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屋的故事-看着女友被别人玩系列小说

玉贵妃到漪露阁时,墨宁已经坐在那等了她半个时辰了。

“臣妾参见皇上,”对于皇上一下朝就到漪露阁的这件事,玉贵妃明显很不高兴,虽然她也知道皇上不可能一直像以前一样那么宠爱着她,但是她还正值风华,而且她一直觉得皇上是真的喜欢着她,才会给她这么多的宠爱,可是,现在皇上这么做让她真的失望了,所以,玉贵妃行礼时的语气很淡然,却让人一听就听出了里面的哀伤,动作也很僵硬。

其实,玉贵妃的这种反应恰恰证明了她内心深处真实的想法,她还是认为皇上像以前一样宠爱着她,所以,她才会做出这种一般妃子根本不敢做出的含有怨怼的行为,但是,恐怕这想法玉贵妃自己都没有察觉。

“王冉,朕是怎么命令你的,让朕等了这么长时间,你胆子倒是变大了啊,真当朕离不开你,不敢把你怎么样吗,”墨宁像是没看到玉贵妃的行礼一样,将手中的茶杯狠狠地扔在王冉面前。

“皇上,奴才知错了,奴才绝不会再犯了,求皇上原谅奴才这一次,”王冉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模样和刚刚的金喜一样狼狈,他感觉说这话的时候嘴里泛着浓浓的苦涩,不管这件事到底是谁的错,皇上这么说了就是他的错,因为他只是一个奴才,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玉贵妃突然抬头,精致的脸上布满了惊愕。皇上会不知道是她在耍小性子吗,这样训斥着金喜等于是在责怪她,这比直接骂她更让她没面子,因为这样更像是皇上不屑于对她说话,这让一向高傲的她情何以堪。

“皇上,您不必这样,是臣妾没有听王冉的话,是臣妾的错,任何惩罚臣妾都愿意接受,”玉贵妃直直地看着墨宁,以她的高傲怎么可能能够忍受墨宁刚刚的话,她宁可那杯子是砸在她的面前。

“玉贵妃,朕在说话,”墨宁看向玉贵妃的眼,看不出任何情绪的眸子像一个黑洞,将玉贵妃心里的愤怒、委屈以及敢这么放肆对墨宁说话的勇气全部吞噬。

“皇上,”孟心兰扶着上官瑶走出了内室,上官瑶虚弱地开口喊着墨宁。墨宁急忙走了过去,从孟心兰手中接过了她冰冷的小手,责怪地说,“怎么出来了,你才醒过来,应该好好休息。

孟心兰规规矩矩的向墨宁行了一个礼后,就退到了一边,她回头看了一眼上官瑶,对方脸上挂着高兴又羞涩的笑容,她想,她在这后宫终于不是一个人了。不过,她刚才并没有答应上官瑶,她真的不想卷入后宫争斗之中,但是,令她没想到的是,上官瑶说了一段话,一段她想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话。

“我没有把自己当成多么必要、厉害的存在,刻意地煽情和无病呻吟都是伪装的真诚,我是不想再碰到像今天的这样的事,但我更加不想为了别人的错而抹杀了真正的真诚的自己,如果我因为她们的做法而改变了自己,那么她们才是真正赢了,因为她们成功将这个上官瑶给杀了。我那样对你说只是想,在这个地方,我要是受伤了,我希望有个人,有个地方能安慰我、相信我,只是这样而已。”

这些话在现代基本是家喻户晓,可是,在惜月王朝,这些简单却蕴含着深刻道理的话,轻易就能打动人心,上官瑶很明白这个道理,而且这话也达到了她的预想的效果了,不过,上官瑶并不是仅仅套用这些话,她的话中都有着她的真挚情感,不然,孟心兰是不可能相信的。

孟心兰怎么可能会拒绝上官瑶这样的话,因为她有着和上官瑶一样的想法啊。

“皇上,臣妾是个闲不住的人,听到外面的动静就想来看看,不用担心,源太医说了,臣妾现在可以多动动,”上官瑶笑得很羞涩,她偷偷看着墨宁,发现对方没有生气的意思,悄悄地松了口气。

“也好,朕现在正要问金喜有关你中毒的事,你就在这坐着,你是叫弄玉吧,去为你家主子拿件披风过来,”墨宁温柔地扶着上官瑶走到了他刚刚坐的地方,将她轻轻放在椅子上,松开那双冰凉的小手后,墨宁皱了皱眉,看向弄玉的方向,吩咐了下去。

上官瑶乖巧地点了点头,坐在位子上。弄玉领命后,急忙走到内室,为她披上了披风。

玉贵妃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和谐又温暖,但她却是内心无比酸涩,皇上在她面前这样无微不至的关心着雪常在,毫不在意她的感受,她感觉自己的尊严一寸寸断裂,一寸寸撕裂,但是她仍旧是高傲的玉贵妃,她的脆弱不可能在众人面前展示,她必须挺直背脊。

“王公公,和玉贵妃还跪着呢,皇上,”上官瑶并不想为玉贵妃求情,毕竟这个人不仅请安时刻意刁难她,还有可能是对她下毒的人,可是,王冉是无辜的,她不想王冉一直跪在那担惊受怕,所以,犹豫了半晌,她终于开口了。

墨宁当然能看出来上官瑶的犹豫,他当时并不想严苛地责骂玉贵妃,因为这个毕竟是他那么宠爱的女人,尽管只是曾经,所以,他才会责骂王冉,可是,玉贵妃根本不能理解他这么做的真正意思,只会坚持那无所谓的高傲。

也许正是因为这份高傲,墨宁才会对玉贵妃冷淡起来,直到现在的模样。墨宁忘了,玉贵妃的高傲正是由于他,由于他之前所给与的与众不同、独一无二的宠爱。

“行了,你们都起来吧,金喜,朕问你,到底是谁让你做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来,不要妄想骗朕,”墨宁扫了一眼玉贵妃后,看向金喜,冷声问道。

“皇上,是,是贵妃娘娘,奴才,奴才,不敢,”金喜说得很坚定,但他根本不敢回头看玉贵妃。

“玉贵妃,朕问你,这奴才说得是不是真的,你是不是向雪常在下灼月这种狠毒的毒要置她于死地,”墨宁看向玉贵妃,开口问道,声音越来越来大,越来越愤怒。

“臣妾若说,没有,皇上,你信吗,”玉贵妃终于知道皇上叫她来的原因了,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个样子,她声音哀戚,泪水顺着脸颊缓缓流淌,显得楚楚动人。

“那你说这奴才为什么非要冤枉你不可,”墨宁等了很长时间,玉贵妃就那样哀戚地看着他,泪水一直往下滑落,“王冉,拟旨,剥夺玉贵妃的贵妃身份和其封号,同时打入冷宫。”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