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的生理需要-嗯嗯啊啊 不要啊 舔好爽

苏云汐求完签之后梁嘉瑜走上前来,梁嘉瑜也求了一支签。

“阿弥陀佛,请问施主求得是什么?”方丈问。

梁嘉瑜道:“我想求我肚子里的孩子,他可以平安出生吗?”

“第三十七号签,上上签!阿弥陀佛!签文:自是王侯将相得出,必是有难亦有解!阿弥陀佛,施主自可放心,施主的孩子必是和施主一般有着贵人的命格。”

梁嘉瑜高兴道:“谢谢方丈!信女以后一定时常来寺里捐献香油钱。”

之后就到了江尘柳,江尘柳求的签是七十九号签。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也非池鱼自有龙门。”

然后是梁嘉慕,梁嘉慕求了一个一百三十九号签。

“下签,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方丈叹了一生气说道。

梁嘉瑜听到梁嘉慕求了一个下签,别梁嘉慕还要激动的询问方丈。

“方丈!那可有解法?”

方丈说:“一切是缘也是劫,只要躲开了这缘必定能解这劫。”

梁嘉慕听方丈说完不屑的哼了一声:“哼,小爷我在晋阳城香火最旺的寺庙求的都是上上签,到你这你却告诉我是一个下签,随你怎么说你看我信你还是信我自己。”

梁嘉瑜听到梁嘉慕的话,顿时着急的不行。

如今的梁嘉瑜和以前的梁嘉瑜已经不一样了,当你信的时候就会多出几分的畏惧。

梁嘉瑜走上前赶紧拍了拍梁嘉慕:“你说什么呢?在神佛面前不得胡说!赶紧跟菩萨请罪。”

梁嘉慕并没有听从梁嘉瑜的,依旧直挺挺的直着背。

梁嘉瑜没有办法只好自己跪下来替梁嘉慕请罪,梁嘉瑜又是怀着孩子,顿时吓得其他人赶紧过来扶她。

梁嘉慕也被吓得不轻,赶紧妥协道:

“姐你快起来,这是我的事情,当然还是要由我自己来承担。”

梁嘉瑜看了梁嘉慕一眼:“那你请罪吗?”

“请!”梁嘉慕点头。

于是众人这才将梁嘉瑜好生的扶了起来,梁嘉慕也乖顺的请了罪。

等梁嘉慕的事情弄好了,紫苑走上前跪在蒲团上从签筒里摇出一支签。

“阿弥陀佛,七十七号签,上签,缘自天注定,山水永相逢。”

紫苑说:“我想求姻缘。”

“阿弥陀佛,施主的姻缘不在身边,但是总有一天他会出现的,正如签文里所言山水永相逢。”

紫苑说不上满意但是也说不上是不满意,紫苑之后是宋沅,宋沅也求了一支签。

“阿弥陀佛!二十七号签,上上签!恩怨相还自有时,一报恩也一报仇。”

方丈念完签文之后说道:“施主所求必都有成,只要坚持自己的内心就可。”

最后苏云汐拉许忘上前求签,但是方丈却把签筒收了起来。

“这位施主的签我们这寺庙太小,求不到。”

方丈的话让众人一头雾水,虽然许忘没有求到签,但是那方丈还说了一句话。

“施主在找寻的东西都会找到,国有不安就是施主找到的那一天。”

于是就这样稀里糊涂的众人纷纷求的一支签,有的喜有的忧。

苏云汐奇怪,明明那方丈在看到许忘的时候是最惊讶的,为何现在却不让许忘求一支签。

一直到坐上了回程的马车上,苏云汐还没有想明白其中的厉害。

苏云汐一一回想了一遍刚才大家所求的签文,试图从中获得一点有用的信息。

当时的签文自己的是:因缘际会皆是缘,唯有到时才知解。

梁嘉瑜:自是王侯将相得出,必是有难亦有解!

江尘柳: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也非池鱼自有龙门。

梁嘉慕: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紫苑:缘自天注定,山水永相逢。

宋沅:恩怨相还自有时,一报恩也一报仇。

在如今看来,众人或许只是觉得这些签文只是一句简单的诗句,一句透着禅机的经文。

在众人的眼里并没有多大的感触,最多也只是与个人所有有所相合。

但是在后来的日子里,这句签文即是个人的写照,也是众人从中寻求解脱的解法。

不过这些都要到后面大家真真切切经历了这一切的时候,众人才会回想起这一天的遭遇,才会知道原来自己的结局早已写好了。

才会明白方丈对苏云汐说的那一句顺其自然是多么在理的一句话。

很多事情当你我无法改变,亦或者无法将事情扭转成你喜欢的样子的时候,又或者在你遇到了困境之后,这句话都将会成为你的人生真理。

苏云汐还想到方丈所说的国有不安时,就是许忘找到想要找到的东西的时候。

许忘要找的会是什么东西呢?

对于如今的苏云汐来说,苏云汐只能想到一个乱世出英雄,苏云汐只能想到许忘所要的名头只有在乱世才能得到。

对于治国救国,如今这个时代都是世代相传的东西,像许忘这样的出生这辈子都不可能走上江尘柳现在这个位置的,这就是现实。

可是方丈那话的意思难道是南苑国会有不安吗?

苏云汐掀开马车车帘的一角看向马车外的市集,只见市集上纷繁热闹,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意和兴奋,每个人来去匆匆都充满了兴致。

商贩么开心的吆喝着,游人们自在的挑选着自己想要的物件。

这又岂会是国家不安宁的样子呢?

都说人民的生活就是一个国家最真实的写照,苏云汐所在的山河县已经算得上是南苑国的边陲了,但是如今的山河县却没有任何的不安宁。

这就说明南苑依旧强大,外面的藩国并不敢扰乱南苑。

一直到后来苏云汐才渐渐明白,原来那方丈所说的国有不安说的并不是词句表面的意思,他说的是朝堂里那暗波汹涌的不安。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对如今的苏云汐和众人来说,没有认认真真的把签文上的话记住。

大家很快就被外界的热闹所吸引,然后便将签文的事情抛之脑后。

只有许忘一个人认真的思考了一番方丈的话语,我所要求的东西?国有不安的时候?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