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你夹得好紧好爽-公公插我和闺蜜

梁安轻快敏捷的挥舞着手中的长剑,看似是轻轻的划在对方身上的,但是却都纷纷的流血倒下。两人左右交织,迅速的就解决了一大批侍卫。而在那一群黑压压的侍卫后面,站着异常冷静不染风尘的范施彤,在她手中轻轻搭着那一条长长的鞭子。

梁安见了顿时回想起了当日被她随意欺辱的时候,手中的剑仿佛要拖着她刺向范施彤。梁安不再压制自己的愤怒,凌厉的在人群中开了一条溅满鲜血的道路。苏乘清在她身后为她掩护,解决着源源不绝的敌人。

梁安提着滴血的剑,面色被几滴敌人的鲜血映衬的更加洁白无瑕,走到平静的范施彤面前,说道:

“就这样的水平,还想解决我?范小姐,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

范施彤微微得意的笑道:

“梁姑娘,不,慕容姑娘,我没有准备好,你以为我回来吗?”

梁安没想到她竟然知道了自己真实的身份。忽然又联想到众多侍卫的衣着,顿时明白了些什么:这不仅仅是范施彤一个人的圈套,而是和孟夏一起联手的圈套!

范施彤看她脸色一变,心情大好,哈哈笑道:

“哈哈哈,你现在明白已经晚了!你解决了那些侍卫又怎样,还会有更多的侍卫来的!”说罢冷不丁的挥舞起鞭子来。

梁安愣了一下,没有完全躲开,闪开之后脖颈上轻轻的破了皮。随后范施彤便肆无忌惮的开始跟梁安打斗。

梁安经过刚刚的一番打斗,伤口已经有些支持不住了,跟范施彤打斗时开始隐隐作痛了。但是梁安还是占上风的,随意的两招就制服了范施彤,但是她却不急不燥的说道:

“梁姑娘好身手。”范施彤料定梁安不会杀她,她自己其实也知道——因为她不能再给南宫煜惹麻烦了,杀了她的后果梁安不敢想。

“你就什么确定我不会杀了你?!”

“当然了,你要是杀了我,你让煜哥哥怎么办呢?我父亲一定会倾尽所有的兵力来讨伐他的。我看你确实是心悦煜哥哥,甚至不亚于我。”范施彤用那得意的嘴脸说着令梁安恶心恼怒的话:不亚于你!?我们一起经历了什么,我们之间的感情是你随随便便一句话就可以断定的吗!?

范施彤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危险,继续说道:

“但是我不想把他让给你,我也不会允许你让给我的,我会自己抢过来!”

梁安太阳穴突突的跳着,发狠气愤的说道:

“你不配!”说罢长剑一挥高高举起,迅速的从范施彤的脸庞擦过。

范施彤上一秒还在得意,下一秒就感到从脸边呼过去了一阵风。梁安不再多说,也不愿与她再纠缠,这轻轻的一道划痕,比起她浑身鞭痕来说简直不值一提。

梁安转身就走,留下范施彤在背后震惊悲痛的发现自己脸上多了一道流血的口子…

“梁安!你等着,你逃不掉的!”

她这话一出,从四周的房檐上又冲出了更多的侍卫。梁安震惊的抬头看,发现这一波人绝对不简单,每个人都散发着无比黑暗的压迫感。

苏乘清大致解决了那些小兵,跑到梁安身边说道:

“姑娘你没事吧!我们现在必须走了,此处太过偏僻,就算我们真的出事了,也很难找到这里的!”

梁安依旧抬头看着,在众多的杀手后,梁安捕捉到了一个略微熟悉的面孔,那面孔初次闯入梁安视线的时候,她心里隐隐的刺痛的一下,那张面孔神似拓跋炎烁。但是梁安再定睛一看,不是,那不是拓跋炎烁,是拓跋炎凌!

梁安没想打,范施彤竟然真的这么有本事,竟然和拓跋炎凌联手了。梁安还呆呆的都没有回答苏乘清的时候,屋檐上高高站着的拓跋炎凌发声说道:

“世子妃别来无恙啊,”说着自嘲的摇摇头:

“不对不对,是烁王妃。”

梁安愧疚的看了一眼,随后对着拓跋炎凌说道:

“我现在已经不再是孟夏的人了,我和孟夏早已毫无关系!”

“哈哈哈,怎么会没有关系呢。你看我这次不就是来接你回去吗?”坏笑着说道。

“拓跋炎凌把我带回去对你有何好处!你不应该听信范施彤的话的!”

范施彤听见这话,心里突然担心起来,看着拓跋炎凌怎么回答,还好他的回答让范施彤心里的大石头落下了。

“我怎么想,怎么打算的你不需要想,你也想不到的,”故作犹豫了一会儿说道:

“但是你要是愿意跟我回孟夏的话,我就告诉你,怎么样?”

