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比一次深入花&被老外好大好硬满满的

华夏国国家队与朝鲜队的这一场友谊赛,以祝光虎新组建的华夏国国家队的大胜而告终,别看这只是一场友谊赛,但是这一场大胜却极大的鼓舞了华夏国足球,让华夏国足球从此刻一下子变得热火了起来,而比赛结束之后,华夏国国家队主教练祝光虎在新闻发布会上的一番言乱,也在华夏国足球圈引起了轩然大波。

“华夏国国家队要想成功,华夏国足球想要进步,必须要开始一系列的改革,这改革应该自上而下,就从华夏国国家队开始!”

祝光虎不仅喊出了自己执教的指导思想,并且更是当场宣布了华夏国国家队亚洲杯预选赛的大名单,其中剔除掉了不少华夏国国家队以前的老资格,并且还摆出自己只要还在华夏国主教练位置上一天,这些人都不要再想着回来的架势,简直是太刚了。

“不得不说,祝指导真是太有性格了,一点儿也不怕得罪人,就那么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大名单”

“华夏国国家队之前已经病入膏肓了,现在有了张尔聃这副良药,作为医生的祝指导,自然要下手去整治了,不然慢了一点,怕会救不回来”

“我觉得这样不好,国家队水深着呢,祝指导这么刚正面,怕是要坏事”

很多球迷对于祝光虎对于华夏国国家队的所谓改革持肯定态度,只是一些人对于他这样雷厉风行的方式有点儿不适应,还担心他过刚易折。

球迷们的担心是非常有道理的,祝光虎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的做法,很快就引起了不小的反弹,不少的媒体都对他这样有点独裁专制的方式持反对态度,就连一些足协的领导也很不高兴,觉得他不识大体,不懂得中庸之道,更不用提那些被他在新闻发布会上针对的国家队老资格们了,一个个更是频繁接受媒体的采访,大声的表达自己的不满。

“华夏国新核心,超级巨星张尔聃将在魔都举行球迷见面会”

“新华夏国家队崛起,张尔聃核心锋芒毕露!”

不过,当张尔聃的一条条新闻开始刷屏之后,很多的媒体又开始把关注的对象放到了他的身上,更不用说那些球迷们了,他们是最可爱,也最单纯的,祝光虎怎么改革国家队他们不管,他们只要看到华夏国国家队变得越来越强,赢的一场又一场的比赛就够了。

“哈哈哈,老李你看到了吧,那些跳梁小丑在怎么蹦跶,在我这堂堂正正的阳谋面前,是一点儿作用都没有的!”

华夏国魔都某公寓的一间书房里面,华夏国国家队主教练祝光虎看着手里的报纸,笑呵呵的对自己的搭档李舒斌说道,李舒斌也由衷的为他高兴,赛后的新闻发布会结束之后,足协并没有因为他的这番言论而有所表示,副主席谷建军更是对他点了点头,这说明现在的足协是支持他的,只要有了足协的支持,其他都不算什么了。

“是啊,现在无论是媒体还是球迷都在狂热的追捧张尔聃,有谁会理会那些人,而且最关键的是,你组建的新华夏国国家队,还有以张尔聃为核心的打法成功了!”

李舒斌笑眯眯的说着,突然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了起来,他向祝光虎告了声罪就出去接个了电话,等他接了电话回来,看向祝光虎的脸色就有点不好看了。

“老李,出了什么事儿么,我怎么看你脸色不太好”

把手里的报纸放下,祝光虎向李舒斌问道,李舒斌犹豫了一会儿,这才开了口:

“老祝,我在足协工作的同学给我透了一个消息,足协打算把你主教练的职位撤了,降格为助理教练”

“什么?!”

