换吧。”

老张舔了舔唇,先站到了桌子上,然后拉着刘丽的手,一把将她举了起来。

刘丽惊呼了一声,害怕道:“要不还是算了吧,多危险啊。”

“放心,我以前练过呢,就算是把自己摔了,也不会把你摔了。”

老张的话让刘丽不好意思再提出顾虑,只能让老张将她高高举起,费力的举着手换着灯泡。

女人若有若无的体香刺激着老张的神经,他只要一抬头就能看见刘丽裙底诱人的风景。

那肥美的臀部就在他的视线上方,黑色蕾丝的内裤紧紧的将它们包裹在其中,他甚至还能看见有几根丛林中的毛发从内裤边缘探了出来……

香艳美好的景色让老张下身刚刚才熄灭的火苗瞬间又燃了起来,望着那微微鼓起的小山丘,他伸长了脖子,想要将自己的鼻尖埋进刘丽的双腿深处,好好的嗅一嗅其中的滋味。

兴许是因为离得太近,老张沉重的呼吸喷洒在了刘丽的皮肤上,让她忍不住再次惊呼了起来,下意识的想要捂住自己的腿,谁知这样一动,竟让老张的脚边一滑,两个人双双从桌子上面摔了下去。

老张好歹是练家子,反应极快的将刘丽举到了自己的身上,确保自己能够成为她的人肉护垫,这样一举,老张的双手就避免不了的触碰到刘丽胸前,沉甸甸的手感在他手中蔓延,他忍不住狠捏了一把那抹柔软。

“唔……”也不知道刘丽是因为跌下来的疼痛,还是因为老张轻浮的举动,她嘴里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然后跌倒到了老张的怀中,胸口的沉甸甸就这样死死的压在了老张健硕的胸膛上。

“刘老师,你没事吧?”老张有些心虚的开口,也不知道刚才自己的行为有没有被刘丽发现。

“没……没事。”刘丽的脸红透了,说话的声音像蚊子一样细小,刚想撑起自己的身子,就发现自己居然以一个十分暧昧的姿势跨坐在了老张的身上。

她的屁股恰好坐在了老张的家伙上,轻轻一动,两个部位就相互摩擦了起来,巨大的刺激让她小小的闷哼出了声。

听见刘丽不经意发出的哼声,老张下面的东西又整个变大了一圈,痴痴的看着刘丽那张妖艳美丽的脸。

“既然灯泡已经换好了……老张你快回去吧。”感受到老张火热的视线,刘丽赶紧从他的身上逃了下来,慌乱的整理起了自己的衣服。

“哦哦……好。”老张也发现了自己的失态,站了起来,念念不舍的离开了刘丽的办公室,脑中却一直想着他刚才看见的景色。

一直到回到保安室,听到门口依旧传来黄梅梅的哭泣声,老张的大脑才稍微清醒了一些。

不管怎么样,他今天晚上必须得先把黄梅梅得事情解决了。

他刚走进去打开门,就看见黄梅梅依旧保持着他离开时被他弄得衣冠不整的样子。

黄梅梅胸口的衬衣被老张扯掉了好几颗扣子,露出了胸口大片雪白的风光,裙摆底下的丝袜也被老张扯得稀烂,隐约还能看见她卡通的内裤。

更主要的是黄梅梅那副哭得梨花带雨的小模样立马激起了老张心中的欲望。

微凉的晚风吹过黄梅梅的裙底,她被老张炙热的眼神看得浑身泛起了不自然的红色,就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再这么下去,她一定会被这个粗糙的汉子狠狠的侵犯!她还从来没有被自己男朋友以外的男人这样对待过!

这样想着黄梅梅心头一慌,声音颤抖的求着他:“张……叔……我知道错了,你就放我走吧……”

“女娃别怕啊,叔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放心,叔会好好疼爱你的!”老张邪邪的笑着,动手解开了自己的裤带。

黄梅梅眼睛死死的盯着老张的某个地方,那东西的体积让她心头猛颤,要是这样的东西进了自己的身体,不知道会是怎样的感觉,自己一定会受不了吧……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