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下面秒湿的小黄书-领导偷闻老婆内裤

少顷马蹄声越来越近,萧珉看见前方来了十几骑在篝火前都恭敬地翻身下马,不由得大吃一惊,竟然全部是成军士兵。

她怀疑地回头看狼拓,他不可能是成国派来的人,如果成国军队有如此厉害人物,根本不必用血肉之躯强行攻城,让那么多普通士兵都做了枉死鬼。

那么为什么他们都是成军士兵打扮,她脑海中划过一个念头,刹那间对狼拓的怨恨之心大盛,只是还要听他们禀报完毕才能确认。

十几个人来到两人身前,整齐划一地跪倒在地,为首男子恭敬地拱手回报:“主人,你安排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萧珉看他们动作整齐,态度恭谨尊敬,和狼拓之间尊卑分明,犹如君臣,根本不是一般盗贼匪类的作风,她心中暗自猜测狼拓的来历,究竟是哪国在背后暗暗支持他们。

狼拓看着他们跪倒在地,眼神一暗,询问道:“十七呢。”

旋风十八骑来历神秘,管理严格,彼此之间只称呼代号,风一听到主人询问,低下头去强自镇定地回道:“十七战死了。”

狼拓紧跟着问道:“死在何人手里。”他声音平缓,与平时没有区别,可萧珉离他很近,还是察觉到他身体微微一震。

风一抬起头,看了一眼萧珉,迎着通红的火光,萧珉这才看清他的长相,高大英武的身材,剑眉星目,明澈深沉的眸子蓝若深海,轮廓很深,鼻梁高高挺起,肤色也远比一般人都来的洁白,难道他竟是异族人。

风一注意到萧珉对他不着痕迹的打量,心头恼怒,低下头说:“十七一组去成军大营带着成军士兵突围之时,碰到一个蒙面的龙家军,武功十分高强。初时似乎想要杀了十七一组人,后来发现不容易成功,急于突围回城,十七一组考虑到主人您正在封里郡行事,就拼命困住他。想不到那蒙面人拼着受伤一刀斩了十七冲出缺口逃掉了。”

萧珉心头一震,他们所说的蒙面人一定是无锋,龙家军中只有无锋蒙面,不知道他伤的重不重,此刻人又在何处。她一听到十七一组带领成军突围,又想到这些人都穿着成军士兵,立刻想到若狼拓诸人来自其他国家,自然见不得哪方大获全胜,总要出手制造混乱,让双方人马两败俱伤方才开心。

想到精心策划的获胜之计毁在狼拓手中,而龙家军和成军交战不知道战况如何,萧珉刚才升起一点对狼拓的恻隐之心立刻九霄云散,只恨得牙齿痒痒,早知如此就该多刺他几刀送他一命归西才对。

————————————————————

城郊的土地坑坑洼洼,即使风十八驾车的技术很好,马车仍然不时的颠簸一下,正走着,马车又狠狠颠簸了一下,他担心地回头看车厢里,一贯的安静,这才放心地转过头来,专心赶路。

车厢里正坐着狼拓和萧珉,两人都已变成富家公子小姐打扮,假扮成一起出远门省亲的兄妹。

马车剧烈的颠簸了一下,原本闭目休息的狼拓身子摇晃了一下,轻轻睁开眼睛,萧珉看着他犹显苍白的脸色,半晌有点不情不愿地问道:“你没事吧。”

“还死不了。”狼拓咬着牙答道,小腹的伤口还没有愈合,马车一颠簸就拉扯得伤口开裂,可能是抵挡伤口发炎的缘故,身上滚烫的热,软绵绵地使不出力气。

萧珉看了他半晌,突然叫道:“来人,来人。”

狼拓瞪她一眼,没有答话,而风十八已经挑起车厢的轿帘没好气地问道:“大呼小叫地干什么?”

萧珉瞥他一眼,知道他是压着怒火跟自己说话,如果不是狼拓隐瞒了旋风十八骑受伤的真正原因,可能旋风十八骑会一怒之下将自己杀掉。即使如此,想到为了抓这个女人,主人身受重伤,旋风十八骑里的人都对她没有好脸色。

负责赶车的风十八在众人中资历最浅,被派来给两人赶车,孤单单地没个人陪着说话,小心赶车还要时时担心马车颠簸挣开了主人的伤口,心里积压了十二分的不满,听到萧珉叫喊,立刻就没好气地向她吼起来。

正闭目养神的狼拓突然睁开眼睛,清亮的眼神扫了风十八一眼,十八立刻胆颤心惊,压低声音道:“主人,你有什么吩咐。”

狼拓并不开口,萧珉在旁边说道:“给我把穴道解开。”

