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短篇小说-宝贝对你看到的还满意吗

很快,她就会知道,炎王到底是不是那个在暗地里害她的人了。

如果是,那她必然会帮助昭华太子除掉这个大祸患。

如果不是……

林云染还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谁让她一开始没能火眼金睛地看出幕后黑手到底是谁,不小心上了贼船呢?

到时候定会是骑虎难下。

她总不至于,倒戈到炎王那一边去吧?

林云染翻了个身,决定先不去想那么多,一切……等见到了炎王再说。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

她正要起身,就听到了敲门声。

“等一下!”林云染回了一声,快速整理了一下,走过去开门。

门口站着一袭黑衣的昭华太子。

“殿下可是有什么吩咐?”林云染还以为自己能安然度过今晚,看来是不可能了。

“本宫为你安排了一个身份,可以让你接近炎王。”龙昭华原本还想和她客套两句,谁知道她开口就是这一句,他也就只能开门见山了。

果然是让她接近炎王!

她不会武功,不管是炎王,还是他身边的人,对她都不会有怀疑。

一旦她取得炎王的信任,杀了炎王不会是难事。

可问题是——

“这样做会不会太冒险了?炎王在暗地里做了那么多事针对我,必然认得我吧?我就这么出现在他面前,难道不是羊入虎口?”

龙昭华一怔。他原以为自己已经将一切考虑全面了,却唯独忘了这一点!

他让林云染以为在背后对付她的人是炎王,要如何解释炎王不认识她这一点?

林云染看着龙昭华闪烁的眸光,心里一沉。

他有这样的反应,明显是因为他无法圆谎。

炎王……根本就不是幕后黑手!

林云染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这里是二楼,她若是从这里跳下去,以这个身子的柔弱程度,怕是会伤得不轻。

她的银针,对一个会武功的人来说,也没有任何作用。

“其实,这个问题很好解决,易容不就行了吗?”既然逃不出去,不如先假意答应下来,等到了炎王身边,她就安全了。

“易容?”龙昭华自然知道易容术,也见过不少制作精湛的人,皮面具。

但人,皮面具再精湛,也是假的。

纵然炎王那样的老狐狸看不出来,他身边的人也能一眼就识破了。

易容比用本来面目还要冒险。

“其实,现在的你和过去相比,已经大不相同了,炎王未必就能认出你来。”龙昭华也知道自己这说法很难让她信服。

但要是让她易容出现在炎王面前,他的全盘计划怕是要泡汤了。

林云染是他最重要的一颗棋子,要是这一步没有走好,他之前的设想再好也无法实现了。

“殿下在外稍等。”林云染将门关上,推开窗户看了一眼。

不行,这里逃不出去。撕碎床单的动静太大了,恐怕她还没有将床单结成绳子,就被发现了。

她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了她昨天买来的劣质胭脂水粉上。

那是她为自己留的一条后路。

没想到这就用上了。

其实易容并不需要那么复杂,人,皮面具那种东西,贴在脸上又闷又难受,她早就不用了。

她有更简单的办法。

化妆也可以有易容的效果。

在镜子前倒腾了好半天,林云染总算让自己的脸看上去和月儿有五六分相似了。

可惜能用到的东西不多,不然做到七八分相似也是很容易的事。

等她再次将门打开,昭华太子竟然还真的在等她。

“这样……应该就不会被认出来了吧?”林云染说话的时候,觉得脸上的脂粉都在往下掉。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龙昭华惊讶万分。

听声音,眼前的人还是林云染没错,但她的脸显然已经和之前大不相同了。

“昨日买的脂粉眉黛,合理利用一下就能有这样的效果了。不过,昨日买的太过低劣,一不小心就会露馅了。不知道殿下能不能让人到芙蓉馆去买些好的回来?”

林云染可不想用这么劣质的胭脂水粉“易容”,肯定撑不过半个时辰。

想要好效果,当然得舍得花银子。

芙蓉馆的脂粉可不便宜,动辄十两银子一小盒,又用不了太长时间。

就算如此,还是很受追捧。

要是,她能做出和芙蓉馆差不多的脂粉,价格还比芙蓉馆便宜,岂不是能大赚一笔?

“本宫这就让风刃去买。”龙昭华着实没想到,这个难题居然这么轻易就被林云染给解决了。

他方才站在门外,不知道想了多少借口。又被自己一一否决。

他只能怪自己太过自信,没有能考虑周全。

龙昭华叫来风刃,让他到芙蓉馆去买脂粉和眉黛。

“这……要怎么买?”风刃一脸为难。他对这些一窍不通,忽然让他去买,他还真不知该怎么下手。

“你就将所有的东西都买一样回来好了,让林云染自己挑。”龙昭华也不知道林云染需要什么,就只能出此下策了。

风刃是扛着一个巨大的包袱回来的。

林云染看到他出现在门口的时候,还以为他直接把芙蓉馆给搬来了。

包袱一打开,东西哗啦啦铺了一地,芙蓉馆里所有的胭脂水粉眉黛,全都出现在林云染面前。

“买了这么多?”昭华太子可真是一点都不心疼银子。

芙蓉馆的掌柜今晚估计做梦都要笑醒了吧?

“不知道林小姐需要哪些,就都买了回来。马车在后门等着,林小姐什么时候准备好了,什么时候出发。”风刃说完,就消失在了门口。

还以为今晚能躲过去了。昭华太子可真是着急啊!

林云染叹了口气,在地上那堆东西里挑挑选选,将自己用得上的都拿了出来,然后将脸上那层厚厚的脂粉洗干净,用芙蓉馆的脂粉调出了自己需要的色号,轻轻抹在脸上。

果然是一分钱一分货,芙蓉馆的东西只需要薄薄一层不说,效果也好多了。

只要不凑在她脸旁仔细看,很难看出她这张脸是假的。

林云染将需要的东西打包,走向了客栈后门。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