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躺好我要进去了_在办公室里摸英语老师胸

“哎哎,听说了吗?煌凤族的小太子失踪啦!”

“小太子?就是那个桃花妖生的?”

“可不是吗!听说尊皇都急疯了,到处找呢!无论哪个皇室护佑的百姓,只要提供一条线索就赏金百两啊!”

“瞧瞧,煌凤族就是有钱!听说他们所管辖的地界也都繁华的很呢!我怎么偏偏就生在了这个羽鹤族管辖的破地方呢!?”

“得了吧,咱虽然穷,但名声好哇!你没听说过那煌凤族尊皇唯一的儿子是个桃花妖生的吗?听说还是个冒牌货,本来人家要娶的是鲛人族公主,谁知道被一个桃花妖顶替了那么多年,还生下了儿子?”

“诶呦,那尊皇知道了可不得气死了?”

“那可不!尊皇知道了立马就把她处死了,但却不知怎的,却对那个半神半妖的儿子宠爱的很,也没再娶过别人。”

“别是被骗的有心理阴影了吧!哈哈哈……”

就在客栈里一群人围着桌子聊的津津有味的时候,那个失踪的煌凤族小太子就坐在他们旁边,神色淡定地,吃着桂花糕。

本来就想带天儿吃个桂花糕,结果俩人听了这么一出好戏。扶风早在那群人谈论到“桃花妖”这三个字的时候就已经坐不住了,非要冲过去揍人家一顿,被桓祁好说歹说拦住了,又想了个理由把他支走,这才避免了一场血案的发生。

天儿也不说话,默默地啃着手里的桂花糕,别说,就是跟自己吃过的不一样。

忽然,桓祁开口道:“你知道了吧,那个桃花妖是我的母亲。”他没有用“母后”这个称呼,因为煌凤一族不承认一只桃花妖的地位。“刚刚那首童谣,也是唱的我母亲所在的桃夭山。”

这下,天儿再傻也明白过来“扮新娘”是怎么回事了,难怪扶风那么生气。

“母亲死后,除了我就再也没有人能打开桃夭山的结界。”

天儿看得出来,桓祁明显是有些伤心了,她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对他说,没事,你继承了花妖一族的美貌吗?还是说,你说不定会具有桃花运的天赋?

正当天儿苦思冥想选择哪一种方式好时,桓祁却率先对她笑了:“没事,我都习惯了。说起来,我要带你去的地方就是桃夭山呢!那里的桃花开得极好,我母亲的本体也在那里。”

正在这时,扶风倒是回来了,还带回了一坛桃花酿。刚刚桓祁就是以此为理由支走扶风的。桓祁为天儿倒了一杯:“尝尝,这酒不烈,一杯不会醉的。”

天儿则一脸惊恐地看着杯中的酒:“这·····这这,小祁,你母亲,没,没关系吗?”

桓祁看着面前把脸皱成小包子的天儿哈哈大笑起来:“没事的,没有成精的桃花是没有灵气的,我母亲也是爱喝的,有股淡淡的桃花味呢。待会我便带你去看望她。”

于是天儿终于舒了一口气,端起杯子来慢慢喝了一口,的确有一股清香在唇齿间蔓延开来,淡淡的,是一种让人很舒服的味道。

“不愧是……我喜欢的桃花啊……”

咧着嘴说了这一句之后,天儿便毫无征兆地,直挺挺地,倒在了桌子上。

桓祁:“……”

扶风:“……”

说好的一杯不会醉呢?怎么一口就倒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