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点受不了了啊太深了—厕所刚换下的白带内裤

空气中充斥着淡淡的檀木香味,阳光透过窗口洒满了整个地面,拼凑出夏天的颜色。整齐的原木色架子上密密麻麻的摆放着各式的暂且归为工艺品吧,憨态可掬的招财猫,嘴里叼着鱼的企鹅,缩小版的伊势神宫,鸟居模型……大大小小,没有一点规律的摆放着,彰显着老板颇为随性的风格。

半米高的河童人偶,齐腰高的雪女还有各种奇怪的模型堆置在架子下,使原本相邻的架子之间很大的空间也变得有些拥挤,沿着架子向里走越加深入光线越加暗淡,竟有种探险的错觉,好像再往里面就可以穿越到另一个时空,啊~咦?沉浸在穿越气氛的惠莉香被粉红的大兔子玩偶绊了一下,险些摔倒,神秘的氛围也因成排的可爱动物玩偶而消失殆尽,惠莉香觉得这样的布局再一次彰显出老板随性的风格,不愧是个奇怪的店,看着外面欧式的门面装修和玻璃上绘制的好看花纹谁会想到里面会这样——大杂烩商店?惠莉香觉得这个名字很是贴切。

踮起脚尖伸手想要触碰架子最上层的浣熊玩偶,突如其来的阴影毫无征兆的遮挡住架子上方仅有的光源,使原本就不甚明亮的走廊更显阴暗,背部传来轻微的异样感,惠莉香有些敏感的神经顿时紧绷起来,目光所以之处怪异的装饰更添了几分不安,阴影不断地靠近,为什么一点声音也没有?惠莉香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加快的心跳,没关系,没关系,世界上没有鬼的,不要害怕,只双手合十放在胸前,骨气全身的勇气转身。

全红的视觉冲击,瞪大的双眼,狰狞的表情,惠莉香大叫起来,“哇啊啊啊啊!咦?诶!”明显被眼前的事物吓到,整个人倚在身后的架子上,明显是逃跑未遂的架势,这一举动明显也吓到了阴影,让他的左手尴尬的停在半空中,有些不知所措,进而缓慢的垂下。

“抱歉,吓到你了。”说话的是个人,是右手拿着天狗面具的人,也许说托着更为贴切。看见惠莉香惊恐的目光停留在面具上解释到“这个是今天的幸运物。”因为对面的人不解的摇头继续解释“晨间占卜说天狗面具是我今天的幸运物。”怕惠莉香不明白,托着面具的右手伸到她面前,看到她明显抗拒的转移视线连连摆手。

“不,不用了,我明白。幸运物嘛,呵呵!幸运物。”相比奇怪的幸运物,惠莉香现在纠结的是竟然真的有人相信晨间占卜。

对面的绿发男生,知道自己明白了,左手推了推架在鼻子上的镜框,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怎么看都是温文尔雅的类型,和手里的天狗面具显得格格不入,真好奇,假如哪天的幸运物是菜刀,难道他真的会拿着菜刀到处走?

不知是否是看出了惠莉香小小的邪恶想法,绿发男生轻咳一声,打断了惠莉香的思绪。

“小真!”闻声赶来的黑发男生,站在走廊的尽头,像是在确定什么,然后向他们走过来。

惠莉香觉得原本就不宽敞的过道因为第三个人的加入显得更加的拥挤,刚刚的自我介绍使惠莉香知道了他们的名字,绿间真太郎和高尾和成,他们是秀德高中的学生,还有到绿间是这家小店的常客,经常来买幸运物,这次他们是来搬这个的——铜质丘比特,据说是绿间的幸运物储备。

“真的不用我帮忙吗?”惠莉香看着二人协力的抬并不算轻的雕像。

“如果可以的话,麻烦瞳幽桑你帮我们开下门。”顺着高尾的目光惠莉香跑过去打开了店铺的大门。

目送着二人骑着板车离开的时候,惠莉香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嘴角在抽搐——骑板车的高中生。

“喂,小真。你不觉得刚才的那个女生有点面熟吗?”高尾蹬着板车询问由于猜拳获胜而坐在车上的绿间,只听见对方两个字的简单回答,没有。高尾坐在篮球队休息室里看着杂志上的少女兴奋说,小真,原来是那个模特,我就说脸熟嘛!绿间看着杂志觉得当初应该要张签名当做幸运物的储备,谁知道哪天也许会用上,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点心妞,你真的不吃吗?”

