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爱我的大宝贝—穿越被卖五夫

浑身有些燥热,空气间似乎变得黏腻,车前子的手不知不觉间便搭在了神威的肩上,她半眯着眼有些迟钝的越过神威的肩膀看上天花板。

天花板上的灯光刺的她眼睛发酸,隔着薄薄的衣袍车前子感受到神威手掌的温度,她眨巴了两下眼睛猛然回过神,抬腿将神威掀开,有些气急败坏的往后挪了两下指着神威吼道:“你!神威!你这算什么啊混蛋!”

车前子站了起来将衣袍裹紧,有些忍不住的抹了下眼睛,她看了眼地上低着头看不清表情的神威,转身就往外走去。

不管什么时候这兔子肯定都是笑着的,倒是自己哭什么啊!有什么好哭的,就当被狗咬了!

“团长,忘了和你说——”阿伏兔猛的推开门,迎面撞上车前子,他侧过身看着披着神威披风的车前子低着头往外冲去才慢半拍的往下说:“车前团长在你的房间。嘛,看来你已经知道了。”

说完阿伏兔环顾了一圈被破坏的差不多的房间,再看向站起来的神威,发现他难得的面无表情没有带着那副面具一样的笑容。阿伏兔睁着死鱼眼了然的说道:“看来又发生了什么,大叔是不太懂你们年轻人的嗜好。”

神威拍了拍衣服上的灰,重又扬起嘴角眯着眼睛:“阿伏兔看来你是太闲了~”

“…受了气就向下属发吗,团长不要耍小孩子脾气哦。”

车前子随便进了个没人房间,从衣柜里翻出来一套偏小的衣服,套上后看了眼镜子里没干透的头发贴在脸上,眼睛通红,嘴巴还有些红肿,随即她有些愤恨的锤了下镜子。

混蛋神威!话说自己这么夺门而出,怎么这么像偶像剧剧情啊混蛋,要不要这么矫情!果然还是想揍他一顿啊,要知道自己的真实年龄都可以当那只兔崽子的妈了啊岂可修,混蛋混蛋!

车前子瞥了眼镜子里十分不争气的自己,默默的捂住红透了的脸,一个小屁孩而已,为什么心跳跳得那么快。

神威算是车前子在穿越前看银魂时就比较在意的人物,在那个时候车前子只觉得神威就是个中二暴力兔子,但是几年的共事,在春雨的时候这只兔子时不时的来蹭她饭,渐渐的车前子的老妈子心憋不住了。

尤其是看着神威从一个伤不了她半根手指的兔子成长为可以单挑一个星球的夜兔,车前子也算是神威的半个监护人吧,在他被凤仙揍的全身骨折的时候也是车前子满嘴嫌弃的捡回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只兔子频繁的出现在了她的周围。

一开始车前子也全当作是做个保姆饭票,但是接触多了后,她发现神威其实很迷茫,在他的人生目标里只有成为最强,挑战所有强者,抹杀所有挡着他路的人。他不像神乐那样鲜活,在他的字典里似乎只有‘战斗’。

或许这就是夜兔的宿命,但神乐可以改变为什么神威不可以呢。也许是江华的死让他黑化了吧,车前子也想过如果江华没有死,神威现在应该会很轻松吧。

车前子喜欢神威的眼睛,不管什么时候那双湛蓝的眼眸里都是十分纯净的,但她不喜欢神威有时看着她的眼神,就像是透过她在看另一个人那样,车前子自己也猜的出来神威把她当成谁了。

江华,那位美丽的徨安之主。或许这就是自己为什么能蹦跶在神威的身边,还没被干掉,有时候还会被救一命的原因吧。

想到这,车前子就觉得有些失落,随即她赶忙回过神,捧起水往自己的脸上扑去。淌下的水珠滑过眉骨、眼角、鼻尖从嘴唇上滴落。

失落个什么劲啊车前子,和神威在一起什么的,想想就不可能甚至还有些惊悚啊…再说了怎么可以对自己半个儿子出手!果然还是离开一段时间吧,被当成替身的感觉真的挺不好受的。