听到了这个消息,祝光虎惊讶的站起身来,一张脸也黑了起来,刚才他们还以为足协是支持他的,没想到这只是表面上而已,把自己这个主教练降格为助理教练,那不就是明摆着要赶自己走么。

“唉,好像足协在跟一位外国教练谈论执教华夏国国家队的事情,具体是哪位,就不清楚了”

李舒斌叹了一口气说道,这让祝光虎心中一动,如果足协这一次请的是外国教练的话,那么自己还是稍安勿躁的好,也许足协还是支持他的,只是想让华夏国国家队的水平,能够更上一层楼,毕竟在很多人的意识里,外来的和尚总是会念经的…

华夏国国家队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许很多人都很关注,但是张尔聃却一点也不在意,倒不是他心大,而是他现在是想关注,也没有那个精力,只因为自从跟朝鲜队的友谊赛结束后,张尔聃就为了利剑体育,在魔都搞了几个大型的商业活动,这让利剑体育变得更加名声大振,但是却把张尔聃给累坏了。

“哎呦!大陆,如果不是看在公司是我们合伙的份儿上,这样的商业活动我是打死也不参加了,简直比踢几场球还特么雷人呢!”

魔都某四星酒店的一个房间里,张尔聃正无精打采的躺在床上哼哼唧唧着,在他身边,坐着捂着小嘴偷笑的珍妮弗·戴维斯,而在他的对面,则是牛陆这家伙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

“辛苦了二蛋,利剑体育马上就要开展第一个体育地产项目,这项目做好了,绝对会让我们赚翻的,作为公司的第三大股东,累点怕啥,有钱赚你就偷着乐吧!”

听到了张尔聃的抱怨,牛陆开始跟他讲其中过的好处,不过他刚刚说完,张尔聃就摇了摇手:

“得了吧,你还知道我是公司第三大股东啊,而且股东就是老板,哪里有让老板这么累的!”

“哈哈,你不是比较特殊么,你放心,等到咱们利剑体育成长为巨无霸,你也成为超级巨星的时候,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累了”

牛陆笑着说道,张尔聃则是翻了个白眼,合着这家伙的意思就是说自己还不够大牌,真是太伤人自尊了。

“泥垢了,人家体育明星去做个商业活动都大把的酬劳拿到手里,我这么忙活,然后就换回来你一句为了公司么?”

张尔聃不高兴的说道,虽然他现在已经成为了媒体说的身价上亿的富豪了,但是那些只是他持有的股份的价值而已,他本人其实还是靠着俱乐部的那点儿周薪活着的。

“呃,这个你放心,你参加的每个商业活动,公司都会付给你酬劳的,只是公司现在为了体育地产的项目暂时没钱…”

“去去去,没钱你说个蛋蛋!”

牛陆的话还没说完,张尔聃就直接开口给他堵了回去,这让牛陆露出了有点委屈的样子,然后腆着脸凑到了张尔聃的近前,露出了一个非常痛苦的表情:

“天啊,我真是太难过了,原来我们兄弟这么多年的感情,居然只是建立在金钱上的”

“滚滚滚,老子又不搞基,跟你的关系不建立在金钱上又建立在哪里!”

抬手将牛陆推到了一边儿,张尔聃一脸嫌弃的说道,牛陆则是笑了起来:

“行行行,酬劳会有的,给你折合成公司的股份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

张尔聃满意的说道,然后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样的人生才有干劲儿啊”

“行了,你们俩就别吵吵了,快点说完你们公司的事情,然后我还要让张陪我逛街呢”

一边的珍妮弗看到这俩货在那里嘚啵嘚,有点儿不耐烦的开了口,这一下可让张尔聃给苦坏了,而一边的牛陆则是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宝贝儿,咱今天不逛街了行么?”

张尔聃向珍妮弗央求道,在他看来,没有什么比陪女人逛街更累的活了,就算去做个商业活动,也比逛街显得轻松的多。

“那怎么行,晚上我跟姐姐说好了要去他们家做客呢,他们前几天去了京城,今天上午才回到魔都,我们去他们家做客,总不能空着手吧!”

珍妮弗说着,站在那里叉起了腰,张尔聃则是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自己这一趟回国,居然把老姐给忘了,真是太不应该了。

“好吧,我跟大陆说完公司的事儿,就陪你去逛街,你先回自己的房间准备一下吧”

张尔聃对珍妮弗说完,就把自己的这位未婚妻送出了房门,等到他回来以后,就看到了牛陆一脸贱兮兮的看着他,然后目光不停地往他肚脐下三寸瞟来看去。

“我说,你这是什么表情?”

