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大了啊好胀被灌满了—怀孕生子小说言情

西米尔卡莱市

"喂!我说,别告诉老娘战俘就这么点!!"罗琳狠狠地掐住了梅米亚的胳膊。

"诶诶!疼疼!你轻点!"梅米亚急忙抢回自己的胳膊,才幸免于难,救回了惨遭□□的胳膊。她是知道凯瑟琳大人的计划的,看来军神弥亚只是假装攻击做做样子,但是提前命令军队撤退了,使亚洛特军的损失降到了最低。呵,不愧是亚洛特的军神,她该佩服一下吗?

说到底军神弥亚会接受这场交易不过是对旧情人念念不忘,被凯瑟琳大人抓住了把柄罢了。况且,她并不认为她们会赢。。。。。即使凯瑟琳大人是曼宁那位首领的亲妹妹,但是如果她们处于劣势,为了国家利益,那位大人也不会出兵援助的,最多是提出一些交换条件,将凯瑟琳大人赎回去罢了。

而且,曼宁那位大人的情人。。。。梅米亚的脑海中浮现出那张与世无争的脸,作为四大强国的最高统帅,唯独诺提斯的首领海蒂是不带雄腺体的普通女人。但是诺提斯还是凭借着武器的精良成为了四大强国之一,海蒂的与世无争更是带动了一向好战的曼宁的那位大人签订了十年休战协议。不得不说海蒂这样温柔似水没有野心的的女人可比罗琳那个母夜叉强了不知多少倍,小时候她明明喜欢海蒂这种类型的不是吗?怎么就突然换口味,喜欢上罗琳了呢?真是越来越重口了。。。。。咳咳,扯远了。。。。

简言之,据她观察,自开战以来,各小国联军败多胜少,她们已经是强弩之末,再加上高深莫测的西米尔摄政王大臣梵诺,亚洛特武艺高强的伊莎贝拉女帝,她们恐怕是很难赢了。。。。当务之急是怎么拉着罗琳那个愣头清投降,可是一想到对方那个固执又有忠君思想的火辣性格,她看着罗琳的脸,头都大了,一脸欲哭无泪的表情。

"你在那看着我干什么!没见过啊!还不快滚来清理战俘人数!"罗琳大声喊道。

"是是!我这就来。。。真是一点情趣都没有啊。。。。"梅米亚无奈的走了过去,错过了罗琳转身时涨得通红的脸。

三十分钟后

"唔。。。。。。舞衣,我们这是在哪儿啊?"昏迷了一天的嘉莉终于醒了过来。

"Oh,my gad,你总算醒了,再不醒我就叫医生了。"

"这么回事?为什么我穿着小梦的衣服?这里不是亚洛特的军营?"

"嘘!小点声,我慢慢解释给你听。"夏舞衣急忙捂住了嘉莉的嘴,小声地说。

十分钟后

"就是这样了。"

"你做得很好,让小梦穿走了我副官身份的衣服,我们就不会暴露身份了。不过这个舒适的房间是怎么回事?她们对战俘的待遇这么好?"嘉莉环顾着房间的环境,发现她躺在了一张柔软的大床上。

"当然不是了,只不过我说了你怀孕的事情,罗琳将军就把她的房间让给你了。"那个脾气火爆的将军还真是好银啊!

"怀孕。。。。对啊,我怀孕了。。。。"嘉莉闻言看了看肚子,用手轻轻抚摸着肚皮。

"对啊!不过她爹不是神马好东西就是了!哼!"

"舞衣,谢谢你,这么帮我,留下来陪我。。。。"

"我们是朋友啊,说神马谢啊,太见外了吧!不过,嘉莉,你要生下这个孩子吗?"明显她爹不打算负责啊!单亲妈妈会很辛苦的有木有!

"舞衣,孩子是无辜的,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把她生下来!而且,我已经决定要放弃弥亚大人了。。。。。"

"好吧,别跟我提那个王八@蛋!去她大爷的百合花!大不了孩子生下来本小姐帮你养,我就是孩子她干妈!"

