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寡妇房东-姐姐要我干她

太子与文静亲眼看到这一幕幕后,内心不详的预感格外的强烈,他们本打算立即进城找到官府严问此事,但此时天色已晚,特殊时期,城门恐早已关闭!于是,文静与太子决定回小村庄找户人家暂住一晚,明日再入城!

太子与文静又回到了那个小女孩的家,老婆婆见两位回来欲投宿,心里倒是挺乐意收客,但苦于寒舍只有两间房,两张床!

老婆婆和他们商量道:"我和我孙女儿倒是可以挤一张床,不知你们这俩个孩子方不方便共眠一床呢?"

"什么?我们两个共眠一床?奶奶,这……难道真的没有多余的床可睡了吗?我们一个未娶,一个未嫁,就这样……实在不好!再说了,我能同意,我身旁的这位高公子他也不会同意的!″文静吞吞吐吐地说道!

"这种事情,你一个女儿家都同意了,那我更没问题了,我求之不得呢!″太子兴高采烈地说道!

"你……″文静一时间语塞,满脸羞涩,十分尴尬,便用纤纤玉指紧掐太子胳膊!

"啊!疼!″太子痛得尖叫!

"孩子们,恕我这个老婆子冒昧,你们两个这是什么关系!″老奶奶疑惑地问道!

"是兄妹关系!”文静抢过太子的话说道!

"哈哈哈!依我这个老婆子看,你们应该是义兄妹吧!而且看你们好像感情还挺深的,难道是家里人不同意你们在一起吗?"老奶奶问道!

"哈哈哈!老奶奶,您真英明,一眼便看出真相,我们本就是未婚夫妻,下月准备成亲,文静妹妹待在闺中闲得慌,我带她出来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也当给文静妹妹一次体验生活的机会!对吧?文静!"太子说着,向文静抛了个眼色!

"你……你胡说,谁……谁说我要和你成亲!"文静略感羞涩地说道!

"既然你们即将成婚,那你们共眠一床就不算有失礼数了,那就这么定了吧!老奶奶先在这祝你们这对新人幸福了!"老奶奶笑着说道!

"不是……奶奶,您误会了,别听他瞎说,我死都不会与他同床!"文静极为郑重地说道!

老奶奶见气氛尴尬,一时无奈,便轻声温柔地对文静说道:"孩子,别生气了,既然你不方便与这位公子同房,那就算了嘛!要不家里的两张床给你和这位公子睡,我和孙女儿打地铺就行!"

"奶奶!这……这怎么行?您都是长辈!"文静为难地说道!

"孩子啊!没事的,睡吧!不要担心我们!"老奶奶亲切地安慰道!

"这……奶奶,我们是客人,我们来投宿,结果却让主人没地儿睡,我们心里很不安!"文静说道!

"什么不安?你帮我们打跑官兵,让我们暂时免受欺负,我们谢都来不及,这些都是应该的!丫头,不要再争了,否则你就是看不起我老婆子了!"老奶奶抚摸着文静的头说道!

文静一时不知所措,看着老奶奶那善良而又倔强的神情,文静只好对老奶奶说道:"奶奶!其实……其实我却实是他未婚妻,下个月我们就要成亲,我们可以同床,奶奶,所以你们还是不要为我们睡地铺了!"

"好好好!真是个贴心的丫头哇!和高公子早点睡吧!"老奶奶和蔼地说道!

而此时站在一旁的太子却心里乐开了花!

终于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空荡的房间里就剩下了文静和太子了,此时太子的心里好似涌动着一股巨大的洪流,激动,兴奋,幸福与温情像几只老鼠一样在太子的心头乱蹿!

文静坐在床边,文静此刻的心亦是久久不能平静,文静的心跳得好急,好快,文静那粉扑扑的脸也不知不觉地满脸通红,滚烫,此时的文静真的像是一个即将洞房的娇滴滴的小娘子!

只见此时太子高俊贤向文静缓缓走来,边走边宽衣解带!

"你……你要干嘛?耍流氓吗?"文静紧张地向太子问道!

"睡觉呀!本太子一向不喜欢穿着衣服睡觉,那多不舒服,文静妹妹,快睡吧!已经很晚了!"太子一脸微笑地说道!

"你……"文静一时被太子搞得语塞,"我不睡了!"

"为什么啊?"太子故作疑惑地问道!

"是……是天太冷了,被子太单薄了,两个人睡更冷,还是你一个人睡吧!"文静紧张得都结巴了!

"被子单薄吗?文静妹妹你要是觉得单薄的话,那我抱着你睡吧!这样就不会冷了!″太子说道!

"抱……抱着睡?不……不用了,那多挤!"文静的脸颊更红了!

"文静!你又不是第一次和我同床,不用那么紧张,再说了,你早晚都是我的人,要学会适应!″太子已脱得单薄,顺便倒在床上了!

文静连忙起身,"你……你这成体统!"文静说完后,便从床上抓住自己的被子,准备打地铺!

"文静!"太子连忙抓住文静那只抓紧被子的手说道:"对不起!你既然这么不愿和我同床那就算了,你是女孩,还是你睡床上,我睡地上吧!”太子说完后,便拿好自己的衣被,打地铺睡!

文静看着太子,欲言又止,仿佛觉得自己又做错了什么事,但是她又没有这个勇气去承认自己!

文静终于如愿地没有和太子同床,但是她却一点儿也无法安睡!看着太子那冷得在地上蜷缩成一团,文静开抬始反思自己的狠心!听着太子那冷得翻来覆去的声音,文静的心开始在强烈地遣责自己,但是一向傲气且有点自以为是的文静始终不肯去做她认为对的事!

此时太子的一声强烈地咳嗽声给文静的心一个震撼!文静的傲气最终仍是敌不过无敌的感情,文静终于忍不住了,下床轻轻地叫着太子道:"俊贤,你醒醒!地上冷,你还是到床上来睡吧"!

"没事的,文静,你要是感觉不适应的话,就不要勉强自己,我不会逼你做任何你不想做的事!"太子亲切地说道!

"对不起,是我太自私了,你没有逼我,是我自愿的!"文静低头羞声地说道!

太子听到这句话后,高兴得简直快要飞上天去了,太子急忙抱着自己的被子上床,文静也帮太子捡起地上的衣服!

当文静与太子再次同床而眠时,文静的心竟然坦然与舒适了许多,文静此时感觉有一股从未有过的暖流正流入她的心房,正当文静准备有心感受这份感觉时,此时太子突然紧抱住文静,就这样,太子与文静以从未有过的零距离紧紧地贴在一起,此时的文静竟然是第一次没有将他推开,文静也是第一次感觉自己没有力气也不愿意将他推开!

"文静!这样抱着你,是我这一生最幸福的事!谢谢你!谢谢!″太子说着,眼泪情不自禁地往下流!

文静顿时感觉那股正流入心房的暖流更加涌动!文静也是在此时,双手第一次情不自禁地抱着太子高俊贤!

谁知此时,房外传来一阵急促地敲门呼喊声:"不好了!官兵准备夜烧民村了,孩子们,你们醒醒,快逃吧!"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