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奴婢与大少爷-你给我我想吃大棒棒糖

陈之兰鄙夷的看着李燕聘,“我可没有信口雌黄,前几日一房拿出来的银钱给了你们二房请郎中,而这些钱正是我给春华留的嫁妆,现在嫁妆都没了,春华还怎么嫁?”

“你……”

李燕聘气得浑身发抖,“请个郎中怎会将嫁妆全部花掉,分明是你胡说。”

“家里穷,就只有这么些钱,妹妹你可千万不要冤枉我。”陈之兰眼中全是鄙夷嘲笑,还有忍不住的得意,“这嫁妆既然花在了明珠身上,所以嫁给楚家自然是你的女儿。”

李燕聘已经被陈之兰气得根本不知道如何反驳。

去看了看顾老太和顾老爷的态度,心更是凉了半截。

陈之兰得意极了,对着顾老爷道:“爹,反正春华是不嫁的,如果二房不愿意让明珠顶替,到时候上了衙门,那儿媳也没有办法了。”

顾老爷心中有顾老三,所以没有再开口说二房的不是。

见状,顾澜眼底闪过一丝冷光。

她一步走上前,对顾老爷行了一礼,然后道:“二房会补上这嫁妆钱。”

顾老爷微微愣,他忽然发现被她忽视的孙女有些与众不同。

他眼神沉了沉:“你确定二房有这个能力?”

“确定。”顾澜沉声道。

虽然年纪小小,但是说出来的话,却不由的让人信服。

“好,如果二房能填补上这嫁妆,一房就老老实实嫁人。”顾老爷一锤定音,然后就让众人散了。

顾澜带着爹娘回屋,半路被陈之兰给堵了:“呵,顾明珠,你年纪小小就敢说大话真是笑死人了,楚夫人现在已经去找媒婆定日子了,如果出嫁前这银子还凑不上,你就等嫁给楚家守活寡吧。”

顾澜淡淡的看着陈之兰,道:“侄女一定不会如大伯母的愿的。”

“你……”

“春华姐姐这点嫁妆钱,我还是凑得上的。”

顾澜说完,也不理会气急败坏的陈之兰母女二人,直接回房商量凑银钱的事儿。

顾春华跺着脚,“娘,你看看那顾明珠是什么态度,口中说的明明白白,就是瞧不起我的嫁妆钱,如果她们万一把钱给凑上了,到时候该怎么办啊!”

陈之兰眼中染着恶毒和算计:“嫁给楚家的人必须是顾明珠!”

二房屋内,除了顾澜,李燕聘和顾金康都还生气着呢。

顾澜见状,安慰道:“爹,娘,你们都消消气,赚钱又不是什么难事。”

李燕聘听了,直摇头叹气,“儿啊,如果这银钱好赚,我们也不会这般受人欺负了。”

顾澜没有说话。

毕竟顾家已经穷了这么多年,忽然告诉他们钱很好赚,他们不相信也情有可原。

“我看看家中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我现在就拿去当了还钱。”李燕聘坚定道:“就算我们家再穷,我也不会让明珠嫁给楚家的。”

顾澜心下感动得不行,握着她的手,道:“妈,你不必如此,女儿有办法……”

“你们都呆在家中,我现在就上山打猎。”沉默良久的顾金康终于开口。

顾澜听闻,直接拒绝道:“女儿看这天气,断定今日会下雨,加上山路崎岖多会打滑,特别危险,爹你不能去。”

顾澜是农业系博士,这看天知晴雨自然懂的。

“都呆在家中,哪里也不能去,等我打猎回来。”顾金康不容拒绝的命令道。

她的女儿,他一家之主如果都不能保护,那他还当什么爹呢!

顾金康说完,带上打猎的装备,就直接上山了。

顾澜还想继续劝阻,但是被李燕聘一把拉住,她愁着脸道:“你就让你爹上山去吧,他也是想要保护我们娘两。”

见李燕聘这般,顾澜不再多说什么,只求顾金康能平平安安的回来。

……

可是事情总是难料。

这雨下到傍晚的时候才停了下来,同时顾澜就收到一个噩耗。

顾金康出事了!

李燕聘听到,当时就直接晕过去了。

顾澜安抚好李燕聘,就前去看顾金康的情况。

“谢谢各位叔叔伯伯送我阿爹回来,我爹他伤到那里了?”顾澜踩着水洼跑上前去,十分镇定的问道。

这一家人都倒下了,她必须得一个人扛住。

送顾金康回来的是同村的人,见顾澜可怜,只是叹了一声:“今日天气不好,但你爹执意上山打猎,见这雨愈发的大了,我们也是的担心他,就进山去寻了,然后看见你爹摔断了腿。”

顾澜看着这新雨后的天气,眼睛沉了沉。

“明珠啊,你也别谈难过,等你爹醒了,去给他找个郎中,总会好过来的。”

顾澜收敛眼中的情绪,弯腰道谢:“还要劳烦叔伯抬我爹回屋,我也好照料他。”

这同乡的叔伯自然没耽搁,一口就答应了。

只是临走的时候,对着顾澜道:“实在是没办法就来找叔伯们,虽然家里也穷,但是能帮一把就是一把,等这几日天气好了,叔伯上山打猎,猎到些野味送来给你爹补补。”

然后叹了口气,语气无奈道:“明珠啊,叔叔伯伯帮的就只有这些了。”

顾澜再次非常礼貌的道谢:“明珠就谢过叔伯了,我送送你们吧。”

“好好。”叔伯们直点头:“明珠懂事啊。”

顾澜将他们送走后,心中只觉得可笑。

顾金康受了伤,自家人却没有一个来关心的,反倒是同村的叔伯们,尽心尽力。

这样薄情的家,她真的快呆不下去了。

顾澜想着事儿,刚刚踏入院门中,顾春华就幸灾乐祸的走上前,笑嘻嘻的道:“听说你爹摔断了腿,哈哈哈,活该。”

顾澜冷冷的看着顾春华,道:“给我让开。”

“哟,你怎么跟我说话的?”顾春华一瞬间就怒了。

顾澜皱着眉头。

更这春花多说一句都是浪费时间。

她干脆不理她,绕开她往屋子里去,没料顾春华直接拦着她的去路:“我让你走了么?”

顾澜眉头皱得更深,“劳烦堂姐让开些,我要去照料我爹。”

顾春华双手叉腰,嘲笑道:“二伯反正都摔断了腿,你去照料也没有用啊,必须得请一个郎中,但是你上次受伤的银钱都是我娘给的,估摸着你们也没有钱给二伯看病吧,哈哈哈。”

顾澜真想一巴掌拍过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