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下楼梯就故意顶一下—公孙谷主与小龙女

谢嫣然想着已经两日没有回府了,北堂墨染一定十分着急。也不知道小荷怎么样了,是否安全回到宸王府中?怀着一肚子的疑问和担心,谢嫣然顾不得身子不适,一路小跑着去了宸王府。路上的百姓认出了谢嫣然,纷纷怀疑王妃为何穿的如此朴素?难不成是宸王府出事了?

“王妃!您终于回来了!担心死小荷了!”

谢嫣然刚走到宸王府的就看见小荷坐在王府大门前的石阶上,一只手撑着脑袋昏昏欲睡的样子,想必是为了等自己回来已经整宿整宿的未合眼了。

“好啦,我这不是回来了吗?诶?怎么不见王爷?” 谢嫣然看着宸王府中冷冷清清,只有几个洒扫的婢女,却没有看到北堂墨染的身影。

“您整整两天没有回府,王爷带人去找您了,府中事务暂由苏大人打理,现下苏大人在正厅呢!” 小荷紧紧的拉着谢嫣然的手,委屈巴巴的说道,只觉得是自己没有照顾好谢嫣然。

“看你眼下的乌青便知你为了我一定没有睡好,听我的话,快回去休息!我们小荷可不能这样蓬头垢面的,不然我可是要心疼的!” 谢嫣然轻轻拍了拍小荷的手背,时常在身边又真心真意待自己的人,除了北堂墨染便只有她了罢?

“是,王妃……” 说着说着,小荷的眼中不禁泛出了泪光

小荷走后,谢嫣然心中最担心北堂墨染如今身在何处,难不成他两日没有回府了?自己失踪的事想必宫里那边已经知道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把北堂墨染找回来。

“咱们的宸王妃可终于回来了,想必墨染也会安心了!” 苏寻仙手拿着折扇,面带微笑优哉游哉的从正厅走了出来。

“多谢苏大人这几日帮衬着打理府中事务,可……墨染如今身在何处啊?” 谢嫣然顾不得与他闲聊,只想知道北堂墨染的近况。

“放心,这个本仙自然有办法。” 苏寻仙默念了几句谢嫣然听不懂的语言,便唤来了一只鸟儿,谢嫣然看着苏寻仙与这鸟儿交谈了几句,鸟儿便飞了出去,不见踪迹。

“苏大人,您能通百语众人皆知,可墨染的异能似乎……” 谢嫣然有些怀疑苏寻仙此举是否真的能让北堂墨染知道自己已经回到府中的消息,可还是忍不住问上一问。

“巧了,本仙最近驯化了一只极聪明伶俐的鹦哥儿,便让它跟着墨染去寻你了,他会把鸟儿的话一字不落的转达给墨染,谢星主宽心便是。”

“那便多谢苏大人了。” 谢嫣然朝着苏寻仙微微颔首

“你这风尘仆仆的回来,快去梳洗一番罢,不然墨染看见又要心疼了。” 苏寻仙看着谢嫣然的脸色并不好,鬓角的碎发没有梳齐,着装虽然朴素,但衣料却是质地上乘的,绝非平常百姓家能有之物,她手腕上的伤痕也上过药,苏寻仙心下猜想谢嫣然一定是遇害之后被人所救,而救她的人来头一定不小。

“不必了,我在这里等他就好。不亲眼看着他回来我怎会有心请梳洗打扮呢?” 谢嫣然揉了揉太阳穴,脖子后传来的疼痛越发剧烈了。

谢嫣然虽然没有表现得很明显,但还是让苏寻仙发现了她的不对劲。

“谢星主,这两日你究竟去了哪儿啊?” 苏寻仙经过一番思量,终是问出了口。

“我当日和小荷下山之时遇到了歹人,那人打晕了小荷,言语中还透露出轻薄之意,我也是不得已才隐身跳入了那深不见底的竹林中,之后被人所救……” 谢嫣然粗略的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苏寻仙,即使感到身子十分不适,但不亲眼看到墨染回来自己是绝对不会安心的。

“这样啊……” 苏寻仙若有所思的抿了一口杯中的茶水

“来人啊!” 谢嫣然有气无力的说道

“王妃,您有何吩咐?” 被莫言占据身体的汐儿走了进来

“你是新来的吗?怎么看着有些眼生?” 谢嫣然细细打量着汐儿,这丫头的打扮并不出众,但生的却十分清秀,尤其是眸子里透着寻常女儿家不曾有的神采。

“回王妃的话,奴婢日常负责府中洒扫等些许杂物,没有屋子里伺候的姐姐们那么好福气,故而王妃瞧着奴婢眼生。” 汐儿镇定自若的答道

“这样啊,你打发个小厮和一个小丫头子,一个拿我的手令进宫禀告皇上和太后,另一个去相府告知大人和夫人我已经平安回府了。” 谢嫣然强打着精神说道。

“姐姐,您可终于回来了!担心死妹妹了!” 赫连曼路听到谢嫣然回府的消息,赶忙带着婢女来了正厅。

“嗯,我已平安回来了。” 谢嫣然一心只担心着北堂墨染,并没有心情与赫连曼路多聊。

“看您的脸色便知这几日您过得是何等辛苦,要不这样吧,您先回去歇着,府里的事情有我呢,尽管放心便是了。” 赫连曼路装作热心肠的说道

谢嫣然正要开口谢绝,却不想被苏寻仙抢了先。

“侧妃,如今王爷不在,恰好此时王妃回府,这宸王府的大小事务应是由她来做决断。就算王妃身体欠安,可本仙是受王爷所托暂管王府事务,莫非侧妃是想越俎代庖?” 苏寻仙淡淡的说道,语气里不带丝毫人情味。对于这个耍心机成为北堂墨染侧妃的女人,尽管她生的花容月貌,苏寻仙对她是没有一丝好感的。

“苏大人这话……” 还未等赫连曼路说完话便呗苏寻仙打断了

“来人,送侧妃回房休息!” 苏寻仙不耐烦的说道。

赫连曼路在谢嫣然面前只得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以博得她的同情,她在心里暗暗发誓终有一日会把今日所受之辱加倍还给苏寻仙。

看着赫连曼路远去的身影,谢嫣然多少有些于心不忍,比较大家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苏寻仙把话说的委实有些太不给她留情面了。

“苏大人,多谢你刚才出言相助,但刚刚那番话确实说的有些重了……”谢嫣然为难的说道,虽然知道苏寻仙是在帮自己,但还是不得不说出来。

“谢星主啊谢星主,世人都说女儿家的心思最为缜密,怎么到了你这儿就犯糊涂了?” 苏寻仙无奈了摇了摇手中的折扇。

“此话是何意?” 谢嫣然不解的问道

“刚刚侧妃言重想到独揽大权之意如司马昭之心一般,你的心也真大啊!为太后祈福期间竟敢把处理府中事务的权利交给她,难不成到了你不得不把墨染拱手相让之时才知后悔吗?” 苏寻仙本不想把话说开,但毕竟有些多年的交情,而谢嫣然又是自己好兄弟心尖尖上的人,如今的情况确实不得不把话挑明了说。

“苏大人……可……”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