车前子深吸了口气,对自己扯了个嘲弄的微笑:“白活这么久了,遇到这种事还是选择跑路,不过神威的征途可是宇宙海贼王啊——”说完想象了下神威握拳说‘我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第七团的飞船慢慢的进入了春雨的总舰,车前子在飞船刚刚停稳后,就带着自己的武/士刀从船上跳了下去,头也没回的往第五团所在的方向跑去。

“哦呀,跑得可真快啊——”阿伏兔看了眼已经没了影子的车前子,再看眼身边戴上兜帽的神威有些挪揄的开口,战斗力爆棚的神威在这方面也是个‘弱者’啊。

“^-^”

车前子觉得自己刚刚的举动一定怂爆了,她大力的推开第五团的船舰大门,路过的小六被吓了一跳:“车前团长,你回——”话未说完,就看见车前子冲进团长的卧室‘砰’的一声将门关上。

还是自己的床舒服啊,车前子爬上床开始望着天花板放空,这样当着神威的面就溜走,会不会打击到他作为青少年的心,不是!明明被强吻的是自己!

想到这车前子一下子将脑袋埋进枕头里,干嘛还要想那个兔崽子。

“…所以,这就是第五团离开总部去往各星球做生意的原因?”小六削苹果的小刀一顿,微笑着看着正在操作台前有些扭捏的车前子:“我们第五团的武力值可是最低啊,还好团长还有点用不然早就被打劫了好吗!”

车前子默默的往旁边挪了两寸,她觉得小六的水果刀似乎有些蠢蠢欲动:“我们可是最大的宇宙海盗组织,谁敢打劫我们…”说到后面就有些理不直气不壮,车前子打着哈哈继续摆弄面前的各项数据。

小六有些鄙视的看着车前子,作为一个天人她一向不喜欢在感情上纠结那么多,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果然人类的感情太复杂麻烦了。

这么想着,小六戳了下车前子说道:“团长你是喜欢神威大人的吧?喜欢干嘛还要跑呢,能被那么强大的人喜欢,团长你是幸运的。”

她是幸运的吗?是吧,能活下来并且还陪在神威的身边,这可是多少人想要的,可是自己总是跨不过心里那道坎。自己太弱了,对于神威来说完全不够看啊…各种方面…

车前子手上一顿,随即伸手给了小六一个爆栗:“我都可以当他妈了好吗!还有啊小六可别因为谁强大就喜欢谁,要和真正对你好的人、啊不天人在一起,把你那个强者为尊的论调给我抛掉啊,我们是文明社会。”

再说了,她离开春雨那么久,那兔子也没来找过她,说明其实也不是很在意她吧。车前子想到这也有些忍不住叹了口气,虽然早就想到了不过还是会有些难过呢,但谁叫自己一声不吭的离开呢,算了他们之间八字还没一撇要是被神威知道她的想法,估计又要被狠狠的嘲笑了。

其实车前子也想过带着第五团投奔高杉好了,反正他和神威现在联盟了,和曾经的战友一起共事她也比较舒适而且有高杉在她也不用去当领导人了。

不过在和高杉喝了顿酒后,高杉以‘这么点破事就要到处跑,车前子你是不是想要我把你劈开来看看你的脑子构造…’,然后被踹回了第五团,不过喝醉后的高杉意外的有些话唠呢…

一旁的小六看着车前子一副专心调试机器的样子,有些无趣的伸了个懒腰将削好的苹果切块放在一边,便和其他团员去处理订单了。

车前子刚拿起一块苹果往嘴里塞,飞船突然猛烈的晃动,她一时脚滑差点摔倒,有些后怕的看着手里的牙签,这要是戳到嘴巴要疼死啊混蛋!

