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同事出差做愛18p_我女婿一天操8次

【系系,系主,别别慌慌啊,系统部门在完成任务后是有奖励发放的!】

哦,我一点也不想知道。

无非可能是宇宙飞船空中机甲,听说还是c级的,不划算不划算。

这种c货就算有了能源,依照本航长的精神力对机甲和飞船的需求指标,你的那些一点都不会合格滴。

夏洛抿了抿嘴,充满了嫌弃。

【啊啊啊啊】

面对疯了的系统,夏洛表示无奈。

好在和系统的交流期间已经和树德来到厨房内。

迎面扑鼻而来的香味令夏洛贪恋的嗅了嗅。

“好香…”

闻着就知道很好吃。

“夏姑娘,树德有事先下去了,有什么问题再不妨来寻我,就是可别再……”

吓人了,他这身老骨头可经不起你们这些小年起的摧残…

树德招待好厨房的一切事物便离去了。

夏洛也没有就此挽留,毕竟他们年龄相差较远,她懂的。

系统:……系主又在胡思乱想了,统生悲凉啊~

夏洛憋屈的坐在厨厅里的小角落。

这世界上最苦逼的事情莫过于看得到吃不到了吧。

想着,神情更加忧郁。

“夏,夏姑娘?这水饺还没有好,不然你先去其他地方坐坐。”

厨厅里打杂的小伙子不好意思的开了口。

“唉…”夏洛重重的吐了口浊气。

看向声音的源头,眼底的忧郁更加深刻了。

连看都不让本航长看!你们这群杀千刀的!

“唉…”

打杂的小伙子默默的挪了挪身子,刷的一下走到离夏洛好远好远的地方,诺诺唯唯的,瞧都不瞧夏洛一眼。

【系主!!!!】

叮叮叮~

咚咚咚~

空间里猛地传来一阵阵剧烈的声响和系统凄凉的呼喊。

吓得夏洛一个踉跄,差点一个不小心从椅子上摔掉。

系统,是不是觉得人生无憾活够了啊!

【系主大大,别生气,可是会长皱纹的哦】

有话快说,有屎快拉。

【哈哈!英明神武的本统终于找到了全系统最辣鸡的任务奖励了!】

【是统式满汉全席哦!只有你想不到就没有系统没有的美食】

【这些美食能够让你欲罢不呢!】

【真的】听起来怎么那么像假的呢

系统:……它家系统语音链接系统是不是被入侵了???

好像没有很重要。

【绝壁真的!所以系主咱什么时候开始任务鸭?】

夏洛听到满意的回复,顿时眯了眯眼。

活像偷了油的老鼠。

【统统啊】

系统听见夏洛贱兮兮的声音,心中暗道不好。

这种熟悉又惧怕是肿么回事……

【呵呵…不得不说本统还真有看破人心沧桑的先见之明啊】想哭…

此刻苦逼的夏洛蹲在路边上。

头顶上还时不时的掉落几块铜元。

路过的人神情上不乏含着几抹同情与怜惜。

这小小年纪就到接头乞讨,还不懂得吆喊极可能还是个哑巴。

是个哑巴长得丑的小土妞,哎…太可怜了!

【系统,他们是在干嘛,这玩意能吃吗】

夏洛伸手掂量了手里的铜元,还不少。

【系主,我觉得你可以尝尝看哦!】

冰冷的系统声莫名的提高了一个音调。

【呵呵,呵呵呵】一看就知道不怀好意。

夏洛好心的递给系统一个白眼顺带几个呵呵,不就是为了出府用了一点系统能量嘛。

想都不用想接下来你会坑本航长。

系统:……

#为什么突然有些怂,肿么回事???在线等,挺急的#

夏洛看着手里的铜元,眼底闪过一丝疑惑。

啧啧,这到底是个什么鬼玩意,应该不能吃。

哎…真可惜……

别人不要的东西本航长怎么能要呢?!要不起要不起。

想着,夏洛便一脸嫌弃的将手里的铜元丢在一个角落里。

站起身子来,拍了拍身上的尘灰。

突然,刷的一下。

一道残影猛地靠近夏洛,捡起地上的铜元。

【系主!是任务目标,咱们可以开始做任务了!】

做任务=美食

美食到了!

【叮~任务目标出现,目标资料传输】

【任务一:拯救水深火热的少女】

【林景,家境贫寒从小由母亲一人独自养大,但是前几天很快便撒手人寰……】

【等等!撒人寰是什么意思】

【就是能量耗尽翘翘了!请系主不要随便打断英明神武的系统传输资料!】

【哦】

系统;……为什么空气有点冷…

【咳咳,就是给任务目标完成一个心愿,找出当年任务目标的父亲在码头惨死的真相】

【提示;何梦生】

【统,你怕不是在逗我,何梦生怎么可能杀人啦】就那小胳膊小腿的…

【提示!都说了是提示,是系主你蠢好不好?!理解能力怎么这么辣鸡】

【呵呵…】这系统怕是活腻了。

系统;……它觉得还是不要讲话比较好…

不理会系统乱发神经,夏洛开始打量起眼前是人来。

脏脸蛋脏头发脏衣服脏鞋子,总之就是一个脏。

夏洛嫌弃向后挪了两步。

许是那打量的目光太过明显,角落里地上的人儿发觉了不对劲。

一双猩红的眸子撞进了夏洛的视线里。

那模样倒真是像极了星际里那些死到临头还奋力挣扎的……

星际囚犯。

夏洛饶有兴趣的摸了摸下巴。

抿嘴轻笑,“林景?嗯,有点意思。”

待在系统空间的系统看着眼前辣眼睛的一幕。

默默的拿起了一本破旧的小本本。

“呵,女人,你已经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恭喜你。”

按着上面读了读,顿时起一身鸡皮疙瘩,赶急忙慌的从系统商城换了眼药水。

系统:冷漠ing

夏洛缓缓蹲下身子来,平视起眼前的人来。

那双猩红的眸子更添几抹显而易见的警惕。

“你你,你是谁?怎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林景看着眼前奇怪的女子,只见她噙着一抹浅笑。

声音恍如涓涓细流,清脆又空灵。

“我是来帮你的人,怎么样?做个交易。”

说着,那双猩红的眸子渐渐变得空洞。

最后缓缓吐出一个字来。

“好……”

不明所以的系统:……

我是谁?

我在哪?

我在干什么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