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把腿张开好深一点h&下面塞东西一整天

既然是逃出升天的冒险,就一定会有贵人相助吧。

这个男人版的梓子,就当是我的贵人好了。

平常决不会坐这种疯狂的事,几乎自杀的决定,跟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回家。就像小时候爸妈讲的教育故事:

“小女孩跟陌生人回到家,最后被卖到一个一年四季都漆黑的地方,小女孩哭啊,哭啊,哭啊,在也回不了家了。”

小女孩哭啊,哭啊……

也许潜意识中,我想被卖到那个漆黑的地方吧,四周黑黑的,没有光亮,不会有人看到我的泪,不会再有闪耀的生物,提醒我你的存在。

我和这个男人版梓子回家,不怕被卖掉,不怕陌生人,小女孩还没有哭,等着哭的机会。

“你睡二楼,我睡一楼。”

“房租怎么算?我一定要出钱的。”

“负责我的伙食就可以了。”

“好的。”我拎着行李上楼。

我打开房间门,简单的布置。足够了。

窗外,一颗大大的榕树,四周殖民时期的洋房,沉静高贵,我愿意被困在这个四季漆黑的地方。

接下的两三天,他很尽责的尽地主之谊。

带着我在小岛的前前后后,左左右右,转了个遍。

“这是整个岛上最有意思的咖啡馆。”

门口一块黑板,不是菜品推荐,淡淡一句话时间,就是被用来浪费的……

一杯茶,一本红玫瑰与白玫瑰,开始浪费时间。

我是你的明月当空照?

还是你胸口的血?

老桐坐在一边,老桐,李慕桐,我的大灰狼贵人,和我一样,逃跑到这里和我一样,喜欢男人。

“他一定会来找我的,他来了,我就原谅他。”老桐还在念念不忘,我却对你绝口不提。

我不愿和任何人提起你。

你是我的心。

心怎么会掏出来,随便给他人看?

“为什么这么折腾自己啊?”

不明白这些恋爱游戏,我和你的爱情没有任何招数,傻傻的一起了,又傻傻的分开了。

“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老桐倔强得梗着脖子。

“他若不来呢?”

老桐很凶的瞪了我一眼。

“他若爱我就一定会来!若是不来,就是不爱,也没什么好可惜的。”

“也许他身不由己,没有时间。”

老桐看着我沉默了好久。

“唉,小安啊,”他连叫我的方式,都和梓子很像,“你和他很像呢。”

“他?”

“两个人都是宁愿被淹死,也不张口呼救的那一种人,第一眼看到你,就认出来了。”

我涩涩的笑笑,没有否认。

“总是沉着脸,看不出你们想什么,问了又说没事,猜也猜不懂,脑子里别扭得要命,明明很简单的事情,也要想前想后。”

“人倒是善良得很,但是相处太费劲了,要不是太阳绝对照不亮你们这种人。”

“知道还跑出来?”我问他。

“太阳累了,不能总照着他啊,他也要抬头看看太阳啊。”

你也累了么?韩歌呢?

“但是,小安。”老桐看着我,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说。

“你尽管说。”

“你和他不一样的,他是男人,男人都是这个模样。但你是女人,太倔强,会错过爱情哦。”

我看着老桐,无话可说。

小女孩哭啊,哭啊,在也回不了家了。

你是我回不去的那个家么?真的是因为我的倔强么?

泪流下来,终于有了哭的机会。

老桐伸手拍我的肩。他连哄我的样子,也像极了梓子。

“你要走?!”

我不敢置信的看着你,不能接受。

所有的甜蜜就那么急转直下,好像过山车。

“还未决定。”

你收起桌上的聘书,低头不看我。

你没说不是,没说你不会离开,你说还未决定。

“一路顺风。”

我转身离开,不能留在这里,要逃走。

“小安,我还没有决定。”你上前拦我。

“不会留下吧?”

眼泪就这么简单留下来,你还未开口说走。

可是,知道你的决定,不会留下来的。

梦寐以求的工作机会,不是出国求学再回来,没有时间期限,若是我,也会奔去。

不要欺骗我,其实你很清楚吧,一定会离开的,这么难得的好机会,怎么会放弃。

还未决定的,是如何告诉我吧。

爱情本来就是要被牺牲的吧,不是主角,不过是最后全身伤痕的二号女主角。看着女一号和男一号幸福美满,注定要被拿来比较,然后被抛弃。

“小安。”你低下头,你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决定早就有了。

“我会回来的,我们还可以写信,打电话,而且现在交通……”

我哭着摇头。不信,不信,怎么都不信,你要离开。

“不能欺骗自己,是小安说的话吧!”