“是哪个混蛋撞我的飞船,找死啊!”车前子一下子拿起一旁的武/士刀冲出飞船,站在船板上,她发现自家飞船的侧面已经被撞凹进去了,这要多少钱啊知不知道修缮费很贵的!她要把那人削成片——

车前子看向跳上自家船板的橙红发色的夜兔,本来满头怒火的她一下子只想赶紧调转船头。

“哟,终于找到你了。”神威笑眯眯的走上前,身后的阿伏兔还是一副加班过度的样子。

“啊哈哈…神威啊…”车前子一下子蔫了,有些心虚的瞥了眼阿伏兔,阿伏兔却给了她一个‘保重’的眼神。

保重啥啊!不过这兔子竟然还会找她,让她有些莫名的欣喜呢,一定是那种老母亲对儿子长大了的欣喜,嗯!

由于飞船剧烈的晃动而全部跑出来以为遇到敌人的第五团团员们,在看到神威后有些疑惑,甚至产生了不会是要被春雨的雷枪抹杀的危机感。小六看见了神威后,了然的向团员们招招手:“散了散了,都去干自己的事吧。”

喂!散什么啊,大敌当前快奋斗啊!还有我这个团长还没说话呢,副团长的命令更好使吗!车前子愤恨的决定要给这群吃里扒外的减工资。

“咳、我这不是在给春雨筹集更多的钱嘛。”车前子有些不自在的看了眼只有她和神威的船舱,暗搓搓的吐槽着:她说的也没错,不然照你们这一团夜兔的食量,春雨迟早要被吃空啊,就算上头有人拨款也遭不住啊。

神威撑着下巴,澄澈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有些窘迫的车前子,他扬起笑容:“是吗?难道不是因为不敢面对我所以才逃跑吗。”

车前子一口茶喷了出来,这么直白的说出来的吗!混蛋能不能照顾一下少女的自尊心啊!

“你不在,米饭都煮的很难吃诶。”神威头上的呆毛转了一圈,“一直待在我身边不好么?”

车前子听完神威这话一下子有些懵圈,随即抬头与神威对视,她清清楚楚的从神威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张了张嘴随即又装作不在意的开玩笑道:“你把我当长期饭票了啊混蛋!不过你这是在…告白么?”

她真的说出来了!这么臭不要脸的话!车前子现在万分想要钻进地缝里,啊通往新世界的大门在哪里——

“是啊,阿伏兔说对待女人要这么说。”神威毫不犹豫的应道,仿佛在说今晚吃啥一样。车前子被这么一个爽快的答案给整的更懵圈了,自动忽略了后半句话,她一下子有些发热。

车前子捂着脸道:“我还达不到你的择偶标准吧,我以为你会和哥斯拉happy end呢。”心里有种老牛吃嫩草的罪恶感啊,会不会被那个星海和尚、啊不星海坊主揍扁啊——

神威似乎觉得车前子过于啰嗦了,他伸手将车前子的手从眼睛上挪开,看着那双眼睛让他会有一种除了战斗的欲/望。

比常人更加白皙的手指从车前子眼周滑过,触碰着她的嘴角。车前子感受到气氛的不对劲,一把拉住神威的手腕:“神威,我还没答应你啊。”

“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欢吗^-^”

“…喂。”

车前子最终还是败给了那只兔子,成为了他的长期饭票以及恋爱对象。她现在已经可以无视掉春雨的成员们对她望来的敬佩、可怜、羊入虎口的视线了。

“啊,我一直想问,你不在意你古老的夜兔之血了吗?”车前子在床上翻滚了一周,看向床边的神威笑眯眯的继续说道:“毕竟小时候可是有某只兔子说过要生下最强的孩子啥的,咦到底是谁呢?”

神威看了眼车前子,眯起眼露出一个浅笑:“你好像挺有精神嘛。”车前子被神威的笑惊的一个激灵,她现在可是累的快散架了啊,夜兔在某些方面也是这么恐怖吗,该说不愧是兔子吗混蛋!不过自己为什么会有犯罪的感觉啊,岂可修都怪神威长得太好看了…

“不了不了,晚安亲爱的。”车前子挥挥手刚想将手收回,却被神威微热的手指握住,神威的气息慢慢的包裹住了她,脖颈处附上了几个细密的吻。

果然兔子全年都是发情期啊混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