“……不用了,我看你吃就好。”惠莉香抬头看着这个蹲下都比自己坐着高的紫发巨人吃光了自己两盒点心后准备吃第三盒,下意识的护住手里唯一的幸存者,下次绝对不能因为他撒娇就给他。“还有,阿敦,我说了好几遍了。我叫瞳幽惠莉香,叫我瞳幽或者惠莉香都可以,但是别再叫我点心妞了。”

“…唔…,嗯…好…点…心…妞…。”紫发巨人吃着点心口齿不清的回答,完全没有理会惠莉香话的重点。

惠莉香叹了口气决定不再计较了,算了,叫什么都好,名字不过就是个称谓嘛。可是今天怎么竟是遇到些奇怪的人,先走路没有声音还骑板车的秀德高中生,然后是这个叫阿敦的巨人。

时间倒回20分钟前,惠莉香买了点心准备乘坐新干线回京都,口渴就到自动贩卖机打算买饮料,现在惠莉香觉得这是最近做的最糟糕的决定没有之一,因为就是在那里遇到阿敦的。

“没有零钱吗?”紫发像巨人一样的男生表情委屈的站在自动贩卖机前,手里还领着两大袋子东西,惠莉香仔细一看发现里面全部都是零食。

“嗯!钱都用来买零食和车票了~”声音中带着明显的慵懒和庞大的身躯完全不相符,这是惠莉香的第一反应。

“不介意的话,我请你喝吧。”惠莉香向自动贩卖机里投进几个硬币,“你喝什么?”仰头询问旁边的巨人,怎么会这么高!肯定超过两米了,真的是日本人吗?

“葡萄汁~”像小孩子般的喜悦,完全没有了刚才在自动贩卖机前的威慑力和压迫感。

“好的。”惠莉香点头按下了葡萄汁,然后是自己最喜欢的草莓汁,ok~从贩卖机里滚出了饮料,惠莉香拿起葡萄汁递给了旁边的人,

“谢谢~~”也许是为了表示感谢,但是惠莉香觉得被巨人摸头总有一种下一秒钟就会被捏爆的感觉,“紫原敦,叫我阿敦就好。”依然是有些没睡醒的声音。

觉得紫原放在自己头上的手停止了动作,惠莉香看见他的目光停留在自己拎着的蛋糕盒上,随即表示友好的问,“要吃吗?”

只见对方明显一愣,有些疑惑但是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像小动物一样期待的目光,“要!要!点心妞,你真好~”

“呵呵,不客气,还有,我叫瞳幽惠莉香。”点心妞?这是什么名字。

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听清楚,因为他已经接过自己递过来的盒子蹲下身开始吃了,惠莉香提议,“那个,阿敦,我们去那边吃吧。”惠莉香指了指不远处休息区的凳子。

而现在他们依然是坐在休息区的凳子上。

“还是好饿诶,点心妞~”第三盒点心消灭干净后,抬头用可怜巴巴的表情望着死守最后一盒点心的惠莉香。

“……”这次绝不妥协,表情再可怜也没用,惠莉香摆出很坚决的气势。喂,阿敦。你那是什么表情嘛,我又没欺负你,别这么看着我,不就是一盒点心,算了,不就是一盒点心吗。

“给你,这真的是最后一盒了。我也没有了。”把手里最后一盒点心递给紫原,“还有,时间差不多了,我不能陪你了,我要坐车回京都了。”指了指对面挂着的钟表。

“哦,给~”紫原接过点心,把他装满零食的一个大袋子塞给惠莉香,“点心妞也会饿的。”简单的陈述着他认为理所应当的事实,表情没有一丝疑惑。

怀里的袋子塞满各色零食但是最多的好像还是美味棒,难道一开始就打算把自己的零食分给我,“不用了,我不饿的。”把袋子还给紫原,接过袋子的他明显有些小失落,惠莉香只得解释到,“我吃的很少的,用不了这么多。我就拿这一个就好。”从袋子里随手拿出一根美味棒,“谢谢,阿敦。”

“这个味道更好吃。”紫原从袋子里翻出一个红色包装的代替了惠莉香手里原本的那个,“点心妞,真是个笨蛋,吃这么少!”大手放在惠莉香头上,揉乱了她的头发。

“住手啦,阿敦!”惠莉香起身,整理着头发,“那我就先走啦,最后在说一边我叫瞳幽惠莉香,下次不要叫错了。”总觉得他是不记得自己的名字。

“嗯,点心妞。拜拜~”面无表情的继续叫错。

“…拜拜。”惠莉香这次是彻底打算放弃了。

假期的时候,惠莉香百无聊赖的翻看之前囤积的篮球杂志时才发现,被称为“奇迹的世代”的天才们,原来她都已经见过了。

除了赤司君以外都是怪人,这是惠莉香思考后得出的结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