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诱我的巨乳女邻居—娘亲的味道

剧组起火的当天晚上,谢黎拍剧所在的S市,一栋奢华的别墅中。

一个面色不好,有些纵欲过度的年轻男子,正是安少。

手机开着扩音,一个英俊温和的男子坐在他的旁边,帮他拿着的。

安少不怀好意的看着坐在他旁边、始终不露声色的人,握着对方的手,一边有些挑逗的抚摸着,一边不是很耐烦的讲着电话。

“那点投资算什么,你损失的,我会让人打到你账上的。”

“只要你帮我好好的教训那个谢黎一顿……不过是个演员罢了,就是影帝又怎么样?”

“就定在‘子夜’,具体要怎么教训,那就是你的事了。我可是知道,你垂涎他很长时间了。”

“放心,星罗不会追究的,也不会为他做主,又不是女人……有什么事,我担着。”

……

“还不出去!”电话刚挂断,安少抬起在灯光下显得更加青白的手,将手机夺过,随意的砸向了前面弯腰站立的下属。

下属敏捷的接住,始终低着头,让人看不清表情。应了一声,转身出门。

在门即将被关上的那一霎那,下属从仅余下的一条缝隙中,看到已经迫不及待拥吻的两人,轻蔑的一笑。

如果不是有个好妈,有个好表哥,这个二世祖怎么能这么毫无顾忌的为所欲为?还让他这个从小培训出来的精英来保护?

一直被当狗一样对待,真想看着这个二世祖倒倒霉。

可是一旦二世祖出了什么事,作为保护者的他也不会好过。

想起帮里的惩罚手段,摇了摇头,他可不想尝试。还是忍忍,用点心吧。

在那个被表哥派来保护他的下属转身时,安少就一把将身旁的人拉到怀里,吻了上去。

“别,别,安少,人还没走呢?”怀里的男子,有些窘迫的抵着安少的胸口,却不敢真的用力。

“管他做什么,他就是一条狗,看了又怎么样。”安少根本不在意对方的抵抗,托着对方的头,又狠狠的吻了几口,有些恶意的道,“肖于敬,我们又不是第一次了,装什么纯洁?不会刚让我办了事,就想过河拆桥了吧?”

怀里的男子,也就是肖于敬。

平时英俊温和的脸,在安少无法看到的角度,露出了些犹疑和不甘的神色,但马上又变成了决绝和恨意。

在灯光的阴影里下,那张脸显得有些狰狞。

当他抬头对着安少笑的时候,又恢复了平时的美好,仿佛刚刚的表情只是错觉。带着与平时不同的诱惑的声音,“怎么会?”

“谅你也不敢。不说你现在还是星罗的人,你可不是什么影帝,我想要整你,也不会有人管。就是将你欺骗罗三少的事告诉他,也够你受的。”安少用力捏着肖于敬的下巴,满意的看到肖于敬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罗少也真够笨的,放着好好的罗家三少不做,偏偏取个什么罗永明的艺名,要来当什么演员的,还不让家里的人插手。你也算费尽心机了,想借罗少来对付谢黎。可惜罗少被人骂了个狗血淋头,还蠢得认为是自己不对,先不小心抢了别人的角色……

也是你运气不好,总是遇到这样的人。如果不是姓钱的蠢到留下那些证据,被人拿走了还不知道,谢黎早完了。你也不会答应我了……

不过,姓钱的现在也是自作自受,本来应该只判一年的,谁叫他连累了那么多的人,被人搜集了些杂七杂八的罪名,十年都不一定出得来,我也懒得出手,算便宜他了……你说那个U盘的事,是不是谢黎做的?”

“不…不是谢黎做的,他一直…记得钱新泽对他的…恩情,不会怀疑…调查他的……啊!”

“听说谢黎和你以前关系不错?居然说他的好话。如果不是看着你做了那么多事,我还以为你对他有意思呢?

你也真是狠得下心,以前怎么都不肯答应,就为了对付谢黎,最终还是做了我的人。早答应不就好了吗……我还偏偏就喜欢你这样的蛇蝎美人……”安少一边吻着,手上的动作不停,声音渐低……

—————

“是丁导演说,今天晚上投资人请剧组的主要演员吃饭,为昨天起火的事压惊?”张欣冉皱了皱眉头,将一叠资料递了过去,“这是我挑出来的一部分剧本,看看有什么合意的。”