梁安冷笑:

“拓跋炎凌,你别再开玩笑了,我觉得不会去孟夏的!”

“那就别怪我动手了!”说罢,拓跋炎凌腾空从屋檐上落下,身后的杀手也都一起下来了。苏乘清先动手迎上去,梁安随后也挥舞起长剑跟拓跋炎凌打起来。

梁安跟拓跋炎凌焦灼的打着,体力有些不支,额头上冒着细汗。

“还是放弃吧,我知道你现在身上有伤,何必费力呢?况且你们只有两人,就算你们都死了,也是打不过我众多的杀手的。”

“别做梦了,就算我今日死,也不会便宜你!更不会让你的阴谋得逞!”

说完两人又焦灼的打斗在一起。

苏乘清身手极好,就算对手是孟夏训练有素的杀手,他也能够应付。不久解决了大部分人,抢断了拓跋炎凌对梁安的攻击,跟他打起来,慌乱之中告诉她说:

“姑娘快走!要不然我们谁都逃不了!”梁安身上的伤口已经开裂了,慢慢变得虚弱无力,一把就被苏乘清拉开到一旁。

苏乘清明白梁安不是会如此轻易就丢下队友的人,于是劝道:

“快走吧!我可以应付的!区区一个王爷几个杀手而已!姑娘快走吧!”

梁安慌张的不知所措,想到在这里确实帮不了他,甚至还会拖他的后腿。于是捂着自己流血的伤口,狠狠心,穿过了几个比较好对付的杀手,离开了。

“你觉得你们能逃过吗?!快给我让开!”拓跋炎凌威胁到。

“不可能!”

两人不相上下的打斗在一起,范施彤看情况不对,便起身追了上去。

梁安捂着流血的腹部,情绪五味杂陈的跑着。没有多久就被范施彤追上了。

“哼,你放弃吧,今日你逃不掉的。你应该也没有料到我会跟拓跋炎凌联手吧。哈哈哈..”

梁安努力让自己站直,说道:

“我不知道你在得意什么,拓跋炎凌一定会利用你的。”

“哈哈哈,我知道我知道。因为我们是相互利用啊。他利用了我,我又何尝没有利用他?今日你虽然死不了,但是你一定会离开昭荣的。因为我想让你离开,你就必须离开!”说罢便毫不留情的挥舞着鞭子。

梁安逞强的躲开,没有反击的力气,只是躲避着。

“我劝你还是放弃吧,你这样就是浪费我们彼此的时间!我们今日也不要你的性命,只是让你离开而已。”

梁安喘着气说道:

“我花费了这么多力气,等了这么久的时间才到了南宫煜的身边,你觉得我会轻易离开吗?!”梁安一伸手将身旁的箩筐用剑甩了过去。范施彤一下子被挡住了视线,她再回过神来,已经看不到梁安的身影了。

范施彤暗自恼怒,在四周寻找着梁安的身影,因为她身上有伤,绝对逃不远。四下是一片废旧被人遗弃的房屋,梁安可能躲在任何一间房间里。范施彤动作轻轻的巡视着,找过了一间又一间,可依旧没有见到梁安的身影。

范施彤怎么会想到,梁安又返回原来的地方找苏乘清了。

梁安在一片烟雾中逃过范施彤的注意,迅速的赶到了苏乘清和拓跋炎凌那里。梁安躲在一旁观着,什么时候下手。她准备好手中的剑,忍着伤口一点点开裂的疼痛,伺机从背后袭击拓跋炎凌。

苏乘清对拓跋炎凌的牵制可是完完全全的压制,甚至没有让拓跋炎凌多离开原地一步。梁安看准时机,在拓跋炎凌又一次对苏乘清进行言语威胁的时候,梁安冲上前去,刺向了拓跋炎凌的背后。连苏乘清都没有缓过神来,拓跋炎凌已经倒在地上了。

梁安着急的说道:

“干什么呢?发什么楞?快走!”

苏乘清被梁安拉着迅速离开了现场,向人多的地方跑去。渐渐的眼前的人多了起来,证明他们已经安全了。

苏乘清喘着气,还是对刚刚发生的事感到惊讶于敬佩,说道:

“梁姑娘,你为什么要回来呢?为什么不直接逃走?”

“我这个样子连范施彤都打不过,怎么逃?还不如出其不意呢,这样多好,我们两人不久都出来了。”说完逞强的笑着。

“啊!你的伤口!我们快回去吧!”

说着苏乘清搀扶着梁安向宫门前走去。

苏乘清先前确实不了解南宫煜为何独独喜欢喜欢上了这个女子,但是今日所发生的事,让他明白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