我愣住,眼泪也冻在眼眶里。

“小安,是你告诉我的,不能自己欺骗自己。”

竟然是我,把你推走的。好恨自己。

“不会等你的。”恨自己!恨自己!

泪蒙蒙的眼睛,根本看不清你的表情。

这样,反倒可以有勇气说话。

完全没有意义吧,若不能在一起。

电话没有意义,信没有意义,暑期的几次探望,偶尔的拥抱,全部都没有意义。到最后,还是要面对分离的现实。

不是小孩子,不会再相信那些,只要我们相爱,天涯海角都不是阻隔之类的话,不能拥抱的寂寞,不想再尝试了,已经没有信心再过回原来那样的日子了。

你走了,就不会回来了,不会再回来,完全无法掌握的未来。

每天牵着你的手,每天维系着我们的牵绊,若松了手,牵绊也就断了,没有别的可以维系的方式,只会看着你越走越远。

“那,小安……”你伸手抹去我的眼泪,皱着眉看我。

“小安,我们呢?我们怎么办?”你也红了眼眶。

是啊,我们呢?

我们怎么办?我们的未来,我们的赌约,我们要一起去的伦敦,我们俩个人。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倒流,好象走火入魔似的,要疯了!

“一起!”

我抱紧你,不能失去你,无论要做什么,都不能失去你。最在乎的是你。

“我要和你一起走!”

和你一起走。

是我迄今为止,说过的唯一一句诺言。

唯一的一句,依旧没有实现。

是真的,想要和你永远一起啊……

“小安,你真要和关河走?”梓子跑进我的房门,慌张的看着我收拾行李。

“对。”不需疑问,你是我命中注定爱人,我们当然要在一起。

“小安,你要想清楚啊。”梓子伸手抓住我。

“我什么都不想,我只想两个人在一起。”我看着梓子,我是很认真的,口气几乎是在哀求。

也许我的决心吓到了梓子,也许梓子我的哀求有效了。梓子松了手。

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能想。

因为,知道越想清楚,越发现自己做了多么冲动的决定,自己的做法多么不明智,陌生的环境,从零开始的辛苦……不能想!

越想越害怕,越想越退却。

但是,不能失去你,更怕失去你。

所以,只想你,只想你,除了你,什么都不去想,什么都不想了。

就是那么痴狂,不顾一切。

只要有你!

现在,再也不会有这样的勇气。

“你不能走!”韩歌走上来,一手拉住我,一手抢过我的衣服。

“你不能不想!长安,你冷静点!你真的就要这样离开?你以为这样你们就能在一起了?”

“我们当然可以!”我喊回去。

“什么都不管了?”

“不管了!”

“你的学业呢?”

“可以再考!”

“工作呢?”

“我可以找!”

“没找到之前呢?他养你么?”

“总,总会找到的。”

“你就这样跟着他了?”

“是!”

“以后呢?跟一辈子?要是没有他,你怎么办?”

“不会的!”

我用力挣扎,却挣不开韩歌的手。

“都决定了?”

“对,我已经决定了!”我声嘶力竭的喊。

“好,那你的父母呢?梓子呢?也都不管了?”

“我,我会回来的。”

“长安!你能不能冷静……”

“不要叫醒我!”

我用力挣脱韩歌的手,双手紧紧地捂住耳朵。全身蜷缩在角落,失声恸哭,浑身抖个不停。

不要再听他说的话,不要叫醒我,不要清醒……

“你也知道,你在做梦。”

韩歌冷冷的说完,拉着梓子出去了。

做梦么?

