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在车里下面被添—和按摩师的一夜情

"韩煜森,你放开我!"

耳边是林舒冷冷的声音,充满抗拒,韩煜森不情愿的松开林舒,眼神闪烁的看着她。

终于挣脱韩煜森的怀抱,林舒退开两步,迅速拉开距离,"我们走了,你赶紧进去吧。"

转身,离去。

抬头间,隔着方诗悦、苏怡与唐韦希,豁然看见,目光的尽头,肖然,就那么安安静静立于对面。

没有丝毫停顿,林舒走近方诗悦,手搀住方诗悦的胳膊,拉着几人朝肖然走去。

肖然看着走近的几人,努力撇掉脸上的伤感,扯出一抹笑容,帮忙把唐韦希扶上车,待林舒几人上了,驱车离开。

一路上,车厢内气氛莫名有些尴尬、凝重,和着浓浓的酒气,肖然看了看坐在前面的林舒,打开车窗透了透气。

从后视镜看见陷入沉睡的唐韦希,以及旁边默不作声的方诗悦、苏怡,肖然不由好笑,手指忍不住在方向盘上轻轻敲动,压制住心里的郁结,找着话题。

"一场同学会就把你们喝成这样了?诗悦姐今天失了水准啊?呵呵"

"是啊,早知道应该带上你,肯定大杀四方。"

"嘿嘿,我其实量小,你可别坑我。"

"哼,你记住哈,下次求我,我都不会带你。"

肖然呵呵一笑,下次,还有下次?!

送过苏怡夫妇和方诗悦,肖然看着从上车就一直出神的林舒,心中有无法忽略、淡淡的失落,一边往家里开去,一边留意林舒的脸色。

"头晕吗?今天喝了很多?"关切的声音,稍稍唤回林舒的心思,"还好,我没喝多少。"说完,又自顾开始陷入沉默。

所以,刚刚的拥抱,你是很清醒的状态?肖然不由心中想着,那一刻的难过再次被唤醒,脑海中挥散不去的是韩煜森林舒拥抱的画面。

把车开进车库,停稳,林舒似乎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肖然侧过身,目光如炬的看着静静呆坐的林舒,失神彷徨的模样,莫名的让肖然挫败,正如林舒曾说的,对于林舒的过去,她又了解多少?

这般模样的林舒,从前她从未见过,最重要的是!林舒此刻所有的情绪,失神、彷徨,都跟自己毫无关系,只是因为那个人,因为那个人的拥抱!失落心痛之余,心里燃起一股莫名的怒火,四处流窜,无从控制!

肖然有些暴躁的打开车门,起身走出车外,绕道林舒的一边,默默打开车门,这般动静下,林舒终于从思绪里恍然片刻,"噢,到了?谢谢!"

恍惚中走出车门,侧过肖然,下意识的说着谢谢,随后一步一步朝着家里踱去。

肖然静静的看着林舒从自己身边擦过,兀自的朝小区里走着,关好车门,锁了车,静静跟在林舒身后,紧紧盯着她的背影,看着她毫无精神的走着。

夜色已晚,月光柔和的倾泻而下,笼罩着花园,朦胧又静谧,一如林舒的心情。

林舒走到荷塘边,停顿了一下,呆呆的看了看池中的月亮,肖然看着她呆呆愣愣的站着,也跟着停在她身后,"怎么了?"

