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爸爸趁我喝醉帮我洗澡

而林婉笙见到沐瑶的一刹那,她的脸上更是说不尽的谦卑,然后恭敬作楫,“婉笙见过王妃。”

又小心翼翼的拉了拉墨云溪的袖子,小声娇糯喃道:“夫君莫要动怒,姐姐不想见婉儿,婉儿走就是。”

“你让她叫你夫君!”沐瑶瞳眸一震,心头顿时缺了一块。

墨云溪拍了拍林婉笙的手,朝她点头示意,独属于两人的默契,让林婉笙柔美一笑,退了下去。

空阔的房间转眼就剩沐瑶和墨云溪两人。

沐瑶只觉天旋地转,一直构建的自欺欺人的虚幻轰然崩塌。

原来,她和墨云溪之间,再回不去从前。

她怔怔走到窗前,窗外又开始下起雪,好似要把一切都包裹在冰层中才罢休。

不知过了多久,沐瑶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墨云溪轻吻了吻她的耳畔,“瑶瑶,给我点时间……”

沐瑶顿觉寒毛直立,密密麻麻的恶心从胃里涌了上来。

她猛地推开墨云溪,声调忽的拔高,“别碰我!”

“不想让我碰,你想让谁碰!”墨云溪被她的眼中的抗拒激怒,眸上染上了火光。

沐瑶憎恶的抓起身侧的花瓶,愤怒的朝墨云溪丢去,“你给我滚!”

“你嫌我脏?”墨云溪挥开花瓶,花瓶应声四碎,他冷哼一声,猛地钳住沐瑶的手腕,凑上唇霸道的亲去。

沐瑶心一横,咬破他的舌,血腥当即在两人口腔中划开。

悲痛欲绝,她抵在墨云溪胸腔,拼了命的挣扎。

泪水的苦涩蔓延入两人唇舌,墨云溪眸中一抹忧伤闪过,力道渐松。

沐瑶抓住这个空当,推开了墨云溪,但身子一倾,扑倒在碎片之中。碎片深扎她的掌心,登时血肉模糊。

“沐瑶。”墨云溪着急就要往前,不料沐瑶拿起碎片,抵在脖颈之间。

语气间是从未有过的淡漠疏离,“别过来。”

见墨云溪的身体还有朝前的倾向,沐瑶眸间垂泪,却还是高傲昂头,冷冰冰说道:“你一定要逼死我吗?”

墨云溪高大的身躯一震,脸上竟有些悲伤。

他默了默,疏离起身,“沐瑶,好自为之!”

话音落下,他离开了。

沐瑶泪眼朦胧,斜眼望向肩膀,已渗出血迹。方才一跌,她大半边身子都刺中了碎片。只是掌心的伤尤为触目惊心。

她艰难爬起,轻倚在椅子上倒吸冷气。

“瑶瑶!”一进门的赵成煜看到了这样的景象,猛地冲了过来,“怎么会这样?”

沐瑶看着他,有气无力的摇了摇头。

赵成煜怒气腾腾,“是他做的?”

虽是反问,却带有十足的笃定。

他转身,巴不得即刻冲到墨云溪面前,狠挥他一拳。

“不要。”沐瑶扯住了赵成煜的袖子,“煜哥哥,我与他已不是从前那个样子了。若是你去找他,他怕是不会再像往前一般纵容我,只怕还会迁怒于你。”

“可……”赵成煜的脸上是自责悲痛,满腔的怒火在听到沐瑶的咳嗽声后顿时消融。

他撑住沐瑶纤细的双臂,温声软语,“我先帮你清理伤口。”

“嗯。”沐瑶倚靠在椅背上,看着赵成煜沉痛的挑去她掌心的碎片。

赵成煜沉重的用纱布给她包扎。墨云溪,你不要她,为什么不放她走?竟要这般伤害她?

墨云溪,你夺我今生所爱,还不加以珍惜。

假以时日,我定要你付出代价!

把纱布放在桌上,赵成煜的袖下的手紧握成拳。

余光瞥见沐瑶肩上的伤,“瑶瑶,可以吗?”

沐瑶的眼眸黯了黯,略有迟疑,可一想到赵成煜于她,是敬爱的兄长的一般的存在,又点了点头,“你且扶我去里间。”

赵成煜扶着她靠在床榻,然后背过身。

等她褪下衣物,露出瘦削雪白的玉肩,他才转身,看着那深深的伤口,他恨不得受伤的是自己。

他小心翼翼的包扎,就在这时,一道急躁的脚步声响起。

折返的墨云溪手上拿着的药瓶掉在了地上。

谁来告诉他,他看见了什么!

他的女人裸露香肩,由着其他男人触摸!

墨云溪冲上前,一把揪住赵成煜的衣领,把他摔在地上,拳打脚踢。

“煜哥哥。”沐瑶急忙掩住衣物,在墨云溪准备一脚踢在赵成煜的胸腔时挡在了他身前。

“给我滚开!”凌厉的冷风一扫而过,墨云溪的脚在沐瑶面前停下。

沐瑶泪渍未干,神情尽是悲凉,“你不信我?”

“闪开!”墨云溪拉开沐瑶,抓着赵成煜砸向了门外。

他的身体砸向了门框,发出巨响,再沉重落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