风十八此刻知道不能随意开口,只是静静地听候狼拓吩咐。

狼拓并不说话,恰似没听到一样。

萧珉看一眼狼拓假装闭目养神,其实正在等她的理由,继续说道:“我知道他们不放心我和你一起呆在车厢里,才点住我的穴道。可是你现在需要人照顾,虽然其他人都远远地跟着,难道有什么事,十八一个人还治不住我。”

风十八听见萧珉跟着大伙儿一起直接喊他十八,不爽地皱了几下粗/粗的眉毛,却碍着主人在旁边没有说话。

“何况”,萧珉想了想说:“车厢里地方这么大,我坐在地上就行,也许你躺一回儿会舒服点。”

狼拓嘴角挂上一丝讽笑:“事若反常必为妖,你想干什么不如直接说,我可不信你会担心我的生死。“

萧珉一顿,不管不顾地说道:“谁担心你,我是怕你死了,你的那些手下不会放过我。”

狼拓深如寒潭的眼睛在萧珉涨得通红的脸上扫了一下,看到她明澈的眼里带着一丝恼忿嗔怪,吩咐道:“把穴道给她解开吧。”

十八闻言诧异,却不敢反驳,心中埋怨风一他们各自去乔装成农户、猎户、商人等在附近保护,却偏偏轮到他做车夫,主人的话不敢反驳,可主人若是出了什么事,只怕他们要围过来扒了他的皮。

他解开萧珉的穴道,说道:“你可不许搞鬼,否则我饶不了你。”当下和狼拓报告完毕,转身出去继续赶车。

经过这一个小风波,车厢里再不是刚才的静谧无声,萧珉站起来把狼拓扶着微微躺在车座上,又找了点东西将他的腿垫起来搁着,方才在狼拓对面的地上坐下。

她一坐下看见狼拓亮晶晶的眼睛盯住她看,面上一红,嗔道:“你看什么?”

“我看你想捣什么鬼?”狼拓似笑非笑,他不会这么容易就相信萧珉,不过,路途遥远寂寞无聊,就看她表现当解闷也好。

萧珉不置一词,随手撩开左侧的帘子,向外面望了一下,不远处就要进城,只是不知道要进什么城,既然都没有经过大的过关检查,应该还在成国境内。

隔了一夜不知道封里郡的战况如何,龙家军的兄弟能不能保全,龙老将军的伤势怎么样?逍遥王和楚国不知是否得知她失踪的消息了,会不会派人四处找她?成王会不会知道她们还在境内,设关卡追捕他们。

她心里有千头万绪,却被困在这里,不知要去往何方,她微微一顿,不论如何总算初步得到了自由,下一步是逐步得到他们的信任,让他们放松警惕她才有机会脱身。

想到这里她转过头来,半真半假地偏头说道:“那你就好好盯着,可别再上了我的当。”

狼拓轻松地一笑,勾勾手指说:“你过来。”

萧珉蹙眉,问道:“做什么?”

他一勾嘴角露出璀璨夺目的笑容,眼睛里一些戏谑,命令道:“过来。”

萧珉没办法走了过去,狼拓一伸手将她拉倒,刚好坐在他身前的地毯上,萧珉心中警铃大作,想要推开他还是已经晚了。

狼拓一勾手搂住她的脖子,和他躺下的高度相当,便向着那红润的嘴唇牢牢吻了上去,萧珉怔住,那嘴唇仿若昨天般故技重施,在她唇上不断流连,遭到拒绝后,另一只手却来到她的腋下轻轻骚动,她禁不住这种痒意张嘴欲笑,立刻被他唇舌攻占进来。

萧珉心中一愣,想起昨夜对他说出没有下次的话,她自然可以挣扎,还可以向着他的伤口猛击一拳,不信他不疼得放开她。

但是那样就算厉害了吗,情/欲不是大事,在情/欲里保持清醒才是重要的事,如果他要玩,她就奉陪,只要她的心不失落,神智不迷失,让他信任她,找机会逃走让他再度栽在她手里,那她今天所受的屈辱才叫加倍奉还给他。

她一念及此,已经决定改变策略,她原本在逍遥王府接受过专业培训,只是没有亲身练习过,现在既然当此情景,不由想着老师教过的东西缓缓动作起来。

她小小的灵舌主动地去触碰他的,随即又灵活地躲闪开来,稍一停顿,又试探着向他发起进攻,不断躲藏着逗引他的兴趣,她的尝试虽然大胆,技巧却是生疏,心情中终究还是摆脱不了少女的羞怯,于是乎躲躲闪闪之间格外引人。她只轻轻几下,狼拓的肌肉已经紧紧绷紧,明亮的眼神包含着欲望暗沉下来,一双结实有力的臂膀更是牢牢地将她掌控住。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