看着牛陆的样子,张尔聃没来由的一阵恶心,牛陆则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行啊二蛋,你之前不是说不结婚不乱来么,怎么看这样子,已经上了手了”

“呃,我说你能不能正常点,我跟珍妮弗已经订婚了,到结婚就差一个婚礼而已,该做的自然都要做了”

张尔聃有点好笑的说道,牛陆却突然沉默了下来,这让张尔聃有点儿不适应,原来牛陆这两年也算创业有成,心也安定了下来,不再像以前那样胡来了,看到了好兄弟都已经快要步入婚姻的殿堂,他也有点想成个家了。

“咋了,体育地产项目的事情你不要说了,到开盘的时候我肯定要来的,但是启动会啥的我就不能参加了,意乙联赛虽然我们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意大利杯决赛却并不容易,启动会又是在五月中进行”

张尔聃说出来了自己的打算,那就是从进入五月之后,他不会再参与任何商业活动,他知道自己是利剑体育的第三股东,但是他更知道,他是维琴察的一名职业球员,而作为一名职业球员,没有什么比获得胜利,赢的冠军奖杯更重要的事情了。

“好的,就这么说了”

牛陆点头答应了下来,已经没有了多少心思再考虑工作上的事情,现在这货满脑子都是成家立业的念头,恐怕这一段时间都要如此了。

“行了,可以去找珍妮弗,一起逛街买些礼物,然后去老姐家做客了!”

送走了牛陆,张尔聃一想到要去老姐家做客,浑身的疲劳一扫而空,果然做商业活动只是精神上的疲劳啊,只要来精神了,这点儿疲劳一下子就没有了。

“姐姐跟姐夫婚后感情很好的,而且他们打算要孩子了,我们给姐姐买点营养品比较合适,姐夫总是出差,时间观念肯定很强,所以给他买块劳力士不错”

跟珍妮弗逛街,张尔聃还是蛮轻松的,自己的这位未婚妻英格兰中产阶级出身,给人挑起礼物来还是非常在行的,这可比自己强多了,两人花了两个多小时,给姐姐姐夫买了一大堆礼物后,就直接去了他们在魔都新区的婚房,这一套婚房是姐夫两年前购置的三层复式,当时买的时候,可是花了姐夫多年的积蓄,现在再看看,真是赚大了。

“华夏国的房地产这两年涨得真是凶,也难怪利剑体育也要搞房地产了”

来到了姐姐家门外,张尔聃的心中如此感慨道,同时也想起来了姐姐张百灵之前替他购置的几套房产,想来也涨了不少了。

“姐,我回来了”

虽然跟老姐只是隔了三个多月没见,但是当房门打开,看到老姐张百灵已经嫁做人妇的样子,张尔聃还是有些激动的喊了一声,打开房门的张百灵看到了弟弟,也是愣了一下,不过让张尔聃有点尬的是,张百灵没有煽情的跟他来一句回来了就好,而是转头吼了一嗓子:

“老韩,先把厨房的活儿放一放,二蛋和珍妮弗来了!”

“唉!”

只听得厨房传来了一声响亮的应和声,很快穿着围裙,一副家庭妇男样子的姐夫韩皓就走了过来,然后热情的抓住了张尔聃的手:

“哈哈哈,我跟百灵前几天去了京城,听说你这几天回国,生怕见不着你了,早早处理完京城的事务就赶了回来,前天晚上的比赛我在京城看了,兄弟,你就是咱们华夏国足球队的南波湾!”

“姐夫,咱们自己一家人,你就不要夸我了,当然,夸我姐那是必须的”

张尔聃笑呵呵的说道,很快大家都笑了起来,心情愉快的开始了一次家庭聚会,而张尔聃也在这一次家庭聚会之后的第二天,坐上了返回意大利维琴察的航班,而这个时候,已经到了四月下旬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