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下有野兽-我们班许多男人日过我

附近的人听闻云简儿的回答,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怔怔地看着几人,表面上三三两两说着家常,心里却无一不期待精彩的剧情。

“苏域公子的师妹?听说审老前辈收了个锁门弟子,原来就是这位姑娘啊。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玄阳门的弟子穆柳。”

穆柳长得本就瑰丽,这一笑更是带着勾人的美,但却硬生生的又掺杂着几抹妒忌。

云简儿环起胳膊得意的点了点头,此时穆柳已经不去看她的面容,转头对苏域彬彬有礼道:“苏域公子找到住所了吗?听说整个风雍的旅店都被各大修仙门派包下了。如果苏域公子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们玄阳门的人一起住几天。”

苏域终于吐出了几个字:“不必。告辞。”

云简儿这时候好像不是很开心,刚想问一些事情苏域便已经迈开步子径直往前走了,云简儿跟在他的身后,望着穆柳失落的样子,不禁感慨道:

真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师兄,你说师父还在这里吗?”云简儿不知道苏域要去往哪里,无趣地问着。

“一定回去了。”苏域想了想道。

云简儿叹息一声,抱怨道:“怎么这样啊!发个任务也不来看看我们,还有连住所都不给我们安排……”

苏域道:“知道我们会接任务的话,住所应当会有着落。”

云简儿皱眉道:“那师兄你现在不是去找住所吗?”

此话刚出,便有两人身着素衣款款而来,眉眼中满是谦逊之色,云简儿和苏域站定,两人便十分有礼一揖道:“苏公子果真来了。这位定是一梦天涯的三弟子了。”

苏域点了点头的,望着两人面露友好之色,同时又有几分眼熟,另一人又说道:“这次也是唐公子让我们再此留意苏公子的行踪,唐公子已为苏公子及这位姑娘预先订好了房间,我们这便带二位过去。”

云简儿望着苏域淡然的模样,虽不知唐公子是何许人,但想必和苏域关系不浅,不确定苏域会不会到此,连这么难订到的房间都提前备好,果真是个有义气而心细的朋友。

“有劳。”苏域便默默跟在两人身后,问道:“流朔他回去了吗?”

前面人也不多说话,他们固然知道苏域在外是很少与别人说话的,虽然很多次得到唐流朔吩咐接应苏域,但和苏域之间也只有很普通的问答,而唐流朔和苏域的关系确实很好,于是前面一人恭敬地回答:

“唐公子还有其余要务在身,昨日商讨完祭典的事后便和尊师一同离去了。”

云简儿也并没有多问什么,饶有兴致地望着繁华的大街,两边均是酒楼商店,小摊上摆满了各色各样的食物和小物件,惹得不少人聚拢在一起把玩着。

人群有些拥挤,云简儿生怕跟丢了苏域,一双红眸时不时留意着前面白蓝长衣,饶了好几条街道,才来到一个略显寂静的长街,长街中央有一个很华丽的酒楼,其上黑底金纹印着三个篆体。

流云楼。

云简儿远远望着这家酒楼,华丽中不失端庄大气,门口的柱子上雕着浮鹤,手法精细,傍晚十分,酒楼中的灯火折射出来,透露着温馨的气息。

看来这个唐公子,绝对是个富豪!云简儿带着这样的想法一步一步找到自己的房间。

房间的陈列十分富有书香气息,檀香环绕,质朴的木质家具摆放的高雅怡人,掀开帷幔,隔间更是充满一种大家气息。

云简儿在床上躺了片刻,透过窗子望着被夕阳染红的天,全身得到了放松,脑海中不知不觉又荡漾出孟凡与苏天珩的模样。

当叩门声响起时,云简儿刚刚浅睡,她懒懒的从床上站起,对着铜镜捋了捋自己的头发,提起精神开了门。

“晚上好!苏域师兄!”

苏域点了点头便转过身,淡淡道:“下去吃点东西吧。”

扶着干净的楼梯扶手,云简儿正出神地望着刚洗完澡换过衣服的苏域,姿态潇洒,带着卓尔不群的高傲,那双明媚的眸子如此深邃,让人记到心里去。

忽然这幅姣好的模样一滞,如画般的眉头微微往下陷去,云简儿好奇的顺着他目光往下瞥去,顿时了然。

他们刚到时,流云楼里的客人并不多,有的也是些名气颇高的修仙世家长者,而这个点,突然涌进了一大批身着青衣的少年,这样的服饰,虽与数十年前的样式有所区别,但根据其上的图案与纹理,还是可以辨认出……

是月熙苏氏的子弟。

原本一起笑嘻嘻谈论事情的少年郎,一瞥正缓缓下楼梯的苏域,脸色瞬间就变了。

“真是扫兴!”苏伍唾弃道,身旁的苏微言用胳膊拐了拐他,他也全然不在意。

“这次安排的住所还真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能住进来呢!”苏天诚应声道。他的五官虽和苏天珩颇有几分相似,但给人的第一感觉却大有不同。

正在忙碌的店小二闻言不禁停下了手头的工作,抬头望了望苏天诚众人,根据服饰大抵猜出来是苏家的人,对于他们刚才的话语,脸上顿时划过一丝嫌恶的神色,说什么月熙苏家是名誉颇好的修仙世家?怎地弟子就这般不知礼数?

