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点啊好大好软奶好涨—总裁大人要够了没有

【撒,2号酱~本大爷提醒过你不要对任务目标投入太多感情的哟~】黑的声音响起。

【……你知道什么?】

【2号酱的反应很有趣呢,你刚刚可是让主神看了一场好戏呢!】

【我不明白……】

【嘛~具体地说就是,穿越者注定会死,这是主神安排的命运。】

【为什么要安排这样的命运?】

【为了收集穿越者的强大灵魂和感情。结衣的灵魂和代表“爱”的强烈感情力量,已经被主神带走了哟~】

【……黑桑,如果想要换回结衣的灵魂,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不知道哟,从来没人跟主神做过交易。】

【黑桑,你会帮我吗?】

【撒~谁知道呢~那边的战斗快结束了,2号酱不去看看么?】

青猛然想起,他不是孤身一人,他还有斑大哥。青踉跄着站起,原本无神的双眼中重新燃起了希望。斑和柱间的战斗仍在继续,似乎永不会休止。

“咳咳。”抹去嘴角的血迹,青勉强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等右胸的剧痛稍微缓解,青发动魑魅之术来到战场边缘。

斑躺在地上,柱间半跪在他身边,周围围着千手一族的忍者。

扉间走上前,举起刀:“斑,结束了。”

青闪现在扉间身边,手中的苦无架在扉间颈边。周围的千手忍者纷纷抽出武器,戒备着青的出现。

扉间看了看颈边的苦无,“到这种时候,宇智波还要挣扎么?”

青微微喘息着,盯着扉间,苦无又近了一点,“你可以试试。”

忽然柱间庞大的查克拉和杀气笼罩了青和扉间,青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呼吸开始变得急促。

半跪着的柱间开口:“扉间,不许出手。”目光有意无意划过青手中的苦无。

躺在地上的斑喘息着,说:“给我个痛快吧,柱间,能死在你手上也算我死得其所了。”

“斑大哥!”青阻止道。

柱间看着斑:“少耍帅了,杀了你这个族长,追随你的宇智波年轻人又会暴起。”柱间的目光从青的身上掠过,“呐,结束这场无意义的战争吧,我们不是约好了吗?将来要建立理想中的村子”。柱间真诚地看着斑:“斑,我们真的不能和以前一样打水漂了吗?”

斑的目光划过青脸上不正常的红晕,停了一下,斑对柱间说:“泉奈死了,我无法相信你们。”

“要怎么做,你才能相信我们?”柱间问道。

斑望着天空:“如果想让我们坦诚相待,那你现在就杀了你的弟弟,或者在我面前自杀。这样就算扯平了,我才能相信你们一族。”

“杀了弟弟或者自杀?别胡说八道了!”千手一族的忍者听到斑的话,愤怒地反驳。

扉间道:“我的意见也是一样,简直是胡言乱语!大哥,你怎么打算?杀了我?还是为了这家伙一句胡话去寻死?简直荒谬。”

青微眯双眼盯住扉间,苍白的唇边勾起嘲讽的笑:“咳咳,让扉间为泉奈偿命吗?千手一族下不了手的话,我可以帮忙。”

柱间站起身,微笑着脱下铠甲:“谢谢你,斑,你果然是个重情义的人。”

“听好了,扉间。”柱间抽出苦无,“把我说的话,当做我的临终遗言牢记于心,这是我用命换来的话语,其他族人也都记住,我死后,决不能杀死斑。今后宇智波和千手之间不允许争斗。以你们的父亲和尚未谋面的子孙的名义,发誓遵守吧!”

青听着这位千手族长遗言一样的命令,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这位怪物一样的千手族长,是真的打算自杀吗?!

柱间微笑着闭上眼,手中苦无对着自己的腹部刺去:“永别了。”

柱间的苦无没有刺中,斑伸手抓住了柱间的手,阻止了他:“够了,我明白你的真意了。”

“斑大哥,你……”青惊讶地看着斑,握着苦无的手微微颤抖,心中充满愤怒和不甘。压下涌上喉咙的腥甜,青向着斑吼道,“那至今为止,结衣、泉奈、俊也、水树哥、松丸哥他们的死到底是为了什么!”

