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儿再塞最后一颗&儿媳艳玲全文

思来想去,如果不是丹梦雪根本没有看过他所刻画的阵法,那么最有可能便是他的阵法被洪昊盗用了。

只不过,就江枫现在这个状况而言,他根本无法求证什么,也不可能主动去找丹梦雪寻求真相,若如此做,也只会引来丹梦雪的反感。

第二日,洪昊已搬出了西阵院,前往了丹梦雪所居院中,江枫则如同往常一样,躺在西阵院院中躺椅上沐浴着阳光,只不过现在的他已没有先前那般惬意,闭着双目,微锁着眉头,心中思绪万千,显然有些着急。

“我说江枫,你也别泄气,你若真的想追大小姐,以后还是有机会的。”

“就是啊,江枫,虽然你的阵道造诣不及洪昊队长,但你的武道天赋却比洪昊队长强多了。何况你比洪昊队长还要小几岁,和大小姐更般配不是。”

江枫微锁着眉头,躺在其身侧的两名侍卫见此,口中不由纷纷对他安慰道。

不过,对于两人之言,江枫并没有理会,这两人看他没有任何反应,好像什么都听不进去一般,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相视一眼便不再说话。

在他们看来,江枫钦慕大小姐,而大小姐最后选择了洪昊前往辅助炼丹,给予江枫不小打击,这才导致他今日心情不佳,陷入沉沦。

事实上,和他们二人所想的没有多少出入,只不过江枫现在担心的是自己已经错过了一次机会,绝不能再这般被动,是时候该出动出击了,只是如何主动,让他犯了难。

“砰!”

江枫愁闷之际,院外突然传来一声巨响,令他一惊,当即从躺椅上坐了起来。

“好像是……炸炉了……”

坐在江枫身边的一名护卫抬头望向这声巨响传来的方向,口中有些木讷的说着。

不止是他们,这个时候,原本待在自己房内的一众护卫们,闻声纷纷跑了出来,到了院中。

“好像是大小姐院子那个方向。”

“大小姐?怎么可能?大小姐炼丹从来没有炸炉过,现在又有洪昊队长在一旁辅助,怎么可能会炸炉?”

“兴许是因为炼制五阶丹药的缘故,看来五阶丹药果然不是这么好炼制的。”

一众护卫挤在院中,三三两两目露惊奇之色,口中议论着。

“江枫,你刚来丹府可能不知道,我们大小姐作为药王城第一丹道天才,从来没有炸炉过。这一次炸炉,估计肯定会对她产生很大打击。”江枫身旁的一名护卫亦把自己脑袋凑到他耳边,口中小声说着。

炼丹炸炉,多半是因为火焰控制不当,导致丹炉之内的反应异常,引起灵力碰撞从而导致炸炉。

虽然说,丹梦雪如今所炼制的丹药是五阶丹药,难度不低,不过却并非是她第一次尝试。在她前往西阵院求助之前,她自己肯定已经尝试了十次以上。

所以,在江枫看来,如今炸炉,多半是因为洪昊之故。

洪昊虽然记住了那天江枫所刻画的阵法,但也只能临摹出其形,无法得其意。

何况那一套阵法虽只是三级阵法,却有着多种变化,需要随着炼丹进度的变化,加以修缮。

估计也是因为丹梦心太过于信任洪昊,这才导致其一时疏忽,没有因为炼丹进度的变化而注意到洪昊阵法中的漏洞。不然的话,以丹梦雪的实力,即便五阶丹药炼制失败,也不至于出现炸炉的现象。

“滚!”

众护卫议论纷纷,这个时候,院外传来一道爆喝之声。

从声音当中,众人可以分别的出,这绝对是他们的大小姐,丹梦雪的声音。

只不过,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更没有见到过他们的大小姐如此愤怒过。

没过多久,西阵院的门开了,院外走进来一人,灰头土脸,垂头丧气的模样,不是洪昊又是何人。

“洪昊队长,这是怎么回事?”

其中一名护卫见是洪昊回来了,当即冲了上去,口中对其问道。

洪昊微微抬头,目光扫向在场的一众护卫,尤其是看到江枫之时,双眸之中立刻爆发出了一股怒意。

“都待在这里干什么?没事情干吗?你们以为丹家就这么白白养着你们这帮废物?赶紧全部都滚回去研究阵道!”