昨天接到谢黎的电话,得知剧组起火,幸好谢黎和沈昱都没事。所以今天急忙才赶过来,顺便把整理出来的剧本,也带过来了。

“嗯。”谢黎对演戏一向是最在心的,注意力马上就都投到了剧本上了。对张欣冉问的问题,就有些心不在焉了。

沈昱注意到张欣冉难看的脸色,示意她继续说。

“也没什么,只是前一阵子,我查了这个投资人。风评不是很好,有传闻喜欢包养明星……男女不忌。只是查到的时候,谢黎已经在拍这部剧了。”当时手上的好剧本不多,千挑万挑,还是挑了个有麻烦的。

当然,她是不惧这些麻烦的,只是有些小郁闷,出师不利。

“找茬的?”沈昱挑了挑眉。昨天晚上的事,让他直到现在,心情也不好。

那个投资人,他和谢黎也见过一次。那人看他们的眼神,让他很不喜欢。

而且,也好久没有活动活动筋骨了。

“呃…”怎么忘了这位爷。

有他在,什么娱乐圈潜规则,见鬼去吧,不找别人麻烦就不错了。突然有点小期待怎么办,“那我就去回复丁导,我们家谢黎同意去了~~~”

“能回绝还是回绝吧。”谢黎冷冷的说道。即使是在看剧本,也不是对他们的谈话毫不在意的。

他的经济人是怎么回事?那个语气!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说不会给他安排酒局。现在明知道这个剧的投资人居心不良,居然这么开心的将他往火坑推?

虽然他并不害怕,毕竟在圈里也快三年了,要吃亏早吃亏了。

他虽然打不过沈昱,但打其他人还是行的,要轻易让他就范,不是那么容易的。

张欣冉不得不说,“哦。那好吧。”

唉,看不到强大的异能者出手惩治那些自以为有钱有权就为所欲为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的人了。本来还满期待的说。

谢黎看着张欣冉突然变得没精打采的,有些无语。

用得着这么失望吗?

真有些怀疑,他是不是又找了个无良的经济人。

没安全感啊。

————

“这样好吗?是不是要去提醒他们一下。”丁导演在屋子里走了几圈,再次犹豫的询问副导演。

“说都已经跟他们说了。这些演员也不是小孩子了,都是这个圈子里的,这种事也不少见吧。没见过,还没听过?何况还有经济人为他们操心,真不想去,他们自己会找借口拒绝的。”

与丁导演截然不同的,副导演一点也不在意,悠闲的抽着烟。

丁导什么都好,专业能力不弱,就是在平时处事有些优柔寡断,没有气魄,不然也不会比很多实力不够的人名气还低。

而且,为那些明星操心?说不定他们中还有人觉得,找投资人做靠山,求之不得呢。

“我这也是没办法啊。本来都已经和投资人说好了,除非演员自己愿意,不能随意招惹剧组的人。唉。”

丁导演毕竟在圈子里待了这么久,能力也有,还是有不少剧请他拍的。他知道这个投资人有些怪癖,但不喜欢自己的剧组乌烟瘴气的,才和投资人事先定下了些规矩。

“你已经尽力了,就不要再为他们操心了。”

昨天突然起了火,火是灭了,除了杨成现在还在留院观察,其他人没有受伤的,剧组的损失也不大。

只是,上头突然说什么剧组消防措施不到位,要暂停拍戏整改。还不知道要整改到什么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其他剧组幕后的人来找茬。而得到消息的投资人,则表示能帮忙解决,只是……

现在,导演无法抗下这些事,让演员来解决也是没办法的事。

副导演表面上一点一不在意这件事,只是因为他也没人脉没办法处理。不过,如果丁导演不是这样的人,不是专业能力好,他也不会跟着丁导演了。

“咚、咚、咚。”响起很规矩的敲门声。

副导演打开门一看,是剧组的一个小姑娘,只是又些面熟,具体叫什么名字,负责哪一块的,就不知道了。毕竟剧组的人很多,很多人都是组建剧组临时找来的。

“有什么事吗?”只是个小人物。正遇到麻烦事,副导演也不想装什么笑脸,语气很生硬。

“没,也没什么,”门口站着的姑娘对着很严肃的副导演,有些紧张,又有些后悔,找的时机不好。

怎么开门的不是那个温吞些的丁导演啊啊啊?

“如果没什么事,就去做事吧。”

“导演,我能拍了些照片,能不能分享到网上去,是……”看到副导就准备关门了,也顾不得其他,连忙扬了扬手里的手机,问了出来。

没等姑娘说完,就被副导打断了,“剧组的规矩你是懂的,宣传有专门的人负责。尤其是昨天起火的照片,绝对不能外传,剧组正在设法压下这件事。”

还想辩解的姑娘,被砰地一声挡在门外,只能闷闷不乐的走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