“……已经够了,青,我已经不想再看到族人的死了。”斑的眼神中充满悲伤。

青看着斑,眼前闪过一张张死去同伴的脸,视线渐渐模糊,手中的苦无无力地垂下,仿佛失去一切一样,再也站立不住,跪在地上,泪流满面。

当天回到族地后,青就因为旧伤复发倒下了,先是大量咳血,继而高烧不退。

持续的高烧让青变得意识不清,松丸、水树、俊也、泉奈和结衣的身影不停在青的轮番眼前出现,他们生前和死去的各种场景不断回放,让青分不清哪些是现实哪些是虚幻,不断说着胡话。

族里的医师无奈给青注射了镇静剂,在失去意识之前,青唯一的记忆是斑大哥担忧的表情。

再次醒来的时候,青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房间里。

“你醒了?”门口传来问话声。

青转过头,发现扉间站在门口。

“这是千手族地?是斑大哥送我来的?”青张口用沙哑的声音问道。

“斑把你送来的时候你已经是半个死人了,是我大哥用医疗忍术救了你。”扉间冷漠地说,“宇智波可真能折腾,你为了杀我把自己折腾得差点死掉,斑又厚着脸皮在正式结盟之前带你跑来折腾我大哥。”

青闻言挣扎着想坐起,却因为四肢无力而跌回原地,还牵动了右肺的伤势,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

扉间站在床前,俯视着青,冷漠地说道:“大哥说你身体很虚弱,需要休养一段时间才能下地。”看着青的眼睛,扉间抽出一把苦无抵住青的咽喉,“所以要杀你,现在是最好的时机,宇智波の智,宇智波青。”

青将目光转向窗外,淡淡地说:“柱间救了我,所以你不会杀我的。”

扉间收起苦无,说道:“你手上沾了太多千手族人的血,我不杀你,不代表族人不会杀你。杀了你,宇智波就只剩下代表‘力’的宇智波斑,对千手再也构不成威胁。”

“所以你才会出现在这里,为了保护我这个千手一族的仇人,不是么?”青嘲笑道,“扉间,你威胁不了我,你所有的行为,我都看透了,而且你们千手太小看斑大哥了。”

扉间嫌弃地看了青一眼,没有说话。

青没有理会,问道:“结盟仪式是什么时候?”

“十天后。”

“十天么?呵呵,比起我,你最好还是去保护好未来的大名。”

“你是什么意思?”

“宇智波战败,左大臣不会善罢甘休的。”

扉间抓起青的衣领,将他从床上揪起,说道:“你最好说清楚点,不要拐弯抹角的。”

扉间的动作牵动了青的伤势,引得他一阵咳嗽,青喘息着说道:“以我对左大臣的了解,他会趁着千手和宇智波的注意力都放在结盟仪式的时候,找人假扮宇智波的忍者刺杀大名次子。如果成功,就能夺回大名之位,也可以破坏两族结盟,更有了向宇智波挥刀的借口,一石三鸟。即使失败,也可以全部推给宇智波。”

青喘息了一会儿,盯着扉间的眼睛,继续说道:“当然你也可以不去,这件事情只会伤害宇智波,无论未来大名是谁,千手一族都不会受到影响。”

扉间盯着青,说道:“你是在试探我么?”

青转开目光,没有说话。

扉间放开了抓着青衣领的手,将他丢回床上,再次引得青一阵剧烈咳嗽,转身离开了房间。

过了几天,青看着窗外的树叶发呆的时候,柱间满脸笑容地进了房间。

“不愧是宇智波の智,左大臣的行动都被你料到了。”柱间看着靠坐在床上的青,“谢谢你,青。”

青转开目光:“我只是为了保护宇智波。”

柱间微笑道:“不管怎样,结盟以后千手和宇智波还要依靠你的智慧,青要好好保重身体啊。”

偷偷瞥了瞥柱间温暖的笑容,青的眼中闪过迷茫。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