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男友从身体里拔出去-呜呜呜,不要,会坏的

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十月份了,无忧为了马铃薯和大麦能尽快的收获一些种子,在自己的院子里整出两块地,仔细精细的照料,万一天气冷了下来,就在院子时搭起暖棚也一定要先培养出一部分种子出来,毕竟是为他们天才帮的人准备的口粮。可喜的是,这两种植株在精心的照料下,长得绿油油的形势喜人!特别是马铃薯八月种下的,照目前看来,十一月就能收获一些了。

无忧给自己的院子取名长乐阁。不但希望自己长乐无忧,也希望沈家、朋友们都长乐无忧。

现在长乐阁里是莺莺燕燕、婆婆妈妈一大堆呀一大堆,完全违背了无忧“自由自在“不拘束的生活的初衷了。

院子里有要照顾她的“弟弟”韩无虑的,有照顾她的那些粮食的,照顾无忧带来的花草的,管理无忧那越来越多的衣服首首饰的,还有沈徵派过来专程给无忧收藏酒的······

无忧跟哥哥抗议过,说人太多了,自己的事情自己会做!

照着阿娘和哥哥的说法,人不算多,每一个都大有用处,哪一个少了,无忧都会不方便的。

唉!算了,看在她们也确实是在创造效益的基础上,无忧也就“入乡随俗”好了。

无忧给沈徵和袁斯年“治好”了疑难杂症。无忧“小神医”的名声也传了出去。

大周的人特别的奇怪,一方面呢,离不开大夫,一方面又瞧不上大夫,让为他们是属于三教九流里下九流的人物,不配跟他们身份高贵的人直接碰触,特别是高门贵族里的贵女们。

无忧的身份就刚刚好,沈家是皇商,无忧是沈家义女,身份既不太低贱也不是高贵得让她们不敢请。于是,无忧便天天的被这家贵女请去“做客”那家贵妇请去“赴宴”。

起初,无忧因为忙碌,还以为是真的请自己去玩乐呢,就拒绝了几次。

她们这才羞羞答答的跟沈母说起了来意。无忧当然就义不容辞了,自己本来就打算在潞洲开药堂,开诊行医的。这提前给自己打名声的事儿,怎么会不做。

无忧看了几位贵妇后,发现,她们身体上哪儿有病呀,纯属是“无病呻吟”。或者说,是一些各种奇怪的“心病。”

潞洲知府颜夫人,说是头疼得厉害。

无忧极为细致地给她检查了一番,发现她身体大脑都并无任何病态。可当她正准备张口说出自己的诊断的时候。看到颜夫人用手帕捂着自己的太阳穴,眼神却一下一下的瞟着神色焦急坐在旁边心疼的看着她的知府大人。眼底是得意和娇嗲。

无忧马上转口道:“颜夫人就是太过劳累,积劳成积。又心思细腻婉转,多思多虑,夜不能寐,这才患上了头风之症。”说着,仔细看了看颜夫人的脸色,又看了看知府大人。

果然,颜夫人看着无忧,那脸色简直是心花怒放,一副你这话,就说到我心坎里去了的模样儿。她捂着太阳穴的手帕再次紧了紧,轻轻的娇嗲的呻吟道:“哎呀,韩小姐呀,不愧为小神医呀,您这才真正儿的医术高明呀,我先前瞧您给我检查的那精细劲儿,我就知道,我是有救了呀······”

颜大人则神色紧张的看着无忧:“啊,贤侄女呀,我夫人这病可要不要紧呀,这三天两头的,把我夫人折腾半条命下去了啊!”

“当然是不要紧,也不看看您夫人那脸色红润,膘肥体壮的样儿······”无忧在心底暗笑。

话出口却成了:“病情呢还不太严重,我可以开出方子慢慢给夫人调理。只是以后呢,就一定要夫人放宽心,少着急,少操心······”

“哎哟,我这上有老,下有小的,后院子里还一堆堆的美人儿,我哪里能少操得了心哟,哎哟,哎哟······”颜夫人倒是适时的接过了话头儿。

得!止的达到了!出为用无忧多话了,开方子去了,然后“漫不经心”的说了,过几日,自己的同仁堂就要开张了,保证药真价实!到时会专门在二楼设置给夫人小姐们看病调理身体的地方。

颜夫人当即表示,自家所有人看病就找无忧小神医了,以后的药,也只去同仁堂。她还会给她的那些姐妹亲朋宣扬同仁堂的。

一席话说得无忧是眉开眼笑,当即还传授了颜夫人的贴身大丫头两招头部按摩的技巧。舒服得颜夫人直哼哼。对无忧的医术那是赞不绝口,欢喜得直叹,阿弥陀佛,幸亏上天送来了小神医,自己总算是有救了······

唉!无忧叹,自己的真正的外科绝技,在她们这里几乎是无用武之地。

不过呢,诸如颜夫人这样的病症,也确实不能说她们都是没病装病,她们也的的确确是被各种似真似假的病痛所折麿。

大门大户的家务,那也是真的劳形费力,虽说她们不需要像贫民百姓家的主妇那样,什么事情都自己亲力亲为,但心志情感上的种种苦闷也真的能另她们生出许许多多的诸如心口痛,头痛之类的错觉。这就真正儿的需要无忧这位心医来出马医治她们的心病了。

也不能排除她们需要时不时的“病”那么一下,来博得丈夫儿女们的关注,来逃避一些烦难的家事。

无忧的出现,简直就是她们这群人的救星。毕竟她们自己是的确以为自己是病了的!