林舒没有答话,只是宁静的看着,良久悠悠的开口,"他是我的初恋,晚上你看见那个。"

"嗯,我知道,韩煜森。"

林舒转过身,一脸疑惑的看着肖然,还未开口,肖然已先回答,"之前玩游戏的时候,你曾经说过。"我都记得。

看着肖然认真的神情,林舒轻轻一笑,月光下格外柔美,可惜,只有那一刹那属于肖然。

"我们是高中同学,"笑过之后,林舒接着慢慢说着,"他追了我三年,当时我一直没有答应,直到后来,他跟我考上了同一所大学。"

"上了大学,他表现得更加殷勤了,其实,他真的蛮优秀。"

林舒轻轻笑着,温润似玉,肖然第一次觉得林舒赞美别人,如此碍眼,酸涩止不住的往外泛。

"后来我终于答应他了,那个时候,我们,真的很好,说好了一起出国学习,快毕业的时候,我申请的大学下来了,可是他,却临时改变主意,留在国内,听从家里的安排,从政。 "

看着林舒一点一滴的回忆,时而恬静时而彷徨,肖然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竟然如此强忍住妒火,听林舒回忆她和韩煜森的一切。

"其实怪不得他,毕竟他爸爸是政坛中人,政治的东西,不需要过多国外的经历,反而需要实干的基层磨练,所以我理解。那个时候,我去了美国,说好了他在国内奋斗,等我回来。"

说到这里,林舒的语气莫名怅然伤感,牵动着肖然的心绪,随后又停顿半饷。

"我快毕业回国的那一年,学业特别繁重,到了后来我们的联系从一天到一周、一月,最后竟然不了了之,刚开始我一直安慰自己,大家都很忙。"

"呵呵,可最后,如戏剧般的狗血,连分手他都没有跟我提,就那么不了了之,回国后,迎来的是他结婚的消息,听说是娶了高干的女儿,有时候真是觉得这样狗血的剧情,怎么可能发生在身上。"林舒自嘲的笑道。

比起自己此刻的郁结、妒火、生气、憋屈,林舒此刻的神情更为深刻的刺痛肖然的眼,直击心底,伸出手抚上林舒的脸,眼神里满是疼惜。"都过去了。"

'呵呵,我知道,只是今天感觉像突然发生了很多,所以很多过去的事情都浮现出来了。"

"他的出现,让你很困扰吗?"

林舒没有正面回应肖然的问题,眸子一黯,"我只是没有想到今天他会那么突然~"

"突然的抱你?"

依旧没有正面回应肖然的问题,"突然的说了好些话。"

"那么,你怎么感觉那个拥抱?"林舒,我想知道你的想法!肖然有些自虐的不依不饶。

林舒抬眼看了一眼肖然,垂下眼眸,"曾经那么熟悉的,突然,是有些错觉。"

也许是肖然咄咄的语气,也是肖然双眼微红,带些怒意的气势,林舒就那么不连续的说出心中的想法。

毕竟是曾经那么熟悉的人,熟悉的拥抱,难免会有一刹那的错觉和晃神。

肖然双眼微红的紧紧盯着林舒,看着她轻轻诉说那个拥抱,语气轻柔温和,温和的轻而易举主宰肖然的情绪,时而气闷,时而心痛,时而嫉妒,时而心疼,时而失落,时而生气!复杂多变的情绪反复侵噬着肖然的心,莫名的烦躁,不安。

"所以,突然的话语,突然的拥抱扰乱了你的心是吗?"

只是太熟悉,只是太清晰。林舒想着却没说出口。

"那么好吧!"肖然抚上林舒的脸,有些生气的突然说道,"如果那个拥抱扰乱了你的心,那就这样吧!"

说话间,身体迅速靠近林舒,下一秒,唇覆上林舒清冷红润的唇瓣,抚上林舒脸的手,略微用力的将林舒的唇按向自己,拇指轻轻摩挲,霸道的厮磨、索取着。

林舒听着肖然突然的话语,根本来不及反应,唇已被肖然霸道的封住,从没想过,平时痞气温和的肖然会突然如此,林舒呆立当场的承受肖然近在唇间的鼻息,心,猛地跳动。

随后,林舒才像反应过来一样,急急推开肖然,微微后退,气息不稳,眼神复杂的看着肖然。

而肖然同样喘着气,让开距离,眼神微红的看着林舒,"林舒,这样,会不会有另外更亲近的烦恼,更清晰的扰乱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