原来和你在一起,要和你一起,那么努力的争取……

是个梦呢……

以后再也不做梦了,再也不做了,反正都不会变成真的。

已经跑出来一个星期,初稿也都完成。

如果再不回去,恐怕韩歌真的要担心了。

我去和老桐道别,老桐坐在院子里,看着电话发呆。

呵呵,还说别人倔强,自己不也是个口硬的人。

“老桐,我有急事,手机讲一半没电了。”

老桐头也不抬的把手机递给我。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男朋友叫什么呢。”

“张泰。”

失魂落魄的人,心理防线好低。

电话簿一个一个按下去,张泰。

“喂,你好,张泰先生么?”电话通了。

老桐噌的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睁大眼睛看着我。

“你好,我是老桐的朋友。”

我下意识的朝屋里跑。

老桐张牙舞爪的追过来,脸急得通红,却不敢出声。

“你好,张先生做什么发财?”

我一边轻松的语气,一边用力的用肩膀抵住门。

老桐从缝隙里伸进一只手,乱抓。

“哦,原来。工作很忙吧?”

我伸出一只手招架,努力缩在角落里。

真是夸张,我竟然会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

“好心提醒你,如果你再不来,老桐就要和别人跑了!”

“我没有!”老桐突然喊出来,喊完才发现自己多嘴。

“哦,你已经定了今晚的飞机啊。”

我从门缝里看出去,老桐脸色通红的站在原地。

“他问你要不要去接他?”

“把电话给我。”老桐抢过手机,转头走掉。

呵呵,可爱的人。

过了很久,老桐走进来。

“干吗做这种无聊事?”

老桐坐到我旁边,脸色微红。

“因为你是我的贵人。”

我伸手抱住老桐,所有和梓子那样微笑的人,都应该得到幸福。

梓子现在,是幸福的吧。

“小安,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么?”梓子的声音飘飘渺渺的。

“你们一家刚搬来,我什么都不记得,只记得你站在太阳底下,低着头,一直那么站着。”

“一脸恐惧的看着韩歌,然后看到我却笑得那么自然。”

“眼睛里面好像有泪一样,亮闪闪的。”

“小安什么都不说,却总能坚持的站在喜欢的人旁边。”

梓子坐在我旁边,语重心长地说,“真心喜欢,就要站稳,等他回来噢。”

我蜷缩着坐在床上,不愿抬头。

不怪任何人,是我们先放开了彼此的手。

身边还会再出现别人,其他幸福微笑的人,应该有这种准备。

只是那时痛苦的以为世界末日了一样,没有想过还有明天,没有想过时间仍在继续,没有想过还会有未来。

未来,已经没有意义了。

就是这么死脑筋的绝望,没有去想生还的可能。完全不知道明天要如何继续。

“我们结束了。”我的笑一定很苦涩。

完全无法掌握的未来,宁愿不要!

亲手摔碎,也不要日后被慢慢破坏!

自己亲手扯断所有的牵绊,不需要时间来做这件事!

痛楚不会随着时间消失,不需要时间帮忙,不需要减缓心理的痛楚,不要慢慢变得麻木。就这样,痛得死掉最好。

能死掉才好!

“真的结束了?要想清楚噢,不然我会抢过来的。”

是啊,梓子也喜欢你。

我很奇怪,要哭的时候却笑了,想说一句话,开口的却是截然不同的另一句。

“真的结束了,你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

我在说什么?

“长安!”梓子气恼的喊我。

“我不会浪费时间等他的!结束了!”

停止啊!

“你喜欢!拿去好了!”

对不起。

梓子红着脸看我,很久很久没说一句话。

“长安,你不配得到幸福!”

对不起,梓子,并不想说出这种话,并不想伤害你,却还是伤害了,总会伤害到身边的人。

该死的自我保护装置,该死的我。

这样的我,应该被永远关在黑暗里。

不该被救赎。

好吵!我烦躁的起床,是谁这么早就敲门啊。

扰人清梦,不能原谅。

翻身下床,闹钟才指向六点半。

绝对不原谅!

昨天到家已是深夜了,连行李都未收拾,便倒头睡熟了。

也不知道放在书桌上的歌词,韩歌看到了没。

哪位?我打开门。

一道强光,快要晃瞎了我的眼。

啊!我伸手挡住。

电闪雷鸣一般的闪光,熟悉的快门声。

“小姐,这个照片中的人是你么?”

我努力睁开眼,手指的缝隙里,看到一张报纸。

并没有看到什么照片,倒是看到了醒目的标题

男歌星山顶夜游,同神秘女性拥吻!

是东方!我心里一惊。

是那晚!

我用力关上房门,握着门锁的手开始颤抖。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