大周的少女都以弱质芊芊为美,小姐们都像猫儿似的吃不了几口食物,保持自己苗条的身材,维持自己需要被呵护被照料的柔弱之态。她们倒真的是一碰就倒,一变天下雨的就会头疼脑热。太过瘦弱的人是没有抵抗力的。无忧给这些小姐们倒是实实在在的开了几回方子,治好了她们的小小风寒什么的。

就这样,无忧的同仁堂还没有开张,但她那小神医的名头,在潞洲的上层社会名声大噪了。

无忧混得如鱼得水。出诊的这七八次吧,还真的没有碰到哪位夫人或小姐得了比较严重的病的。

唯一让无忧不满意的地方,就是这大周人,做什么事情都要遮遮掩掩,不痛痛快快的给诊费!她们认为赤裸裸的给无忧乍诊银子,是对无忧身份的污辱。无忧一贵族小姐,不能行那下九流之职。所以不能直接给银子,就送无忧各种珍贵的首饰衣料。

唉,无忧对着这一堆的首饰衣料,有些叹息。自己还打算多多赚银子,为天才帮的人做些善事呢。这些东西如果拿去卖的话,丢的可就是沈家的脸了。

想着云贵城效,贫苦百姓那一双双对生活失去信心的麻木双眸,在他们神奇四侠的帮助下,渐渐有了希望,甚至也发下誓愿,只要有能力,也会去帮助别人,传递他们的爱心。他们自发的成立天才帮,只因无忧的一句,天生我才必有用!

想想就热血沸腾呀!无忧希望尽自己的力量,让世界充满希望!

从云贵城跟来的二妮和小环现在也住在长乐阁里,跟着无忧在学习一些粗浅的医理和按摩的技巧。

无忧的同仁堂开张以后,像颜夫人那样的客户会有很多的。给她们治疗的话,需要安静的环境,优雅的音乐,迷醉的馨香,舒适的按摩技法,能让她们舒缓下紧张疲惫的心情,起码能让她们获得片刻的安宁,谁能说情志病不是病呢。无忧还是挺可怜这些夫人小姐们的。

但是二妮和小环不识字,学起医术来,那可真不是一般的费劲,这让无忧可有些犯难了!

识字的像浅月锦竹这样的一等大丫头,不屑于做这等直接接触人的侍侯差事儿。不识字儿的小丫头们,学起医术来,又挺不容易的。特别是无忧没那耐心!

“无忧,无忧,我来了······”院子外,远远的就传来李婵那爽朗的大嗓门儿!

自从那次无忧跟李婵蹴鞠一场后,她们俩就成为了好朋友。她是无忧来到大周以后,第一个女性的好朋友呢。

在大周的贵女中,像李婵这种大大咧咧咋咋唬唬的性子的贵女,可谓异类了。她如今都十七了,还没有订亲,这在大周也不常见。一般人家的夫人们不喜欢她这种类型的。

虽说大周真正的贵女们出嫁一般都是十八以后,但三媒六聘,纳亲过礼的需要个一两年时间。所以说,女孩子们十四五就都订下亲事了。李婵的母亲其实也是挺着急的,可李婵从小就跟着祖父在边关长大的,性子早定下了,一时半会儿的也改不过来了。

“婵儿,你慢着点儿,看着地下,别睬了我的花儿。”无忧笑着看着脸色红扑扑胖嘟嘟的李婵说着。

“无忧,后儿过,我哥哥成亲,你可要来哦,咱们一起看新娘子,呶,我专程给你送请柬来的!到时候,我祖父也会回来的。”李婵手里拿着张红通通的请柬塞给无忧,就蹲下身,一把抱起韩无虑,亲了起来。

“哎呀,无忧你家的小狗真可爱呀,是银白色的,我从未见过呢,我也想养一只,我给我祖父去信了,不知道他能不能给我也弄一只养着。”李婵可馋无忧的小白狼了,每次来长乐阁就抱着无虑不撒手。

小白狼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抱的,除了无忧外,只有淡月给的食物他会吃,也只有淡月才能稍微亲近一下他。

李婵第一次抱无虑的时候,无虑就差点儿咬了那小胖妞。如果不是无忧好说歹说的跟无虑说尽好话,无虑才不放过她。

偏偏这李婵就是不看脸色,每次来都得蹂躏得无虑发脾气才好。

眼见小白狼的眼睛慢慢的变红了,无忧一把从李婵怀里接过来,一边顺着它那乍起的毛,一边小声的笑着安慰道:“谁叫你光吃不长个儿,别人都以为你是小狗来着,别生气了,乖!”

李婵哈哈大笑:“无忧,你可真可爱,你还真把这小狗当弟弟了?”

眼瞧着无虑又要乍毛了,无忧打了李婵一下:“你说什么呢,万物有灵,我家无虑跟别人不一样,可聪明了,你呀,也要把他当朋友当弟弟,要不,他可真的会咬你哟。”

无虑喉咙里低低的冲着李婵胡噜胡噜的吼着,眼睛红红的瞪着她,露出了尖尖的牙齿,浑身的银白色毛乍了起来。

看得李婵吓了一跳,她愣愣的看着他说:“真的生气了?你家小狗真聪明,他真的听懂了?对不起哦,韩无虑,我是喜欢你才抱你的,没有欺负你的意思哦”

无忧最喜欢李婵的就是这一点,别看她愣头愣脑的,其实很识实务。

无虑听了李婵的话,低低的咕哝一声,缓缓的收起了脖子上乍起的毛,眼睛里的红光也渐渐散去。又恢复了他那软萌萌的样子。

“真聪明,你原谅我了吧,我们是朋友了吧。”李婵稀罕得不得了,她见识过无虑的聪明后,倒还真的尊重起他了。

结果,李婵把自己来无忧这儿来是干嘛的忘得一干二净。也没得到无忧的答复,她哥哥的婚礼,无忧是参加还是不参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