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吃你胸你会叫吗—爹地这里好硬萌宝摸摸

1

审神者看着负气离去的和泉守兼定摆出了尔康手。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她只是笑点低啊。

“那至少让我为药研手入吧。”她做出了妥协。一来药研受伤不重,主要是本体没事,光皮肉伤的话她能处理,二来药研的各种立绘都证明了他是个和医学有关的孩子。

她等了半天都没听到回答,就摸出了怀里的自制攻略。这里的每家本丸结构布局都大相径庭,所以她大致能知道手入室的方位。那位鹤丸不愧是近侍刀,地图画得十分细仔,不过上面还标注了好些惊吓点,真是让她意料中又有些哭笑不得。

“可以给我看看吗?”一只带有护甲的手伸了过来,审神者抬头,视线正好与两轮新月撞到一起。

三日月宗近,三条家的大佬之一,被喻为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一把,是名物中的名物。因出生于平安时代,故自称爷爷。在大包平实装前面板数值皆为最优,加之颜值,都让他成了当之无愧看板郎。

因其出率之低让他成为了欧皇的象征,引无数婶婶趋之若鹜,誓要踏平厚悭山。

审神者也是其中之一,她硬是把二个小队都all99了才把这位爷给请回家。想起当初因捞不到加之天天被晒一脸,故而在演练场看别人家的爷爷冲上去就是一顿打的黑历史。她乖觉得把整本攻略都双手呈上。

三日月宗近双目半阖,纤长的睫毛给眼中的金色月牙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影。他垂首间发上的金色房纽有些松了,但他看得认真,并无查觉。

手中的小册子字迹潦草,还有很多他无法看懂的文字,读起来很累。他一页页向后翻去,最后一页有个小小的落款,是他看得懂的。

写得是一个名字。

三日月宗近忽得笑了,本就姣好的面容更是美得眩目。他抬眸去看审神者,就见她正在药研耳边悄声说着什么。

“那就让她试试吧。”三日月宗近合上册子正要递还回去,突然觉得头上一轻,有什么东西擦着脸滑了下去。

药研藤四郎早已等候多时,一把接住:“请允许我帮您戴好。”

“如此甚好,我不擅打扮呢。”三日月宗近弯下身子,让药研好够到自己。等戴好,临走前似有似无得看了审神者一眼。

审神者正忙着召呼药研去手入,完全忘了自己的攻略还在三日月手里。

这间本丸倒是没她想得那样四处是血,落没衰败。一切都被打理得井井有条,就和她想象中的本丸一模一样。

手入室一共有四间,和中庭对面的手合室遥遥相对。左边走廊接仓库,右边就是供刀剑们休息的房间。

羯罗这可恶的大佬兼欧皇居然是fen审,白瞎了这全开的手入室。

审神者止不住得心疼自己氪过的金。她随便挑了一间打开,然后被扑面而来的灰尘给呛退。

“怎么像没用过一样……”她小声嘀咕。

药研藤四郎回头冲走廊大声问了句:“大将问你们是不是没用过这些房间。”

审神者以为跟来的是一期一振,结果本丸全刀都跟了过来。

“手入室自然只有审神者才能打开。”宗三左文字隐在黑暗中的半张脸,让他的气质更加阴郁。

审神者在心里记下,不难理解,游戏中也是要婶婶自己选择手入的。

她干得第一件事就是把手入室积灰的东西全都搬出去,由于药研只需简单包扎,甚至工具都是他自带的,所以门外很外就丢出了一座小山。

然后审神者带着微妙的笑容把门关上了。手入室内,一人一刀,气氛棒棒。不,是融洽。她绝无任何非份之想。

“好了,婶婶,开始你的表演吧。”她卷起衣袖,点上蜡烛。由于血已经干涸,她只能用药研的小剪刀把袜子剪开。反正也不能再穿了。

审神者用酒精清洗双手后,扒开伤口看了下。还好不深,用不着缝针。

她又问药研要来绷带,还没缠就发现这个伤口变浅了点。

药研藤四郎看了下,觉得是这么回事。

审神者如蒙大赦,果然是自动手入!以她的经验来看,五分钟左右就能修好。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手伝札,金打和太刀都是十几小时打底的朋友,大太甚至要三十几……

她需要找个人来问问,于是她把纸门拉开一条缝,候在门外的一期一振刚想开口就见审神者一声大呼:“狐之助呢!”于是那个小狐狸立刻窜了过来。

“审神者大人,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说着就被抓进了手入室。留下门外的众刀面面相觑。

审神者趴在小狐狸面前丝毫没有形象可言,一人一狐几乎脸贴脸:“这里有没有那种可以一下子就让刀男伤势恢复的东西?”

狐之助摇摇尾巴:“您是觉得手入室灵力不足的话,大可陪在刀剑男士身边。若是遇到重伤这样的紧急情况您更可直接为其手入。比起待在身旁,直接接触到审神者灵力的话,修理会更加迅速。”

审神者听了半天得出结论,看来这是一个杀必死,但是想要杀必死的话就必须会用灵力。

“说实话,我之前出阵撞到脑子了。总觉得灵力运用很不顺畅,有没有审神者培训班什么的让我复习一下?”

狐之助的尾巴停止了晃动,它圆圆的眼睛盯着审神者:“羯罗大人的话大可不必担心,任何事,您都只需动动嘴就行。”

审神者大吃一惊,药研藤四郎也险些滑倒。这么轻易就把审神者的名字暴露出来真的好吗?

“您不必担心,就算知晓了您的名讳,付丧神的言灵也不会对您有用的。那么,请您接下来也为了保护历史而集合刀剑男士的力量努力战斗吧”

审神者听到如此官方的话就头疼,她看着小狐狸面色不善:“那我问你,既然你随叫随到的话,那之前你都去哪里了。嗯?”

狐之助如实回答:“因为羯罗大人您命令我,除非传达政府信件,否则永远都不要再出现在您的本丸之内。”

羯罗,不管你说什么。这个锅你都得背着。

“我还有个问题……”审神者摸了摸自己的脸,决定使用道具。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