当然,他并没有开口指责,只是又继续做着手头的工作,连迎接也难得过去了。

“你,怎么不过来带我们找房间?我们苏家已经包好了房间——”

店小二仿若未闻,继续做着手头的活,心道:不想住可以走!他这家大客栈自然是有生意做的!

苏微言立即打断了苏伍的话,瞪了他一眼,上前道:“这位小哥,我这几位兄长和弟弟们今日赶路太过劳累,说话有些不知轻重,你看现在方便带我们去房间了吗?”

店小二终于停手,望了眼高挑的苏微言,炯炯有神的杏眸,精致的五官,和那几位苏家子弟一样傲气自成,但言语却颇为得体,这才笑着道:

“抱歉,刚才没听清,月熙苏家的是吧,我这就带各位去阁楼的房间。”

说罢,便擦了擦手,上前带路,于是众人逐渐与苏域靠近,苏家子弟的神色也越发怪异,走至苏域身旁时,苏域直直前行,苏天诚便故意撞了下苏域的肩头。

苏域毫不在意继续走着,苏天诚却道:“哎吆,得赶快给我准备洗澡水!感觉脏死了!”

望着苏域冰冷淡然的模样,自己苏家子弟鄙夷的神色,云简儿拳头一直紧捏着,终于忍不住深呼吸一口气,语气万般不满道:

“哎!你们几个,晚上住二楼可不要这般吵吵嚷嚷的!”

苏天诚带着尖锐的目光望着云简儿,她样貌清新而脱俗,若是不在苏域身边,苏天诚或许会有好感:“你谁啊,嫌小爷我们吵就别在这里住!”

云简儿回头露出奇怪的笑容道:“倒不是怕吵到我,只是那么多老前辈都住在这里……”她说着将目光移到餐桌上熙熙攘攘的修仙前辈身上,霎时间气氛又沉寂了几分。

苏家子弟默不作声,恶狠狠地望着云简儿微笑的模样,终于,苏微言扬声道道:“这位应当是审前辈的三弟子吧,我会好好管理苏家弟子,不牢姑娘费心。”

“如此甚好。”

云简儿望着苏微言凝望苏域片刻,薄薄的嘴唇微动,却始终没有开口便往楼上走去了。

云简儿坐在餐桌上等着食物,一个人乐呵呵地玩起了筷子,苏域突然间冒出一句:“不必去招惹他们。”

“若说招惹,明明是他们挑起的,怎能怪我?”她撇着嘴,有些不悦,苏域似乎很能对于苏家的无礼,但她云简儿却做不到。

苏域解释道:“我并没有怪你。他们是月熙苏家的弟子。”

云简儿闻言眉头微挑,装作毫不知情的模样又继续说道:“这样啊,感觉和师兄与苏天珩完全不一样呢,倒是刚才那个女的,说话倒是有点儿脑子。”

苏域没再说话,静静看着饭菜逐渐摆上桌,正准备动筷,忽然有两位老者走了过来。

“生花妙笔,你就是被称为灵墨谪仙的苏域吧!”柳尚华笑吟吟地望了望苏域道。

苏域望着两人身着的服饰,一眼便认出两人定是即翼门的老一辈,虽然未曾见过面,但也听师父提及过,于是他慢条斯理地站了起来,给云简儿使了个眼色。

说起“灵墨谪仙”这个称呼,苏域总觉得有些过誉,但须臾后只得恭敬地说道:“正是。”

柳尚华点了点头道:“我是即翼门的柳尚华,这位是我师弟柳轻舟,不知可否能来蹭一杯美酒。”

苏域俯首一礼道:“前辈请。”

云简儿为苏域捏了把汗,看样子应当是苏域很尊敬的人,可苏域这人和生人说话是真的费劲!

“我听闻师父曾提及两位老前辈,今日一见实乃荣幸之至,你说是吧师兄。”云简儿望两位老前辈坐了下来又招呼着小二多摆两双餐具。

“这位小姑娘姑娘可真会说话!”柳轻舟捋了捋胡子望着机灵的云简儿,说道:“看来审容西收了个不错的女弟子呢,昨日听审容西说是叫云简儿?刚才那一下可是借我们这些老头子把那几个傲气的子弟们堵的说不上话呢!”

云简儿顿觉尴尬道:“哈……哈,岂敢,前辈哪里话……”

“无妨,现在的修仙子弟不少都还有过多的桀骜,甚至有些自负,是该好好管理,在我们即翼门也有不少这样的弟子,让我们这些长老好生头疼,有时候还真是羡慕审容西这个家伙,能有这么几个让人省心的家伙!”

柳轻舟接过云简儿寄过来的酒水,眉眼里竟真布满了无奈,一旁的柳尚华说道:“久闻灵墨谪仙苏域是修仙弟子的楷模,若是门下弟子如此,当真欣慰之至啊!”

苏域闻言脸色有些变化,他抿了抿嘴,终于又冒出了几个字:“前辈谬赞了。”

然而云简儿却扶着下巴一脸认真地说道:“我也觉得师兄很优秀!”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