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饭店送饭的小女孩妞妞

“哦?看来进程比我想象中的要快,你们的整体计划给我瞅瞅——”鸿雪笑着说道。

鸿雪在看完计划之后,不禁感叹,果然,集体的智慧加上深思熟虑,还是非常不一样。这个详细的计划确实比自己脑子里的想法要成熟很多。

“那现在我也加入你们的讨论之中来吧——虽然我的想法可能不太成熟。”鸿雪吐了吐舌头道。

乐尤与梦雅都笑了。

“无妨,左右都是讨论,有什么想法说出来就可以了。”乐尤笑着说道。

很快,三人便开始详细步骤的讨论,不得不说,有了鸿雪的加入之后,这详细执行步骤确实顺利很多。

可能是鸿雪有一定的实战经验,并且对一些事情更加熟悉,也能提供不少的好建议。

三人激烈的讨论从白天到夜里,似乎还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佩莱在黄昏之时才到这卫雍组织来,一回来便看到三人在激烈的讨论,便也没有打扰他们。

一直到晚上,三人还没有进餐,佩莱这才去给他们送餐。

“你们仨歇一歇吧——先吃饭。”佩莱笑着说道。

三人看到佩莱端进来的美味食物,这才发觉饿了。

鸿雪正在吃饭的时候,佩莱突然凑过来,道:“对了!你知不知道你以前在元素学院的两位好朋友——”

鸿雪满口的饭菜,有些含糊不清的说道:“你是说妍舞和青原吗?”

佩莱听鸿雪这句话半天才反应过来,随后说道:“对!你知道他们,现在也加入了卫雍组织!”

“什么?!真的吗?!那也太好了!”鸿雪突然直起腰子道。

那嘴里的一口饭差一点喷到了佩莱的脸上。

佩莱立即站远一些道:“是真的,就是最近进来的。”

“他们现在在这里吗?”鸿雪问道。

一旁的乐尤很是专心的吃着饭,而梦雅则是关注着鸿雪的神情。

“现在——应该不在,他们是外部成员,很少来这里。”佩莱说道。

鸿雪的眼神中有一些许失落,只好道:“好吧——”

鸿雪很快将这小插曲翻篇,吃完饭又开始与乐尤和梦雅开始讨论先前未曾讨论完的事情。

夜已经比较深了,三人的讨论才告一个段落。

鸿雪这一夜便在卫雍组织度过。

她今日特意要求与梦雅一起睡。

鸿雪看着梦雅在这里待得越来越精神饱满了,也很是开心。想起一开始见到梦雅的时候,面色苍白,脸上毫无生气,眼神也很是空洞,那样的梦雅让鸿雪无端的有些心疼。

“最近还好吧?”鸿雪笑着问道。

“很好——这里很不错,谢谢你,小雪,让我遇到了这一群人。”梦雅很是温柔的回答道。

“这不能谢我,要谢你自己。”鸿雪笑着说道。

第二日一早,鸿雪刚回到自己的住处,同院子中的长老便道:“雪长老,刚才大长老来找你了。”

“知道了!谢谢了!”鸿雪听到他说的话,一刻也不敢多停留,立即朝着大长老的院子而去。

刚到大长老的院子,便听到房间中传来一个不大不小的声音:“现在翅膀硬了?出去都不打声招呼了?”

鸿雪知道大长老说得是自己。

于是立即上前,行礼道:“弟子知错了,还请师父责罚——”

鸿雪很快就听到了脚步声,随即在距离鸿雪不远处停下:“昨天去哪了?竟然连长老院都不回?”

“师父,我去见了几位朋友。”鸿雪回答道。

“进来吧——”大长老不温不火的说道。

鸿雪一愣,立即跟上。

还以为大长老会追根问底,没想到这就放过了她,鸿雪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

很快,鸿雪便跟着大长老走了进来。

“国王今日有可能会召你,你老老实实的待着,不准乱跑。”大长老吩咐道。

“是——”鸿雪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陛下召你应该是为了对军队进行训练,至于调动民众的事情,你断不能插手。”大长老说道。

“为……”鸿雪话还只说了一个字。便被大长老打断。

“你难道不知道你现在的处境?虽说你这第一场仗已经胜利,但是,还是有很多民众会对你有猜忌,所以,在陛下说调动民众的事情的时候,你不能作声——就算是没有人做声,你也不能做声。明白吗?”大长老吩咐道。

这倒是让鸿雪有些为难,昨日才与乐尤与梦雅谈论的调动民众的事情,现在如果国王安排下来,鸿雪理应勇敢的承担才是。

但是,大长老,她的师父又不准自己如此。鸿雪一下子陷入了两难境地。

一方面,如果得到国王授意,调动民众这件事情办起来,定然更加得心应手。

但是,另一方面,也正如大长老所说,现在她在民众的心中的威望还不够,甚至还处于怀疑阶段。自然不能随意的接下这调动民众的事情。

“师父……难道无人答应,我也不能做声吗?”鸿雪小心翼翼的问道。

“放心,不会没有人答应的,其他人不答应,我会接过这个担子——”大长老看着鸿雪道。

“师父……”鸿雪看着大长老,鼻子不禁一酸,眼眶瞬时有点红。

大长老看鸿雪这要哭的模样,不禁想笑,终究还是忍住了。板着脸说道:“这又不是为了你,矫情什么?这是为了整个雍昌大陆。”

“是——师父的胸襟无人能及!”鸿雪吸了吸鼻子,立即笑着说道。

“就知道贫嘴——”大长老白了鸿雪一眼。

鸿雪也不介意。

两人又寒暄一阵,鸿雪正准备离开之时,外面突然出现了国王派来的人。说是召两人前往皇宫。

不多时,两人便面见了国王,与他们一同面见国王的,基本上都是身份牌是前十的长老,只有鸿雪一个人,身份牌是最靠后的。

鸿雪身份牌靠后,并且年纪又小,自然站在了最后。站在一个不怎么显眼的位置。

一开始议事,便开始讨论这外来入侵者的事情。

鸿雪基本上没有发言权,只能这样听着。

到最后,才到了大长老的所说的,要安排任务。

一开始是有些安防的任务,一些长老比较积极的领走了。

几个任务之后,便是动员民众的任务,到了这个任务的时候,却是有些雅雀无声。

鸿雪心中暗自感慨,师父终究是师父,料得太准了。

鸿雪倒是很想站出来,但是,感觉到大长老的目光总是落在自己身上,鸿雪简直是如芒在背,丝毫不敢动。

局面有短暂的僵持,在鸿雪感觉那很是有压力的目光消失了之后,便知道了自家师父要出手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