"呵呵,谢谢你,不过当务之急是怎么从这里逃出去。"

"我观察很久了,这里守备森严,看样子联军是打算把卡莱市作为她们的老巢了。现在你还是个孕妇,我们不能贸然行动,还是等小梦找人来救我们吧。。。"夏舞衣紧紧地握住了手中的玉佩,小伊。。。。。。

"好吧,也只能这样了。。。。。"嘉莉无奈地点了点头。

"佐兰,你醒了没有?老娘炖了对身子好的鱼汤,你要不要喝?"门外响起了罗琳专属的大嗓门。

"呵呵。"夏舞衣和嘉莉对视了一眼,相视一笑,这个将军还真是单纯的可爱啊。。。。。

西米尔挪林宫

"梵诺,这可肿么办啊?这都一天了,你想想办法啊!呜呜。。。。小姐。。。。"小梦急得团团转。

"好了,你冷静一下,着急也没有办法。救人的事急不来。。。。"梵诺轻抚了抚肩膀上的雪雕,"现在最重要的是消灭联军的主力,这样他们就会把精力放在主战场上,我们就有机会救人。"

"可是,肿么消灭啊?!"

"小笨蛋,你以为伊莎贝拉女帝是吃素的吗?"梵诺危险的眯了眯眼睛,雪雕传来伊莎贝拉的书信,这位亚洛特帝国独一无二战无不胜冷酷的女帝,为红颜怒发冲冠,即将亲征!

亚洛特爱丽尔宫

"陛下,您没有必要亲征,臣。。。。"

"行了,现在的汝没有战斗力。"伊莎贝拉冷冷的看着右手缠着绷带的弥亚。

"可是,嘉莉她还在卡莱市。。。。"

"吾没有说不准你随驾。"

"谢陛下!"弥亚起身。

"这就是汝交换的人?"伊莎贝拉看向跪在弥亚身边的达娜,不得不说,这个孩子确实很像玫瑰,几乎是一模一样。只不过,她一向是现实的,这个人再像也不过是个替代品!她现在清楚地明白她爱的人是舞衣,那么她就不会活在过去,而是抓住眼前的人!

"陛下,奴婢也想随驾。"达娜也紧跟着起身。

"不必了。"伊莎贝拉和弥亚异口同声地说,她们不想雪上加霜。

"是吗,玫瑰可是我的亲姐姐啊。。。。"达娜哀求着靠近伊莎贝拉。

"吾说过的话不想重复第二遍!"伊莎贝拉幽蓝的眼中迸发出冰冷的光芒。

下一秒,达娜已经迅速敏捷的到达伊莎贝拉的身边,掏出隐藏在袖中的匕首狠狠地刺了下去。

"伊莎贝拉!"弥亚快速上前,一掌推开了达娜,达娜被震的推出了几米远,跌坐在了地上,嘴角流出了鲜血。

伊莎贝拉在达娜冲过来的瞬间,侧身闪过,但还是慢了一步,左肩被刺中流出了大量的血。

"御医!御医!"弥亚按下了伊莎贝拉书桌上的铃。

"跟随军神进入爱丽尔宫可以携带武器,装做柔弱不会武功使人放松警惕,有意思,凯瑟琳,汝输定了!"伊莎贝拉的眼睛危险的闪出了嗜血的光芒,嘴角露出冰冷的笑。

"将达娜关入天牢。"伊莎贝拉冷静地下达指示。

弥亚看着对方千年难遇的冰冷噬骨的笑,作为军人天生的直觉,她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她知道伊莎贝拉开始认真了!而认真的女帝,一旦上了战场,所向无敌!

西米尔卡莱市

"阿嚏!"夏舞衣打了个喷嚏,小伊不会出神马事吧?。。。。

"舞衣,你没事吧?"嘉莉关心的问,难道是感冒了?

"诶呀,本姑娘强壮的很!这鱼汤好好喝哦!"

"夏舞衣!这汤不是给你喝的!是给佐兰喝的!她是孕妇!你不准抢!"罗琳怒了。

"有神马关系啊!别那么小气嘛!"

"不准就是不准!你给老娘吐出来!"

"不吐!"

梅米亚无语的看着眼前的三个人,她已经无力吐槽了。。。。罗琳,你可是联军的将军啊!对方可是战俘啊!不是使者啊!你有必要做到这样吗?啊?!!每当她想抗议的时候,对面三个人都会一致地说:"你丫的闭嘴!"

闭嘴你妹啊!她可是联军的军师啊!她伤不起啊有木有有木有!孕妇?孕妇了不起啊!她还孕夫呢!你大爷的百合花!呜呜。。。。。。。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