洪昊怒不可遏,冲着一众护卫吼道,像是要把他胸中的怒火全部发泄到这些人身上。

听闻洪昊的怒骂之声,这些护卫一个个愣住了,同样,他们也没有看到过他们的队长这么暴怒过,以前即便对他们有过呵斥,也不会像今日这般。

但仔细想象,即便洪昊不说,他们也能够猜到什么。定然是因为大小姐这次炸炉之事,导致洪昊被大骂。

看洪昊如此盛怒,一众护卫一个个都不敢说话。

只见洪昊迈步朝前,经过江枫之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随后便回到了自己房中。

另外一边,丹梦雪院中。

丹梦雪一个人孤零零的瘫坐在一片狼藉的炼丹房内,看着眼前已经炸裂的丹炉,眼眶里擎着泪水,眼神落寞至极。

此时,一名中年男子身着金色长袍,徐徐来到院内,进入炼丹房,走到了丹梦雪的身后。

“还是失败了吗?”

中年男子扫了一眼眼前的狼藉场面,目光看向落寞的丹梦雪口中沉声说道。

“爹……”

丹梦雪抬头,看了眼前的中年男子一眼,口中轻唤了一声,心中却不是滋味。

中年男子便是如今这丹家家主,也是丹梦雪和丹梦心的父亲丹峰。

“失败也就失败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想你是时候该考虑考虑同木林森的婚事了,如果能够加入木家,对你对我丹家而言,都是一件好事。”

丹峰并没有因为丹梦心这次炸炉而感到太多失落,而是口中这般说着。

“与木林森的婚事?”

丹梦雪口中呢喃着,显然,这件婚事她早已知情。

原本,丹家和木家便是这药王城最大的两个家族,只不过近些年来,木家蒸蒸日上,越发壮大,早已有药王城第一家族的势头。整个药王城以及周边的资源都被木家占去了大半。

就在几月前,木家来人说媒,想要同丹家结成姻亲,并且承诺一旦两家联姻,便转交一部分资源给丹家。

起初,丹峰并没有立刻答应下来,还希望丹梦雪能够在炼丹大会上夺得第一之位,以扬丹家之威,如今看来是没有什么希望了。

距离炼丹大会还有十日时间,木林森已炼制出五阶丹药,而丹家年轻一辈却无人能够做到如此。到时候炼丹大会第一之位必然落入木林森之手。

所以,现如今,丹峰希望丹梦雪能够考虑同木家的婚事。

“我不!”

提到同木林森的婚事,丹梦雪眼神坚定,口中立刻回绝道。

这几日,她一直急于炼制五阶丹药,想要炼丹大会上超越木林森,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不想答应这门婚事。

尽管,丹梦雪性格内敛,可对于感情,她也是极有主见之人,绝对不会因为利益随便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更不愿意自己成为家族作为利益交换的工具。

“你别这么执拗,嫁入木家,对你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见丹梦雪如此决绝的回绝,丹峰眼眸一冷,压低着声音说着。

“为什么是我?而不是梦心?”

丹梦雪抬头,目光注视着丹峰,口中质问道。

“这是家族的决定,不是你我能够改变的。”面对丹梦雪的质问,丹峰当即回答道,好像这个答案早已编造好了一般。

“难道不是因为我只是你的养女?而梦心是你的亲生骨肉吗?”

对于丹峰的这个回答,丹梦雪不由冷笑了一声。

她并不是丹峰亲生骨肉,只是养女,早年间丹峰外出之时捡来的,这件事情丹家上下皆知,本就不是什么秘密。

“放肆,你在跟谁说话?”

听到这话,丹峰脸色当即黑了下来,口中一喝。

丹梦雪却好似早就习惯了一般,摇了摇头,将目光移开,看向了其身前不远处炸裂的丹炉,丹炉之内的火苗越来越微弱,就好像现在的她一样,孤独而又无助。

“梦雪,爹什么时候把你当做是外人过?梦心也一直把你当做是亲姐姐,丹家所有人也都把你当做是我们丹家的骄傲,你不要胡思乱想。只是,把你嫁往木家,是家族的决定,是无可奈何之举。”

丹梦雪沉默,丹峰脸色稍稍恢复平静紧跟着劝诫道。

对于这番话,丹梦雪只是觉得可笑。事实真相如何,她心知肚明。

的确,丹家所有人都把她当做是丹家的骄傲,丹梦心也一直把她当做是亲姐姐,但这一切无非是因为其丹道天赋出众,一直被誉为药王城年轻一辈丹道第一人。

丹家想要凭借她压过木家,夺取药王城以及周边的资源,借以发展丹家,仅此而已。

如今,看起来,木家木林森丹道天赋已超越丹梦雪,如此丹家便没有同木家争锋的实力,而她丹梦雪最后的一点价值就是沦为同木家交换资源的工具,嫁入木家而已。

赞 (0)