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流水的小黄文1000字—小受软软糯糯黏人爱撒娇

李熏然回了头去看,那人身处暗地,看不清脸,只有胸前所戴珠宝熠熠发光。虽然与谢越琦不过是点头之交,但骤然听闻有人这样说她,心里总归是不好受的。以前闲聊时听小赵说起娱乐圈种种黑暗,李熏然还不以为意,现在想来毕竟鱼龙混杂,其水之深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明白。小狐狸虽然不是八面玲珑的人,但行为做事一向坦诚,和李熏然相识以来又处处为他着想,与朋友无异。李熏然刚想与那人辩驳几句,却见那人身形一转起身离去,高跟鞋敲打地面发出清脆声响,李熏然无奈,只好转身作罢。

这一转不要紧,却见那谢越琦不知何时来到他面前,在离他不过十厘米的地方俯身看他,面面相对,呼吸都能感觉得到,李熏然看她眼上的睫毛根根分明,眼睛忽闪忽闪,一时愣住,她忽而起身,煞有其事的说道,

“李熏然魂都要被勾了去,可怕可怕。”

一旁简瑶简萱笑得前仰后合,李熏然心中暗骂,我这都是为了谁。这时薄靳言回来,谢越琦调转枪头,张口便道,

“薄大神,我可一直没有机会结识简小姐,不给我介绍介绍?”

薄靳言依旧面无表情,“少来,是你真不知道还是想从我口中亲耳听到。简瑶,我女朋友,瑶瑶,这是谢越琦,美国认识的。”

谢越琦过去与简瑶亲热握手,言语之中敬佩之意溢于言表,

“能把大神拿下的人,佩服,改天请教请教。”

拍戏棚子略冷,谢越琦邀请众人去她房车小坐,等大家在车中坐定,谢越琦叫助理端上果汁零食,自己先去换衣。简萱一直对娱乐圈好奇满满,今日有空得以进入一看,心中欢喜自不必说,她瞧见一旁堆得山高般的礼物,咋舌道,

“到底是明星,待遇就是好。”说完找到宝贝似的惊讶叹道,“还有人送玫瑰花呢,这么大一捧。”抱起花束仔细嗅嗅,“真香。”

李熏然一瞧,可不是吗,如火的红玫瑰支支娇嫩欲滴,鲜活的花瓣还带着水滴,花枝系带处还有一张精美的纸片,上面是行云流水般流畅的英文花体,简瑶接过去一看,出声念道,

“ For Nikki My forever Nikkia ”

简萱抖抖身子,“这也太肉麻了吧,明星也不好当啊,还得对付这么变态的迷弟。”

李熏然听完乐乐,刚要说话听见车外高跟鞋咯哒咯哒走过,再一抬头,一个女人亲热的挽着男人走过,低胸的长裙配上硕大的蓝宝石项链,整个人华美异常,听她与男子有说有笑,李熏然心下一沉,这是刚刚出言讥讽谢越琦的那人。

简萱此时难以置信的声音传来,“天啊,没想到小报上说的都是真的,杜若真的和他在一起了。”见李熏然不解,好心解释道,”刚刚走过去的女人是天后杜若,男的则是和谢越琦搭戏的男主宋柯,现在谢越琦和宋柯两个人cp炒的火热,原来背后还有这样不为人知的隐情。”

李熏然了然,杜若一定是不愿自己男友无端和别的女人生出绯闻,才会看谢越琦不顺眼,虽说只是炒作,可她万一心眼小,凭借资历人脉给谢越琦下绊子,那样小狐狸就惨了。想到这,他觉得很有必要和谢越琦说说这事。

思索至此,李熏然立刻去找谢越琦。在一个微敞着门的房间,李熏然瞄到了谢越琦,她依靠在桌前,手撑在桌子上,低垂着头,看不清是什么神态,可是她面前的人,赫然正是薄靳言。

这时的薄靳言一改平日里淡漠冷清的模样,好似刚刚的谈歌,言语激烈的说着什么,谢越琦低下头,不知是被训的无话可说还是把薄靳言的话当做耳旁风,脚尖轻轻点地,一下又一下。

李熏然顿时觉得不忍,纵使谢越琦真是做了什么不对的事,薄靳言也不能这样说一个女生,太过残忍。想到刚刚薄靳言的话,李熏然觉得至多不过是谢越琦之前在美国对他有过迷恋,现在薄靳言既然已经有了简瑶,就不该再来招惹谢越琦,想到回国之后,谢越琦小小一人在娱乐圈打拼,旁边没有亲友家人支持,一步一步全凭自己,李熏然着实心疼,想到这,他咳嗽了一下,算是打断了那两个人的谈话。

“李熏然”谢越琦抬头看到李熏然立刻乐的跟什么似的,小鸟一般飞出薄靳言的“禁锢”,向李熏然跑来。李熏然注意到她换了一身衣服,一字肩白色上衣,下面一条红裙裙摆翻飞,她飞到李熏然身边,拉住李熏然手臂,诉苦地说道,

“你可算来了,你再不来,我要被大神说得耳朵坏掉了。”

薄靳言不紧不慢的跟过来,听闻她打小报告,恨恨说道,

“那是你自己不争气,自顾不暇还管别人。”

谢越琦一听连忙把手指竖在唇上,“不可说不可说。”说完拉过李熏然问道,“找我什么事啊。”李熏然见她和薄靳言像是有秘密一般,故意瞒着自己,心里也来了气,想着自己好心寻她想要提点她多加小心,现在看来是自作多情了,人家好好的,分明没把他当朋友看,于是生硬的吐出话来,

“没事,就是看你太慢,来催。”

最终商议一行人去酒吧,薄靳言依旧和简瑶在前面旁若无人的秀恩爱,简萱开始和谢越琦走着,奈何自家偶像眼睛时不时的飘向最后落单的李熏然,自己说了什么她是一句也没听进去,本着识时务为俊杰,简萱选择去前面当电灯泡,好歹有人听听自己说话。

李熏然兀自生着闷气,他也不知道自己气什么,照理说薄靳言和谢越琦是旧相识,彼此之间要好也是应该的,可不知为什么看着薄靳言和小狐狸说话就不舒服,旧相识怎么了,他和简瑶还是呢。

谢越琦小心翼翼的走到李熏然身边,伸手扯扯他的一边,

“你怎么了,李熏然。”

李熏然强硬说道,“没事。”

谢越琦恍然大悟,“是不是简小姐和薄靳言谈恋爱你不高兴啊。”见李熏然不理她,就更加肯定自己想法,“我刚刚问大神,他说他是真心喜欢简小姐的,我是很想替你教训他,横刀夺爱可不是一个绅士该做的事,但是我打不过他。你也不要太悲伤,没准,”说完,她咬咬牙,艰难吐出最后几个字,

“没准他俩以后还分手呢。”

李熏然哭笑不得,小狐狸的脑回路真是谜一般的存在,不光脑回路,三观也该好好教育一下,“你这个小丫头,怎么不念着点别人的好,还分手,亏你想的出来。”谢越琦见他不生气了,一颗心终于放下,“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以后都不跟我说话了。”

李熏然想到正事,便跟她说道杜若宋柯一事,小狐狸却云淡风轻的说没什么大不了,杜若是前辈,这种事见得多了,不会为难她一个小辈的,这倒叫李熏然觉得自己多此一举了,不过最后,她看着李熏然,眼睛里的光芒亮晶晶的,一字一句的认真说道,

“李熏然,你对我真好。”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